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我的绝美校花未婚妻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情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海涛夫妻在段云心目中一直都有着很特殊的意义。

    如果说段云两世为人,见惯了太多人情冷暖和尔虞我诈后,那么郭海涛夫妻的出现,则让段云看到了这个世界人性至纯至善的一面。

    现今的段云,无论是在学术名气以及荣誉上,都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师傅郭海涛,但在段云心中,他依旧对自己这个师傅保持着足够的敬意。

    一辈子只醉心于学术和教书育人,不被外界的物欲和虚名所动,甘于清贫,几十年将大部分工资收入低调做慈善,这种人生境界恐怕是段云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

    而当初段云同意拜师郭海涛,并非是想从他身上学到什么东西或者想借助他在华清的人脉关系,而是出于段云内心对师傅的一种敬重。

    即便是现在段云认郭海涛夫妻两人为自己的义父义母,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荣幸。

    听到段云喊自己‘爸’,郭海涛的双眼瞬间就湿润了。。

    曾经的郭海涛是那么坚强那么傲骨,生活再艰苦,也从来没有让他露出一丝的软弱,但这一刻,郭海涛则已然老泪纵横。

    现场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无不动容。

    郭海涛的学识和人品也是有口皆碑的,众人在这一刻也为他感到高兴。

    无儿无女,孑然一身,段云的出现,终于让郭海涛这辈子不至于结局孤独凄凉,有些人也感动的留下了眼泪,房间中原本凝重的气氛也顿时多了几分温情。

    “老郭,时候差不多了,弟媳不能一直放在这里,医院方面来人了,把字签了,先放太平间吧。”正在这个时候,华清校长江成东缓缓走了过来,贴在郭海涛的耳边轻声说道。

    郭海涛妻子去世的消息已经震惊了整个华清大学,在江成东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校领导和教授级别员工全部出动,第一时间赶来看望郭海涛。

    所有人都知道郭海涛一辈子无儿无女,出于对他的敬重和情谊,江成东等所有学校高管都已经准备全部接手郭海涛夫人的后事处理。

    利用在京都的人脉关系,江成东第一时间找了一家京都最大的白事公司,他自掏腰包,定下了一个高规格的灵堂,同时取消了华清大学这一个星期来所有预定好的体育娱乐活动,另外还准在学校办公楼的大门口上方,挂上一个悼念郭海涛妻子的横幅。

    这已经是江成东在能力范围内能为郭海涛做的所有事情了,无论是他还是学校的员工,对郭海涛夫妻两人都是相当敬重的。

    “额。”已经在妻子尸体前跪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郭海涛闻言神色木然的看了江成东一眼,随即从他手中接过一张证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后,郭海涛走到客厅的窗前,双手负于身后,眼睛看着窗外的校园内景有些呆滞。

    “可以了。”江成东见状,对站在身后的两个医护人员使了个眼色,一副担架随即被抬了进来。

    段云见状,也连忙上手帮着抬担架。

    此时郭海涛家门口有些拥挤,大量闻讯而来的师生已经渐渐堵在个了整个小区的门口,很多教授和学校领导和负责维持秩序的民警拥挤在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云的眼神突然凝滞了一下。

    原来,段云看到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杨颖!

    此时的杨颖穿着一身校服,眼神有些焦急和慌乱,很显然,她也是在得知郭海涛家出事后,刚刚赶来的。

    下一刻,两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但随即各自将头扭到了一边,无论是杨颖还是段云的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

    在这种场合下,两人自然是不可能谈什么儿女私情之类的话的,毕竟这是一个沉重的时刻。

    看到段云正在抬着担架往出走,杨颖连忙退到一边让出了路,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表情。

    而此时在房间中的郭海涛始终没有再看妻子一眼,嘴里却喃喃自语道: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篇鹅黄,你象;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郭海涛的声音很小,但五感超乎常人的段云却能隐隐听到他嘴里说的这些话。

    对于这首诗,段云并不陌生,因为他之前在郭海涛家做客吃饭的时候,醉酒的郭海涛曾经和他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给妻子写过很多的情诗,而这首《四月天》则是他最得意的一首。

    那个年代青年男女的浪漫方式简单而含蓄,却也能看出,当年郭海涛对自己妻子是何等的挚爱。

    只可惜人生苦短,在刻骨铭心的爱情,也终将有一天会走向终结……

    “咔!”

    段云刚刚将担架帮着抬出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打开窗子的声响。

    听到这个声响,段云内心瞬间猛然跳动了一下,接下来楼道下方的出口就传来了一声惊呼。

    “师傅!!”

    段云似乎反应到了什么,立刻松开担架的一边,转身猛的跑向了房间的客厅。

    一阵凉风迎面吹来,段云不由的打了个机灵,他发现刚才还站在窗边的郭海涛已经没了人影,而在窗台下,一只黑色的布鞋赫然留在了地上。

    “师傅!!!”

    段云脑袋顿时发出嗡的一声响,他随即发疯般的跑向了窗口。

    从窗台上往去,只见楼下的人群一片混乱,几个胆小的女生直接瘫软坐在了地上,而在窗台正下方的水泥上,郭海涛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殷红鲜血迅速浸染了他那刚刚失去生机的躯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