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想打职业 > 第九十七章 世人皆醉我独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到林家跟林父林母打过招呼后,苏余来到了林寒酥的卧室。

  其实之前苏余有在林家帮林父修过电脑,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林寒酥才会找到自己。

  苏余这一世基本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跟电脑打交道,正所谓久病成良医,只要不是太大的问题,苏余多少能帮着解决。

  在安全模式下启动电脑后,苏余摸索了一番,就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你之前是不是改过虚拟内存?”苏余问道。

  “恩恩。”林寒酥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刚刚电脑有点卡,就用手机百度了下解决办法,然后修改了下虚拟内存的数值,结果修改之后再启动电脑就直接变成蓝屏了。”

  “这个虚拟内存数值不能乱改,把内存数值改回来就行了。”苏余道。

  苏余将她电脑的虚拟内存数值重新改了回来,再关机重新启动后就正常了。

  只是苏余打开她的电脑后随意点了下软件发现非常的卡,打开一个浏览器都需要很久才能打开。

  苏余打开她的电脑磁盘才发现,她的磁盘里面下载了好多被恶意绑定的软件,估计就是因为下载了这些软件才导致变卡的。

  不然以这台电脑的配置,是绝对不可能打开个网页都会卡的。

  “把这些软件卸载一下估计就行了,不过你这绑定的软件积累的太多了,一时半会不一定能卸载的完。”苏余道。

  “不过先用杀毒软件清理一下垃圾,把这些软件放在后台卸载,应该不会影响你做考题。”苏余道。

  其实她电脑如果只做考题,不打开过多软件的话,是不会太卡的,刚刚苏余之所以点浏览器没能直接打开,是因为刚开机的原因。

  苏余现在再去试就好很多了,不过电脑里面恶意绑定的软件还是非常多,林寒酥应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清理过了。

  只要把这些恶意软件全部清除,应该就没事了。

  “谢谢。”林寒酥道了声谢,然后把之前做了一半的数学试卷重新打了开来。

  苏余将放在桌子上的半瓶牛奶喝完,然后将瓶子扔到垃圾桶内,站在她后边看着她在那继续做题。

  林寒酥的学习成绩不算差,国内的很多顶尖学府,以她的分数都能上去。

  但如果想去清华和燕大的话,那无疑还差点火候。

  “如果没什么事情儿的话,晚安。”林寒酥忽然说道。

  这小妮子竟然开始下逐客令了。

  “不是,你这用完就扔也太过分了吧?”苏余道。

  “什么叫用完就扔?这分明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好吗?”林寒酥道。

  “你也知道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苏余问道。

  “是啊,你不就是那头驴吗?”林寒酥忽然回头笑道。

  “以后电脑再出问题,自己想办法吧。”苏余道。

  苏余也没打算继续在这待下去,他还得回去继续播港诡实录呢,不论如何,今天也得加班加点把这个游戏给播完了,早点播完早点省事,这几天苏余算是被这款游戏给折磨透了,自从播了这恐怖游戏之后,苏余接连几天都没睡好觉,一睡下去就会想到那些恐怖的灵异事情。

  “那个应用题的第一题,你可以换个思维,时间那里不能入手,可以从路程上入手,一味的死磕时间,是磕不出什么结果出来的。”苏余道。

  林寒酥所做的这道题,是出自某奥数班的一道题,这道题很难,而且苏余印象很深,因为今年燕京数学卷的最后一道应用题,就是这种类型的题目,所占分数极高。

  这道题,可以说是这几年全国最难的一道应用题了,前世很多学生都在上面栽了跟头。

  这道题出题人设了一个很深的陷阱,如果一味的按照课本所讲的公式去做这道题,去先算时间的话,那么这道题是不可能算出来的。

  如果算出来的话,那这个答案肯定也是错的。

  这道题在当时惹出了很大的争议,很多人在考后都说难的过分了,而且题型的公式都是课本跟老师教的,最后正确答案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这让谨遵老师公式去算的学生们怎么可能算的出来。

  毕竟老师和公式永远都是对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肯定都会去按照公式跟老师教的去写,没有多少人是敢反公式去做的。

  其实这道题说难很难,说难也不难,如果跳出公式思维,这道题很容易,但如果陷入公式里面,那么这道题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但推翻公式推翻老师传授的去算的话,这太难了,所以当时全国算出这道题的人就只有寥寥几人。

  而这几人中,就有苏余。

  “公式是先算时间。”林寒酥皱眉道。

  “那你继续按公式去算吧,祝你成功。”苏余道。

  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就先让她撞撞吧,等头撞破了,自然就回头了。

  苏余说完,就直接推门离开了。

  如果不是这道题在今年高考中所占分数极高,苏余都不会提醒她去怎么做。

  因为身为一个重生者,苏余一直都不太想暴露出自己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对于重生者这个身份,苏余内心之中有七分欣喜但也有三分担忧。

  毕竟他是一个经历过后世十几年,对于后世很多大事都了如指掌的人。

  他的重生,势必会引来很多连锁反应。

  苏余希望他的重生带来的连锁反应是好的,而不是坏的。

  有时候,蝴蝶煽动一下翅膀,是有可能煽动整个世界的。

  苏余离开后,林寒酥又继续用公式去算了几遍,但她还是算不出来,虽然解出了不少答案,但她知道,这些答案都是错的,因为最后解出的数字根本就不合逻辑。

  最后,林寒酥推倒了公式,按照苏余所讲的办法,先从路程开始算起。

  几分钟后,林寒酥撑着脑袋,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这道那么难的高三奥数题,从高一就开始旷课辍学的他会?

  林寒酥百思不得其解。

  她按照苏余的办法算出来答案之后就直接点开网页对照答案,之后,她发现她算出来的答案是对的。

  这不得不让她惊讶。

  苏余回到家后打开电脑继续直播起了港诡实录,苏余重新打开直播之后,弹幕都在刷问号,之后很多人也都在问刚刚那个出现在苏余房间里的女人是谁。

  苏余深知不能跟他们聊这方面的话题,不然这群水友绝对会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苏余装死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去播港诡实录。

  苏余为了让这件事情翻篇,后面被吓的时候叫的声音更大,肢体动作更夸张,终于,弹幕上都在刷哈哈哈哈,没有人再去关心有女人来苏余直播间的事情了。

  苏余这次播的很久,一直播到凌晨两点半,将这款游戏给彻底的通关后才彻底下播。

  5月11日晚上七点,msi重头戏,血色对战ska。

  这是lpl在本次msi上第一次面对lck的队伍,也是两个赛区时隔半年后的再次对决。

  这两支队伍在两个赛区都同样拥有很多的粉丝,所以这场比赛的关注度非常高。

  两支队伍现在的战绩都是全胜,他们都昨天都分别战胜了来自其它赛区的队伍。

  七点三十五分,当苏余正在直播打韩服的时候,观众突然刷起了恭喜血色,启神牛皮的弹幕。

  血色赢了,赢了ska,但知道这个结果的苏余却并不是很开心。

  跟血色赢相比,他更希望这场血色输。

  因为血色赢了这场比赛,那就说明前世msi的轨迹并没有发生改变。

  事实上,在ska跟血色这场的bp出现之后,苏余就知道,ska的经典套路来了。

  从这场msi开始,以后的几年,ska都非常喜欢在面对重要对手的时候第一场去试阵容。

  是的,经典的放水试阵容,选一个很差很差的阵容去跟你打,既可以让你膨胀,也能知晓你的底细。

  如果你连这样阵容的ska都打不过,那么之后就不可能战胜ska。

  小组赛,只要能晋级,输一场并不重要,甚至如果你最终想要获得的是冠军的话,那么即便是小组第二都不重要。

  因为你想夺冠,就肯定要把所有的强队都打一遍。

  而ska就用这样的套路,让血色这场狠狠的虐了他们一场。

  比赛是七点十五开始的,结束时间是七点三十五分,这场比赛,血色20分钟虐了ska,启神的伊泽瑞尔以9:0战绩拿到了这场比赛的mvp,最后一波团还差点拿了一个五杀。

  “主播好像不是很高兴?”

  “酒子哥酸了,酒子哥酸了。”

  “酒子哥没事的,以你的实力,今年也肯定能进世界赛的,到时候也能狂虐韩国队。”

  “嘻嘻,温酒心里估计是不想血色赢的。”

  “主播sml了,主播不会是韩杂吧?”

  “酒子哥是ska的粉丝,看到ska输了心里肯定不开心啊!”

  “嘻嘻,全华班虐了韩国队,舒服!”

  “这个版本下路最强的组合就是猫咪跟ez,但是ska一个都没有搬,如果大家看过血色的比赛,大家都应该知道,血色当前版本最强的一套体系,就是中路加里奥,下路伊泽瑞尔跟猫咪,打野皇子,上路奥恩,这套体系lpl是没有战队会放给血色的,决赛te失了智的放了两场都输了,决赛如果te没有放这套阵容,te真真不一定会输给血色。”

  “我们大家都知道血色这套阵容很强,我是不相信ska的教练组会不清楚,但是他们就是这种情况下依旧放给了血色这样的阵容,ska这把比赛,摆明了就是在放水试阵容。”苏余道。

  苏余这段话说出来之后节奏很大,很多弹幕都在喷他。

  不过苏余无所谓,对于这场比赛的点评他也就只说了这一句话,之后继续打rank去了。

  苏余这段很唱反调的话,还被人转载到了各大论坛上,然后更多人参与到了喷苏余的大军中。

  这风一旦跟起来,就会形成一道恐怖的龙卷风。

  苏余晚上打开微博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上万条喷他的私信。

  这个时间点,一般人无不是奉承血色无敌,启神牛批的,就只有苏余一个人在唱反调的。

  他这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言论,自然是不被世人所喜。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