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橙子服用了神奇丹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栖霞派掌门亲自出门迎接众人,马子默等一到总坛便各自离去,态度说不上无礼,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十分明显。

  栖霞派掌门是个形象温文尔雅、满身书卷气的中年帅大叔,名叫何携,年近三百还只是六品中期大圆满境界,论修为在栖霞派算不上什么,但是长袖善舞非常擅长交际,几句话便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没有半点一流宗门掌门的居高临下之态,轻易化解了因为马子默等人离去而造成的尴尬。

  他们一行六人被安排在环境位置最好的客院,客院所在位置正巧就在主峰与鸿筹谷之间。

  故晚仙君让亲信弟子前去作陪,并称三日后就会带他们到位于马氏庄园禁地之内的仙灵泉去。

  马云腾对于仙灵泉兴趣不大,以他现在媲美八品仙君的体质,仙灵泉对他的作用远不如对其他人的作用大,他之所以愿意到拜月教来,一方面是不想扫大家的兴,更重要的是出于橙子的安全考量。

  马云腾已经想好了,寄居栖霞派这段日子,便当是换个地方修炼,他暂时不打算对马氏做什么,一切等他有了实力再说。

  橙子怕他触景伤情,等其他人都离开后就故意拉着他说话,引开他的注意力。

  “玄天宗的丹神殿里同样有一座地底玄宫,与这月神塔很像,越往下走,的压力便越大,单数层里有各种各样草木之灵、双数层里的都是各种各样火焰之灵,都是玄天宗修炼出火灵或木灵的前辈留下的神念。地底玄宫一共十八层,我到过第十六层!”橙子眨巴眨巴眼睛,用力暗示要求赞美。

  “咦,最靠近地面那层是第十八层?”马云腾故意道。

  橙子气得咬牙:“你明知道不是的!又逗我!”

  “我去修炼,争取早日登上月神塔八层。你乖乖在客院里别乱走,这里坏人多。”马云腾知道橙子的心意,笑着在她眉心亲了一口。

  “你不想上九层吗?”

  “等将来你也有能力飞升了我再上去,不然我到了神界,你一个在下界怎么办?”这算是马云腾说的很接近情话的话了。

  橙子心里甜蜜快活,面上却愤愤不平道:“你就笃定我修炼比你慢么?”

  “你这么懒,没人督促只怕都不会修炼。”马云腾敲了她的脑一下,起身修炼去也。

  橙子揉了揉被他敲过的地方,站在原地傻笑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马氏庄园内,故晚仙君正在向栖霞派的大长老、马氏族长禀报今日斗法大会上发生的事。

  这位族长今年已经过两百岁,他还年轻得很。

  他一言不发听万故晚仙君的话,道:“知道了,不必对那孩子说什么,时候到了我自然会见他,你去吧。”

  故晚仙君很郁闷,他满肚子〖兴〗奋来报喜,结果人家淡淡的就没当回事,不过大长老乃是整个栖霞派地位最高的人,他没资格去质疑什么,只得怏怏得行礼告退。

  他离开后,大殿的一角转出一名身穿黑衣的八品期仙君,午后的阳光照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与马云腾竟然十分相似。

  大长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摇头叹道:“如果不是你执意隐瞒身份,以你八品后期的修为带队代表我栖霞派前去参加斗法大会,哪有什么蓬莱宗、凌云派威风的机会?!”

  黑衣仙君抿唇不语,神情与马云腾更是如出一辙。那一身熟悉的黑衣,正是马云腾他们在路上曾将正面相遇两次的神秘仙君所穿。

  而大长老听闻多了个天才侄孙却还淡定如故,完全是因为这个黑衣人已经先他一步将消息传来。

  黑衣人与大长老相对无言过了片刻。

  “你们两父子一个样,尽喜欢些修为家世不入流的女子。你怪你大哥三弟当年暗中对他们母子下手。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是她既无家族支持又无实力,偏偏跟你扯上关系,她何至于有那样的下场?差点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大长老语气漠然道。

  “不要再说了!飘儿她是天下间最好的女子,配不上她的是我!招惹她的也是我!没能够好好保护她,让她过上好日子的混蛋是我!”

  黑衣仙君说着说着,脸上的神情渐所从悲伤痛苦变为狰狞:“既然他们不把我当亲人,害我妻儿,我就让他们也尝尝失去至亲的感觉。”

  大长老长叹一声,不但不劝阻,反而道:“如果你有本事的话。我一早就说过,你要报仇我不拦着,但别指望我主持公道,在马氏你想要什么就只有你自己靠实力去争取。你大哥、三弟跟你不一样,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骨肉亲情,而是手上的权柄,你真想报复他们的话,夺去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将他们打落尘埃才是最痛快的办法。你借老三的手杀了阿大,你以为你大哥心疼的是没了个儿子?他心疼的是少了一个将来可以让他成为族长的未来靠山而已。”

  大长老的话句句都在隐约引诱煽动着黑衣人去争夺马氏掌权者的地位,没半点劝阻他们骨肉相残的意思。

  在外人看来,马氏内斗不断是很要命的事,只有马氏核心极个别人知道,这根本就是他们马氏保持家族顶尖实力的方法。以往他们会把最重要的苗子小心保护,待其成长得差不多了,再让他们互相竞争淘汰。

  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却是当时的马氏族长也就是大长老的兄长疏忽大意,导致了情况失控,不过正当所有人认为马氏将会从此败落时,连带栖霞派内也动荡不堪之际,眼前的老人却忽然出现,将场面彻底镇住。

  马氏的种种隐秘,甚至连族长的亲儿都不一定知道,就更不要提其他外人了。

  黑衣人也就是马云腾的父亲,马家这一代传说中仍在昏迷的马镇农,忽然大笑起来:“二叔,你不用拿这些东西撩拨我,几十年前我对族中大权不感兴趣,几十年后仍是一样的,我不想把自己变成你这样的老怪物,更不想飘儿的儿子将来像你一样。”

  如果他不是偶然得知自己的儿子尚在人间,只怕他真的会像大长老希望的那样,为了报仇不顾一切,就算置身地狱化作恶魔也在所不惜,但是他还有儿子,还有个很不错的未来儿媳,他不想自己的一家变得如同大哥、三弟那两家子一样,父子亲人之间只有利益只有互相利用。

  大长老冷冷看着他道:“拭目以待。”

  他心里对这个二侄儿十分不满,胸无大志又耽于情爱,偏偏他却是整个马氏目前资质最好最有机会问鼎九品大圆满的其中一个,另一个好死不死是他跟那个不入流的女修生的儿子!两父子都一个德行,真真教人头疼。

  他的大侄儿、三侄儿狠辣是够了,偏偏各自的子弟里就没半个拿得出手的,做多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过是过眼云烟。

  马氏分支中倒是有不少出众的弟子,马子默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也是最让大长老满意的一个可惜他悟性与机缘上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原本大长老觉得他很好,当出现了马云腾这个二十六岁就到达八品中期的小怪物,马子默与他一比便顿时黯然失色。

  最重要的是,马云腾的冰系单灵根,才是最适合修炼马氏核心秘法的人,而马子默的水雷双灵根终是差了那么一层……

  大长老看着黑衣人远去的身影,心里开始琢磨起马云腾这个突然出现的新希望。

  马云腾并不知道他的横空出世对于马氏家族有什么影响,马子默却很清楚,他从一个默默无名的马氏分支子弟成为马氏炙手可热的一流人物,在栖霞派甚至三大宗门年轻一辈中享负威名,中间付出的艰辛努力与心思计算不可谓不多,他又怎会坐视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一切轻易被人夺走?

  大长老两叔侄在说话的时候,马子默同样站在自己的洞府外计划着要如何彻底铲除马云腾这根眼中钉肉中刺。

  不知情的外人或许觉得马云腾与马三少爷相似的外貌纯属偶然,但是他进入马氏核心已经二十多年,自然知道当年马氏二爷与妻儿先后遇害的传闻,从他知道的种种零碎信息推断,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马云腾就是那个重伤昏迷的马二爷的独生子。

  知道了这点,马子默反而不急着动手了,因为他很清楚知道,有人会比他更急。

  “马大爷、马三爷,你们可别让小侄失望啊!”马子默站在山巅望着鸿筹谷方向冷冷低语道。

  马大爷的洞府内传来一声巨响,一个看上去与马云腾有六七成相似的中年男子重重一掌击打在玉案之上,神情阴鸷道:“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大的废了,又来一个小野种!”

  “不过是个小小六品中期,要杀他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坐在一旁的一名八品期仙君不以为然。

  拍案之人正是马氏大爷,他摇了摇头道:“有老祖宗在,要动他怕不是那么容易。”

  家族里的规则他知道得清清楚楚,当年他联合外人害了自己二弟,自己那位二叔一定防着他故技重施。

  “三爷的人想来也会动手吧。”那八品仙君道。

  “也对,我们先按兵不动,看看老三如何出招。”马大爷嘿嘿冷笑几声。

  马三爷确实在计划着对付马云腾的事,而且他忽然想到一点:“先前小六与马甲那几个出事之前,不是曾对手下探子说过要去看看那长得很像小三的小子,不会就是这该死的野种吧?!”

  如果是,马六的死跟马云腾就绝对脱不了关系!

  三日眨眼即逝,这日栖霞派的掌门何携亲自前来带他们前往马氏庄园后的禁地。

  所谓禁地,就在山谷的一角,穿过大片密马便可见山壁上藤蔓掩映下的一个黑黝黝的山洞,洞口不断涌出一团一团泛着淡淡金黄色的浓雾。

  这并非一般的雾气,而是浓度极高的灵气,而且灵气中似乎蕴含了什么神秘的东西,每吸一口就让人觉得似有无数细针在六脏六脏全身内外扎刺,别提有多难受痛苦了。

  可是只要牵引体内真元抵御过这一波痛楚,就会马上觉得通体舒畅无比。

  余庆等几个互相对望一眼,都觉得兴奋不已。

  洞口外的白玉阶下盘膝坐着不少弟子,看修为都是二品而已,个个看上去年纪都小得可以,从几岁大刚刚晓事的黄毛小儿,到十六六岁嘴上无毛的小后生。

  何携指指这些年轻弟子道:“这都是我栖霞派资质较好的弟子,他们修为尚浅,每月只能到此吸收一到六次‘金身灵雾’,就是洞中涌出的金色雾气,这些雾气都是从仙灵泉散出的。三品的精英弟子可以允许到洞内去吸收更浓郁的金身灵雾,只有六品长老才能浸泡仙灵泉修炼。”

  橙子抱着小狗站在一旁纠结,她的身体是八品后期仙君的法身,根本不会惧怕这小小的仙灵泉、金身灵雾。

  可是她在别人眼中应该是个凡人才对,又怎么可以大摇大摆跟进去呢?

  她是可以一个人回去客院待着,但是她对这陌生的环境不太放心……

  她想到这点何携自然也醒起了,一脸疑惑担忧地望向她:“橙子姑娘,你可有感到不适?”

  橙子灵机一动道:“没事,十一师姐给我服用过护身灵丹,这种灵气伤不到我的。”

  “哦!”何携深信不疑,大部分仙君对于七品炼丹师这类神一般的存在都满怀崇敬,根本不会怀疑他们的丹药是否真有这么神奇的效果,马上就全盘接受了橙子的说辞。

  马云腾暗中瞪了她一眼橙子惭愧低头,小狗马上很狗腿地爬到马云腾肩膀上蹭蹭他的脖子,讨好地“嗯嗯”低叫两声。

  何携带同余庆他们进入洞内,这里的金身灵雾果然比外边还要浓郁得多。

  石洞正中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小小泉眼,金光闪闪的泉水好像被煮沸了一般水波翻涌蒸腾起金黄色的雾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