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第一薅神 > 第六十章 精神力天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云腾眼前,忽然十分突兀地冒出了几排静音提示语:

  薅【马场小夜子】羊毛100点!

  薅值合计:【8520630点】

  初级任务【开启薅神界域】进度条:

  【8520630/10000000】

  暂未达到初级任务点数!

  恭请上神——撸起袖子加油薅!

  马云腾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很快跳出几排静音提示语:

  薅【马场小夜子】羊毛100点!

  薅值合计:【8520730点】

  初级任务【开启薅神界域】进度条:

  【8520730/10000000】

  暂未达到初级任务点数!

  恭请上神——撸起袖子加油薅!

  这200点薅值……是……

  马云腾惊呆了,这是杀了两个人的薅值?

  杀一个人,薅值100点。

  杀两个人,薅值200点。

  这什么奇葩薅神系统?

  这特么真的是薅羊毛吗?

  马云腾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柯南,他和马场小夜子是同一国度的老乡。

  有柯南出没的地方,必有杀人现场,必有危急时刻。

  现在,有他马云腾出没的地方,也必有杀人现场,必有危急时刻?

  只要有柯南,只要有Q组织的存在,杀人现场无法避免,多一个马场小夜子,似乎也无可厚非。

  他如今不能施展任何法术,也无力阻止。

  问题是,如今的这个马场小夜子,三天后就离开了了,遇到危机,他不能施展任何法术,如何自保?

  难道,需要在三天时间内学会马场小夜子的全部绝活——杀人的绝活儿?

  特别是意念飞针。

  意念之力,原本就是修炼精神力的基础,精神力修炼到极致境界之后,便能随心所欲。

  莫非,他来此就是为了练习意念飞针之术?

  或者,就是训练意念之力。

  意念之力?

  马云腾忽然觉得豁然开朗了。

  或许,200点薅值,并非是见证杀了两个人,而是他已经亲眼见证并且无意识地在偷学意念飞针了。

  离那个流浪汉聚集的偏僻小巷子越来越近,大约是为了保险起见,老女人再次一跃而起,速度极快身手极为矫健,翻上一栋很破旧的民宅的屋顶,然后在许多旧房子的屋顶上快速穿行,动作极为敏捷。

  终于又回到了那个灯光昏暗的小巷子里。

  这个小巷子极为偏僻,幽深而寂静,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但是路边有不少在此歇息的流浪汉,废旧报纸和纸箱铺成的铺位,摆放得井井有条。

  少数铺位用纸箱、防水布、木板围了起来,像一个个简陋的狗窝,没有房顶的狗窝……

  很快,在一个很不起眼的纸板上,又躺倒了一个很普通的流浪老妪,满头稀疏白发,脸上全是褶子,蓬头垢面。

  极不起眼的流浪老妪,一只手拿了一张废旧的报纸盖住了脸。

  那只拿废报纸的黑漆漆的手,手掌较大,但极为枯瘦,满是斑点,青筋暴跳,指甲缝里满是脏污的黑垢。

  和所有在此栖息的流浪汉,没什么两样。

  这里的夜晚,格外祥和静谧。

  马云腾觉得自己很困。

  但是,他却无法安然入睡。

  因为,他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或者说,这种精神力的天劫,在继续消磨他的精神力。

  十几块断砖,在空中划出各种不规则姿态各异的优美弧线,罕见的砖雨裹挟着劲风,呼啸而来,其势凶猛,大约是要做出一份狂野的断砖炖烂肉大餐。

  马云腾依然站着没动,气定神闲,完全没有身为烂肉的觉悟。

  他看似随意且慢悠悠地在胸前伸出双手,然后同时翻转双手,做飞吻状,再朝外扩展双手。

  即将飞到他面前的断砖炫彩雨,在空中突然停顿了0.01秒之后,又很神奇地原路返回,形成了更为强劲绚烂的断砖炫彩雨。

  这一回,返程的断砖速度暴涨,如同按了极限倍数的快进键。

  而且,每一块断砖的硬度被强化了好几倍,每一块断砖的目标更加细化,每一块断砖的行进路线更加精准。

  “嗖!”“砰!”“啪!”“噹!”“哧!”“哎哟!”“啊!”……

  一瞬间,黍川帮全帮上下皆倒地哀嚎。

  马云腾似乎又回到了他的第二世。

  原来,他的精神力天劫,竟然是在不同的时空接受精神力的挑战!

  他怀疑,精神力天劫的七重雷劫,不是一个接一个,也许是两个三个雷劫同时袭来,所以,他在接受东京流浪老妇人马场小夜子的挑战的同时,还同时回到他的第二世本场接受挑战。

  客场和主场,同时进行,或者交替进行。

  他的精神力,不会就此彻底崩溃吧?

  应该,大概,也许,可能不会吧……

  就连邓艾也未能免遭断砖炖肉的命运。

  “老大!您没事吧?”

  身材黑瘦且玲珑娇小的李逵与邓艾极为亲厚,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赶紧挪动臀部,挣扎着摩擦着泥尘地面,咬牙支撑着手和腿,硬是奇迹般将身旁身材高大壮硕的邓艾从倒地状态,扶着坐了起来。

  李逵黑瘦纤细的身材,显然hold不住邓艾僵直的身躯,他又随手抓了一名黍川帮民工做靠背,防止邓艾再次倒地。

  那位有幸成为老大靠背的黍川工具人,此时一点荣幸之感也莫得。

  因为,他特么疼得太厉害了。

  此时的天空,和他脑子里,都只飘来一个字——疼死老子了!

  哦,他连数都数不清白了……可能真的是——实在太疼了!

  邓艾嘴里接连吐出几口夹杂着泥尘的脏血,喘息了几口大气,盯着走得越来越近的马云腾直直看着,眼神阴狠而又略带畏惧。

  马云腾走到邓艾身边不到半米之地,停住了脚步,眼神亲切而纯良,微笑着道:“我觉得,我刚才说的那番话,似乎有点道理,大佬,您觉得呢?”

  邓艾此时既狼狈,又气怒交加,喉咙里噎着东西,手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马云腾完全无视邓艾那几乎要跳起来杀人的凶恶眼神,淡然一笑,继续说道:“我一本正经地跟你说,大佬啊,您一点儿也不灵泛!不灵泛的人,是要吃大亏滴!而且……吃亏在眼前哪!”

  这番话,全场民工都觉得似乎极为耳熟。

  可不正是邓艾先前对马云腾说过的原话!

  黍川帮的民工闻言,都耷拉着脑袋。

  仍然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枭湘民工,却都趾高气昂了。

  站着毫发无损的枭湘民工,听了此话,也倍感荣光。

  马云腾眼里的微笑,又亲切了几分。

  邓艾眼里的凶光,渐渐低靡,很快近乎黯淡无光。

  他好不容易吐出了嘴里极细小一块断砖残渣,又望了望四周黍川帮民工的伤势,不得不点了点头。

  这会儿,即使马云腾说的话全无道理,那也必须得是真理啊!

  何况,马云腾说的话,确实在理。

  邓艾觉得,他今天格外水逆点背啊!

  全帮上下,就他伤势最重!

  砸到身旁李逵膝盖骨上的一块断砖,断裂的一个很细小的砖渣,竟然好巧不巧地拐了三个弯,飞进了他嘴里,还钻到他喉管那里卡住了。

  诡异的是,他的嘴,起初其实是闭着的,但是砸到他额头和膝盖的砖块力度实在太猛,以他武境4级的抗打承受力,也痛得出了声,而这块细小的砖渣就趁此机会,飞快地钻进了他嘴里。

  特么真是鸡了狗了!

  马云腾友善地拍了拍邓艾的肩膀,轻声说道:“大佬如此灵泛就好啊,否则,飞进你嘴里的,大概是半块断砖。”邓艾大吃一惊,回想起此人刚才露出的身手,又不得不相信他确实能做到。

  内力高手!

  他回想起来都有点后怕!

  这人如此年轻,还是个利用暑假打工挣钱的高中生,没想到,竟然是个武境21级以上的内力高手!

  草!此人实在是一个超级变态怪物!

  天赋变态!

  资源变态!

  心理变态!

  拥有21级以上的武境,不去花花世界享乐享福,竟然跑来这个泥尘满地的砖厂拉砖找罪受……

  内力高手大佬的世界,他这寻常武者实在猜不透。

  邓艾双手拇指和小指两两相对,其余六指齐齐向下,以额头触手,然后拱手一礼,表示甘愿臣服。

  就连一向张狂的李逵,这时候也没有反驳,跟随邓艾麾下六大金刚一同拱手,行了大奉武者的臣服之礼。

  黍川帮众人,自然无人敢再出幺蛾子。

  武道世界,没有不能征服的人,如果对方不服,那肯定是用拳头讲给对方听的道理,其深度还不够——

  嗯,不够疼,不够狠呐。

  马云腾刚刚搞定黍川帮,北鳄帮的“九头鸟”,也就是九个北鳄佬民工,很及时的出现了。

  北鳄帮之所以能以九人之力,在砖厂站稳脚跟,除了人心齐,战力高,坐收渔翁之利是他们出奇制胜的法宝。

  这九人因为总是充当螳螂捕蝉之后出现的黄雀,所以得了“九头鸟”的绰号。

  黍川帮虽然在人数上翻了倍,压了北鳄帮一筹,但他们与北鳄帮之间,大多数时间还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必要原因,双方都不愿意起冲突拼狠斗勇。

  马云腾起初的确以为北鳄帮的“九头鸟”坐山观虎斗之后,又来趁机捡咸鱼来了。

  没想到,北鳄帮的“九头鸟”一字排开,集体齐整整的跪下,一边诚意叩头,一边口中齐声高喊:“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们一拜!”

  呵呵……

  这才是苟到极致的境界呢。

  韭菜也有苟辈呐。

  马云腾被逗笑了。

  这群北鳄佬,果然个个都贼精贼精!

  实在是太灵泛了!

  难怪北鳄帮这九人能在黍川帮的眼皮子下,还能混得风生水起。

  实在是太识时务了!

  不愧是“九头鸟”俊杰!

  马云腾自然不会如此轻易就收徒弟。

  “师尊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马云腾正晾着北鳄帮跪地的九人之际,忽然又听到了较为熟悉的声音——

  霹雳舞王万小二的声音。

  万小二在表演霹雳舞之前,曾主动找他闲聊了几句,他对万小二那种比较独特的女娃童音,印象有点深刻。

  身材高大,面相清冷倜傥,神色淡然自若的青年男人,却口吐脆生生的女娃童音,听过他的声音后,若没有一点印象,实在说不过去。

  见万小二也主动跪地拜师,马云腾内心活动略微复杂。

  他快走几步,将万小二搀扶了起来。

  马云腾暗自清空了6万多点韭菜值,把产生的武之气储存在体内的武气田。

  1到20级普通武者,是没有武气田的,无法存储武之气,只能尽快吸收或者挥霍掉武之气,好在,普通武者很难获取武之气,根本没有可挥霍的武之气。

  武境达到21级,成为武师,就会形成武气田,武境越高,武气田越辽阔,能够存储更多的武之气。

  马云腾将1万点韭菜值所产生的武之气,尽数化为疗伤之气,打入到万小二体内。

  马云腾运用内力,引导着这些疗伤之气,在万小二体内筋脉骨血脏腑以及皮肉之间游走。

  “师尊,我……”

  马云腾打断了万小二还未说出口的话:“别说话,匀速呼吸!”

  “咦?经脉完全阻滞!你竟然是天生的极品废柴体质?若无法疏通经脉,苦练到武境3级,已经是极限了!”

  万小二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马上又闭了嘴,专注于匀速呼吸。

  大约一刻钟之后,马云腾停止疗伤。

  万小二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痊愈了。

  他走了几步,又跑跳了几下,还激动万分地打了一套初级长拳。

  他的身体不仅完全无碍,似乎更加结实更加有活力了。

  “师尊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万小二再次恭恭敬敬的跪地拜师。

  马云腾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邓艾激动万分以至于发颤的声音:

  “武气医师!”

  “你竟然是……传闻中拥有武气医根的武气医师!”

  马云腾刚刚清空的韭菜值,又开始狂飙猛进了。

  草!韭菜这种草本植物……又开始无厘头疯狂猛长了!

  韭菜清不净,割完又再生。

  马云腾面容愉快的伪吐槽还没结束,紧接着,又听到另外一个惊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一手武气医术,至少得是中级武气医师!”

  一瞬间,除了马云腾,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中级武气医师!”

  “中级武气医师!??”

  “中级武气医师???”

  民工们面面相觑,似被天外陨石砸中,思维也静止了足足十秒有余……

  他们实在太过震惊,大部分人都不太敢相信。

  民工们产生质疑,是有原因的。

  医师,和武者一样,在蓝武星球极为普遍。

  但是,能将武之气运用到医术中的武气医师,却极为罕见。

  因为,首先必须是武境21级以上拥有武气田的武师,这一条件,已经刷掉了绝大部分习武之人。

  其次,必须拥有武气医根,这一条件,又刷掉了拥有武气田的九成武师。

  武气医师榜上,整个枭湘省仅有十六人上榜,其中,十一位是初级武气医师,中级武气医师只有五人。

  至于高级武气医师,枭湘省根本没有,整个大奉国也仅有四位。

  芷兰市有两位初级武气医师,却没有中级武气医师,区区一个镇办砖厂里突然冒出一个前所未有的中级武气医师,着实有些威吓人。

  说马云腾是中级武气医师的人,是砖厂的安保主任黄飞鸿,在砖厂所在地通天灌镇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通天灌镇砖厂的民工发生较大纠纷,一般来说,北鳄帮的“九头鸟”压轴出场,而大轴就是武境9级的安保主任黄飞鸿。

  整个砖厂安保队,其实也就三个人。

  武境9级的黄飞鸿和他的两个徒弟。

  三徒弟张三丰,武境5级。

  四徒弟李四光,武境4级。

  黄飞鸿身兼数职,平时都没有待在砖厂,只有出现较为严重的武斗之后,常年驻守在砖厂的徒弟给他传讯,才会临时赶来处理。

  他今天是临时起意,到砖厂进行巡查,所以来得很快。

  “高手果然在民间!大师真是深藏不露啊!”

  黄飞鸿温声说话时和善敦厚的笑容,让人不由自主多亲近几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