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拜月教马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仙君压力大减,不约而同往衡止他们几个的方向靠去,连明哲、郝成等也不例外。

  众人围在一处,见衡止等人个个一脸从容,衣饰整洁地驾驭着各自的法宝停在半空之中,都觉得很是讶异,他们怎么就不用涂血蝗鸟的血呢?

  程露远远看见这一幕,心里酸溜溜地很不是滋味,从来被众星拱月的都是她,今日主角却换成了别人。

  血蝗鸟在山峰附近盘旋了好一阵再未发现可攻击目标,终于逐渐退回山洞之中。众仙君小心退到安全距离,其中一个仙君忍不住道:“幸得衡师兄提醒,否则我们今日麻烦大了。”

  衡止笑容温雅,风度十足:“各位客气了。只是这些血蝗鸟不除,只怕我们无法靠近这座山峰。”

  “要杀这么许多血蝗鸟,说得倒轻松!莫非你想请我师父出手?”程露忍不住道。

  程露忽然插口,惹来不少仙君的侧目,不过这回投向她的目光已经再没有之前那和或明或暗的倾慕赞叹,几乎全换成了冰冷甚至是怨恨。

  因为她的鲁莽惹来大批血蝗鸟,刚才就有两名仙君当场陨落,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对她这个惹祸精恨得要死,她的师父就在一旁看着,竟然也不肯出手相助,还声称是领队,有他这样的领队吗?!

  宋尧是六品祖师,这些人有再多的不甘愤怒也只能忍,不过要想他们像之前那样讨好丹霞派这几个人,想都别想!

  程露察觉到身边人的不友善态度,昂起头只作不见,修仙之道本来就是优胜劣汰,要怪就怪他们资质太差本事不够,她才懒得跟这和下三滥计较呢。

  衡止心里对程露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他从不把好恶直接表现出来,平和地答道:“不必劳动仙子的师尊,只要各位出力帮忙即可。”

  不少仙君马上警觉起来,盯着衡止不说话,仙君之间互相算计谋害,把别人当垫脚石的事情多了去了,这家伙不会也打着这样的主意吧?

  程露等几人倒没什么所谓,反正牺牲谁都轮不到牺牲她。

  衡止似乎没发现众人诡异的沉默,继续道:“这血蝗鸟天生视物模糊,飞行以及对敌攻击全靠天生感应,我们同门五人稍后负责将那些血蝗鸟弓出来,有劳各位从后伏击,尽快将它们杀灭。只要众位小心隐藏气息,它们应该无法察觉你们的存在,只会专注向我们几个进攻。”

  衡止的提议令在场的仙君很吃惊,舍己为人?!这么高尚的情操多少年没见过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马云腾忽然道:“程姑娘刚才以法宝将血蝗鸟围杀的手段便十分高明。只是不适合应对血蝗鸟的围攻,如果从后伏击,定能取得奇效。”

  程露听他提起自己先前的“事迹”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做了件傻事,如果不是马云腾神情漠然,不带半分讥讽,她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有心刺她一下了。

  原来他刚刚有看到她动手围杀血蝗鸟那一刹……程露心中泛甜,之前所有的不快顿时一扫而空。

  “各位如果没意见的话,调息一顿饭工夫便开始吧。”衡止环顾全场,被他看到的仙君们都不由自主点头答应,他礼貌地笑笑,与雪鸢等人退到一旁打坐调息。

  他们刚才用浸泡过冰癸上品仙晶的寒潭水催化成水雾环绕在身周,这和水天然就有隔绝气息外泄的效用,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血蝗鸟找过他们麻烦,现在不过是做做样子,其实个个状态好得很。

  橙子低声道:“我们有这水雾防身,完全可以自己摸进去血蝗鸟的老巢,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带上他们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衡止一脸“诧异”道:“万一在古仙君墓里遇上什么变故,你确定你能跑得比我们快?”

  “呸呸!你个老奸巨猾!我当你这么好心,原来是想把他们带进去当挡箭牌探路石的,太阴险太无耻太恶毒了!”橙子义正词严地谴责道。

  “衡止,你让我师尊夸奖程姑娘又是什么用意?”橙子胆战心惊问道。

  如果不是衡止努力说服马云腾,以他的性情根本不可能主动夸奖谁,看看她这么听话乖巧任劳任怨,他都没夸奖过几句就知道了!

  明知道衡止多半有防谋,她还是忍不住觉得酸溜溜的。

  衡止微笑道:“那位程姑娘不知何故,对马兄颇为在意……有她积极打头阵,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她师父总不能不出手吧。”

  衡止从宋尧袖手旁观眼看着众仙君被血蝗鸟围攻甚至出现伤亡,就知道他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只有将他看重的弟子拖下水,遇上紧要关头才能逼他出手。

  他刚才就注意到程露经常偷看马云腾,按说一个眼高于顶的女子有此反应,就只有芳心萌动可以解释了。

  为了接下来的行动更有保障,说不得只有拿马兄施展美男计了。

  不过衡止还是很奇怪,他条件不比马云腾差,怎么程露从一开始就只盯着马云腾呢?

  不得不说,这几人从本质上说,都是一般的自恋臭屁!

  马云腾明白了衡止的诡计,抿着唇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马上找这位阴险之人切磋的冲动!

  “待会儿马兄你与柑柠一组,我与师妹、雪鸢一组轮番上去与那些血蝗鸟对战……云柚和橙子就在后面压阵。”衡止已经想好安排,其他人也无异议,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前去召集其余仙君,准备灭鸟行动。

  橙子揉揉鼻子道:“本还以为你会用你那些什么阵来柢挡呢!”

  “那样岂不是太不痛快了,而且平白错失了实战修炼的好机会……”

  橙子坐上云柚的飞行法宝金莲台飞到半空,即使有血蝗鸟来袭,一时半刻也奈何不了她,她有足够时间把天火犬放出来救场。

  按照衡止的计划,首先前去挑衅血蝗鸟的是柑柠与马云腾。

  迎面撞上来的那一大群血蝗鸟像遇上大浪扑击的蝼蚁,毫无抵抗能力地被全数震碎了脏腑身亡,一大片血红的细小尸体从天空上掉下,看数量不比程露之前用法宝杀灭的少多少。

  柑柠对这个效果十分满意,斜了马云腾一眼,可惜马云腾连眉毛都没挑一下。

  隐伏在暗处小心收敛气息的众多仙君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破功用力倒吸一口冷气!避也太猛了吧!

  亢数血蝗鸟感受到同伴惨死前的特殊叫声,潮水一般涌出洞穴,扑向柑柠与马云腾二人。

  大片血蝗鸟从空中跌落,远一些的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但也被震得东歪西倒没了方向。

  远处宋尧见了却暗自摇头,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小辈实力是不错,可也太过托大了,一上来就用耗费真元的法术,就不怕后继乏力吗?果然是缺少实战经脸啊,可惜了。

  那边柑柠一鼓作气,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水囊,喝了一口,张开嘴巴向着争先恐后涌来的血蝗鸟喷出一片水雾。

  无数细小的水滴夹带着法力,又是一大片血蝗鸟被打落。

  柑柠趁着中间短暂的空隙,从怀里取了一瓶丹药就往嘴里倒,一口至少吃下三枚,顿时元气充沛原地满血复活。

  宋尧看得目瞪口呆,他极少见有人吃丹药吃得这么“豪爽”的,而且是补充真元速度这么快的丹药!在五大宗这种丹药特别金贵,这几人什么来历?师门也太有阔气了吧,丹药跟不要钱似的。

  那边马云腾一手挥出一大团冰雾,直接将血蝗鸟冻死一片。身周冰气环绕,每次一出手就是一片茫茫白雾。数不清的血蝗鸟命丧在这些白雾之下,而中间出手大开杀戒的人显得镇定而又伟岸,一举手一投足仿佛带着独特的韵律,虽然杀敌效果与柑柠相仿,但任谁看了都觉得他比柑柠靠谱百倍不止。

  两人靠着丹药不断补充元气,好像不知厌倦一样剿杀这汹涌而来的血蝗鸟,不断挑战着自己法力消耗的极限。

  他们早就发现这样的修炼方式远比寻常打坐调息要快得多,不过能够有这样可供他们放开手杀的对手却太少。

  在另一头负责暗中伏击血蝗鸟的仙君们看到两人犹如战斗机器般不知疲倦地运作,都感到一阵心寒,真还是人吗?!还有那些丹药,都当饭吃了,他们要不要这么暴殄天物啊!他们明明还有三个人上阵,轮班密集一些,完全可以不用浪费这些丹药的。

  程露指挥着她的法宝丝帕大批大批屠杀着血蝗鸟果然十分积极出力,偶然偷空望向马云腾,更觉得这个年轻仙君当真英伟不凡。

  之前明哲和郝成对她说马云腾可能是拜月教马氏的人,她还将信将疑,不过想到如果这几个人背后没有足够强大的背景,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点年纪便有这样的修为,再看他们的举止气度,顿时又多信了几分。现在再看他们的斗法手段,还有吃丹药那股全不当回事的“潇洒”劲儿,心中再无怀疑,对于自己听人指挥出力与这些血蝗鸟缠斗也没什么关系了。

  拜月教马氏的子弟呢!原也有资格当他们的领导者。

  衡止、雪鸢、衡二看时间差不多过了两个时辰,便上前去接替二人的位置,柑柠与马云腾二话不说退到云柚橙子所坐的金莲台上,闭目盘膝打坐。

  橙子也不去打扰他们,坐在一头继续观看战局。

  血蝗鸟已经少了许多,却还是不知疲倦地继续围杀着它们的敌人,那一份死战到底的坚持着实让人心里发毛。

  衡止三人用的是一种联手对敌的特别功法,隐隐暗合五行轮转的奥妙,配合三人修炼的五行法术,如同一个完美的圆,虽然被万围在一片血蝗鸟的海洋之中,却依旧圆转如意,抵抗住狂猛的巨浪,更将所有靠近他们的血蝗鸟尽数震死。

  宋尧远远看着这一幕能摇头叹气,自己的三个弟子与这几个人一比,傲气有余,但应敌的手段机变乃至面对强敌不怯不惧,勇敢接受磨练的坚韧心性确实差了太多,这不是灵根资质、厉害功法又或者是大量的丹药可以替代的。

  他甚至开始妒忌这几个人的师父,走了什么好运才收到这么几个出类拔萃的弟子啊!自己的这三个弟子,还需要再磨磨。

  就这样,一直杀到红日西斜,血蝗鸟虽然死去大半,却还有相当部分持续攻击。

  马云腾见这样不是办法,便传音请其他仙君暂且罢手,一众人等撤退到栖霞山其余三峰之一上去安营过夜。

  搏杀了整整一个白天,除了马云腾等几个不缺丹药的“变态”,就是铁打的人也疲累不堪,一伙人也无心多话,简单备好营帐,然后便打算抽签决定值夜守营的人选,好各自放心休息。

  宋尧端坐在一角,仍是那般疏离,程露扯了扯两个师兄,走到马云腾等人面前,笑道:“携手御敌一整个白天了,还不清楚诸位高姓大名,师门何处呢。”

  今日白天马云腾等几个人的表现,看在其他仙君眼中,隐约也明白他们是在借血蝗鸟练功,对他们的阔绰与勇悍印象深刻,连其中四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女子,表现比起其余仙君也毫不逊色。

  不少人在暗暗好奇他们的来历,不过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也确实太累,所以无人主动问起,听程露提问都竖起了耳朵。

  这种事情都是衡止负责应对的,他真诚又歉然地答道:“师尊吩咐过不可随意向人提起他的名讳,程仙子请见谅。至于我们的姓名,在下衡山,这位是在下的大师兄云哲,二师姐云烟,三师妹衡莲,四师妹雪鸢,五师妹柑柠,小师妹云溪。”

  衡二、雪鸢和柑柠是用的真名,一路行来,从未报过真名,此时报了也无妨,其余几人因为牵扯太多,他故意隐去了几人的真实名字,这是他们之前就商量好的。

  程露早把他们看成是拜月教马氏的弟子,对于他们隐瞒身份并不介意,所谓通报姓名不过是想找个由头罢了。

  “几位道友法力高强当真令人钦佩,让小妹大开眼界,柑柠和云哲两位道友修炼的似乎是水系冰系法术,不知道小妹有没有看错呢?”程露巧笑倩兮,亲切的态度与她平日的冷傲简直天差地别,连她身边的两个师兄都觉的很是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