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刘备的日常 > 1.95 黄巾屯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奇五下敕令。与阳翟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家眷连坐;伤人及盗抵罪。

    黄巾军拖家带口。便是宿贼,亦皆肃然。待消磨贼性,严明军纪,当可为蓟王一用。至于贼性难改,为祸一方者,自有黄邵收拾。先前人人喊打,狼狈度日。山中酷寒,老幼常饥饿难熬。如今从良,苦尽甘来,焉能再反。

    被举家抄没的十位堡主,皆是当地大族。如何处理,事关重大。

    阳翟令,托言需长公主决断,悉数槛车送往洛阳。交由右丞发落。

    目送槛车出城,百姓、官吏皆长出一口气。足见豪强宗贼,恶名昭彰。百姓谈虎色变。

    余下堡主,心有戚戚。如何还敢负隅顽抗。这便负荆请罪,自投门前。

    阳翟令亲出松绑,好言宽慰。赠送南阳仿造农作机关器若干,已补人手缺失。放归奴仆、佃户,重新造册,分配田宅,授予耕牛、农作机关器。上计吏统计毕,阳翟计有三万户。其中黄巾众万五千余户。占据过半。还有大量临近郡县流民,未及入册。

    里魁、亭长、邑宰(坞堡之长),多有空缺。

    阳翟令六下敕令。选贤举能,“及选茂才、孝廉、贤良方正、??印⒂械馈⒚骶?⒖聿?⑽涿汀⒅尉纾?私浴??悦????抛远ā??t(qún 群)臣所当尽情竭虑,称君诏也。”

    尤其是邑宰,乃乡邑之长。下设三老,有秩、啬夫,游徼。还有邑丞及尉。阳翟乃长公主汤邑,又是大县。故邑宰秩三百石,邑丞、邑尉,秩二百石。堪比一小县。三老,有秩、啬夫,游徼,皆得二百石。

    政令一出,颍川士人,闻风而动。“颍川郡,秦置。洛阳东南五百里。十七城:阳翟、襄、襄城、昆阳、定陵、舞阳、郾、临颍、颍阳、颍阴、许、新汲、鄢陵、长社、阳城、父城、轮氏”。中州(指颍川、汝南、南阳三郡)乃今汉学术中心。可谓人才济济。

    “关东出相,关西出将;三秦饶俊异,汝颖多奇士。”

    乱世之中,苟活不易。

    三百石俸,足够吸引。

    君不见,名满天下陈太丘,亦不过三百石。

    阳翟辛氏,乃是名门大族。黄巾乱时,辛毗、辛评二杰,领家人北上。入四方馆,登六层楼。后受领郎中令一职,为中山王、河间王分忧。今已是中山、河间二国相。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阳翟辛氏大量北上,定居蓟国。留下虽是旁枝,却也足用。又有颍川长社人,枣祗(zhī),来投。枣祗本姓棘,因先祖避难(一说避仇)改姓枣。辟为属吏,上疏献策“黄巾屯田”。

    屯田之法,古而有之。前汉景帝时,晁错上《守边备塞疏》,主张“屯田自给”,光武中兴,伏波将军马亦曾在陇西屯田。然两汉屯田,只限于边塞,为确保军粮供应。

    按照县令心中所想,安民之法,乃与蓟国等同:既将黄巾编为齐民,户户授以田宅,牛马、机关器,先行租赁,分期偿还。诸如此类。

    换言之,非边关屯田制,而是蓟国圩田制。

    见县令心有疑虑。枣祗解释道:与流民举族投奔蓟国不同。黄巾毕竟是流寇出身。关系杂乱,分户困难。强行分户,反易生乱。更何况,黄巾众来自天南海北,民籍早已无存,无同乡宗亲作保,又如何能取信。今战乱频出,更兼蝗旱泛滥,各地皆有荒田。单以豫州为例,战乱以来,百姓逃亡,十室九空,几无产出。万顷之地,无人耕种,遂被豪强大姓圈占。更加百万黄巾盘踞,四下抄掠,各郡流民无数,居无定所。身处绝境而走投无路。唯有避入豪强坞堡,自卖为奴。若将荒田、黄巾与流民,三者皆充分利用,改边关军屯为民屯,一举数得:既能令民饱食,亦足可补长公主食赋,更促黄巾与流民,二相融合。待各自成家,知根知底,那时,再编户为民,不迟。

    县令纳其言,并举枣祗为典农校尉,全权负责屯田事宜。

    枣祗大刀阔斧。首将无主农田,收归官有。再分与黄巾众及各地流民。按军队编制,编撰成伍、什、屯、曲。统一提供土地、良种、耕牛及农作机关器。屯田所获,按兵屯之法:征收百分之五十(50%),外加“牛器租”十分之一(10%)。以十年为期,耕满十年,土地转为私有,田租降为“三十税一”。

    竟要征屯民六成所获!县中官吏群起反对。如此横征暴敛,别说蓟国“三十税一”,便是“耕豪民之田,见税什五(五成)”,亦不能相比。

    此举与暴政何异。

    枣祗又解释道:黄巾众与流民所耕,乃是我县官田。蓟国虽“三十税一”,然田宅皆是农人先行赊买,分期偿还。单一进宅院,并一顷良田,便作价六十万蓟钱。同以十年为期,每年要额外缴纳六万钱赋税。又岂只是三十税一。以亩产六石计,足有六成有余。

    阳翟主簿,怒而抗辩:蓟国稻作,一季二收。稻花鱼如何不算?何况蓟国年年大建。青壮健妇,筑城通渠,日赚二百大钱。更加男耕女织,名产何其多也。

    枣祗亦大声反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蓟国营城,非一日之功。终归是万事开头难。遥想二十年前,楼桑少君,首开稻作。又岂有一季二收,数城大建,各式名产?不正如,我等眼前这般。

    县令遂纳枣祗之议。

    枣祗首创“寓兵于农”、“兵农合一”之先例。屯田第一年,便“得谷百万斛”。

    赞枣祗之举,“丰足军用,摧灭群逆,克定天下,以隆王室。”

    兵马齐整,官吏就位。钱粮足备,民心可用。

    岁不我与。不等岁末雪大封路,宋奇便轻车简从,奔赴长社。

    知公子配五县令印,为五主取食。不可久居一地。留守文武属吏,齐来都亭相送。

    宋奇依依惜别,后会有期。车驾东行数里,忽被人拦住去路。

    护卫挥鞭喝问:“何人拦路。”

    “在下郭嘉,愿助公子一臂之力。”来人悠然自得,不卑不亢。

    见他年轻体弱,尚未及冠便口出狂言。护卫嗤鼻一笑:“黄口孺子,不足为用。”

    郭嘉扬眉笑道:“闻蓟国‘少年多长吏’。二千及冠者,亦不甘人后,奋勇而争先。年后郭嘉将满十六,掐指一算,只剩四载矣!”

    “哇哈哈……”一众黄巾卫,捧腹大笑。

    “就凭你,还想二千及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