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一百零七章 斗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面前的三大盘饺子,形状个个都极为好看,晶莹剔透,饱满润泽,便举筷夹了一个饺子。

  刚吃到嘴里,就觉得这饺子很特别,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承认,业界公认的厨神双璧姥姥姥爷做的饺子,确实好吃,他也确实很怀念。

  可是,他却没法违心地说,厨神姥姥姥爷做得比他刚才吃的饺子更好吃。

  因为,眼前这饺子,真的是他此生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

  饺子盘旁边放着小碟醋酱,可是,他觉得根本不需要蘸醋酱,实在是太好吃了啊!

  他连忙夹了第二个,第三个,第……

  他埋着头,一连吃了二十多个饺子后,觉得自己的精力似乎格外充沛,一扫往日的萎靡不振。

  白千洲继续吃着饺子,却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哪里买的饺子?实在太好吃了!”

  “买的饺子?”

  定盈起初似乎有些疑惑。

  随即,莞儿一笑,慢悠悠地说道:“苏记酒楼买的!据说,以前叫做……白记酒楼!这家酒楼的老板……名字叫做……苏坤!”

  白千洲浑身一震,将已经夹起来,正准备往口里送的一个饺子扔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筷子也被他扔到了地上。

  他颤抖着手,指着定盈,“你,你……你一定知道……你……实在是欺人太甚!”

  定盈似乎并不在意,边吃边说:“嗯?知道什么?知道他是谋夺了你们白家全部家产的白眼狼?知道苏坤就是你那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亲爹?”

  “你……果然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去苏记酒楼买早餐?”

  白千洲负气地扭过头去,不再看定盈一眼。

  这哪里是完美系统?

  这是史上最坑爹的系统啊!

  最气人系统!

  这系统,简直就是个妖艳贱货!

  额……似乎太过恶毒了……

  好吧,她就是个妖艳坑货!

  定盈仍旧淡然地继续吃早餐,吃相极为优雅。

  “呵呵……为什么要去苏记酒楼买?自然是……激起你的斗志啊!”

  额……他误会系统了!

  可是,白千洲却拉不下脸面道歉。

  定盈终于吃饱了,放下餐具,将一个碟子里放着的帕子拿过来擦了擦嘴,就连擦嘴的动作,也和她的吃相一样优雅而高贵。

  “你还没有忘记过去的事情,这很好!人生在世,就应该永葆斗志!”定盈停顿了一下,大有深意地望了一眼白千洲,这才继续说道:“放心吃吧,这些东西,都是我亲手做的!”

  “你做的?可是……厨房里根本没有任何痕迹!”

  白千洲显然不信!

  他也是有眼睛的,而且视力还不错!

  定盈瞥了一眼他家的厨房,眼里满是嫌弃,“这么脏乱差的厨房,是我能进去的地方吗?”

  她指了指餐桌,沙发,洗嗽间,还有卧室,“这儿,这儿……还有那儿……我都订好了货,等会儿全部都重新换掉!”

  白千洲不由得渐渐埋下了头,假装没听见。

  这要花多少钱?他没钱啊……他所有的钱,只够请一年护工……

  于是,他迅速机敏地转换了话题:“那……你是在哪里做的早餐?”

  “当然是我自己的私人厨房咯!真是便宜你了……你小子今后有口福了!”

  你小子?

  白千洲觉得实在受之有愧!

  他这个三十岁的大叔,被人叫做小子,实在……极违和!

  定盈虽然看起来不是萝莉,却也的确很年轻,和在校的大学生差不多大,足够美艳,却也同样有青春的朝气。

  私人厨房?大约是个随身空间……

  系统,大概是无所不有的吧……

  如果,以后顿顿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白千洲只要想想,就觉得生活实在太美好了。

  定盈显然是一枚资深吃货,开始侃侃而谈:“你刚才吃的饺子,是灵饺!旁边配的那碟醋酱,也是好东西,可惜,你没有蘸醋酱,就直接吃掉了那么多个……这灵饺的制作程序和辅料极为复杂,用到的厨具炊具也极为讲究……”

  灵饺?

  白千洲吃了一惊,是传闻中仙人食用的带有灵气的东西吗?

  “我捡主要的说说吧……那饺子皮用到的面粉,是三千年才成熟的灵麦,用玉磨反复研磨磨成的面粉……”

  “掺到面粉里面做饺子皮的水,是数百年才能得一滴的甘霖灵水,是采自灵山的天地无根水,采集后还要用高深道法加持许多年,然后慢慢提炼而成……”

  啧啧……灵麦!三千年才成熟的灵麦!

  啧啧……甘霖灵水!数百年才能得一滴的甘霖灵水!

  白千洲觉得,若真是这些东西做成的灵饺,他大概能拥有更长的寿命了吧。

  “擀饺子皮用的擀面杖,是定地神树的一小节树枝……”

  “至于里面的肉馅……是将生态环境最佳、饲养方法最佳的灵兽园里的灵牛、灵熊、灵鹿、灵羊、灵猪身上最嫩的肉割下来剁碎了,再添加了剁碎的万年灵菇、万年灵耳、千年灵葱、灵鸡蛋等数种食材辅料,在玉钵里慢慢搅拌而成……”

  “灵饺包好后,再放到玉蒸笼里,用熬制了百天的灵骨汤蒸熟……”

  “……”

  白千洲脑子里不由自主地跟着闪现出……灵饺的制作画面和视频。

  他目瞪口呆!

  啧啧……他最近看的新翻拍的武侠片《射雕英雄传》里面,洪七公的最爱,其心心念念的鸳鸯五珍脍,已经足够讲究了……可是,单单只论食材用料,哪能和他刚才吃的灵饺相比啊……

  定盈……比黄蓉更加贤惠能干!

  似乎……并没有输给他女神沈幼楚啊……

  白千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艰难地捡起了地上的筷子,用衣服擦了擦,继续吃桌子上的其它美食。

  一边吃,一边质疑道:“这些吃的真的这么珍贵高端?还……这么复杂……就这三大盘饺子,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好了吧?何况,这桌子上还有粥、小笼包、米粉、凉面、海带汤、豆浆、牛奶……几碟荤素搭配的热菜凉菜咸菜……以及那几样我叫不出名字的面点糕点……”

  即使她是厨霸女超神,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了这么一大桌好吃的东西吧。

  定盈也没过多解释,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厨房里原本就存了许多食材……等你拥有了足够的灵力,学会了意念操控,瞬息万变……并不是难事!吃了这么多灵气充沛的食物,你的身体恢复了没有?”

  意念操控……瞬息万变?

  恢复身体?

  白千洲不是很明白,但他觉得自己确实精力充沛,和往日大不相同。

  似乎,身体也没有任何疼痛感了。

  于是,他照实说了。

  定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白千洲肚里实在撑不下了,这才放下筷子,有些着急的问道:“我什么时候进行系统任务啊?有些什么奖励?”

  定盈笑得有些诡秘,似乎是在嗤笑。

  “就你现在这副身体,能参加什么任务?等你完成任务回来,你这身体恐怕就不能用了……你的魂魄没有寄存的身躯,你说,会怎么样啊?”

  “啊?那岂不是挂掉了?可是……怎么别人得到系统都是马上做任务拿奖励呢?”

  “别人都是正常人!你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你不清楚吗?你这身体,若是不好好调理,不到半年就挂掉了!”

  “不到半年?”

  白千洲怅然若失,他还想继续活下去,他想看看苏坤这狗贼的最终下场呢。

  定盈安慰道:“放心!既然我来了,你自然无须担心。”

  “哦……”

  白千洲并不能全然安心,却也没有办法。

  定盈笑道:“等会儿有人来装修换家具,咱们给他们挪地方,到外面去走走吧……”

  走走……他能走吗?

  白千洲顿时脸黑了。

  这个定盈说话,总是当面揭短……

  果然是个妖艳坑货!

  白千洲住的地方,是个老旧小区,每栋楼都是六层的小高层,没有电梯,对于坐轮椅的残疾人来说,上下楼都极不方便。

  白千洲住在四楼,自从他截肢以后,都已经大半年没有下过楼了。

  定盈一只手抱着他,一只手拎着轮椅,轻轻松松地下了四层楼梯,来到了小区的花坛边。

  她的力气……

  好大……

  而且……好柔软……

  还好香……

  白千洲坐到轮椅上后,还在怀念刚才短暂的触觉和嗅觉。

  这个小区原本是有个小花园的,开发商为了多赚钱,将小花园和一些健身器材全部都拆了,新建了一栋楼。

  所以,这个小区里面,只有几个栽了高树的狭小花坛,并没有什么可以观赏的风景。

  白千洲觉得也没什么意思。

  定盈瞧了一眼白千洲,淡淡说道:“你要觉得坐在轮椅上没什么意思,那就练练打坐、呼吸、睡觉……”

  “我可没郭靖那么憨傻,你这是要教我内家功夫吗?”

  “郭靖?”

  “《神雕英雄传》里面的男主角!”

  定盈凉凉地瞥了一眼白千洲,笑道:“哦……我知道!可是,你真的觉得自己就不憨傻吗?你们母子竟然从来没怀疑过……你姥姥姥爷突然一起病逝的原因吗?”

  白千洲迟疑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

  “啊?你是说……我姥姥姥爷,可能是苏坤害死的?他们有可能不是得病去世的?”

  定盈点了点头,“你今后做任务,如果能得到全息时空还原术,或者时空穿梭术,都能了解真相。”

  白千洲双拳紧握,脸色现出令人惊骇的戾气,狠厉地说道:“苏坤!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实在该死!”

  定盈正色道:“自己没有本事,就先不要说狠话说大话。”

  白千洲于是开始默默修习内力功法。

  定盈说,他光吃一些含有灵力的食物,还不够,还要修习内力,提高身体体质,这样才能够在灵魂离体做任务时,保证身体的生机与强韧。

  他们两人的午饭,是在附近最高档的一家餐厅吃的。

  定盈把点的五样菜各吃了两口,就极为嫌弃的放下筷子不吃了。

  白千洲却觉得很美味,没有浪费,全部解决掉了。

  黄昏时,白千洲被定盈抱在怀里,再次回到了家里。

  他家已经大变样了。

  太奢侈!太豪华了!

  进入客厅的大门已经被换掉了,老式的钥匙锁,换成了瞳孔识别指纹锁,还录入了他的指纹。

  进门处的鞋柜和玄关,都进行了重新改造,那里多了一个入户花园,既美观又方便实用。

  室内的门窗以及窗帘全部都换掉了。

  老旧不堪的瓷砖,换成了高档实木地板。

  墙面和天花板全部进行了软装修,所有灯饰包括开关都全部换掉了,客厅、厨房、卫生间、阳台全部改头换面了。

  这……速度……特么比火箭还快啊!

  白千洲不仅感叹室内装修的豪华程度,还无比惊叹重装的速度。

  卧室也进行了大改。

  他妈妈的房间被改造成了衣帽间,没有放床,而且和他的房间打通了,两间房合并成了一个带衣帽间的大房间。

  他的房间,他妈妈设计的衣柜墙,继续保留着。

  但是,原来1米8宽的床不见了,换成了一个3米宽的罗马式真皮大床,而且床头墙面进行了重装,一道帷幔从天花板那里垂下,床单被褥自然全部都换了,整张床显得贵气而梦幻。

  白千洲虽然被超级快速而又无比奢华的装修震撼到了,却还是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赶紧问道:“我妈妈的遗物呢?”

  定盈笑了笑,手里拿着一颗比弹珠稍小一点儿的黑色珠子,柔声说道:“放心,你这里原来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颗珠子里面,你现在拥有极微少的一丁点儿灵力,可以启动后进去看看。”

  白千洲按照定盈提示的方法,果然进去了。

  这颗珠子,看着很小,里面的空间却并不小,约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小,他家里原来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大亭子里,真的一样都不少,他用过的嗽口杯、牙刷、牙膏、毛巾都分门别类整齐有序地摆放在这里。

  等白千洲从黑珠空间里出来,定盈已经编成了一根黑色皮绳手串,并且将黑色珠子编了进去。

  她示意他戴上。

  “戴哪只手?”

  “随便……左手带来好运,右手辟邪化煞。”

  白千洲戴在左手上了。

  他这就已经白白捡了一个空间了?

  家里也被改造得如此豪华!

  看来,这女人真的是个系统啊!

  其实,他怀疑她伙同钓鱼游戏公司一起行骗的疑虑,一直没有打消过。

  这一刻,他的种种疑虑……终于开始松动了……

  “家里就一张床……我们怎么睡啊?”白千洲低着头问道。

  这个问题,白千洲早就发现了,可是,一直没好意思开口。

  问这个问题,他真不敢看着定盈……问出口。

  好吧,他承认自己真的……有心……无胆……还无能……

  察觉到定盈在靠近他,他慢慢抬起头来,却发现定盈娇嫩红艳的嘴唇,离他……格外近!

  定盈嘴里淡淡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

  “当然是……一起睡咯!”

  白千洲被定盈轻飘飘的回答吓了一跳,这怎么能行呢。

  3米宽的床,确实足够大……

  可是,他们一男一女,这,这……怎么可以呢……

  定盈一边说话,一边盯着他看。

  白千洲这才发现,定盈眼里满是明明白白的嫌弃。

  他自卑地低下了头。

  定盈吐气若兰,那股淡淡的清香气息,再次冲着白千洲扑面而来。

  “双腿残废也就罢了!这张脸,怎么看都过于丑陋了些,我原本还以为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呢……唉,只怪你运气太好了……来领取新手大礼包吧!”

  啊?怎么新手大礼包到现在才发放,不是见面就该给吗?

  有灵力的食物,内功心法,装修房子,黑珠空间……这些,竟然都不是新手大礼包?

  以上这些……都只是系统额外赠送的惊喜小礼物?

  新手大礼包……究竟会发什么东西呢?

  白千洲带着满腹疑问,激动的等待着……新手大礼包!

  “呐……这就是新手大礼包!赶紧吃了它!”

  定盈递给白千洲一颗很小的白色药丸,大约芝麻粒大小。

  “这是什么东西?”

  白千洲接过了药丸,却不敢直接吃下去。

  这就是……新手……大……礼包啊?

  究竟哪里大了?

  白千洲不由自主地,望向定盈身上的两座霸气高峰……

  然后,继续盯着手中芝麻粒大小的白色药丸。

  定盈似乎对他的心思有所察觉,轻声嗤笑了一下,柔声道:“怎么?你怕有毒?那就不吃!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后悔!”

  白千洲觉得自己都这样了,也没多少顾虑了。

  难道,这女人如此大费周折,就是为了等他死后,好霸占他这所并不值钱的房子吗?

  可是,他所在的这种三线小城市,今天房子重装的装修费,都能买下这套房子了吧。

  这药丸……真的没问题吗?

  他还不想死啊!

  他还要活下去,亲眼瞧瞧苏坤的下场。

  于是……白千洲突然吞下了那颗药丸。

  因为吃的太快,竟然哽了一下……

  被一颗芝麻粒大小的药丸哽了一下……估计,也就只有他这种连续性霉运当头的残废能办到了。

  定盈体贴地递了一杯水给他。

  白千洲觉得全身起码有半数细胞被感动了……

  他忽然想起了已经上了飞机的周婶……还有已经去世的妈妈……

  定盈柔声说道:“等半小时后,照照镜子!”

  为什么要照镜子啊?

  难道……他的容貌可以改变?

  白千洲知道,定盈大概原本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哦不,一个温柔的系统。

  绝不可能单单对他温柔,因为,他一眼又瞥见了她眼眸里赤裸裸地不屑……

  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他长得确实又矮又丑……还双腿残废……确实有碍市容!

  可是,这真的不是他的错啊……他也很委屈的好吧。

  他也没出去瞎晃悠影响市容……

  他妈妈其实长得还不错,可是,苏坤却又矮又丑。

  苏坤不知道给他姥姥姥爷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将女儿嫁给这样一个极品矮丑的毒辣渣男……

  罹患骨癌截肢……也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

  要是有可能,他愿意回炉改造一下……只要不是苏坤的种就好……

  白千洲设了半小时的闹钟,闹钟响了之后,他迫不及待地跑去照镜子……

  嗯,滚着轮椅跑……

  这镜子里的人……真的是他?

  身份证……是不是要换一换了?

  他的身份证,还能有效吗?

  这镜子里的人……

  太帅了!并且年轻了不少……

  这张脸……丰神俊朗,气质超凡,迷倒众生!

  特别是眼睛!

  他原来的眼睛又小又无神。

  可是,这双眼睛……神采飞扬,浩瀚如星辰大海,深邃而神秘,令人不由自主沉醉!

  天生的主角脸啊!

  可惜……并不是天生的!

  嗯,后天的主角脸啊!

  这整容换脸的速度……火箭也赶不上啊!

  整容医院估计要歇菜了……一颗芝麻大小的药丸,就换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这要是被网红大军知道了,这药丸,估计要被炒作成天价!

  也许,这药丸原本就是天价!

  因为,这是他的新手大礼包啊!

  有灵力的食物,内功心法,装修房子,黑珠空间……这些通通都比不上的……新手大礼包啊!

  肯定是天价!

  白千洲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沙发上慵懒躺着的定盈,然后,继续迷恋地望了望手机镜子里的脸。

  这张脸……和定盈真的太般配了!

  都是魅力值满点,且溢出来了……

  白千洲将轮椅滚到了沙发边,扭扭捏捏地开口道:“定盈!谢谢你!这药丸……一定很贵吧!”

  定盈原本闭着眼休息,此时被打扰了,很不耐烦地道:“这药丸叫做换颜丹!你今天早餐吃的灵饺,大约可以换到……几百亿颗吧……还有,不用谢!我实在不愿意整天对着你那张令人生厌的猥琐油腻大叔脸,所以就随便找了个理由给你服下咯……”

  白千洲觉得挺尴尬的,也挺吃惊,“这么说,我原本没有新手大礼包?”

  定盈闭上眼,语气虽然轻柔,但也带了一丝不耐烦,“是啊!你能拥有我,就是修了三生三世的福气了,哪里还有什么新手大礼包给你……”

  我能拥有你?这话……很让人产生歧义啊!

  白千洲脸忽然红了,他觉得极为燥热,望了望开着门的唯一的一间卧室,以及卧室里唯一的一张大床……

  然后,厚脸皮地说道:“那……你那剩余的几百亿颗换颜丹……直接送我,可好?就当我胃口好,多吃了一份早餐……”

  定盈马上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想拿去卖钱?想都别想!”

  “不过……等你学会了炼丹术……然后,找到了足够多的药材,你也可以拥有!”

  白千洲摸了摸鼻子,就当他没说!

  好吧,他以后一定可以拥有!

  定盈很贤惠地给他做了晚饭,有十个菜,还有喝的东西,全部是含有灵气的灵食灵饮,米饭自然也是灵米煮成的灵米饭。

  白千洲觉得每一样菜,都和传闻中的鸳鸯五珍脍一样美味,他无法逐一形容出来菜肴的味道。总之,无上美味,而且回味无穷……

  吃过晚饭没多久,周婶请的护工按响了门铃,是个中年矮瘦男人。

  因为有了定盈这个免费护工,白千洲只能对新护工连说了好几句抱歉。

  那个男人退还了已经完全用不上了的钥匙。

  为表歉意,白千洲支付了对方三十元打车费。

  浴缸也换了新的,定盈很体贴地给他放好了水,还亲手把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他……抱进了浴缸。

  白千洲自己亲自洗完后,定盈又进来把他亲手抱上了床。

  白千洲暗自感慨着,这不要工钱的免费护工,实在太体贴,太实用了……

  两人睡在了一张床上,盖了两床被子……一人一床被子,直接睡到了天亮。

  然后……

  白千洲终于等来了他的第一个系统任务。

  嗯,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了,甚至比正常人强了一丁点。

  可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为什么是这个呢?

  在东京当?教?

  白千洲期待已久的系统任务终于开启了!

  他万分激动!

  欢欢喜喜地打开了定盈随手塞给他的锦囊。

  嗯,他的系统任务发布……确实有点老土!

  都什么年代了,不都是光幕或者电子屏幕吗?为啥是一个锦囊啊?

  他这是穿越到了古代了吗?

  还是……他一直被女骗子忽悠得团团转?

  可是……他如今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吃下的小药丸,其实是致幻剂,他产生了幻觉?

  他家的装修改造,灵米饭灵食,黑珠空间……

  这些通通都是幻觉?

  第一个任务,白千洲成了82岁高龄的东京流浪老妇人马场小夜子,要体验两个月流浪汉生活。

  竟然是体验流浪老妇的人生?

  在东京当流浪老妇……教人捡垃圾……分垃圾?

  别人拥有系统都牛逼哄哄,他却只能当流浪汉,还反串一个高龄老妪。

  白千洲觉得,自己的系统中看不中用,完全就是个坑货。

  不过,他从未出国,对国外的生活还是有点憧憬,即使是去做流浪汉,他觉得也很新奇。关键是,他反复问了,虽然是做流浪汉,但他是肢体健全的正常人。

  系统还说了,他其实是在玩一个真人体验游戏,即使死了,也能复活重新开始玩,所以,玩得开心点……完美系统给予他的自然是完美人生,不用担惊受怕,不要慌乱……

  锦囊里自然有张纸条,是羊皮纸。

  这羊皮纸,原本应该牛叉哄哄地漂浮在空中啊!白千洲吐槽道。

  羊皮纸上的内容,信息量非常大:

  马场小夜子,82岁。15岁时从新泻县来到东京,开始在脱衣舞俱乐部里工作。

  25岁时结婚,嫁给了一家中华料理小店的老板,5年之后因为夫妻不和离家出走。

  30岁时正式离婚,重操旧业在小酒廊里工作到40岁,跟一名黑社会成员结婚。

  60岁时发现第二任丈夫有了外遇,并且生下了一个私生子,于是自己离开了家庭,来到隅田川河岸,成为了一名流浪汉,到今天已经22年了。

  随着墨田区的天空树的开发,隅田川两岸的地区被不断开发为绿地公园,流浪汉们可以居住的地方是越来越少了……

  这是游戏里的人物剧情介绍吗?后面的关键剧情呢?怎么没有了?

  白千洲还没来得及问,背后就被定盈推了一把……然后,他似乎被卷入了一个散发着耀眼炫光的空间旋涡……

  等等……他怎么会突然有一双大长腿了?

  他可以在这个炫光旋涡中,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站立着,腿还很长……

  他赶紧回头看了一眼:他还坐在轮椅上,似乎睡着了……

  他这是魂魄离体……然后魂穿了吗?

  既然是游戏,应该先在空中出现全息游戏场景,然后,他直接走进去,开始加入游戏……怎么搞得和穿越似的。

  不等白千洲想明白,他就直接出现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巷子里。

  这个小巷子极为偏僻,幽深而寂静,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但是路边有不少在此歇息的流浪汉,废旧报纸和纸箱铺成的铺位,摆放得井井有条。

  少数铺位用纸箱、防水布、木板围了起来,看起来像一个个简陋的狗窝,没有房顶的狗窝……

  哦……这大概是流浪汉的房子!

  但是,都没有房顶!

  要是下雨了呢?怎么办?白千洲有些疑惑。

  “你终于来了!太好了……我三天之后就可以脱身了!”

  一个嗓音苍老语气却格外欢快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

  白千洲发现四周并没有人,那些流浪汉大约都已经安静地睡下了。

  他这才发现,这声音,正是来自于他自己。

  而且,是脑海里的声音,并非来自喉咙,大约叫做脑语吧。

  发出脑语的,是一个蹲坐在纸板上,满头稀疏白发,脸上全是褶子,蓬头垢面的老妇人,她的衣服并不算很破烂,但是脏污不堪。

  一个身体里面,寄居着两个灵魂?

  那声音是说的日语,可是,很神奇地,白千洲从来没学过日语,却偏偏听得懂!

  “我们在共用一个身体?”白千洲小心翼翼地问道。

  “废话!明摆着的事!”那个嗓音苍老语气却格外欢快的声音,显然很不耐烦。

  这种很不耐烦,明显嫌弃的语调……和定盈有点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