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都是幻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赌石原料老矿区,因为近年来鲜少出料,军队的人早就撤离了。

  金老板说,安全问题是有保障的。

  这是他的定点采购地盘之一,常年撒网,如今正是收网起渔的时候。

  主要是让她再仔细鉴别一番,筛选好了,装车,拉去赌石原石拍卖场或者玉石商行。

  位于寨乌龙河西岸,原本是历史名坑,分为高地砾石层砂矿和现代河漫滩沉积砂矿。现代河漫滩沉积砂矿主要是在乌龙河床中进行开采,河床宽度很大,含翡翠的砾石直径大小不一,未有胶结,皮很薄,且光滑,洪水时期被河水淹没,枯水期往往露出水面,所以没有形成风化的外壳,玉石行内称为“水石”。玉石腊壳较薄,较好洗,产质都比较好。

  遗憾的是,但是现在已经不出料子了。

  不过,他经营的人脉,上个月汇报说,可能又发现了一批疑是赌石的原石,但是体积都过于庞大,暂时不能完全确定。

  这些原石的主人是军队里高层的家属,价格虽然不贵,但因为有几块是巨石,按照公斤来算,也不便宜。

  因为,他救了阮芳华之后,发现这小姑娘很有两把刷子,鉴定出来的好料高达百分之七十五,这概率已经是他所知道的赌石大家中最顶级的概率了。

  东西就凌乱的堆在河床上,有七八堆较小的,还有七块巨石。

  大概,这七块巨石就是鉴定的重点了,体积过大,一般的车辆根本无法拖载,如果都是废石,又无人问津,加上运费成本也很高,他们也不愿意拖去,顶多做个园林景观石摆放着。

  原石的主人大约也已经请了行家来鉴定过了,就那么随意的摆在河床边,无人看守,也不怕人盗走。

  阮芳华已经明白了,她其实就是要从那几块巨石中挑货,而那几堆较小的是已经被鉴定过的废料,纯属二次捡漏,若是能找到好料自然皆大欢喜。

  她有玉佛作弊器在手,自然是不怕的,只不过要装模作样的表演一番,让人家觉得,她是凭借鉴定经验和手段来判断的。

  那七八堆废料中,果然还是可以捡漏,只是不多。

  但不影响什么,因为阮芳华竟然很幸运地找到了五块帝王绿翡翠原石,金老板得四块,她可以得一块。

  还有几十块价值不菲的原石,已经可以交差了。

  而且,金老板还会带她去赌石交易市场进行明赌,如果能再一次捡漏,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这里真的没什么好料,依我看,全是废料啊!”

  阮芳华挑了很久,无奈地叹气。

  “金老板,我看这里废弃已久,是不是有人诱骗你来这里瞎折腾?”

  “不会吧?你再看看!”

  金老板很是焦急,内线说有人挑到了一块好料,虽然剩下的废料居多,不会一块都挑不到到吧。

  要是那七块大的,都没有绿,他这次可就白白浪费工钱了。

  上个世纪末,缅甸政府宣布准许私人进行翡翠原石交易后,堵住了缅甸商人边境走私的通道,翡翠交易大多数回到缅甸本地进行。

  唐国的买家不用再像90年代初的粤郡人一样,先坐飞机到春城,由春城倒夜班车到大理,再从大理搭一天的车到保山,这样费尽周折才能进行一次原料的采购买卖了。他们可以直接飞到原料产地缅甸的赌石城。

  在如今的赌石城交易市场,已经很少有人去买真正的赌石了,这样的石头赌性太大,风险太大。大家现在都变得很稳健,趋向一些已经开解过的明料。这样的风险相对小些。

  要买好的赌石,必须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而且要到缅甸的矿山上直接购买。运到了交易市场,还没开解过的石头中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上等货了。

  它们的赌性都太大了。

  矿山河床上的赌石则不同,即使是经过众多行家鉴定过,也可能捡漏,因为任何鉴定行家,都不可能达到百分百。

  就像这里,多年没有出过料子了,偶尔出了料子,也是废料。

  可是,她的玉佛却是百分百的鉴定率,而且优劣价值一清二楚。

  那七块巨石,六块都是废料,但有一块里面暗含翠玉,是个巨无霸。

  只是,她有些担心金老板能不能吃下,如果能稍微切割一下,把一大半废料切掉,拿走最精华的部分,拖运会方便许多,虽然仍然巨大,但随便一辆卡车都可以拖走了。

  如果一旦走漏风声,被军方发觉,货物损失是小事,性命堪忧啊。

  没想到,这里真有一尊巨无霸。

  她的话其实不是说给金老板听的,是说给陪同来此的矿主的马仔听的。

  “金老板,咱们还是到交易市场再看看情况吧。这矿区显然就是废弃已久,即便有这几堆新料,但凡真要有好料,他们也早就运走了。”

  矿主的马仔显然焦急了,“金老板,你这鉴定师如此年轻,可能经验不够,您还是选一些吧,要不然,我也不好做人。上一次,真有人挑到了一块上佳的翠玉。”

  哦,原来,这马仔就是金老板的眼线啊。

  阮芳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金老板显然心情不够愉悦,“那你随便挑几十块,来了一次,总不能两手空空。”

  阮芳华连忙道:“这里原石虽然便宜,可是,几十块的重量也不轻,我可不能让您浪费冤枉钱。”

  最后,在矿主马仔的苦求中,阮芳华随意的把她看好的几十块原石指给了抬石头的师傅们看。

  沈一鸣一路都没有出声,他对翡翠有过钻研,但对原石并不太懂,他也赞同阮芳华的说辞,这里并没有能开出翡翠的原石。

  货物上车后。

  矿主马仔又再次介绍了那七块巨石,“这几块和上次出绿的原石是一个地方发现的,应该有绿,可是,体积太大,重量方面不占优势,所以至今还没被挑走。”

  阮芳华装模作样的仔细查看了一番,嗤笑了一声,“如果只是普通的石块呢?这么大的赌石,开不出来,血本无归,开出来了,军方不会派人来拦截?”

  “金老板,咱们还是去赌石交易市场看看,总能捡漏,这里,完全是亏血本的地界。”

  金老板有点迟疑,“真的都没有?”

  阮芳华笑了笑,“如果雕刻石狮子,还是挺有硬度的,能历经千年风雨屹立不倒。”

  “好吧,去交易市场看看去!”金老板很显然有点恋恋不舍,但还是不打算话费巨资买一块无用的巨石。

  那马仔心里清楚,这七块巨石,其实根本没有绿,老大都派了三拨人来鉴定过了,能收回所有成本费就打算处理了。

  他给矿主打电话联系后,“要不,金老板,你适当给点,都拖走。”

  阮芳华见有门,只是笑了笑,“我觉得金老板的那套海滨别墅门前,真还欠缺一对威武的石狮子镇宅,可以切割一部分带回去。”

  “啊?”金老板有点疑惑,摸不准阮芳华打什么哑谜。

  沈一鸣笑道:“随便挑两块石头回去,也可以说是赌石做的石狮子,里面藏着绿,金老板的宅子将来卖掉也可以增值!”

  “哦,这样啊!”金老板似乎有点明白了,点了点头。

  阮芳华冲沈一鸣伸出了大拇指。

  于是,阮芳华从挑好的那块巨石当中切割了含有绿的那一部分,又从另一块巨石中切割了同等大小的一块,刚好可以做两只大石狮子。

  后来,到赌石交易市场,阮芳华意外淘到了十几块好料。

  这一趟生意下来,金老板账户里又多了好几个亿。

  阮芳华知道自己还没有聘请雇佣兵的实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老板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她也是大赚了一笔。

  沈一鸣暗自想,自己家的公司还要上一个新台阶,否则,养不起这样的女富豪啊。

  沈家和马家相比,差了不是一个两个档次。

  但是,他并不气馁。

  马云腾的老爸马时元只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但是,马云腾的爷爷马奈却是赫赫有名的将军,而他奶奶李菲雅更是总统的亲姑姑,一手创建了菲奈尔跨国集团。

  马云腾背后,就是菲奈尔集团,据说,他已经掌权。

  ……

  武陵文理学院计算机系302宿舍的男生,都窝在宿舍,有的躺在床上,有的坐在由两张桌子拼凑在一起组成的“多功能桌子”那里拼手速,玩的是目前国内最火爆的一款游戏《桃源英雄榜》。

  电竞大神白千洲却在发呆。

  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他是一个任务者。

  他根本就不隶属于这个时空。

  但是,他并不是来这个时空做任务,这个时空的一切,都是幻境。

  天雷幻境!

  高三那年,当年白手起家创立了白记连锁酒楼,业界公认的“厨神双璧”,也就是他的姥姥姥爷相继去世,原本家境贫寒的赘婿父亲苏坤成为新任厨神。

  苏坤全面接管了白记酒楼后,完全不顾及姥姥姥爷尸骨未寒,立刻领了一对双胞胎儿女进家门,那对双胞胎,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

  接下来,苏坤威逼妈妈离婚,白家财产被他全部转移,担任家庭主妇多年的妈妈,被狠心抛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