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嫁拜月教马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果然来了。”那人睁开眼睛看着马云腾道,平凡的面孔因为这一双眼睛平添了几分温和暖意。

  马云腾由始至终不曾在这人身上感觉到过敌意,而且莫名地有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即使他对人从来防备冷漠地很,也无法对这个神秘黑衣仙君产生恶感怀疑。

  “你、马氏……”马云腾艰难地开口道,五层的压力比阶梯之上更要厉害得多。他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黑衣人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现在对你而言更重要的是抓紧时间修炼。”

  马云腾沉默不语,目光移向通往六层的阶梯,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继续往上。

  “你如果一定要硬扛,应该可以进入六层,但是在那里未必有你需要的东西。这月神塔日后你多的是机会上来,无需过于急进,在这一层好生修炼参悟,对你的益处更大。”黑衣人缓缓站起身道。

  这五层看起来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压力,虽然行动有些迟缓凝滞。但基本上还能做到活动自如。

  按照马云腾之前得到的信息,能进入第五层的一般都是八品期仙君,这人却能够在第五层保持这样的“轻松状态”。上第六层应该是完全没问题的,甚至冲击第七层也不难。

  他留在这第五层是因为这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或者是特意在等自己?马云腾一时有些迷惑,不过有一点这个黑衣人说得对,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修炼参悟,他能在第五层支撑的时间十分有限。

  马云腾抛开心中的疑惑,就地盘膝坐下,心神守一灵台清明,缓慢调动体内真元运转,与这石塔内的庞大压力对抗起来。

  这黑衣人如果要对付他,他根本无力抵挡,既来之则安之罢。

  月神塔下的广场上,无数人看着刻有马云腾名字的铁棋子一路升上第五层,惊叹之声响彻全场。

  自有月神塔以来,几乎不曾听闻有八品仙君能够进入第五层,马云腾就算只能在五层待片刻也铁定是这次登塔聚会的冠军了。

  三大宗门的弟子看到这一幕也不得不服气,这马云腾的天赋与实力真真逆天,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天才的范畴。

  相比之下,雪鸢进入第四层就显得不那么显眼了。

  衡止、衡二以及余庆都在第三层,原本他们拼尽全力应该也可以上到第四层,不过三个人都选择停留在第三层静修参悟。

  正当广场上的人们惊叹连连之际,忽然一枚本来停在第二层的铁棋子开始往上迅速挪移,棋子上刻着的名字是“石天”看棋子的颜色应该是个三品以上的散修。

  不少人瞪大眼睛怪叫起来,然而更让人震惊的是,这枚铁棋子的目标并不是第三层!不过几个呼吸间,他已经越过第三层往第四层而去!

  栖霞派今日负责在广场上巡视的正是严频仙君,他一看这情景便心知有异,吩咐弟子速报宫中坐镇的拜月教尊帝陛下。

  月神塔第五层,黑衣仙君也就是马氏那位传说中仍在昏迷的二爷马镇农,默默注视着闭目静坐的马云腾,目光中透出浓浓的慈爱与欣慰。

  这是他所爱的女子留给他最珍贵的宝贝,融合继承了他与所爱女子的血脉,也是他人生最大的骄傲。

  为怕儿子太过急进,他昨日便只身进入塔内,守在五层等待马云腾的到来。儿子的资质机缘更胜过当年的他,仅仅二十五岁的八品中期仙君,更越阶进入月神塔第五层!打破了他当年创下的记录,真真正正的青出于蓝。

  原本他并不肯定马云腾是否真能走到这一步,但是他确实办到了,看着他一步一步硬挺着腰杆从楼梯上走到第五层来,马镇农心中的激动胜过这世间所有人。

  马镇农每次想到当年他没能好好保护妻儿,让他们在马氏备受欺凌,后来妻子更惨死在他兄弟的追杀之下,儿子小小年纪独自流落在外,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便觉得自己简直无颜面对这唯一的儿子。

  所以他一直不敢与马云腾相认,只以陌生人的身份接近他,暗中保护他。

  而正当马镇农思潮起伏之际,忽然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迅速向五层接近,他心下凛然,这座月神塔今日便只有他一个八品后期大圆满仙君,来者的气息甚至比他都要强大得多,那是什么人?!

  九品仙君!

  马镇农毫不犹豫站起身挡在了马云腾身前。

  一个瘦小的身影从楼梯下疾步而上,每走一步,这人身上的气势便强大一分,恰恰与这月神塔越往高处便越强大的威压互相抵消。

  马镇农很快看清了来者的面目,一个样貌十分普通的中年仙君,但是这人给他的感觉之危险恐怖,甚至更胜过他那位九品后期的二叔。

  双方在第五层迎面相遇,各自都有几分意外。

  马镇农几乎马上就察觉到对方的实力远非他可以相比。拜月教成名的九品后期仙君他即使未曾亲眼见过,也知道其大致容貌,其中并无一人长相身材与眼前这名仙君相匹呢,这个多半不是拜月教人!拜月教仙君要上月神塔根本无需变换形貌掩饰身份。

  对方在今日这样的日子里突然出现这月神塔上,只怕来意不善!

  中年仙君的眼神如毒蛇般扫过马镇农,杀意自眼中一闪而没,不过最终没有出手,扭头向着通往第六层的楼梯走去。

  马镇农只是想保护马云腾而已,并未出言询问又或是动手拦阻、

  感觉到中年仙君的气息远去,他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这个中年仙君刚才杀机一动,他便感觉到一股阴冷绝望而充满死亡气息的威压,将他团团围困。

  恐怖的彻骨寒意中蕴含着足以毁天灭地的狂暴能量,这种暴烈狂猛的威压,他只在橙子小姑娘抱着的小狗吐出的火焰中感觉到过。

  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如果真要出手的话,他只怕拼尽全力也支撑不到两个回合。

  这中年仙君究竟是什么人?他隐藏身份闯进月神塔内又有什么企图?

  他刚才没动手杀灭他们父子,应该不是因为一念之仁,而是不想过早惊动现在正处身于尊宫之中的那位强大的老人。

  马镇农向着拜月教尊宫他二叔的寝殿方向放出一道传声符,便坐回马云腾身边,静候他二叔到来驱逐塔上的不速之客。

  虽然他一直对宫里那位冷血无情的老人不满,但他与马氏乃至栖霞派所有人都相信,有这位老人在一日,便无人可以威胁到拜月教的安危。

  另一边,空旷恢宏的大殿之内,拜月教尊帝、栖霞派的大长老抬手挥退了故晚仙君,只留橙子一个人在殿内,一言不发盯着她看了好一阵。

  橙子抱紧小狗咬着嘴唇等他发话。

  她不是拜月教人,对马氏一族更无好感,尤其这个老怪物是用威胁手段逼她来的,所以就算眼前这个老怪物地位再高,她也不愿意向他行礼,只这么直挺挺站着,作无声对抗。

  大长老心里也很纳闷,他把橙子从头到脚反复看了许多遍,还是没看出半点修为痕迹,倒是她手上那只狗确实有些不对劲。

  那狗身上同样没有修为痕迹,生灵之气充盈。

  大长老虽然见多识广,但橙子身上太多特殊情况组合在一起,其中还有墨族的秘传之法,就算墨族人都不见得知道,何况是他这个外行?

  “你就是墨族那个小圣女?”大长老终于开口问道。

  橙子不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墨族人?”

  大长老这些年来还是头一回碰到敢拿这种态度对他的人,顿时脸色又更冷漠几分:“你这点年纪便能炼制出五品化清丹,手上这只狗竟然还能喷出天火,不是墨族的人还能是什么人?”

  橙子听了这么简单直白的答案,几乎郁闷得内伤,看来是她想得太复杂了,墨族族人替她故布疑阵,做了种种掩饰甚至将她的木灵与容貌封印,现在她的形象修为完全不符合玄天宗尊族要找的那个墨族圣女的条件,她想就算是她的姐姐与玄天宗少宗主,甚至是她自己的族人站在她面前都不见得能认出她。

  反而是大长老这个从前根本不认识也绝对不了解她的人,只凭着善于炼丹控火这两个简单条件便直接推断她出自墨族。

  说起来,她根本是被这老怪物诈了,他其实根本就不能肯定她的身份,她乖乖送上门来便等于不打自招。

  橙子越想越后悔,更加把嘴巴闭得紧紧,以免不小心又泄露什么。

  “这只狗当日喷出的火焰是万灵净火吧,本尊当年在上一任墨族族长处见过。”大长老对橙子身份的疑问其实就是从那一回开始产生的。

  万灵净火的本源真意乃是“光明,”是天火中特征最不明显的一种,小狗喷火的时候控制了火焰的强度,大长老如果不是曾经亲自接触过也分辨不出来。

  发现小狗竟然可以口吐天火,大长老才真正正视马云腾身边这个毫不起眼的低阶修士,命人将与她有关的消息收集,结果发现这小丫头的价值简直超乎想象。

  玄天宗少宗主颠覆控制了墨族,大批墨族族人遭到屠杀,不少流亡在外,拜月教联盟一直希望与他们联络上,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玄天宗联盟。

  这个小丫头既然能够拥有万灵净火,在墨族的地位绝对不低,又有这样出众的炼丹才能……大长老觉得自己应该收回前言,马云腾那小子比他老爹的眼光好多了。

  至于橙子明显的抗拒态度,大长老也根本不放在心上,一个小小丫头片子,又有秘密握在他手上,轮不到她不就范。

  “回去劝马云腾认祖归宗,本尊会做主让你们早日完婚。”大长老淡淡吩咐道。

  橙子想过沉默到底,让大长老自说自话说个过瘾,然后她该干嘛还干嘛。

  但是她忍不住,她想到小小年纪的马云腾在马氏庄园里备受欺凌,想到除了他的父母,马氏上下没有一个人维护他,更没有一个人想过他也姓马、是他们的亲人,她就觉得一股无名火从肚子一直烧到脑子,将她所有的理智都烧得干干净净。

  在这些冷血动物心里,有利用价值的才配姓马,才配成为他们的一员。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了,就是死在他们眼前,他们也不会多看半眼,更不会去考虑曾经的亲人的感受与冤屈血泪。

  眼前这个老怪物无疑是马氏的典型代表,发现了马云腾的天赋与她的身份,便以施恩的口吻要他们成为马氏的一份子。

  也不想想他们稀罕不稀罕!她才不要跟这些冷血动物扯上关系呢!

  “不!我不会劝他,我也不想嫁给拜月教马氏的任何人。”

  一句硬邦邦、毫不迂回的拒绝从橙子嘴里吐出来,甚至不曾经过大脑思着。

  大殿上的气氛骤然变得冰寒压抑,橙子也知道自己把老怪物惹火了,但是她并不后悔。

  她知道马云腾之所以愿意到拜月教来是为了保护她,但是她不要让马云腾为她再一次寄人篱下,马氏给他的委屈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因为自己让马云腾被马氏的人钳制。

  大不了一拍两散,老怪物再怎么不爽,也不至于将她交给玄天宗少宗主。

  至于她的秘密会不会被泄露,她已经无法考虑那么多了。

  “云腾从前吃苦受罪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现在想要他加入马氏,凭什么?就是你们马氏的人害死了他的爹娘,我们才不要跟那些人渣扯上关系!云腾与我成不成婚,也不关你的事!”反正撕破脸,橙子干脆一次骂个痛快。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大长老都不记得上次被人当面顶撞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这小丫头片子胆子真够大的。

  随着话声,冰冷而强大的威压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狠狠逼向橙子,换了旁人此刻早就心胆俱丧被压趴在地上。

  橙子咬紧牙关一言不发直直站着,看似瘦小的身影却坚韧无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