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放浪形骸歌 > 十七 千里快哉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形骸随赵峡等元灵同行,走向天地山脉的崇山峻岭。此地山势稳重庞大,气魄雄奇,又是高耸入云,绵延近千里,山中有数不尽的丛林河谷,亦有道不明的风水宝地。

    赵谷与赵峡趁形骸不备,沉入地下。赵谷说道“大哥,恕我愚鲁,我实在不明白你在做什么。为何非要与这孟行海合作?”

    赵峡微微一笑,道“外出打猎,自然要找好猎犬。若这猎犬干得不坏,可以省咱们不少力气,还能打些平素打不着的大猎物。你也知道,这一次咱们要打的猎物可大得很。”

    赵谷道“不错,听说此人确实了得,剑术已得朝星剑神真传,在天庭亦算是顶尖好手。”他凑近赵峡,低声道“然而这猎犬性子烈,难以驯服,若是反咬一口,如何是好?”

    赵峡道“你不曾听说过‘兔死狗烹’么?等打完了猎,这猎犬对咱们也就没用了。”

    赵谷笑道“大哥是想杀了此人?”

    赵峡道“杀了他未免可惜,此人声名狼藉,身为孟轻呓最大的帮凶,身上亦有悬赏。我正要将他擒上万仙岛上,竖立威信,先声夺人。”

    赵谷大喜,道“大哥真是深谋远虑,竟早已盘算得清清楚楚,小弟真是多虑了。”

    赵峡叹道“前路艰险,那‘盘曲古兽’的葬身之地危险得很。我等虽身负不凡法力,可这孟行海的身手剑术也甚是重要,你可别对他太不客气,打草惊蛇,坏了我们的大计。”

    赵谷露出懊悔之色,道“是,是,我先前真是鲁莽了,好在这孟行海变得疯疯癫癫,料来也不会发觉。”

    众人往山脉深处赶去,土行真气变得充沛至极,稍待得久了,便会被泥土覆盖,成了泥塑,一辈子动弹不得。除了形骸之外,其余元灵都属土行,倒也不惧,而形骸潜运虚度浮世神功,乾坤暗中助他不受其害。

    形骸说道“我去过北方的风行神针处,这里已靠近土行神针了么?”土行神针是五大镇世神针中最为重要的支柱,有镇邪固本之效。

    赵峡道“大侠所言极是,这里实则是我们土行元灵的国度,那国度在天地山地下,国土之大,包括了整个地母岛。而天地山本身就是所谓的土行神针,它深入地下,深不可测。”

    形骸道“我更喜欢不断流动的风,不喜欢死气沉沉的泥土。你们土行元灵实是惹人厌烦。”

    众元灵尽皆不快,赵谷却道“孟大侠说什么就是什么。”

    形骸奇道“你怎地一下子变成好人了?”

    赵谷微微一愣,忙解释道“大侠肯帮我们的忙,我自然感恩戴德。”

    赵峡停步不前,环顾四周,见这林子茂密繁杂,树冠遮蔽了天空,一棵棵大树密集地围起。有些树竟长得比山更高。

    赵峡叹道“土行之地,木行昌盛,但木本克土,如何能够共存?看来我们已中陷阱了。”

    形骸奇道“赵峡,你这秃子倒也镇定。”

    赵峡笑道“既来之,则安之,鄙人素来如此。”话音刚落,地面裂开,无数藤条钻出,缠住众元灵脚踝。赵谷大吃一惊,喊道“是木行元灵!”试图挣脱,但那藤条又粗又厚,胜似星铁,根本无法挣断。

    形骸早就跳到空中,站在一棵树上。赵谷急道“孟大侠,你还不快帮忙?”

    形骸道“看戏也有趣,打架也好玩。等看完了戏再打架,那就是既有趣又好玩。”

    赵谷急道“你你”弯下腰,伸手拽那藤条,但藤条属木,土为之克,一时无可奈何。其余元灵惊慌失措,唯独赵峡仍气定神闲。他道“现身吧!”手一抓,泥石化作一个小山般的大手,将许多树木连根拔起。随着树被移除,从树上跳下三十余个木行元灵,皆遍体紫色,身材纤细,手持木弓,身手敏捷至极。

    众木行元灵喊道“射击,射击!”弯弓射箭,箭矢刹那如无边落木,纷至沓来。

    赵谷骇然,双手一举,地上泥土变作一面石墙,厚重得不逊于铜墙铁壁。但在众木行元灵凌厉攻势之前却算不得什么,只三轮齐射之后,这石墙轰然倒塌。赵谷发出怒吼,中了数箭,骂道“木行杂种好狠!”其余土行元灵同样抵挡不住,喊道“箭上有毒!”

    形骸笑道“木行真气好厉害,木行元灵也比你们土行元灵好看。”

    赵峡双掌连拍,将箭矢打落在地,他道“大侠难道是不遵诺言之人?”

    形骸道“我说话自然算话,但你说话算不算话?你夺得盟主之后,当真会把梦儿还给我?”

    赵峡道“这是自然,我们土行元灵最是言出如山。”

    形骸点一点头,倏然冥虎剑在手,斩出风刃,哗啦啦几声,将赵谷、赵峡等人身上藤条斩断。赵峡笑道“多谢。”一挥手,其余土行元灵登时变成泥浆,融入土中。赵峡暴喝道“起!”刹那间,土地裂开,密密麻麻的尖刺升了上来。众木行元灵躲闪不及,被尖刺穿透,顿时粉身碎骨。原来这五行虽相生相克,但赵峡功力实在太强,树木虽可根缠大地,凝固土壤,却万万难阻地裂山崩之力。

    赵峡走向那石刺林间,捏住一木行元灵脑袋,那木行元灵还未死透,赵峡捏住这木行元灵喉咙,试探一番,叹道“止松老仙,你何必多管闲事?”

    忽然,地上土石起起伏伏,又有树根袭至,这树根数目多得惊人,真好似潮起潮落。赵峡又喝道“细木小草,岂动得了山岳?”顷刻间,他体型倍增,成了一个雄伟至极的石头巨人。那树根被他轻轻一动,便已扯断。他手往空中一掀,巨石纷扬,飞向四面八方,乒乓轰鸣,将百丈内的大树尽皆摧折。

    形骸跳到赵峡头顶,道“你害得我没地方站了。”

    赵峡手一扫,将形骸从他头顶打落,形骸恼道“你怎地打我?”

    赵峡冷冷道“抱歉,没人能爬到我头上。孟大侠,我虽敬重于你,可你也别出工不出力。”他不再理睬形骸,抬头一瞧,见空中百根断木聚在一块儿,陡然刺向自己。赵峡抡起这石头臂膀,朝断木一砸。形骸只见到木屑漫漫,只听响声震耳,待烟尘消弭,又看见那赵峡已经恢复原样,另有一神色阴鸷,目光锐利的白发老者出现在树林一端,此人身穿紫袍,双手持两柄木刀,腰杆挺拔,犹如紫竹。

    赵峡吐出一口血痰,道“止松老儿,你和我作对做什么?我此行还不是为了替咱们地庭争一口气?”

    止松冷笑道“少给老夫装模作样!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么?那盘曲古兽的遗骸本就非你之物,你如何有脸独占?”一扬手,身后跑出些木行元灵,皆与他一般打扮。

    赵峡道“你如何知道这盘曲古兽之事?”他这一边,赵谷等元灵也都重新回归。

    止松道“我与你相识何止千年?你有何图谋,我就算初时不察,但慢慢打听打听,总有风声走漏。”

    赵峡道“然则这盘曲古兽是我花费无穷心血、无数时间找到,你凭什么想要染指?”

    止松笑道“笑话,笑话!从古至今,什么神器宝物,都是能者居之。你若不想死在我手上,就把那秘密老老实实给我说出来!”

    这时,形骸忽然说道“强盗老头,这事儿好像是你理亏。明明是赵峡出苦力,下苦工,你凭什么只想坐收渔翁之利?”

    赵峡缓缓说道“这话说的在理。”

    止松斜觑形骸,目光更凶了几分,道“孟行海,你身上血债累累,人人得而诛之。就凭他与你结交这一节,我就该当杀了这厮!我如何能容这古兽之力落到你们这两个邪徒手中?”

    形骸道“这么说来,你是想与我打一架?”

    止松道“你与那孟轻呓一样,本就该死。”

    形骸手中剑光骤然一闪,这林中霎时狂风浩荡,雷云涌动。止松大骇,被风一刮,电一打,一瞬间口喷鲜血,遍体鳞伤。形骸哈哈笑道“好一场千里快哉风!”再劈数剑,真像是苍天破洞,大风倾泻,风雷交加在一起,变作削铁如泥的利刃,打得众木行元灵哇哇惨叫,抱头鼠窜,只呼吸之间,那止松已逃得不知去向。

    形骸抛起冥虎剑,在空中转了个圈,道“好,风木水火,冥虎剑威力倍增,只差土行就能功德圆满。那土行碎片,说不定就在那‘盘曲古兽’周围。”

    风声太大,赵峡并未听见形骸在说些什么,他道“孟大侠,收了神通吧,这儿已经够乱的了。”

    形骸止住风势,道“怎样?我这剑法威力如何?我打算起名叫做‘千里快风剑法’。你觉得怎样?”

    赵峡与赵谷互视一眼,不禁心生忧虑“他刚刚那一剑,虽是以木克风的法则,但毕竟可见功力惊世骇俗,我们纵然不惧,可也未必能胜。若要取此人首级,只怕唯有偷袭一条路可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