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放浪形骸歌 > 十 死雾吞活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中阴风阵阵,寒冷如冰,刺疼如针,形骸感到真气动荡,心神不宁,这货真价实的阴影境地,其凄厉残酷,远在当年的解元城之上。

    澎鱼龙道:“这风着实邪门儿,咱们还是步行为妙。”

    形骸点头道:“早知如此,就问女侯讨些半鬼马了。”

    利歌道:“下去吧,在天上反而什么都瞧不清,这鬼雾像亡灵似的。”

    话音刚落,雾中钻出一怨灵,手持镰刀,朝利歌劈来,利歌长剑一挡一撩,斩中怨灵,那怨灵身躯消散,融入雾气里。

    形骸道:“你没劈中他?”

    利歌摇头道:“没有,这可怪了,它袭击我时明明是实体。”

    辛瑞道:“也许是由于这天上的雾,怨灵在雾里可随时虚实变化,不费半分气力。”

    四人无奈,朝地面落下。形骸心想:“辛瑞是童女之身,不知尖牙鬼的童女算不算洁净之躯,若算,则可避免亡灵袭来。”

    落地之后,利百灵跳出利歌身躯,东张西望,指着一处哇哇大叫。四人见一头绿幽幽的鹿正低头饮着黑水,利百灵扑向那鹿,鹿撒腿就跑,利百灵竟未扑到。这尖牙鬼岂能甘心?四肢并用地追向猎物,这绿鹿越跑越快,少时,两人消失在一旁石堆之后。

    利歌喊道:“爹爹,这鹿未必有血!”利百灵野性大发,不听呼唤。但利歌知道利百灵准有法子找到自己。

    形骸道:“越是深入漆黑骨地,稀奇古怪的事物便越多。这头鹿非生非死,能喝这地方的黑水,真是奇妙。正所谓‘三杯醉酒迷蒙蒙,一片死地有乾坤.....’”

    辛瑞道:“你还有闲情逸致地吟诗作对?越往后走,通关文书效用便越弱。我看再走上几天,就到了从未有人抵达过的深处了,里头有何异象,根本无从得知。”

    形骸道:“是么?你可知该如何是好?”

    辛瑞道:“不知道,我听说的盗墓贼不会冒着必死的危险去那儿,真跑去的人,一个也没回来过。”

    她望向利歌,嗔道:“你也真是的,明明对漆黑骨地一无所知,便没头没脑的跑到里头,我也真信了你的邪,还以为你早有准备呢。”

    利歌歉然一笑,沉吟道:“先前咱们遇上的那个穿铁甲的亡灵定然知道。”

    辛瑞摸摸后脑勺,兀自有些疼痛,她道:“此人武功只怕更胜过孟行海,随手一招便打晕了我。”

    形骸恼道:“谁说的?你让他来与我比划比划。”

    辛瑞白了他一眼,道:“酒鬼,你自己不会去找他么?”

    澎鱼龙见形骸很不服气,说道:“老弟,你何必与一小丫头一般见识,一醉解千愁,咱俩喝一杯如何?”

    形骸道:“此言深得我心。”以气化酒,两人手中各多了个酒壶,互相敬酒,仰头大喝,有说有笑,渐入比拼酒力,浑然忘物的高深境界。

    辛瑞轻骂了一声,道:“利歌,这两人没心没肺,你也不管管他们?”

    利歌无奈摇头,心想:“那亡灵究竟是谁?他体内有血,叫他亡灵只怕不妥。此人与我一样是尖牙鬼,但他血中真气比我强烈得多,竟能激发我与义兄的潜能。而他更明了惧意血佛经的真谛,莫非他与古时灵阳仙有极大的渊源?”

    到了此刻,他先前向应烛挑战时那浑厚凌厉的真气已然消退,看来那亡灵的助益难以永久保留。这样也好,那来路不明的功力令利歌总甚是不安。前路迷雾重重,利歌难以判断,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蓦然间,他们已被雾气包围。利歌全不知这雾气从何而来,眼睛一闭一眨,四面八方全被雾气罩住了。由于雾气太浓,令人三尺之外,目不见物,辛瑞、澎鱼龙、利歌立即互相靠近,利歌拉住辛瑞的手,握住澎鱼龙胳膊,喊道:“师父,到我这儿来!”

    话音刚落,雾已消失,利歌、辛瑞、澎鱼龙尚在原处,但形骸已经不知去向。

    澎鱼龙“咦”了一声,道:“行海老弟呢?”

    辛瑞道:“这雾气有古怪,难道把你师父吞了?咱们得去救他。”

    利歌道:“师父何等神功,怎会毫无抗拒之力的被吞?”

    他们四下去找形骸,但所见景象更令他们方寸大乱。

    原先他们所在是一片荒原,四周偶尔有冷冷清清的矮山矮树,现在则身处一片石林,林中所有树木皆成了苍白的石头,稍稍一碰,立刻化作灰烬。

    澎鱼龙、利歌皆望向辛瑞,辛瑞叹道:“我也没听说过这状况。”

    利歌低头想了想,道:“莫非是天亮了?”

    澎鱼龙兀自摸不着头脑,辛瑞恍然大悟,道:“有可能!咱们一直在天上飞,看不见下方景物,那浓雾也极不正常。”

    微雨遗迹中的亡灵说过,在阴影境地里,黑夜会将万物带入真正亡者的国度。或许利歌他们先前一直在阴间行走,自己却浑然未决,现在时候一到,他们回到了凡间。

    澎鱼龙大声道:“但行海老弟为何没有回来?”

    利歌道:“师父他....体内有冥火,也许他与我们不一样。我们来此不久,不知这地方规律。”

    辛瑞虽总顶撞形骸,但也担心他安危,说道:“眼下该怎么找他?”

    利歌说道:“师父常说死亡如梦,他定有法子找到我们。现在真正需要小心的,反而是我们自己。”

    石林的树后,隐约有血红的目光晃来晃去,似乎是歹毒的怨灵。辛瑞、澎鱼龙点了点头,各自紧握兵刃,利歌说道:“我们继续往北走,找一处藏身之地,等师父回来。”

    他们三人各盯一方位,这一回彼此紧挨着,不敢有丝毫放松。利歌心想:“这鬼地方,当真离奇的催人发疯。”

    又没准这漆黑骨地正是一场疯狂的梦呢?

    ......

    只一瞬之间,形骸也已找不到利歌他们。此事来的太过突然,即使是他也反应不及。

    他立刻想到是日夜交替之故,至于为何他被留在阴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形骸寻思:“莫非因为我冥火太强,阴间强行把我留了下来?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他考虑许久,取出冥虎剑,将梦魇玄功的真气缠在上头,斩出一道裂缝,这是梦魇玄功的“降梦式”,他或许可以凭借此法穿梭阴阳,返回阴影境地。

    但那裂缝立时合拢,形骸尚不及遁入梦中,这是因为阴间死气沉沉,更胜过漆黑骨地,活泼的梦海真气在此处竟然无效。

    形骸感应地下龙脉,一无所获,更是大吃一惊,这地方也有气脉,但并非龙脉,而是他从未见过的异脉,到了此处,海法神道教的高深道法便不能用了。

    形骸取出那通关文书,见此物仿佛发霉了一般,布满灰色斑点,只怕不久便会损坏,到了那时,便挡不住阴气侵袭。形骸不禁骂道:“这玩意儿真是谋财害命,名不副实!”

    他暗忖:“不如在这儿把元始天尊叫出来,他定有法子带我出去!”

    他运日月幽明法,变出五件法器,正欲施展,又无端端打了个冷颤,心道:“这小子沉迷神谱,且对我似有极大的偏见,可别惹恼了他,被他太阿剑烧死。”

    此刻远算不上走投无路,不到最后关头,也不必搏命一试。

    形骸将骨刺刺入那地下奇脉,小心翼翼地试探,忽然感到气息往东北处流动。若在阳间,气息所向,往往象征着人烟。但在阴间,或许是死者聚集之处。

    念及于此,他顺着脉象赶路。

    走了小半个时辰,他见到一棵树,树旁靠着个死人,此人伸出长长的舌头,眼珠向外凸出,脖子上一道勒痕,是个吊死鬼。

    但这死人却并未死去,而是化作实体,正在树旁吃饭,他吃的米饭是灰色的细沙状物,他吃的菜是腐烂的菜叶,食物入口之后,他跑到树旁的农田里,开始动手挖菜,挖了两下,又将挖出的菜放入碗里,继续扒饭。

    形骸大感新奇,说道:“死人也要吃饭?”

    吊死鬼道:“不管死活,人自然要吃饭。”

    形骸不由微笑,问道:“不吃会不会死?”

    吊死鬼道:“不吃自然不会死,但我不吃就难过得很。”

    他放下碗筷,伸了个懒腰,打开大树上的一扇门,里头有极粗糙简陋的床。形骸问道:“死人也要睡觉?”

    吊死鬼道:“不管死活,人自然要睡觉。”

    形骸道:“不睡就难过得很?”

    吊死鬼道:“不错,你怎地知道的?”

    形骸觉得这阴间甚是有趣,半点也不可怖,但旋即省起若非自己带着通关文书,功力又是极强,多半此刻也成了个孤魂野鬼。毕竟活人岂能在阴间存活?

    他问道:“这树...树是你家?”

    吊死鬼叹道:“是啊,我在这棵树上吊死,到了阴间,这树便是我的住处,似咱们这等死无葬身之地的人,生活都很是贫苦。”

    形骸道:“老兄,你住在这大路旁,来来往往的活人多不多?”

    吊死鬼愤愤说道:“多极了!此地陷在一阴影境地里头,活人凭借那地方都往这儿跑,我不知被活人杀了多少回了。他妈的,这群大惊小怪的王八,见了鬼魂,非要喊打喊杀吗?”

    形骸奇道:“那你怎地还....还存在世上?”

    吊死鬼哼了一声,道:“想在阴间杀死鬼魂,直是难如登天。我被杀之后,每到晚上便能‘活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