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避忌玄天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在仙灵宗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有他出面作保,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袁资收起惊讶之色,干咳两声宣布道:“既然如此,那就马上进行最后一项炼丹考核。你们每人会得到两份灵药,刚好够炼制两炉,一共二十枚二品丹药,限时三个时辰,以成丹的数量计分。成丹数量少于或等于五枚者,不计分。此后每多炼制出一枚丹药便多一分,以此类推。”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敝馆成立以来,还未有一位仙君能炼出二十枚丹药,得到满分十五分。若有得到满分者,敝馆将奉上此震火阵图抄本一套作为纪念。这套震火阵图乃是我宗立宗圣祖的师叔祖冰火神王所留,说来也是我仙灵宗的镇宗宗宝之一。”

  说着,他指了指后院天井地火出口附近玉石地板上刻画的阵图。

  衡止和衡二闻言都格外激动,冰火神王?!

  这阵图,竟然是冰火神王所留。

  这冰火神王所炼的功法,特别适合衡止、衡二和雪鸢。

  柑柠也甚为心动,她也听说过冰火神王。

  马云腾和云柚自然也晓得冰火神王的名号,也都暗自吃惊。

  没想到,仙灵宗竟然有这样的底蕴。

  这阵图也确实神妙非常,橙子早就察觉到衡止盯着阵图时那副饥渴的表情。

  而且这一套震火阵图抄本,说不定将来开启冰火神王的宝藏也能用到!

  衡二等几人的目光不由自主投向橙子,潜台词赫然是:你要加油啊!

  橙子本来抱着过关就好的心态,准备故技重施收起几枚丹药,低调一点少惹人注意,但是这一套阵图的诱惑力太大了,说不得也只能拼了。

  其他几个炼丹师对这阵图也很感兴趣,就算是张进这样的仙灵宗本土三品炼丹师,也无权讨要这套阵图,可是要做到十成的成丹率,李天一等人相视苦笑,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

  正常发挥,能够有过半的成丹率就已经很不错了。

  袁资吩咐人送来签筒,公开抽签决定要炼哪种丹药,结果抽中的是一支下下签二品丹药中出了名麻烦难搞的“通脉丹”。

  这种丹药专供二品仙君及三品仙君调理经脉之用,冲关晋级前服用可以大大提升突破的成功率。

  这样好的药,配料倒并不难寻,只是对于其中十多种灵药的配比,有着近乎变态的要求,火候控制只要有一丝差池,就会变成废丹,是失败率非常高的丹药。

  几个炼丹师一听这种丹药的名称,脸色就垮了下来,只怕五成的成功率都保不住!

  橙子虽然也有些不安,不过她有天火犬,只要小心一点,百分百成丹也不是太难。

  严松因为之前废丹的事,对张进很有意见,当着大家的面,把橙子领到的灵药仔细检查一遍,才送她进入炼丹室。

  张进看在眼里,哼一声扭过头去。

  通脉丹就算是他来炼制,偶然也会失手废掉半炉丹药,那小丫头只靠一只不知什么来路的狗就想通过考核?简直是笑话!他又何必枉做小人再动手脚?

  炼丹耗时颇长,袁资见众人无意离开,便让童子送来清茶点心及蒲团等摆放在天井中,供众人取用。

  雪鸢等几个人选了个角落盘膝打坐,坐没到一刻钟,雪鸢就睁开眼睛扭头低声问马云腾:“你说橙子她能成吗?”

  衡止、衡止、柑柠也忍不住望向马云腾。

  他与橙子相处的时间最长,对橙子的了解也比他们都深,他的一句肯定就能安他们的心。

  马云腾沉默片刻:“不知道,不过关键时候,她从没让人失望过。”

  严松坐在一旁,听了他们的对答,同样也是心下安定。

  按照惯例,三品炼丹师考核一共四个项目,前三项满分五分,炼丹一项满分十五分,合共三十分,只要取得总分十五分以上即可成为五大宗公认的三品炼丹师。

  橙子虽然在控火一个项目上一分未得,但是之前两个项目已经超标取得了十四分。

  也就是说,只要她炼丹不出大岔子,炼出六枚以上的丹药就能顺利通过考核。压力比其余几人要小得多了。

  他绝对不会想到,雪鸢所说的“成不成”根本不是说橙子能不能成功通过考核,而是指橙子能不能成功炼出二十枚通脉丹!

  如果严松知道这点,一定会觉得自己撞上了疯子!

  即使是他师父程毅亲自出手,也只是偶然能够做到十成的成丹率,更别提这次考核的是出了名难炼制的通脉丹。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严松看着张进和周薪焦躁不安的神情,忽然生出几分优越感,如果不是张进使坏,让橙子在第二项考核上额外得了四分,他现在估计比他们两个还要烦恼。

  天井一角,第六炷更香悄然燃尽,袁资站起身宣布:“时间到!”

  五间炼丹室的石门同时打开,李天一等人两眼通红神情憔悴地走了出来,橙子抱着小狗最后踱出炼丹室。

  马云腾等人一看她有些迷糊的神情,心里都是一松,这家伙一定是在炼丹室里睡着了!她有心情睡觉,那就表示她成功了!

  李天一等难掩喜色地将自己手上的小玉瓶递上前奔,张进按捺不住一把接过,当里面的丹药尽数倒到玉盘上。

  一共十六枚!其中还有三枚达到了中等品质!

  张进顿时笑开了,那就是说李天一在这一局取得了十一分。他大力拍了拍李天一的肩膀笑道:“行啊!李贤侄,炼制通脉丹也能有八成的成丹率,后生可畏啊!”

  另外三个参加考核的炼丹师也纷纷向他投以艳羡钦佩的目光。

  李天一心花怒放。

  可是,他不久之前才丢过一次脸,他再不敢托大,拱拱手谦逊了几句退到一旁,暗暗打量橙子。

  虽然她的灵兽让人哭笑不得,但是,他总觉得这个看似笨拙的小姑娘有着让人无法看透的本领,让他不由自主收敛了自己的气焰。

  最后结果没有公布之前,自己还是先不要嚣张得太早!

  另外三个炼丹师的运气还不错,最少的一个都炼出了十一枚通脉丹,总分算下来都能顺利通过三品炼丹师的考核。

  张进、周薪以及这几个人都抹了一把冷汗松了口气。

  他们要么是举荐人,要么是不远千里特地前来五大宗,希望能够证明自己实力的年轻炼丹师,如果连这第一关都过不了,那真是丢人丢大了。

  排在最后的依然是橙子。

  张进不怀好意地笑道:“橙子姑娘,不知道你那只厉害的灵兽,表现如何?呵呵,不过没关系,你只要能够炼出六枚丹药,就算过关了。说起来倒是老夫成全了你啊。”

  说白了就是指橙子之前在神魂感知一项上占了便宜。明明是他设计为难,如今倒有脸说自己成全了人,就算是袁资、周薪听了都不由得皱眉。

  这张进炼丹的本事是不错,但气量未免太过狭隘。

  严松更是怒发冲冠,但是他没有见过橙子炼丹,只是听说她炼制过三品丹药,他感觉橙子的炼丹水平很高,可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他也没谱。

  “你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就是!”严松硬声道,他只有四品,虽然品阶不如张进的五品,但不代表他就怕了他!

  “鼠目寸光!”衡二毫不客气哼道。衡止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多言。

  “好,老夫就拭目以待!看看到底谁鼠目寸光!”张进气极反笑道。

  他在仙灵宗备受尊崇,不知道多少年没被人这么当面指责过了。

  他承认橙子对灵药的认识以及神魂感知能力有过人之处,但是,一个还没有通过炼丹师考核的小姑娘,加上一只滑稽可笑的小狗,能够有多大的成就?!

  袁资与周薪心里也很好奇,橙子的神情呆呆的看不出什么,不过她的那些师兄师姐却一个个神情兴奋。

  莫非,真的会有奇迹?!

  玉瓶瓶口慢慢侧倾,一颗一颗浑圆的丹药,在众人的紧张注视下滚落玉盘。

  一颗、两颗、三颗……十颗、十一颗、十子颗……十八颗、十九颗……………,二十颗!!!

  天井里静得只剩下众人的抽气声,连雪鸢他们几个也都愣住了,真的是二十颗?!

  袁资等人震惊更甚,一个个瞪圆了眼睛把盘里的丹药又数了一遍,甚至以神识仔细扫过,确确实实是刚刚出炉不超过一个时辰的新鲜丹药。

  怎、怎么可能?!

  更变态的是,所有二十枚丹药竟然有八成达到上等品质,其余两成也是中等品质!就算是作弊,也很难收集到这样高品质的通脉丹啊!

  在场所有炼丹师投向橙子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只超级大怪兽!

  “不可能!你、你……”张进想说橙子作弊,但是他自己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如何能够靠作弊,达到这样逆天的成绩。

  衡二反应迅速地马上抖了起来:“什么你你你我我我的?你从来都没见过像我师妹这么厉害的炼丹师,对不对?!你们这些宗门哪里有这么厉害的炼丹师!”

  袁资听她这么一说,神情一变,厉声问道:“你们来自玄天宗?”

  如果他们是玄天宗派来的人,那就要小心了……

  衡止察觉到张进、周薪甚至严松听到“玄天宗”三个字,神情都有些不对,心念电转,走上一步答道:“天下也不只是玄天宗才出厉害的炼丹师,我们天元门的炼丹术也很厉害。”

  袁资等几人听了衡止的话,脸色稍缓缓了下来,不过仍是将信将疑。。

  “橙子姑娘的炼丹术实在出神入化,不知可否告知尊师的名讳?”袁资问道。

  马云腾想了想,他们为了冰火神王留下的阵图,已经暴露了橙子的实力,再要遮遮掩掩惹人怀疑反而不美,而且让仙灵宗的人知道他们背后有人,也能一定程度上让他们有些顾忌。

  橙子这次前来参赛本来就光明正大,靠实力赢得奖品,也没什么要隐瞒的。

  橙子见马云腾向她点了点头,便道:“我师父马云腾,是六品巅峰炼丹师。”

  只是,掌门师尊就在他们眼前,竟然没一个认识的。

  马云腾以往确实鲜少出门,不为人知其实也不奇怪。

  袁资终于松了口气:“几位是天元门的弟子?老夫对马前辈仰慕已久,原来你是他老人家的得意弟子,难怪难怪!”

  橙子想到眼前须发皆白的老头子称呼自己风度翩翩俊逸不凡的师父为“前辈”、“老人家”,真有些难以适应。

  她不由得朝马云腾望去。

  衡止、云柚等人也都朝马云腾望去。

  马云腾坦然自若,并无异样。

  天元门在万灵仙界,如今虽然只算三流门派,不过以往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宗门,五大宗距离天元门的地盘不算非常远,也听过一些天元门的名头。

  本来很纠结的张进听了马云腾的名字,也顿时没了脾气,六品巅峰炼丹师在绝大多数二、三品炼丹师眼中,是绝对的偶像,甚至是神一样的存在,他栽在这样的高人弟子手下,也算不上丢脸。

  马云腾笑道:“小师妹出门前,曾被再三交代不可四处张扬师尊的名讳,可否请几位前辈以及众位同道莫要对外宣扬此事?”

  这才是高人风范啊!

  明明牛得不行还是那么低调!

  袁资为首的一众人等当即点头答应,对他们的态度亲切了不知多少倍。

  代表三品炼丹师身份的玉牌文书很快送到,袁资请众人稍坐,他亲自去将震火阵图完整复制了一份,珍而重之交到橙子手上。

  橙子将记载了阵图的玉简递给衡止收好,大家终于舒出一口气。

  虽然这三品炼丹师考核花了一整天时间,但收获总算令人满意。

  几个人乘坐严松的车一起返回他府上,途中马云腾对严松道:“严先生,我看你们似乎对玄天宗十分忌讳,不知道其中可有缘故?”

  他们从莲城出发前,就听人提及万灵仙界目前的形势,莫非玄天宗的手也伸到五大宗这边来了?这里最缺的就是炼丹师,玄天宗会将它作为首要攻克对象完全可以理解。

  严松叹了口气,道:“从几十年前起,玄天宗就与我五大宗上层人士频繁接触,开始只是以丹药换法宝,这种互利互惠的事,我们自然是很乐意的,但是后来他们的态度越来越强势,胃口也越来越大,甚至试图将我们控制于股掌之间。五宗都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对玄天宗来的炼丹师提防得很,而且已经内部达成共识,绝对不能让玄天宗的炼丹师参与到我们五宗炼丹师竞技大会中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