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开海 > 第三十九章 木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本,摄津国,石山地方,本愿寺。

    作为拥有强大势力的本愿寺宗主,显如这个名字在日本的意义正如陈沐在大明一般,意味着升官发财。

    尽管他只是个和尚,却是拥有天下最多信徒、信徒最多献金,巨额献金在本愿寺显如的正确运用下,结交公卿权贵。

    不论是细川晴元那样的强势大名、天台宗那样的佛教名门、还是做过关白的近卫前久,都与本愿寺显如有很深的关系,比方说他们一个需要钱来生活,而另一个钱多得不知该往哪花。

    除了花钱,显如在挣钱上也与陈沐有几分相似,比方说此前数年里,只要海商能为南洋攥取利益,那么濠镜就是难得的海贸避税良港,当一个地区拥有这种特质,就会像磁石般吸入周围大多数财富。

    在日本王京附近,一个富贵的村庄只要能想办法请显如在当地安排代理坊主,坊主会带着由信浓、尾张守护签发下税赋杂役免除的文书到来,当地上至领主下至农民,都能得到如此特权——这样的和尚,谁不喜欢?

    就连穷到没钱开办登基大典的天皇都因显如赞助而顺利登基。

    过去的信浓、尾张守护很喜欢他,因此石山本愿寺御坊外兴建八座寺町,良好的海港使这里快速繁荣起来,但现在自称信浓、尾张守护的织田信长很不喜欢他。

    尤其在第,可能织田信长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向本愿寺索要钱财了,总之索要失败,并为得到同外商贸易的优良海港,双方开战了。

    本愿寺御坊靠海的三重橹上,窗旁身着僧衣的显如双手合十,目光望向海面向身旁侍立的武士们抱怨着。

    “信长为何不愿停战,他索要石山难道不是为得到南蛮人的铁炮?如今海上已经没有南蛮人了,他还要继续打下去,五年了。难道他还看不出来,我们只是笼城什么都不做就守了五年么?佛祖还能让我等再守五年!”

    身旁侍立的武士身着黑甲,头戴袈裟佩挂佛珠,名为下间赖廉,是本愿寺的坊主,在织田对本愿寺的围攻中一度担任总大将,他瞪着眼睛抿着嘴,舌头在唇边转了一圈,尴尬地揉揉眼睛望向海面。

    显如确实没做什么,他写信召集信徒,写信联合各地,兜转在寺町为那些坚信与佛敌作战殉道而死更容易取得极乐往生的信徒鼓舞士气,除此之外显如确实除了笼城什么都没做。

    都是他们这些坊主与各地奔赴赶来的信徒阻拦织田军,不过事实也确实像显如说的那个样子,不集中力量,信长根本到不了本愿寺城下,而现在的局势,集中力量对付本愿寺显然是不可能的。

    “信长公非是为铁炮,海外有无南蛮人于他毫无分别,门主给了他多少钱支援作战,五千贯、五千贯、又是五千贯,信长公要支配大阪。”

    “他要控制奈良、??刖┒迹?拥怼⒛裼鸬酱筵喑堑娜肟冢?伎沙舜?贝铮?饫锞菟姆街??兀?庇泻孛?ā?状ā⒐鸫ā⒌泶ā⒂钪未ㄕ庑┐蠛樱???镏?冢?褂兄薪虼ā⒋堤锎ā⒔?诖ā⑸衿榇?鳎?舅驴稍於擅鞔??庖磺卸际撬?胍?摹!

    说着,下间赖廉撇撇嘴道:“或许他已经不想要渡明船了。”

    在二人闲聊间,木津川集结出成群结队的近海战船,百余条插各色阵旗的大小战船桨帆齐用,快速驶向大阪湾,出川口后即寻找合适的海上战斗队形。

    与此同时,木津川南岸,一队队武士与足轻结合的部队向津口集结,统率农夫修筑防务。

    相距过远,在本愿寺御坊三重橹上看不清领军之人,但金色木瓜纹在远距离也拥有超乎寻常的辨识度。

    下间赖廉自三重橹探出身子,眯起眼睛远远?望着,回首道:“是织田,他们沿岸修造工事,为海战中弥补对抗明船羽箭疲惫的劣势,想要以海陆其攻的手段封锁大阪湾,并隔断木津砦与石山的联系,断我补给。”

    木津砦在木津川另一边,由本愿寺坊主镇守,不拔除僧侣在摄津国的一座座据点,织田无法大规模围困石山。

    “织田的船来了,明国的战船也就不远了。”本愿寺显如两手在胸前捻着念珠,神色如常地望着海面,竟然还有心思发出感慨:“盛极一时的毛利,就败在这些明船手中,就让他们打吧,我们不必出战。”

    “不出战?等明船来战,我们在秽田城的一向一揆顺势进攻住吉,就能全力夺取港口!”

    “所以呢?”

    显如叹了口气,口中念出一句南无阿弥陀佛,道:“织田是佛敌,毛利不是,毛利氏衰弱,明国将军依然给我们运粮,是寄望我们帮他拖住织田,并且由他控制日本贸易。”

    “他们控制长崎、博多、出云,如再取得大阪、???鞴?酱?憧芍钡志┒肌!

    控制贸易啊朋友,直抵京都啊朋友!

    显如瞪圆眼睛看着下间赖廉:“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下间赖廉眨眨眼,大光头锃光瓦亮:“明军逐走信长公,法主上洛?”

    我一出家人上什么洛!

    信长上洛之前小僧可是整天在京都大摇大摆走来走去没人管啊!

    “上洛,怕是明军上洛,明国以勤王讨逆诏聚关西诸侯以用,唯信长公不服结兵以抗,信长要绝我宗门,小僧自要招揽天下信徒与之相拒,以期换人掌控京畿。”显如微微撇嘴,露出些许不甘道:“这场海战,不论谁赢,小僧皆心有不甘……可惜了辉元公!”

    京畿之地的人至今不知为何曾强盛一时的毛利氏会在决战中被区区数千明军截断退路,更不知大友氏是如何将势力扩张至山阳道,风云转瞬变幻的战国时代,因明国的加入而愈加混乱起来。

    漫无边际的海上,小早、关船相结的战船自濑户内海呼啸而来,在天海之间连成庞大阴影,关船上沉重的明国战鼓被擂响,舞者穗枪打刀的倭寇高声应和,声势震天。

    船分五队,自海上排兵布阵,五艘帆书汉文的庞大战舰自阴影中来,破浪突出横于阵前。

    海的另一侧,奉命封锁大阪湾的织田水军严阵以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