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开海 > 第五十二章 三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本来挺高兴的,从麻家港沿着海岸线经过冻土冰山走过春暖花开,在漫长的海岸线上为朝廷封出两个亚洲督军。”

    “代陛下阅览天下的万历号也从麻家港发来消息,他们平安抵达了,让陈某悬着的心落回肚子里,对所有事一点儿都不担心了。”

    威武的海上长城舰甲板,陈沐指着远处道:“分界半岛,你付将军说弄到西国的细毛绵羊,我还想着把它们送到杨兆龙的新明岛上去,和牛一起。”

    “我们就在新明岛养羊养牛、在南洋种树,如今国朝男子身长不过五尺,咱们用一代人的时间,让每个百姓中午都吃得起牛肉、早上饮得起牛奶。”

    “等到孙子辈,他们就都能再长五寸。这没什么不可能,拿下亚洲,我们就占天下半壁。”

    “西人喜云人类、善分族群,我们是不是世上最聪明的种族?如果其他颜色的人一出生就能与我们一样,从小有族社宗人送入社学,能生活在一样的环境中,谁都不会比我们傻太多。”

    “但最勤劳的种族,陈某以为我们是当仁不让的,因为这世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子民像天地一样,唯有我们,像天地一样。”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啪!

    陈沐两手一拍,摊开了对桅杆下低头不敢说话的付元问道:“你知道我想的有多美好了么?”

    “天运刚强有力,我们也要刚毅坚卓发愤图强;大地厚实和顺,所以我们也要增厚德行,容载万物——容载万物啊兄弟,大明没得到万物我那么多美德有什么用?”

    发生在新西班牙和秘鲁的情况对陈沐来说太玄幻了。

    “现在你在这,你和莽虫的船队在巴亚尔塔,那是莽虫的撤退地点,他在千里之外阿卡普尔科登陆,然后你们之间就没联系了。”

    陈沐烦恼地甩着脑袋,强压着自己的愤怒。

    “你们制定的这是什么狗屁计划?”

    他知道这些不怪付元,也不怪邵廷达与黑云龙,他这个当亚洲经略的都没想到过这种可能。

    新西班牙居然来了一出下克上,不认跟自己达成协议的总督,自行推选出一个军团长代理总督,还在分界半岛对岸陈兵九千。

    这能怪得了谁?

    可他们三个人最后登陆的决断,太草率了。

    “在南洋打胜仗把你们一个个打得都觉得自己是战神了?陈某半个月就率舰队到分界半岛了,就算你们往长了去想,我是要过来接手建立大明右京的,一个月我总过来了,一个月你们都等不了?”

    付元咽下嘴里一直没说话也不敢下咽的口水,稍稍润了润喉咙,小声道:“属下三人议定,皆认为西人在集结兵力,担忧一月之后九千兵马集结,我等,我等不是对手,这才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你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宣战是威胁的手段,不是陈某真要宣战,西班牙人不敢开战你不知道吗?”

    付元心有明悟,垂着的脸上眼睛猛地睁了一下,突然拜倒道:“大帅息怒,卑职知罪。”

    他到现在才意识到,陈沐发怒的真正原因,是他们擅自开战——总兵官也好、游击将军也罢,没有调兵权。

    更不能擅自开战。

    “起来,我是在训你,但不是公事公办,要公事公办你们仨都该铳毙。”

    等付元起身陈沐又接着重复了一句:“你们仨定的是什么狗屁计划,那黑云龙还是讲武堂的,讲武堂就教他这些玩意?讲武堂算废了!”

    “你们不到三千人,上人家的地盘当流匪,钻山入林不带辎重,还打算找到别人没集结的三个军团各个击破,重炮用不上、骑兵不好跑,天气炎热一个月一旦断水旗军全成软脚虾。”

    “退一万步讲,你们把这仨军团消灭了、自己两千多人能剩多少,又有什么用?咱跟个破新西班牙宣战有什么好处?要宣战去找菲利普啊,不跟国王宣战跟一代理总督宣战有什么用?”

    “废了半天劲,我晚半个月过来你仨还活着没活着要两说,两千旗军肯定是陪葬了,过来就要接着跟秘鲁打,过半年还要和西班牙派来的大军接着打,打到分出胜负,我得死多少人?”

    “知道他们不敢宣战,宣战就是咱的底牌,你那么好打牌你不懂?哪有一上来撂底牌的,他们一个月后集结兵力,咱就不会集结兵力了?也不比他们少不比他们弱。”

    “禁军一来又是舰队陆军大几千,眼看着六月北洋二期也来了,咱们能一直增兵,他们当然也能增兵,但只要兵力持平他们没绝对优势就不敢宣战,不敢宣战咱就能一直拿这威胁他们。”

    “更何况你看看他们占着都是好地方,咱们占得离大明近但都是荒地,有这时间咱可以发展北亚,一边发展一边威胁他们,西班牙不可能一直往这边增兵!”

    “我的威胁会越来越有力,和和气气的就能把死几千人才能弄到的地方搂到手里来,那些大城,西人建设了几十年,和平接手多好啊!”

    “现在一打仗,大城是不是要用炮轰,轰塌了我回头是不是得再修?我最烦的就是修城墙,那广海卫城到现在还没修呢!”

    付元心里各种敏感词……人怎么能这么欠呢?

    还一边发展一边威胁。

    他抬头解释道:“陈帅,咱宣战的不是西班牙人的总督,宣战的是那些叛军,咱是帮西班牙人呢。”

    “对喽!你这回算是说到点子上啦!”陈沐一脸假笑,“咱是给菲利普帮忙呢,再说一遍你帮的谁?”

    付元不知所以:“新西班牙总督阿尔曼萨啊。”

    “嗯,阿尔曼萨,你仨人,一共犯了仨错,第一是宣战,第二就是这个,你们帮的阿尔曼萨,只有他能跟菲利普证明,可他现在人在哪?在莽虫身边,打仗呢!”

    “他死了你找谁去,还说得清么?”陈沐气急败坏地指天骂地:“你好歹让他跟着你啊!”

    付元眨眨眼,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那僵住的动作光想跳起来给自己大腿上来两下,道:“那,还有第三个错儿?”

    边儿上的林满爵实在憋不住笑场了。

    明军游击大将咳嗽两声掩饰尴尬,向陈沐拱拱手,这才正色道:“第三个事林某知道,既然诸将军意在震慑,并且已成功袭击巴亚尔塔港,当继续水陆齐进,袭击沿岸所有港口,遇船则战遇港则袭,能战当战不能战则走。”

    “何必深入腹地呢,我们必须接应邵帅,没辎重的滋味……”

    林满爵摇摇头道:“那可不好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