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开海 > 第八十一章 风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班牙一个连队有二百五至三百名战士,不过此时谁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跟着向前列阵奔走,他们也没傻乎乎地发出呐喊,只是端着兵器一步一步快速前进。

    射石炮遥远传来的巨大声响把付元吓得脸上毫毛都要根根立起,腿甲裙被障墙撞到,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翻进正中的障墙后。

    靠在墙后半晌,听着巨大石弹在峡谷道中撞击、弹跳、滚动,直至再无声息,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摸着身上转头向左右高喊道:“有人伤了么,有人伤人么?”

    周围传出旗军起伏的报平安,没有人因此而死、也没人因此受伤。

    紧跟着付元就听见上千人的脚步在峡谷中回荡。

    “准备防守!”

    其实在西班牙人准备袭击时,付元部下不少旗军都靠着障墙打盹儿,只是此时这一折腾全都清醒过来,听到军令各个抓起身边兵器跑向战壕,淌着泥泞不堪的潮湿战壕,将鸟铳伸出射孔。

    哪怕十步之外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

    付元睁大眼睛极力向前望着,似乎寄望于尽早发现袭来的敌军,可事实上他也什么都看不见。

    明军在傍晚拾回西军炮弹时在拒马上挂了铃铛,把这些铃铛从黑云龙手上要来困难,此时却没有起到丝毫效果。

    两军熟识天象的将官都能辨认出今夜多半有一场骤雨,风吹得马銮铃响个不停,根本无法据此辨认敌军走到哪里。

    “告诉大帅和邵将军,西军进攻了,炮擦好没有,装四百步药,炮车推到前头来!”

    明军的火炮也用上火药包了,起初南洋一个百户为防止临战慌乱中火药装多装少的问题,就仿照鸟铳火药筒用纸包裹,后来管库房的火药匠发现普通纸容易受潮,就改换了用油纸包裹。

    火药、垫木、炮弹包在一起塞进炮膛,发射时从引线口戳破包裹,倒入引药点燃发射。

    这个方法等到陈沐北洋练兵时进一步细化为不同射程装不同火药,提前准备应对各个射程的药量,还有实心弹与散子筒之分。

    付元并不准备敌军攻入四百步时发炮,他在等。

    伴着炮队旗军吃力推动火炮上前的木车吱呀声,付元突然笑了起来,对左右道:“取五支总旗箭来,咱们怕,他们比咱更害怕。”

    旗军对黑暗中的敌人都感到害怕,或许他们怕的不是西班牙人,而是黑暗里的西班牙人,黑暗比西班牙人让他们恐惧得多。

    西班牙人没啥可怕的。

    旗军不多时取来封装于木制射筒中的总旗箭,付元拍着雕绘龙纹的总旗箭笑道:“不就是照个明儿嘛,咱们请个风将来,看看他们走到哪儿了!”

    他这千门黑话说出来旗军都听不懂,不过不影响别人理解——因为这位大明东洋军府游击将军紧跟着就端起筒子架在障墙上放出个大烟花。

    没有神威机关箭,否则那种能飞出千步的东西照明效果更好。

    总旗箭在空中打着旋儿窜出二百余步炸于当空,刹那发出的光亮让旗军勉强看清远处的黑压压一片长矛影子。

    根本瞧不见人,数百步外齐刷刷的丈五长矛直挺挺地立出方阵,火光亮起的瞬间很容易让人忽略长矛手身前成排的火枪手与剑盾兵。

    更容易忽略掉道路两侧靠近山壁的斜坡上那些摸黑前行的原住民、雇佣兵与落魄骑士混编的散兵,他们是贝尔纳尔精挑细选的攻坚锐士。

    方阵兵是主力,但没人会天真地认为长矛方阵适合攻坚。

    付元借此时机调度旗军,休息的邵廷达部被炮声震醒,仅用片刻时间和衣而睡的旗军便整装待发,在各部百户的率领下奔赴前线。

    行军的旗军用火把在营地与南谷道口间映出一条长达二里的火龙,港口的另一边,黑云龙部骑兵在营地外棉花地牵马静立,等待进攻命令,疾驰的大帅亲兵赶到,立马传令道:“黑将军,大帅手令还请过目!”

    摩拳擦掌的黑云龙看过手令什么都没说,对传令兵颔首,回头向部下挥手解散。

    手令只一句:战马还厩,马军还营。

    至于陈沐,已经走马率亲兵马队奔赴前线。

    他的路途尚未过半,谷道已传来明军第二次炮火齐射,炮音中夹杂着鸟铳齐放,听声音战场已打做一团。

    铅丸好似雨点般打穿障墙外覆盖的草皮,中间混着铅丸打进木头的扑朔声,那是弹丸打透遮雨棚的声音。

    墙后侧身蹲伏的付元一手持铳一手抬在挡在笠盔前沿遮挡掉下的棕榈叶,龇牙咧嘴小声嘟囔:“西夷的铳打得真远——都别慌!敌军还在二百步外!”

    他的话音刚落,右翼边沿便传来鸟铳轮射的声音,尽管明军鸟铳最早仿自葡国,与西班牙火绳枪区别不大,发生声音也较为相似,但还是极易分辨。

    西军用火枪发射非常整齐但不刻意追求节奏,一排一排散乱放出,间隔时长时短;北洋旗军轮射为保证火力连贯有先有后,即使同一排也会分为几阵先后放出,因而不是那么整齐,但每排每阵间隔相同,放起铳来就不停下。

    “那是哪个百户部!”

    付元还没来及责怪,就听见左翼更多旗军放起铳来,令他不禁狐疑。

    一个百户慌张放铳不奇怪,左翼右翼几乎同时放铳,声音还非常整齐并非旗军慌乱出击,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依靠障墙上修成女墙的缺口他装着胆子向两翼望去,就见右翼离阵地极近的地方交替发出火枪亮光,显然是敌军已经摸到阵前五十步内,左翼的情况更糟,已经有人逼近三十步内了。

    “报!将军,右翼有敌军游兵逼近百步,踩中铁蒺藜才被发现,百户名小的来报,右翼要准备接战了,请将军调派援军堵住缺口!”

    “我已经知道了,告诉右翼将官,援军马上就到。”

    付元抿着嘴点头,这个消息令他脸上发麻有些后怕,如果不是两翼碎石路铺放铁蒺藜,此时此刻,他的两翼旗军恐怕已经与敌军拼铳刺了。

    援军已经来了,付元瞳孔中映出谷口举着火把的旗军队,那是邵廷达正率部疾奔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