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最后时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放任永恒仙火与万灵净火在豆豆体内毫无限制地肆虐下去,很可能到最后豆豆会承受不住彻底崩溃,到时不但豆豆会从此消失,失去控制的两种天火也会带来难以预料的恐怖灾难。

  而且失去了豆豆,她就算侥幸保住性命,今后也只有靠马云腾独自替她承担一切,他的担子已经太重,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橙子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保持清醒,承受一轮一轮生死折磨,在烈火焚烧中痛苦地毁灭,又在烈焰升腾中涅重生。

  如果这是得到天火的代价,那么她就与豆豆一起承担!她不逃避了。

  无尽的痛苦中,她仿佛经历了千生万世,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痛楚将她推到了一个即将崩溃的临界点,再来一次,也许就是她彻底被毁灭的时候了……

  她可以选择退出,也可以选择与豆豆同归于尽,橙子忽然自内心深处生出一股狠劲:永恒仙火的本源真意不是生机吗?我赋予你属于万灵净火的无尽光明,你不该将我送入绝境,否则你就与我一同寂灭吧!

  她不但不与豆豆分体,反而倾尽全力鼓动起体内的万灵净火。

  刹那之间,她整个人光芒大盛,躯体在这强光之下变得如同琉璃一般剔透通明,如旭日东升光照万里。

  体内翠绿的火苗像受了鼓舞一般摇曳招展,在光芒之中抽枝生叶,结出一个个晶莹的花蕾。花蕾绽放,盛开到极致然后纷纷飘落,无数颗青绿的果实在枝头丰盈鼓胀,最终爆裂散下万千种子,种子落在橙子的丹田之内发芽生根,再次展开一个生命的循环,痛苦慢慢消失,余下无尽轻松喜乐,温暖充盈的感觉从丹田处蔓延至全身。

  橙子以心镜内视全身,发现丹田之内多了一轮旭日,一株“豆苗”,豆豆精神奕奕地翻滚嬉戏……画面真是快乐和谐得可以,不久前让她生死两难的剧烈痛苦仿佛只是一场梦幻。

  这算是好了?!橙子有些疑惑,有些不敢相信,犹豫了一阵才决定与豆豆分体。当豆豆重新出现在她怀里,她只觉得一阵虚弱眩晕,身体像被突然挖空了。

  豆豆“嗯嗯”叫着亲昵地在她身上一阵乱拱,橙子伸手摸了摸它,苦笑道:“你可算醒了,真是吓坏我了。”

  她吸了口气,勉强扶着墙站起身推开石门,一眼看见门外不远处衡二正盘膝打坐,后者听到声响,睁开眼睛看见她,高兴地一跃而起跑上来扶着她道:“橙子你可出来了,担心死我们了!咦?豆豆醒了?!”

  橙子张嘴想答,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双脚一软向前就倒,幸好衡二手快扶住她。

  “你怎么了?!”衡二惊慌道。

  “我好饿……”橙子有气无力道。

  她终于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虚弱,她好像好久没吃东西了。

  “啊?你进去这几天都没吃过东西吗?”衡二一边将她扶靠在墙边坐下,一边摸索储物袋找出了好几件点心还有水囊。

  “我没事,我进去几天了?其他人呢?”橙子问道,伸手接过食物就往嘴里塞。

  “快四天了,马掌门和云柚去商量一些事情,衡止师兄他还在参悟《天冰诀》呢,柑柠和雪鸢去做饭了,不过估计也快好了。”

  云柚与马云腾闻声走过来,见橙子似乎除了又饿又渴,没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心头大石才算落地。

  “这几天的事,你们不要跟大师姐说,好不好?”橙子吃完东西,开始打商量。

  “怕老大骂你?”云柚鄙视道。

  橙子惭愧道:“她知道了,一定会揪着我的耳朵骂我蠢的……”

  马云腾笑道:“你竟然还会怕墨橘,真是稀奇事。”

  几个人嬉笑着说了两句,忽然大殿那边传来一阵异动,整个宝库内的气息突然变得狂暴凌乱起来。

  大殿那里只有衡止一个人!

  云柚一跃而起,与衡二同时扑大殿的方向,马云腾拉起橙子也赶了过去,雪鸢柑柠闻声随后也赶了过去。

  大殿之上,衡止依然盘膝坐在天冰石上,那块乌黑如墨的天冰石已经变得如同冰晶一般通体透明,环绕在衡止身周的白光似乎受到剧烈冲击,抖动着泛起一圈一圈的波纹涟漪。

  大殿内的寒气更加浓厚得如同要化作实体,整座大殿看上去似乎已经化作一片汪洋,冰寒雪白的波涛翻滚汹涌,一浪高于一浪。

  衡止这几日身处白光之中一直毫无动静,甚至连他的气息都微弱得很,现在突然爆发,威压远远超过平日,根本不像一个七品仙君该有的。

  云柚与衡二面面相觑,不敢置信道:“他,他这是打算突破八品?!”

  马云腾沉吟片刻道:“可能跟冰火神王留下的这块天冰石有关,我记得他的笔记上曾说,能参悟到的《天冰诀》越多,天冰石的颜色就会变得越淡,现在天冰石已经褪色如同水晶一般通体透明,估计衡止老弟尽得《天冰诀》的全部传承了。”

  能够得到上古大能仙君得意功法的完整传承,衡止在几日内突破八品也就不算特别奇怪。

  云柚羡慕得要命,用力揉脸道:“这家伙命也太好了一点!回去我也要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水灵根大能仙君留下的宝藏,和大师姐一样突破九品后期!”

  其余人都吃了一惊,云柚的修为简直变态啊。

  马云腾叹气道:“仙灵宗自创派祖师到西南一带起就在寻找冰火神王的宝藏,数千年来明知道宝藏位置大概.就在这堕魔谷中,却一直未能找到。如果不是因为永恒仙火太过厉害令封印产生裂痕,只怕再过千百年宝藏也不见得能现世。”

  “可是明天山谷内的法阵就要启动,将我们尽数送出谷去,万一到时候大师兄还没好,会不会受影响?”衡二忽然想到这个要命的问题。

  云柚等几个人一听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真的是个大问题!

  晋升八品仙君的过程凶险无比,一不小心修为尽毁甚至暴毙当场的例子并不少见,如果衡止真的赶上传送法阵启动的时候还在晋升过程中,后果难以预料。

  衡二更加着急不已,云柚与马云腾苦苦思索如何帮忙。

  “上品冰癸仙晶!”马云腾长舒一口气道,利用浸泡过上品冰癸仙晶的寒潭水可以特殊结界,在结界之内与外界有近十倍时差的特性或许可以为衡止争取更多的时间。

  现在距离明日出谷的还有一日半不到,靠着上品冰癸仙晶与寒潭水,可以替衡止至少延长为十日光阴。

  衡止现在的状况不能搬动,所以他们只能以法术将浸泡了上品冰癸仙晶的寒潭水凝结在他周围。

  几个人商量妥当,马上开始实施。

  云柚施展“引水诀”将宝藏之外的湖水调来不少,配合“凝冰术”,很快在衡止身周形成一个冰桶,将他团团围在其中,然后他们将身上所带的寒潭水与上品冰癸仙晶注入冰桶之中。

  接下来就是他们几人轮流施法维护这个冰桶,不要被衡止身上散发的威压击破,这才是最艰难的一点。

  云柚等几人结成合力法阵,借助众多法宝加持,外加上天冰石本身凝成的白色光罩才勉强抵受住从衡止不自觉释放出的巨大灵力波动。

  开始云柚还能调笑几句,一两个时辰后她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

  橙子在一旁不断给他们喂培元丹等等补充灵气真元的丹药,指望能多撑一会儿是一会儿。

  她对于水系、冰系法术一窍不通,即使与豆豆合体也不见得能够做得比云柚他们几个好,她看着神情凝重汗流浃背的几人,心中暗下决定,回头一定要好好修炼几种其他法术备用,光靠自己那几招三脚猫火系法术,遇上事情一点办法都没有。

  艰苦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如果不是他们身上预备补充灵气真元的丹药足够多,他们只怕连两个时辰都撑不住。

  橙子看着一旁的沙漏,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天,距离堕魔谷传送法阵启动只剩下半天不到了,衡止还是没有晋升八品成功的迹象。

  如果到了那时他还没有晋升八品,硬被传送出去,走火入魔前功尽弃就罢了,连性命都可能保不住。

  这个该死的冰火神王,他们不过想要他的永恒仙火和《天冰诀》罢了,他却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就在大家都急得手心冒汗,脸色发白之际,环绕衡止的冰桶忽然出来十分清脆的“啪”一声,然后便在他们几个人惊恐的眼神中四分五裂。

  大大小小的冰块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其中不少向着橙子与云柚等人的方向砸来。

  云柚他们已经筋疲力尽,就是想挡也来不及了,危急中橙子一闪身挡在了他们前面。

  眼看着几块锋利如刀的冰块已经飞到橙子身前,宝光四射,一面巨大的五色盾牌忽然出现挡在她面前,冰块打在屏风上发出一阵急响,屏风却纹丝不动。

  这面“乾坤如意盾”正是之前仙灵宗的炼器师为橙子专门打造的护身灵器,橙子正是仗着自己有这件宝物,才敢冲出来当盾牌。

  不过,橙子显然高估了这件灵器的力量了,关键时刻,云柚扔出了一件灵器护住了“乾坤如意盾”,这才真正抵挡住了攻击。

  云柚等人都倒在地上,现在才勉强撑起身。

  衡二骂道:“大师兄晋升也太慢了点儿。”

  她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一股巨力将他们几个人扯住了就往一旁抛去。

  整个大殿一片狼藉,原本天冰石放射出来的包围住衡止的白色光柱,已经变成了一道旋转的飓风,整个大殿上所有零零碎碎的东西,包括人都被这股飓风吹得四面翻飞。

  云柚他们几个人被狠狠摔到大殿四面的墙脚下,才勉强定住了身形。

  飓风之中,衡止的身影骤然闪耀一片炫目的白光一声清啸自他口中发出,声如龙吟凤鸣,在大殿中回响了好半饷才慢慢平息,飓风也随之减缓逐渐消知……

  衡止缓缓睁开双眼自天冰石上一跃而起,此刻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完全全变了,属于八品仙君的威压浩瀚而沉凝。

  大殿上除了冰火神王那尊雕像岿然不动,其余地方水迹碎冰处处,一片狼藉。

  衡止一眼看见衡二直倒在墙脚,连忙闪身过去扶起她,问道:“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哪儿?”

  衡二捧着撞得七荤八素的脑袋,傻笑道:“你成功了?没事了?我好怕你来不及在传送法阵启动前晋升八品……”想到这短短几日中经历的痛苦担忧,焦急害怕,衡二吸吸鼻子,眼泪就流了下来。

  “没事了!我没事!别哭了……”衡止把衡二紧紧抱住。

  他终于又再向前迈了一大步!

  “我们大家都有事!”雪鸢龇牙咧嘴爬起身,一肚子怨气地幽怨哼声道。

  马云腾与橙子也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

  衡二拉住衡止的袖子,将之前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衡止神情微动,搂着她站起身向几人深深一揖道:“兄弟姐妹们都辛苦了!”

  只看几人现在的狼狈情状,就可以想象这一日多来他们的拼命付出,这样的情谊不是一句感谢就能还清的。

  如果不是因为有他们,他莫说八品,连性命是否能够保全都很成问题。衡止嘴上没有多说什么,却将这份手足之情深深记在心上。

  雪鸢没想到他会向他们几人行礼,顿时有些别扭起来,哼道:“得了!少婆婆妈妈!”

  云柚缓过两口气,道:“最多还有半个时辰,传送法阵就会启动,我们将这殿上的东西收一收便离开吧。衡二的三眼赤火狮还在上面呢。”

  宝藏里几个库房这些天已经被云柚等几个人搬空了。他们有备而来,身上储物袋储物空间之类的法宝都带了来,再把这大殿上的天冰石以及四处散落的上品冰癸仙晶、寒潭水收集好,就可以离开。

  大家走到冰火神王雕像前行弟子之礼,算是谢过这位前辈相赠的天火、功法以及宝藏。

  大礼行过,正打算起身离开,五丈高的冰玉雕像忽然光芒大威,飞快缩小成只有一尺高的小雕像,雕像半边红色半边白色,从中分界,看上去很是怪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