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老怪物衡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个人面面相觑,云柚上前捧起那尊雕像,只见底座之下一行细字:混沌冰火玉,留赠有缘人。

  “这位老前辈还真喜欢留一手。”

  橙子抱着雕像暗暗庆幸,幸好她品德优良尊老敬贤,否则就要跟这宝贝失之交臂啦。马云腾也看到那行细字,心里有个念头飞快闪过,不过此刻时间有限不及多想,等回到天元门再慢慢考量不迟。

  七个人按照冰火神王留下的指引从内启动传送法阵,不过片刻就回到了湖心岛上。

  岛上浓雾依旧,一行人快速回到山顶上,三眼赤火狮仍在老地方转悠,永恒仙火被豆豆吞下,透射到山顶上的光影也随之消失,不过此处地火猛烈,灵气浓郁,三眼赤火狮仍是得了不少好处。

  衡二将它收回灵兽袋不久,山顶之上风云突变,浓厚的雷云从四面八方向这边聚集。

  “啥?又有妖兽进阶了?在哪里?!”衡止左右观望,山顶上什么妖兽都没有,只有马云腾神所凝重抬首望天,他顿时恍然大悟。

  “八品天劫!”衡二也反应过来,人人神情古怪望着衡止,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仙君晋升八品后,会有天劫降临,历劫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八品仙君,可这天劫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赶在法阵即将启动时到来。

  结果第一道雷电尚未降下,他们七个人就被传送到了堕魔谷外。

  通天宗这边带队的六品长老余庆早就心急如焚等在传送法阵旁,一见他们全都平安出现,马上松了一口气。

  附近还站了西南四大宗的四品仙君,他们好不容易靠近中心湖边,结果却不敌成群结队的妖兽猛攻,最后不得不先后撕裂符箓传送出谷,虽然有些狼狈,却没有人员伤亡。

  他们见天元门那七个人迟迟未出阵,也存了看热闹的心思,于是便有志一同地留在此地等候。

  最终见他们七个人半点事情没有地出现在传送法阵之上,大家私心里都不由得生出几分羡慕妒忌恨。

  这七个人年纪都不大,能耐却比起他们加起来都大,与这些天之骄子一对比,真是让人心灰意冷。

  其实,他们确实误会了,衡止、衡二和雪鸢虽然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是老怪物了……

  马云腾云柚橙子柑柠倒是真的年轻。

  众人大感没趣,都准备启程回返,这个时候,更让人心灰意冷的事情发生了……

  余庆那一口气还没有彻底吐干净,附近忽然狂风大作,乌云自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电光闪闪,雷鸣之声隐隐自上空传来,青天白日瞬间幽暗如同黑夜。

  这情景怎么这么的熟悉呢?!余庆很纳闷,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不敢置信地望向还站在传送法阵之中的七个人这是雷劫!难怪他觉得眼熟,一年前他才亲身经历过六品雷劫!

  这七个人,有人要晋升六品?!怎么可能!

  不,这是比六品更厉害的雷劫!

  难道,竟然有人晋升七品?

  雪鸢酸溜溜地斜了衡止一眼,哼道:“这人品得差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雷追着劈,从堕魔谷里追到谷外?!”

  衡二望着天上雷电的声势,有些不放心地抓住衡止的袖子。

  “放心,我不会有事。”衡止揉揉她的脑袋,甚至还有心情对她安慰地勾了勾嘴角:“到一边去吧,这点天劫我应付得来。”

  “衡止老弟,你最好离这法阵远一点去承受天劫,否则把这法阵弄坏了,是要赔钱的。”马云腾微笑道。

  随即把橙子拉到身边,小小天劫哪里奈何得了他?别不小心把橙子伤到了是真。

  衡止有些无语地看了眼把他当怪兽的众人,往阵外一片空地掠去。

  余庆反应过来,吃惊地指着衡止对马云腾道:“这位小兄弟要晋升七品?”可怜他堂堂一个六品长老也被吓得说话结巴了。

  如果刻意解释说是八品,估计会更骇人,马云腾点点头。

  原本他们不想这么高调的,不过天劫不合作啊!

  余庆无语,深深觉得自己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这类人的存在简直就是专门挫伤别人自尊的。

  他是稀有的水系单灵根,几十年前也曾是通天宗的顶尖人物,称得上是难得的天才,结果因为练功过于急进,身体留下了隐患,硬生生在五品后期停留了将近二十年,一年前才终于晋升六品。

  如果不是有橙子以灵兽灵草替他食补调养,一生无法突破六品都不奇怪,即便如此,他六十岁出头就六品也是震惊西南的一桩奇闻。要知道通天宗史上最年轻的六品长老,成功晋升六品时也已经八十多岁了。

  要说他心里完全没有自得之意,那是骗人的。结果自得没几天,就遇上了这个天才到变态的家伙!

  从衡止等人恐怖的修炼速度,余庆可以预料天元门这几个弟子可能晋升六品的岁数十有八九会比他小,但也不能小到这个份上!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连余庆都满腔震惊幽怨,就更别说其他西南四大宗那些卡在四品熬到寿数将尽的仙君们了,一个个傻在原地放声痛哭的心都有了。

  衡止刚刚在数十丈外的土坡山站定,第一道雷霆就凌空而下!

  他不闪不避,向天猛击出一拳,一个足有半丈直径的大冰球迎头撞上那到声势惊人的雷电,那道疾如银蛇般的雷电被这一撞竟然彻底消散了。

  第二道雷电接踵而至,马云腾又是一拳,儿臂粗细的雷电再次被撞散,不过大冰球也因此碎裂,碎冰的虚影四射,在电光下犹如一朵巨大的银白烟花。

  从来仙君进品抵挡天劫,都是战战兢兢准备众多法宝抵挡,从没见过有人这么赤手空拳直接以自身法力抵挡的,而且还一副游刃有余的轻松姿态。

  云柚等几个自问也能接下这两道雷霆重击,不过绝对不会像衡止这样,居然不当回事似的。

  “真是太变态了!”云柚恨恨道。其余几人连余庆在内都用力点头赞同。

  天上的雷劫浓云大概也受了刺激,咆哮翻涌彻底沸腾起来,第三道足有碗口粗细的银白雷电呼啸而至。

  衡止招数不变,左右手交替连出三拳,三个冰球在空中与雷电接连碰撞,连爆三朵巨大的冰花,天劫神雷仍是没能伤他分毫。

  第四道雷电足有成年人腰身粗,电光中隐隐泛出紫色,雷声轰鸣百里皆闻。

  衡止终于变招,双手结印一道直径大概只有两尺的浑圆冰盾浮现在他头顶,一丈处雷电击落盾上,电光四散,一股推卸之力硬生生把雷霆之威换了个方向,那一道雷电没能劈中马云腾,反而轰击在他身旁数丈之处,木石纷飞,地上顿时被轰出一个数文大的焦黑土坑。

  衡二心里有些紧张,八品仙君的天劫一共八重雷霆,一次强于一次,从现在看来衡止要成功渡劫不难,但是她希望他能够毫发无伤安然无事。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把自己的防身灵器借他,可是她也知道衡止不会接受。衡止的性格与她全然不同,遇强越强,喜欢用直接暴力解决问题,天劫对他而言是难得的试炼机会,他又怎么会取巧退避呢。

  七重天雷没能奈何得了衡止分毫,第八重雷霆却迟迟没有降下,数不清的乌云不断聚集,云中雷声变得越发低沉慢慢地甚至再听不见半点声息。

  八品?

  余庆心中一凛,按下心中的震惊,大声提醒道:“小心,第八重雷霆可能是最厉害的,无声惊雷!”

  仙君所遭遇的天劫中最最可怕的就是无声惊雷,这种雷电就算是九品仙君也不敢等闲视之,它的恐怖之处在于根本无法抵挡,并非一道雷电,而是四面八方的雷霆齐至!

  仙君遇上无声惊雷,陨落的可能性高达九成,西南四大宗的仙君们有些心肠恶毒的已经开始暗暗冷笑。再天才又如何,一旦被这无声惊雷轰杀,也不过就是个短命鬼而已!

  衡止听了余庆的提醒神情凝重。

  无声惊雷的厉害,他也听人提过,以肉身抵御这一道雷霆,危险性极高同时好处也极大,一旦成功就等于以精纯的雷电之力提前洗髓易经,拥有接近九品期仙君的体魄。

  这样的诱惑着实太大,衡止抬头望着头顶漆黑如墨的浓云,慢慢握紧拳头。他身上虽然没有护身灵器,但是法宝符箓也有不少,一次全部抛出应该可以抵住大部分无声惊雷的攻击,只是这样,就无法享受提前洗髓易经的好处,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就抛弃了这个想法。

  《天冰诀》已经被他完全参悟,虽然要修炼到家还有十分漫长的路要走,但是他有信心就凭已经学到的部分功法,应该可以巅强接下这一道无声惊雷!

  衡止心意已决,当下曲膝而坐,双手结印默运心法,准备迎接生死考验。

  衡二与雪鸢、余庆等人几乎忍不住跳起来,他这是要干什么?!不要命了?!

  衡二咬住嘴唇,强忍住唤出护身灵器上前替衡止抵挡的冲动,她知道衡止的选择,她应该相信他。

  衡止的身体放出炫目的白色光华,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白光,缓缓凝聚成一条昂首向天的半透明白龙,环绕着他盘旋游动。

  周围寂静得连风声都消失了,墨黑的浓云骤然闪现一片银紫色亮光,将这个,天地照得光如白昼,而衡止所在的整个土坡更已经被紫色的电光所笼罩,其他人再无法看清楚坡上的景物,更不知道发生何事。

  强烈的紫光足足维持了三个呼吸才彻底消失,整个土坡一片焦黑,青烟袅袅,只剩衡止一人白衣如雪端坐在正中。

  这身白衣是花神璇玑特地赐下的护身宝衣,他原本穿在外面的蓝色衣袍已经在雷电之下彻底化成飞灰。

  衡止的脸色比他身上的衣服还白,但是他是活的!他在无声惊雷的直接轰击下活了下来!没有分毫取巧。

  衡二第一个跑过去,雪鸢等反应过来也一拥而上,中途马云腾伸手带了橙子一把,才让她不至于因为动作太慢而落在最后。

  他们人还未到土坡上,衡止已经张口连吐三大口黑血往后便倒。

  云柚动作最快,一手扶住他细细检查一遍他的身体状况,舒了口气道:“还好还好,污血吐出来便好。”

  衡止受伤极重已经陷入昏迷,不过性命无碍。橙子掏出很多瓶瓶罐罐,让云柚选了合适的丹药喂他服下。

  衡止没有在无声惊雷下立时身亡,那就表明他已经成功渡劫,从天元门那些人的表现看来,他伤势虽然重,但并无生命危险。

  晋升八品!

  这是堪比玄天宗少宗主玄昊的变态啊。

  人家玄昊绝对没有如此年轻。

  看到他选择以己身直接抗击无声惊雷的一幕,就算是之前曾经存过歪心的仙君也不由得心生敬意,难怪人家能够年纪轻轻便晋升八品,这份勇气坚毅便胜过他们太多了。

  衡止在堕魔谷外六品历劫的消息很快传遍西南四大宗,再联想到谷中突然批量晋级的妖兽,所有人几乎都可以肯定,这堕魔谷中一定有能迅速提升修为的东西。

  这下子不用天元门倡议了,四大宗几乎连夜便开始赶制出阵符箓,组织四品仙君们进入堕魔谷。可惜几乎杀尽了谷中的妖兽,依然一无所获。

  天元门目前的实力,如果被发现骤然得到如此惊人的庞大宝藏,只怕马上要引来麻烦,所以几个人商议过后,一致决定先隐瞒此事,闷声发大财。

  豆豆吞了永恒仙火,这事在橙子的事先求恳下,马云腾他们只私下里跟墨橘说了,更不会对外间任何人提及。

  至于衡止晋升八品一事,不可能瞒住,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声称他们合力杀死了堕魔谷中一只八阶冰系妖兽,而且机缘巧合成功炼化了它的内丹,导致衡止实力大涨。

  这种说法虽然有些勉强,不过修仙界最不缺稀奇古怪的机缘与传奇,只要他们一口咬定就是如此,旁人也无可奈何。

  衡止从身受无声惊雷起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衡二和雪鸢一直在照顾他。

  衡二看着他形容枯槁地躺在床上就觉得触目惊心,如果不是云柚一再保证他无事,衡二估计自己连一天都撑不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