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雪鸢的向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丁正聚精会神应付衡止的猛攻,忽然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袭来,全身寒毛直竖,激斗之中他无法分出神识仔细感应,眼角余光扫过左右也没发现什么,面前就只得一个衡止,其余几个敌人都在与马癸、马壬以及他们的妖兽混战。

  忽然衡止向他微微一笑,眼光移向他下方。

  马丁一惊,直觉反应就想跳起躲避,只是他根本来不及动作,一股钻心的剧痛与恐怖的高热就自双足传来。

  那种痛楚几乎令他呼吸停顿,他觉得自己忽然像被一刀砍断的木桩子,站不住了就往后倒。

  视线随着翻倒的身体急促下移,他见到了恐怖的一幕一—他的一双脚竟然不见了!自膝盖以下凭空消失了!就在双足本来站立的位置,一团紫红的烈焰一闪而逝,一个粉白的圆胖身影正往马壬、马癸方向跑去。

  “啊!”马丁凄厉的惨叫声传来,马壬、马癸被吓得浑身一震,连雪鸢他们都觉得耳朵发麻心底发寒。

  不过马壬、马癸还来不及看清楚马丁究竟发生了何事,就遭遇到同样命运。

  三个成名多年的七品高手,竟然在瞬息之间就被豆豆轻松放倒在地!

  七品仙君身体强横远非普通人可比,马氏三人所受的伤都并非致命,不过心理上的极度恐慌让他们一时间失了方寸。

  马六应变速度虽快,但是实力跟马云腾等人差了太多,当场就被制住扔到一旁,场中剩下的几十只妖兽也感受到主人的恐慌,冲着马云腾等人疯狂攻击意图突围。

  豆豆在橙子的指挥下并不赶尽杀绝,只把为首的六只五阶妖兽的腿烧掉,让它们无法起身攻击。

  马云腾等人也没有看上的妖兽,干脆放了其他妖兽离开。这些妖兽都是马壬、马癸用秘法控制的,并没有订下主从契约,现在他们两兄弟心神大乱,根本管束不住它们,不过片刻数十只妖兽便跑得干干净净。

  豆豆扑到橙子怀里邀功求赞美,柳三傻傻看着这只经常替他们生火煮饭,乖巧可爱的豆豆,用力揉揉眼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吧?!

  马氏一共五个人,三个残废一个重伤,加上唯一完好的马六被拖到一处。五个人面如死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眼前这几个小子既然敢将他们重创,那再进一步彻底灭口也没什么做不出来的,反正粱子已经结下,还不如彻底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但是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连遗言都想好了,雪鸢等几个人却全副心思都放在那等条毒泽腐骨聘之上,围着那等条速冻大崭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该拿它们怎么办。

  有提议将它们录皮拔牙挖妖丹的,也有提议把它们收服了拿来当帮手的,似乎人人都觉得那几条妖兽比他们这几个拜月教马氏的重要人物金贵得多。

  他们随身的储物袋与其他有价值的物件也被尽数搜了去,那个叫雪鸢的正眼冒绿光地蹲在地上清点他们的财物,连眼角都不曾瞄向过这边。

  只有马云腾一言不发冷冷看着这几个人,橙子站在他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豆豆似乎也感觉到主人的凝重心情,爬到马云腾身上抱住他另一条手臂,仰头望着他,不时在他身上蹭几下,似乎是想表达与自己主人一样的关心与安慰。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马丁、马壬和马癸绝对无法相信这只看上去弱小又粘人的狗,就是刚才突然发难,废了他们三人三双腿的恐怖生物。

  马六忐忑了半天也没人来对他动手,暗想这些凌云派的人到现在还没动手杀他们,多半是另有打算的,说不定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于是定了定神问道:“你们究竟想怎样?划下个道来。”

  “你们为什么特地前来伏击我们?”马云腾道。

  马六现在只求一线生机,也不敢隐瞒:“你与我三哥长得太过相似,我们想请你帮忙办点事。”这话说得客气,实际上他们是想制服这几个人,然后在马云腾身上使些手段,好控制他顶替马三到马氏大爷那方去当细作。

  那日马戍等五人围攻他们时,并未看清楚马云腾的长相,否则也不会任他离开毫无反应,后来因为马壬和马癸及时赶到,马戍未能得逞,这也加深了马六对付他大伯的决心。

  之前在仙城偶然相遇,马六凭着气味认出了衡二,面上不动声色,随后便计划了这次的伏击。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出动七品仙君外加等条六阶毒泽腐骨崭,相当于八个七品仙君,竟然会是这样的惨烈收场。

  马云腾问了几句,大概也知道又是他的所谓大伯与三叔之间的争端,便没有心思再细问下去,转而问起那日那个似乎跟拜月教马氏有些关系的黑衣八品仙君的来历。

  结果马六说出的可疑人选,就没有一个能够对得上号的,想来那人也是不愿意透露身份所以改变了自身的形貌。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马甲忽然盯着马云腾道:“你是十少爷?!”

  马云腾的手微微一颤,眼神如冰望向马甲。

  后者胸部虽然被衡二重创,但七品仙君身体复原能力极强,此刻血已经止住了,伤口甚至开始有轻微的收敛迹象,所以他才能分心去考虑某些之前被他忽略的细节。

  马云腾这样的神情,马甲知道自己猜对了,勉力道:“只要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可以合作,你一定想替二爷和二夫人报仇吧?!害你们的就是大爷!”

  马甲从没见过马云腾,不过是猛然想起当年那桩大变故之前,他曾经隐约听马三爷提过,二爷的儿子竟然是冰系单灵根云云。

  从马云腾精纯的冰系法力,不难猜出他应该是世间罕见的冰系单灵根,再加上他这样的外貌长相,两者结合几乎就足以肯定他的身份。

  马甲活了几百岁,深知此时求饶还不如试图请求合作,见马云腾还是不为所动,他只得连连向马六和马丁等使眼色,他伤在胸口无法多话,后面能不能保住性命,就看他们几个怎么说了。

  马六最先醒过神来,道:“十弟,当年你也曾在马氏庄园住过,应该知道马氏的势力有多大,大伯他本身不过是八品初期的修为,但他身边的常年有至少两名八品中期仙君相伴,你要杀他只怕不易。而且现任族长乃是我们叔祖,他老人家讲究的是家族利益,就算你身负父母之仇,他也不见得愿意让你去向大伯寻衅。有他这个老祖宗坐镇,你是不可能动得了大伯的!“马云腾的目光逐一扫过眼前这几个人,最后漠然道:“都说完了?”

  马六欲言又止,不过他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了,当年马云腾在马氏庄园里时,他也没少欺侮这个十弟,说什么骨肉亲情只是徒惹人耻笑。

  “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不过你们放心,我没打算亲手杀死你们。”马云腾平静道。

  马甲、马六等还未来得及惊喜,就听他继续道:“我只是要让你们试试当普通人,过一过朝不保夕、任人鱼肉的生活。”

  马六等不解其意,马云腾拍拍橙子的肩膀道:“去找衡二他们,我去去就回。”

  橙子“哦”了一声,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听话地抱过豆豆走开了。

  正当马云腾打算动手之际,忽然听到有人道:小兄弟可否卖个人情,将这几个人交给我?马云腾猛然抬头,前面不远处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衣人,正是几天前见过的那个神秘的八品后期仙君。

  橙子发现得比他早一些,不过仍是来不及提醒对方就已经到了眼前,所幸这人对他们并无恶意,否则真的让人头痛。

  马云腾看了这人片刻,什么都不说,拱了拱手,转身与雪鸢等带上等条毒泽腐骨崭启程离开。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反正马六等几个人留下也没什么用处。对方肯接手倒是解决了他们一个大麻烦。

  黑衣仙君目送他们离开,叹口气道:“这孩子还是太心软了。”

  马六等惊疑不定地望着他,黑衣仙君转身,容貌已经彻底变了个样。

  “是你?!”马六等几乎齐声惊呼起来。

  “既然明白了,就安心上路吧。”黑衣人漠然道。

  马云腾等离开之后很快找了个地方开始分赃,果然名门大派的七品仙君都很富,马甲和马丁的储物袋里除了他们自己的全副身家,还有从马氏下属各门派收来的给马三爷预备的大笔贡品。

  收获最大的还是橙子,因为这些东西里竟然有一味炼制大轮回丹的灵药,正好是妖狐需要的。

  橙子喜滋滋把那株灵药放回玉盒,珍而重之藏好,没注意到马云腾拉得老长的脸。

  马壬和马癸身上各有半部《驭兽心经》,就是他们驾驭妖兽灵兽的心诀。正常而言,仙君只能通过与比自己修为低的妖兽或灵兽,订下主从契约,才能很好地驾驭指挥妖兽灵兽,为其所用,而且一个仙君顶多只能与三只灵兽妖兽,订下主从契约。

  而《驭兽心经》却可以不必订立契约,便驾驭实力超过自己的灵兽妖兽,而且最多可达百头,只是手段甚是复杂繁琐,对修炼者的神魂要求颇高。

  一旦练成,等于手握一支厉害的妖兽军队,实力何止猛增百倍?!看马壬马癸两兄弟各带两条毒泽腐骨鳄便抵数个普通七品仙君,就知道这和功法的厉害之处了。

  橙子的神魂十分强大,不过主要却是针对草木一类,所以这套功法最后便宜了衡二。

  也正因为有这套功法,所以大家都觉得把等条毒泾腐骨鳄杀了太过可惜。

  不过这等条大鳄太过有名气,如果随意拿出来用,只怕拜月教马氏的人很快就要找上门来,她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这个庞然大物。

  几个人商量过去,决定暂时将它们保持在冰冻状态,等日后再说,横竖这几条大鳄虽然被冻住了,但以它们六阶妖兽的修为,只要将它们“解冻”最多几个月就会恢复原本的状态。

  “日后拿这等条六阶大鳄守山门,那才真叫威风八面啊!”雪鸢一脸的期待向往。

  众人一想到等条浑身是毒,又丑怪恐怖的大鳄,盘踞在凌云派或者天元门仙气飘飘的山门前,顿时满头黑线,凌云派和天元门都不是邪教魔道,用这样的东西守山门,谁还敢上门啊。

  柳三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坐地分赃,只是皱眉苦笑,衡止照例将缴获得来的丹药尽数给了他,又挑了好些特征不明显的宝物以及大笔仙晶分了给他,他倒也没有拒绝。

  一来是沿路拿惯了,二来他如果这个时候拒绝,不免让人觉得他是有心置身事外,以马云腾等人的心性是不至于杀他灭口,不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情谊肯定会受到影响。

  柳三心里对这几个比自己还年轻一大截的七品仙君已经打心里佩服,直觉跟他们一起将来会有更多数不清的好处,所以一咬牙下定决心一条路走到黑算了。

  打点停当,众人不再像之前那样慢慢走,各自祭出法宝全速赶往东海仙云岛,终于在晚间抵达东海岸边最大的仙城渔了城。

  往日这里便热闹得很,因为马上就要举行的斗法大会,城里更加人满为患,原本的客栈早就全数爆满,三大宗门的人特地在城外建起了临时营地供前来参加大会的各个门派暂住。

  柳三带着马云腾等人入城找到聚仙居的管事弟子,亲自替他们在城外营地里挑了位置比较好的一处,又嘱咐管事弟子好生送他们过去。

  管事弟子心中奇怪,凌云派这样的地方小门派获得邀请就很奇怪了,来的还是二品仙君……不是他瞧不起人,仙灵宗看门的弟子修为都比他们高些,这样的人来参加斗法大会,第一轮就会被狠狠刷下来,柳三师叔对他们这么客气干什么?

  但师叔亲自马重吩咐的事,他还是要仔细办好,当下便热情地带着马云腾等人出城往临时营地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