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18.第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托尤苌青的福,沈荔欢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为了感谢尤苌青,下课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沈荔欢打算给尤苌青折一朵纸玫瑰。

    拿出一张材质上好的白纸,用直尺划拉几下,多余的部分就被除去,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一盒水彩笔,给白纸上了红色。上完色后,白皙的手指灵活地折叠着白纸,没多久一朵以假乱真的玫瑰花就出现了。

    周围的同学不经意间看见了沈荔欢的举动,好奇地凑了过来观看,脸上都是兴味。

    “荔欢的手也太巧了吧!这么复杂的动作叫我来做,我肯定会脑袋打结手也打结。”

    “不行了,我眼睛都花了,头顶有小鸟在转。”

    这是手残党的哀嚎。

    沈荔欢一边折一边带笑暼了一眼她们,忍俊不禁,班上的同学真的挺逗的。

    叽叽喳喳的几个女生见荔欢同学看了过来,害羞地捂了捂脸,呜呜呜,她们在荔欢同学面前丢脸了。

    折好玫瑰花,拿起裁去的白纸给它添上绿色,然后卷成枝条的模样,拼在玫瑰花中间,一朵纸玫瑰就做好了。

    尤苌青在一旁撑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她忙活,谁知道沈荔欢做好玫瑰花后,竟然捏着纸玫瑰的花枝,伸长手把玫瑰送到了自己跟前。

    尤苌青清澈的瞳孔染上了一层笑意,她在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中接过那朵玫瑰,低头做轻嗅状,侧脸线条完美,玉指纤纤。

    沈荔欢突然想起了徐志摩的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中午放学了,沈荔欢回到沈宅,却见母亲指挥着佣人做事,她把书包往肩上一甩,快步走过去从背后揽住母亲的双肩,好奇脸:“妈,这是在干嘛呢?”

    顾清澜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爸爸说要搬出去住,我在让佣人给我们搬行李呢。”

    搬出去?

    沈荔欢垂下眸心想,看来父亲是不想再看见梁吟秋和沈仲原这两个糟心的玩意儿了。

    “那梁吟秋和沈仲原,爸爸怎么处理啊?”

    沈荔欢试探着询问。

    “这件事你别管,让你爸爸来处理。”

    面对好奇心严重的女儿,顾清澜无奈地捏了捏她玉白的脸颊,“你年纪还小呢,这种污糟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省得脏了你的眼。”

    沈荔欢怏怏地抿了抿唇,“好吧,那我先上楼了,我去收拾东西。”

    “去吧。”

    顾清澜朝她挥挥手,沈荔欢鼓了鼓脸颊,回到自己的房间。

    把门反锁后,沈荔欢拉开窗帘,一条脖颈是红色,身体是绿色的蛇就出现在眼前,沈荔欢走过去轻声唤它,“小绿,我回来了,你的尾巴好全了么?”

    小绿见小主人回来了,兴奋地吐着舌头嘶嘶嘶,尾巴也翘了起来摇个不停,“好全了,谢谢小主人替我疗伤,小绿好开心啊。”

    “不用谢,你也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沈荔欢蹲下身摸了摸它光滑的身体,“小绿,我今天要搬去别的地方住了,你要跟我走么?”

    小绿不住地点头,“要要要!”

    沈荔欢看着兴奋的小绿,想她该怎么同自己温柔的母亲大人说她养了一条蛇做宠物…

    沈荔欢的新家是一栋两层楼的别墅,面积很大,门前是一个偌大的游泳池,蔚蓝的池水看得沈荔欢心头发痒。进门后,一楼挑空大厅,气派无比;墙上挂着一幅约有两米大的油画,画的是海上的落日,大海被落日照得红光粼粼,很有意蕴美;地上铺着淡黄色的地毯,花纹轻简又不失美丽。

    许是没有沈娉婷他们三个在跟前碍眼,沈荔欢只觉得神清气爽,看到什么都觉得很美好,所以她对新家非常的满意。

    “荔欢,你的房间在二楼右手边第三个,先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就给你换。”

    沈嘉树仗着身高一米八五,居高临下地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沈荔欢抬头眼珠往他的方向一转,白了他一眼,沈嘉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低沉而磁性的笑声从他唇边溢出。

    沈荔欢向母亲请求支援,“妈,你看爸故意笑我,个子高了不起啊~”

    收到女儿求助信号的顾清澜伸手拧了拧沈嘉树腰间的软肉,“你就皮吧,小心把女儿给逗急了。”

    面对老婆大人的淫威,沈嘉树只能举白旗投降,沈荔欢对着他抛了个得意的小眼神,拖着行李箱上楼去了。

    进了房间来不及仔细观看,沈荔欢先把笼子里的小绿放出来,让它自由活动,小绿到了新家兴奋得不行,不住的在地上转圈,沈荔欢任它撒欢,一边把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一边打量房间的装饰。

    房间很大,两个高大宽敞的白色衣柜很是吸睛,淡蓝色的布艺沙发上摆着几只玩偶熊,诱惑着人往上坐一坐,已经整齐地摆放着一排书的书架更让沈荔欢惊喜,书架旁就是白色的书桌,电脑已经安装好了,桌上还摆着两盆小多肉,沈荔欢靠近去看,原来是熊童子和翡翠景天。

    看着两盆小多肉,沈荔欢就想起了她在沈宅的植物小帮手们,知道她要搬走后,哭得肝肠寸断,弄得她都想把它们通通挖走带来新家了。

    可惜这个想法并不现实,所以沈荔欢只能答应它们有时间会回去看它们,它们才止住了眼泪。

    想到这里,沈荔欢忍不住笑了,都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是在她看来有些人真的没有心,就连一株普普通通的植物都比不过,就像沈仲原和梁吟秋。

    一个是大伯的父亲,一个是大伯的妻子,却能同时将大伯抛之脑后,只顾自己快活。

    这种人,何尝有心。

    午餐的时候,沈荔欢把小绿也带下了楼,顾清澜即使见过小绿了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女儿爱好这般不同,养宠物不养猫和狗,反而养了一条蛇。

    沈荔欢往小绿的餐盆里夹了一个鸡腿,然后对盯着小绿的父母道:“爸妈,我以后想当一名医学家,你们能帮亲爱的小女儿一个忙么?”

    医学家?

    沈嘉树和顾清澜对视一眼,女儿之前一直有接触公司事务,他们还以为女儿想要接手嘉澜,当一名企业家呢,现在想法变了么?

    不过他们都不是专/制的家长,一切以女儿的喜好为重,所以两人点点头,连是什么忙都不问就应下了,“没问题,女儿你想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沈荔欢心里像喝下了一口温开水一般暖暖的,“谢谢爸妈,我超爱你们的。我想请你们帮我找一些医学书籍,如果有中医古本就更好了。”

    古本难寻,市场上几乎不见踪迹,只能靠爸妈才能找到,沈荔欢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同时有些不满自己实力太弱了,身边没有得用的属下,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看来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她打算开一个研究所,研制各种药物,所需的费用可以说是天文数字,她不能什么都靠着爸妈。

    “小事一桩,女儿放心吧,你房间里的书架很快就能放满书本。”

    沈嘉树想不也不想就答应下来,顾清澜也毫不犹豫地应下。沈荔欢抛去杂念,笑着给爸妈夹菜,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感谢。

    沈嘉树一家搬离沈宅的事情瞒不过有心人,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帝都商圈,沈家旁支想要去沈宅打探消息,只是沈嘉树对外宣布了沈仲原身体不好,不允许人上门打扰,所有想进沈宅的人都吃了闭门羹。

    沈娉婷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又羞又恨,哪里愿意和外人透露沈家的事情,所有来探话的人都被她喷走了,她现在对自己以后能继承沈氏已经不报希望了,原来的父亲成了自己的大哥,二叔也成了二哥。“二叔”会愿意把沈氏交给她,“二哥”可就说不定了。

    她对自己的将来很彷徨,一夜之间母亲失踪了,爷…父亲被囚禁在房间里也让她恐惧无比,就怕沈嘉树也看她不顺眼把她给弄死。她终于明白,沈家大小姐这个名头听着好听,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如果能重来,她一定不会得罪沈荔欢。

    听闻了很多传言的尤苌青在和沈荔欢去书店买书的时候也担心地询问了此事,沈荔欢漫不经心地转过头,“哪里有那么多事,多少小夫妻和父母分开住,怎么到了我们家就不行了。”

    “可是不是说你爷爷身体不好么?你们还在这个时候搬出去。”

    尤苌青不解。

    沈荔欢一边记着书名一边回她,“外交辞令罢了,我爸不想别人去烦我爷爷,所以才这么说的。”

    见沈荔欢说得不在意,尤苌青也不关注这件事了,若不是和沈荔欢有关,她也不会理会别人的家事。

    两人这次出来就是约好了到书店买书,沈荔欢要买医书,尤苌青想要买理综卷,特别是化学卷。沈荔欢知道了,朝着她促狭地挑了挑眉,“化学题不懂了来问我,免费给你当老师。”

    尤苌青手痒了,没忍住挠了挠她的手臂。

    坏家伙,就知道笑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