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34.第三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好好,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顾清澜欣慰地点头, 伸出手抚了抚女儿的头发,感慨万分,“转眼间你就长这么大了, 我还记得刚把你生下来的时候,你那么小的一团, 你爸爸连抱都不敢抱你, 就怕自己控制不了力度把你抱碎了, 我说不会有事的,他还是不敢抱你,整个人怂得不行。”

    沈荔欢听到了父亲的黑历史抬手用手背挡住嘴巴偷笑。

    这个画面想想都觉得很有趣。

    “我坐月子的时候家里的一切都被你爸爸接了过去,给你洗澡、给你换尿布,就差喂奶不是他自己亲/身/上/阵了。你一哭他就急得跟个什么似的,一直抱着你哄,直到你被他哄安静了, 他才把你放回到床上。半夜的时候你哭了,他起得比我还快。你生病了,他也急得满嘴的水泡, 看着比你还像个病人…”

    沈荔欢听着听着就红了眼, 她抱住母亲的肩膀,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妈妈, 我真的是上辈子修了福, 这辈子才能投生在我们家, 有你们这一对这么好的父母,谢谢你们这么爱我。”

    “傻瓜,和爸爸妈妈说什么谢谢,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顾清澜轻抚着女儿的背,眼神悠长,“人这一生啊做事一定要有责任感,如果生而不养何苦把孩子带来这个世上,让她受苦受难。我和你爸爸都没能遇到一个好父亲,你的祖母和外祖母都没能遇到一个好丈夫。我只希望日后你结婚了,一定要对你的妻子好,不要辜负她。有孩子了,一定要对孩子好,别让她觉得有母亲还不如没有。”

    沈荔欢眨了眨眼睛,让眼中的泪水蒸发掉,没有留意母亲说的是“对你的妻子好”,她无比诚恳地点头,“妈妈我会的。”

    “好,今天我下班早,妈妈亲自下厨给你做你爱吃的菜。”顾清澜宠溺地点了点女儿挺翘的鼻头,沈荔欢抿唇笑了,“要我帮忙么?”

    “这可不行,你以后要学医就不能下厨,小心伤到你的手。”

    做医生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双手,一旦伤了手,以后可怎么执手术刀?

    顾清澜忙把要起身的沈荔欢压回去,“厨房可不适合你进去。”

    沈荔欢也明白这个道理,她有异能在就是断手了也能接上去,只是母亲不知道她有异能的事情而已,所以她退而求次,“那我不动刀,我给你打打下手择菜洗碗。”

    说着她做了个洗碗的动作,看起来还挺有模有样的。

    顾清澜:“好了,不就是煮一顿饭么,我忙不过来还有棕色呢。你就老实在这里看看书,做做笔记,等着我喊你吃饭。”

    “那好吧,我先看一会儿书,饭菜煮好了我就下楼。”沈荔欢无奈,母亲就是不准自己去厨房帮忙,她还能说什么呢?

    看着顾清澜脚步轻快地走出去,沈荔欢长叹一声,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临床神经解剖学》,这本书她才看到五十多页,还有很多内容要仔仔细细地去钻研呢。

    …

    沈家一片温馨,远在碧云阁的何家却是另一番景象了。

    自从顾清容长了那可怖的人脸瘤子后,她就被何熙关在了别墅里十几天,一步都不能踏出去。

    顾清容最看重自己这张美丽的脸蛋,如今她的脸变成了这个模样,她生不如死。但是她的内心远比她的外表强大,即使她已经丑陋无比她还是想要活着。

    说不定哪天脸上的东西就自动消失了呢?或者她被哪位名医给治好了呢?她现在死了,何家少夫人的位置不就自动让给别的贱/女人了么,她怎么会愿意看到自己的一切被另外的女人抢走!

    “老公,求求你开门让我出去吧,我一个人在房间好害怕。”顾清容这个时候都没有失去理智,接受了自己变丑的事实后,她冷静得比谁都快,她用哀婉悲伤的语气去和何熙说话,何熙当初最爱她这个调调了。

    “你害怕?我更害怕!”

    门外何熙抖着嗓子对她嚷嚷,那天早上醒来看见的画面太触目惊心了,他竟然被吓得晕了过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无比的丢脸,所以对这个让自己丢脸了的女人他也记恨上了,但是他到底爱了顾清容这么多年,他还是壮着胆子出现在了门外。

    “老公,你不爱我了么?你的害怕让我恐惧,没了你的爱,我又变成了这幅模样,你让我如何活下去?”

    顾清容在门内泣不成声,何熙内心莫名的烦躁,但是又无法扔下这个女人不管,他自暴自弃地喊起来,“那你说你要我怎么办?你为什么会突然长出那几个瘤子来!”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一夜之间它就长出来了,老公,我真的好害怕,你和我妈说说这件事,让她请医生来替我看一看好么?说不定是我生病了或者中了什么毒呢,我平日里为人如何你最清楚了不是么?”

    顾清容即使泪流满面她也不敢伸手去擦,那三个瘤子上的牙齿太过锋利了,若是不小心触碰到它们,手指都能被咬断。

    “行,那你等着,我让佣人给你送吃的进来,你先不要出来,在房间里待着。”不要出来吓人。

    何熙未竟的话语顾清容如何听不出来,她紧握着拳头,手指陷在肉里边破裂出血了她都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何熙真的厌恶她了她以后怎么办?

    顾氏公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弟弟这个白眼狼,竟然学顾清澜这个拖油瓶离家出走,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就是爸妈生的么?竟然和顾清澜一起看不起生养自己的母亲,宁愿自己开公司辛苦地创业,也不愿意回家接手顾氏。

    母亲真的生错他了!

    如果顾廷宇愿意向着她这个亲生姐姐,她何苦需要去创办什么慈善基金会,和那些肮脏低贱的孤儿老头待在一起,还给他们剪头发穿衣服洗脸…

    如果不是为了有个好名声,她才不愿意做这种事情。

    所以她真的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父亲和母亲帮不了她什么,唯一能帮上忙的顾廷宇也不愿意和她有来往,她应该如何拯救自己?

    何熙亲自去了一趟顾家,把顾修瑾和罗江玥请到了别墅。

    两人一听到女婿说女儿脸上长了和人脸相似的瘤子,眼睛就瞪大了。

    顾修瑾眉头一直紧皱,松都松不开,他们的女儿到底做了什么,才会长出这些个鬼魅东西来。

    罗江玥则是心里一咯噔,险些站不稳。难道是当年她害死裴远宁的事情报应在了女儿身上?

    不,她不能自乱阵脚。如果裴远宁真的能报复他们,他们早就不能活在这个世上了,一定是女儿中了别人的算计,才会长出鬼面疮来。

    罗江玥不知道自己真的猜中了,顾清容脸上的瘤子确实是中了沈荔欢的算计。

    顾清容委委屈屈地吃着饭,味同嚼蜡,根本没有食欲。她啪的一声放下筷子跑到镜子前,瘤子上的人脸动了,通过镜子和她的视线对上了,顾清容一双眼充满了红血丝,她压声诅咒,“如果这一次我能安全度过,我一定会叫背后算计我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瘤子上的人脸静了一秒后朝着顾清容磨着牙齿。

    顾清容从鼻子里喷出气息来,低声地笑了起来,笑声瘆人无比。

    一去到女儿家,罗江玥就对女婿道:“我和你岳父先进去看清容那孩子,我可怜的女儿一定是遭到了别人的算计,姑爷你可不要因此而嫌弃她。”

    顾清容和罗江玥长得有七分相似,所有的手段心计都是从罗江玥这里学来的,但是段位比罗江玥要低一些。

    同样是哭,罗江玥的哭是梨花带雨,脸上一点泪水都没有沾上,而且还能在脆弱中透着一股坚强。顾清容的哭就是楚楚可怜,像菟丝花一样,能让男人怜惜,却少了几分敬重。

    至少现在何熙面对擦着泪水的岳母是一点不耐烦都没有,“不会的,爸妈。我和清容也结婚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嫌弃她呢。”

    “有姑爷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

    罗江玥和顾修瑾对视一眼,内心放松了一些。

    何熙带着他们去到顾清容房间门外,一边掏出钥匙把门外新加上的锁打开,一边讪讪地道:“爸妈你们别怪我把清容锁在房间里,她这副模样我自己见了都怕,何况是别人,我也怕别人会说闲话。”

    顾修瑾发现自己的女儿竟然被锁在房间内,一双狭长的凤眼就闪过一丝怒火,罗江玥也同样愤怒,但是一味地责怪女婿只会让女儿的日子更难过,所以她苦笑着道:“姑爷你还不够了解清容啊,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如今清容变成了这副模样,只怕是你拖着她出门她都不肯呢。”

    何熙尴尬地打开房门,“妈,我知道是我不对,只要清容不出门,我以后不关着她了。”

    女婿能让步就是再好不过了,罗江玥松了一口气,摇了摇丈夫的手不让他兴师问罪,然后拖着他走进了房间。

    顾清容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拿过一块毛巾把自己的脸包住,看到来人是自己的父母后,她哭着冲了上来,“爸妈,我好害怕啊!”

    “别哭,妈的女儿受苦了。”

    罗江玥一把把女儿抱住,想要替她把眼泪,顾清容忙拉开她的手“妈,别碰我的脸,你的手会受伤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点和爸妈说,我们也好替你想办法。”

    罗江玥一听碰到女儿的脸手还会受伤就急了。

    “老公,你害怕我的脸,要不你先去大厅吧好么,我给爸妈看看我的脸。”

    顾清容第一时间把何熙给支开,何熙也不敢看人脸瘤子,忙不迭点头跑了。

    看着何熙把门关上后,顾清容才把毛巾解下,绕是顾修瑾和罗江玥见多识广也被吓了一跳,罗江玥反应过来后牵着顾清容的手流泪,“我可怜的女儿,怎么就长了这么要命的玩意儿?”

    “这是鬼面疮么?女儿你怎么会长这个东西?”

    顾修瑾在投身商界之前是个清高的学者,鬼面疮他自然不会陌生。

    古时有云,一位勤劳的农夫在山上挖到了一颗百年份的人参。

    农夫很是高兴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位在半山腰上遇见的朋友,朋友一听这人参有百年份,能卖上千两银子,又看山中只有他们二人,于是起了贪念。

    他故意放慢脚步站到了农夫的身后,用一把斧头将农夫砍死,拿走了农夫放在身上的人参,又把农夫的尸体抛到了悬崖下,毁尸灭迹。

    由于朋友和农夫上山的事情并没有被村民们看见,所以当农夫的妻子发现农夫不见后,根本没有人怀疑朋友。就是农夫的妻子来询问了一句,朋友都面不改色地回答,不清楚。

    时间一长,农夫还是未曾回家,他的妻子也以为他出了意外,过了一年便改嫁了,而朋友靠着那根人参,获得了一千两银子,生活过得无比的富裕。

    直到一年多后,在农夫生辰这一天,朋友突然病倒了,他的家人发现他的脸上长了一个黑色的肉瘤,肉瘤渐渐变大后竟然出现了一张模糊的人脸,大家都说和农夫很是相像。

    有一天这个肉瘤竟然能开口说话了,它竟是农夫的怨魂所化。原来农夫含怨而死,一直不能去投胎,而他的仇人却过得幸福美满的生活,农夫愈发的怨恨朋友,最终选择将自己的怨魂寄生在朋友身上,让朋友的身体日渐腐烂。直到朋友死去,它的大仇得报,它也会魂飞魄散。

    此后,人们把这种含怨而生,寄生在人们身上,酷似人脸的瘤子称为鬼面疮。

    “鬼面疮?”顾清容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听起来就很恶心。

    顾修瑾把鬼面疮的典故告诉了女儿,顾清容想到当初被自己害死的人,脸色就是一白,“爸,你别吓我,如果我长的真的是鬼面疮,那我岂不是要顶着这个人脸直到死?”

    这样和杀了她有什么分别?

    “你到底做了什么?难道你真的害死了人?”

    顾修瑾性格里既有商人的精明也有文人的清高迂腐,一想到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女儿手上粘了人命他就生气了。

    “爸,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我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捏死,过何况是人命?”

    顾清容怎么会承认自己杀了人。

    “没有最好,若是被我发现了,我打断你的腿。”顾修瑾没有怀疑女儿。

    “修瑾哥,清容是我们的女儿,我相信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她一定是被人算计了。”

    罗江玥柔声道:“清容你快和我们说之前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很奇怪的事情,有没有人突然往你身上倒,或者突然碰了你的身体?”

    她仍然怀疑有人给女儿下了药。

    “突然碰到我…”顾清容仔细回想,“没有啊,我这段时间都没有出门,除了那天我和何熙去参加尤家的宴会。”

    突然想起那时沈荔欢碰了碰自己的脸,顾清容瞪大了眼睛,“沈荔欢!沈荔欢当时碰了我的脸!”

    “沈荔欢?”

    这不是顾清澜的女儿,他们的外孙女的名字么?

    “除了她没有别人了么?她和你有什么仇,会特意给你下药?一个小姑娘,心肠这么恶毒么?”

    罗江玥又开始抹眼泪了。

    “一定是她,她和顾清澜一样恶毒,妈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在宴会上她是怎么说我的,她还骂我是瘦马…”

    顾清容一想到自己的脸是沈荔欢下的手她就恨不得把沈荔欢撕碎!

    “什么!你可是她的小姨啊,她怎么会这么狠心来害你。”

    罗江玥哭倒在顾修瑾怀里,“修瑾哥,你一定要为清容讨回公道啊!”

    “好,好啊。她顾清澜胆子愈发大了,自己是个不孝的,教出来的女儿也是个恶毒的。”

    顾修瑾得知女儿被害,再有涵养也忍不住怒火,“我这就去找她算账!”

    “等等,修瑾哥。你一个人去找她们,如果顾清澜和沈荔欢不认怎么办?还有沈家我们也要顾忌,我们顾家不能得罪了沈家啊。”

    罗江玥是爱女儿,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只有顾家还屹立不倒女儿才有依靠,顾清澜怎么也是沈家的少夫人,他们顾家真的得罪不起。

    “我以她父亲的身份上门问罪,我不信她有脸把我赶出去!”

    顾修瑾说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站着没有动,罗江玥也看出了他的态度,走过去捥住他的手,“修瑾哥,这件事我们要从长计议,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殃及顾家。”

    顾修瑾从鼻子里喷出两道气息来,渐渐忍住了愤怒,“我们确实要好好想想,怎么为女儿解决她脸上的瘤子。”

    让顾修瑾先去客厅和姑爷商量,罗江玥留在房间里安慰女儿,顾清容对着母亲哭了许久才忍住了眼泪,“沈荔欢,我一定叫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她的眼神里满是怨毒,罗江玥抚着她的头发,“清容你放心,你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爸,你说什么?清容脸上的瘤子是谁下的手?”

    何熙不敢置信地掏了掏耳朵。

    “沈荔欢,我那不孝女的女儿。”顾修瑾沉声道。

    “不是,沈家大小姐没事干嘛给清容下药啊?她们什么见的面?人沈家大小姐来到帝都后就参加过两个宴会,她会有这闲情逸致专门给清容下药?”

    何熙不明所以。

    “这涉及我们家的家事,清澜她一向怨恨我和清容,受她影响,荔欢恨我和清容我也不意外。”

    罗江玥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只是这沈家我们也得罪不起,我们不求荔欢给我们道歉,只求她把解药给我们,让清容恢复原来的样貌。”

    听见妻子的容貌还能恢复,何熙有一瞬间的心动,但是顾家惹不起沈家,他们何家同样惹不起啊。

    沈嘉树出了名的疼老婆疼女儿,就是他知道了沈荔欢给清容下了药又如何,难道他还能为了外人责怪自己的女儿?

    只求解药的话,他出面估计没用,只有他父亲出马,沈嘉树估计才会给一分薄面。

    看着何熙满脸的迟疑,罗江玥再添了一把火,“姑爷,只要这次清容的样貌恢复了,我就是给她下跪也让她答应和你要孩子,她也这般年纪了,哪能还像个孩子一样任性。”

    当初何熙与顾清容结婚,何熙不想那么早要孩子,就和顾清容商量好三十岁后再提要孩子的事情,结果三十岁都过了几年了,顾清容还是不想要孩子,她嫌弃孩子会让她变成黄脸婆,却不知道维系夫妻感情一定不能没有孩子。

    也就是何熙真的爱她,愿意包容她的任性。

    “真的?”何熙眼前一亮,他早就想要一个和清容一样漂亮的小公主了,但是清容不愿意生,也不愿意去医院培育,这才拖了这么多年。

    “我还能骗姑爷不成。”

    “那好,我去求我爸,不管怎么样,都让我爸出面去找沈嘉树。”

    何熙将这事应了下来,顾修瑾和罗江玥满意地笑了。

    谁也没有看到一只蝴蝶趴在天花板,听完了他们全部的话。

    一只棕色的柴狗背着一只蓝色的蝴蝶,快速地穿过人行道跑到马路的对面,那里有一条小巷子,藏着五只的流浪猫和流浪狗,附近餐饮店的好心老板会每天给它们送吃的。

    这时五只流浪猫和流浪狗都集中在小巷子里,一只白色的爱斯基摩犬和一条绿色的蛇和它们一起追着一团毛线,毛线快速地翻滚着,被狗爪子和猫爪子从这头拍到那头。

    棕色的柴狗一进小巷就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在附近后快速地溜进去,“汪!汪!”老大!二哥!我回来了!

    听到狗叫声,爱斯基摩犬抬起头来很是沉稳地询问:“怎么样财宝,你打听到那个女人的消息了么?”

    “打听到了,多亏了珈蓝,也就是我背上的这只蝴蝶兄弟飞进了那个女人的家为我们打探消息,不然我也想不到机会进去那个女人的家。”

    一路狂奔,财宝也累了,它无力地趴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回答。

    趴在柴狗背上的蝴蝶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将军,霸王你们好,我是珈蓝,早就听财宝说过你们了。”

    “珈蓝谢谢你替我们打探消息,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我和将军一定会帮你的。”

    霸王感激地朝珈蓝吐舌头,珈蓝一个俯冲停在将军的背上,“不要这么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嘛。”

    它把自己在何家看到的、听到的都说了出来,“你们是不知道,吓死只蝴蝶了,那个女人脸上居然长着三个很像人脸的瘤子,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都差点没出息地晕了过去。”

    一说到这个珈蓝就用自己的一条腿拍了拍小心脏,它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东西。

    “长着人脸的瘤子!”

    “我的天,怎么会有人长这么可怕的东西?”

    有胆小的猫咪直接被吓晕了过去,其它的小猫小狗也被吓得不轻,将军和霸王连忙靠在一起,汲取安全感。

    将军想起前些天看的狗血电视剧,抖着声音说:“我猜这个坏女人一定是做的坏事太多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惩罚她长这么可怕的东西,这样她就不敢在人们面前出现了。”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她长了这些瘤子后不就是被关在房间里了么,这一定是上天对她的惩罚。”

    霸王不住地点头。

    将军气鼓鼓地道:“那个女人会有今天都是活该,她一不高兴就爱拿宠物撒气,在我之前不知道有多少狗兄弟都被她害死了。只是她喜欢装成一副心地善良的模样,很多人被她骗了。只有她的弟弟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总是嘲讽她是一朵黑心的白莲花。”

    “霸王,我们要快点回家告诉主人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主人给坏女人下的药,主人一定不希望坏女人恢复容貌,我们要让主人提早做准备!”

    “对,我们赶紧回家告诉主人。”霸王不住地点着头。

    将军再次感谢珈蓝后,和霸王一起向各位小伙伴们告别,一狗一蛇快速地回到了沈家。

    “主人!主人!我和将军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沈荔欢还没有见到霸王的身影,就先听到了它的声音。她把书签夹在书本中,小心地把书本放回书架。

    “来了~”她把门打开,将军和霸王就窜了进来,“主人,主人,我们打探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