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飞越三十年 > 第559章 真有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才去过超市,现在再看李一鸣这么随意地从机器里头取钱,再看着那里头的钱数那包里的证件还有枪

    李建国突然理解了儿子的做法,这些钱来得太容易也太正义了

    或许在一鸣的眼里,香江就像个大超市,他只要愿意,想拿多少东西就拿多少东西。

    吱吱声里,机器又吐出一万元钱。

    “你试下。”李一鸣拉过父亲,让他来尝尝取钱的滋味。

    李建国小心地操作着这简单的步骤,然后就听到机器在哗哗地数钱,然后吱出一叠。

    “会了。”

    “嗯,你看那上面有个镜头,是监控器,因为这钱就是装在这机器里的,如果被人砸了,就可以把钱抢走,所以要安这个。”

    李建国抬头“白白的那个”

    “蛋糕里的奶油。”李一鸣说道。

    好浪费,李建国心想。

    还好没有当天取款限额

    这是李一鸣的心声。

    把这张卡里的钱取完,李一鸣又取另一张,这一张里头剩的钱更少一点,只有八万多块。

    再试汇丰的信用卡时,发现这卡的额度是十万的,却不能提现。

    “怎么了”

    “嗯,不能取现金,要直接消费。”李一鸣大概清楚了现在银行卡体系的情况。

    另外几张像花旗的银行卡,也不能在这台机器上用,看来还得找发卡的银行。

    “直接消费”

    “就是用这卡买东西。”李一鸣拿出几个硬币,“我去打几个电话。”

    出来这么一会,他得打电话回去了解一下工作,顺便安排点事,好在香江大学里头处处都有投币电话,找几个空的很容易。

    找了个僻静处的电话亭,李一鸣一口气打了二十分钟的电话,建国同志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平静地看着四周。

    李一鸣放下电话,从包里拿出块布在手握过的地方擦了一下。

    “好了。”

    “怎么样”

    “一个亿了,”李一鸣笑着说道,“来了几个别的银行的人在东亚想见我,我让他们等着。”

    “都什么银行”

    “汇丰,恒生,恒隆,渣打经理一级的,应该是被派过来打听消息。”

    李建国想了想问道“是好事”

    李一鸣嗯了一声“所以现在被李国宝晾着呢。”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来抢钱的,东亚肯定不愿意。”李一鸣手一指,“那边走。”

    前面有超市。

    “是不是那家”李建国抬起头。

    “嗯。”

    “惠康欢迎”李建国轻声念道。

    “多一个,不过其实也一样。它们两家是对手,天天打对台戏。”李一鸣说道。

    在这家惠康店,李一鸣却是只看不买。

    出门之后,李建国看看儿子“怎么没买我看那牛奶还便宜了五毫。”

    “不想在这里买它的东西。”

    “这两家,有好坏吗”李建国突然问道。

    李一鸣想了想“都是资本家搞的企业,很难说哪个好哪个坏,但我更讨厌这家”

    “为什么”

    “惠康是1945年创办,曾经东家是牛奶公司,不过七二年时置地公司强行收购了牛奶公司发展地产,置地又是怡和公司的企业,怡和就是当年那个推动鸦片战争的渣甸洋行。”

    李建国点点头“鸦片贩子,那是不能买它的东西。”

    “百佳是1973年才开办的,现在是和黄名下的产业,属于屈臣氏名义上还是华资的。”

    “那还好。”李建国随口应了句。

    李一鸣反而皱了皱眉。

    当年香江有四大洋行,分别是凯瑟克家族的怡和洋行、祈德家族的和记黄埔洋行、施怀雅家族的太古洋行、马登家族的会德丰洋行,这四大洋行个个都有几百年洗不清的原罪。

    现在会德丰在包家手里,和记黄埔是在长江实业手中,怡和却还是那个凯瑟克家族的。

    但现代企业的控股是如此复杂,所谓的华资也未必华到哪去,华皮英心而已。

    走了两步,李建国又看看儿子好像在想事的模样,突然好奇问道“你想把它整倒”

    李一鸣噗嗤笑了起来。

    李建国自以为猜对,拍了拍儿子肩膀“那你别冲动,这个事也得通气。”

    “其实”李一鸣看了看父亲,“我刚才不是想那个。”

    “那你想什么”

    “之前我看报纸,去年这两家打过一场价格战”

    “打价格战怎么打”李建国挺好奇。

    “去年四月底,百佳集团刊登减价广告,宣布几十种商品削价出售,然后惠康马上应战,所有的分店午夜关门之后,连夜更改价格标签,所有商品的价格压得比百佳还低,然后降价的商品越来越多,”

    李一鸣说的就是被香江商界报道了整半年的超市大战。

    惠康与百佳,定位相同,品牌运行也一样,每天的报纸上,基本上是有惠康的广告,就有百佳的,决不缺席。

    而且两家超市的选址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这两家超市基本上覆盖了港岛的每条路,基本上消费者走几百米就能遇到一家。

    战势愈演愈烈,从食品到日用品,降价的商品越来越多,价格战持续了四个月。

    “降了多少”李建国好奇问道。

    “降了百分之十到三十吧。”

    “真不错,我们放开价格后都在涨价,他们会降价这就是市场经济对吧,东西不够就涨,东西太多就降”

    李一鸣点点头。

    “我倒是觉得挺好。”李建国表了个态,又补了一句,“我知道,前提是东西够多对吧”

    “不全对。”

    “怎么东西降价不好吗”

    李一鸣带着父亲走出校门“又不是降一辈子,我之前在报纸上看到的价格跟现在相比,现在实际上是涨的。”

    “涨回来了”

    “是啊”李一鸣很自然地点头,“他们后来就谈判,然后联合起来了,现在有很多价格都差不多,可以看作是垄断市场了。

    你现在看这个东西的价格,你又不知道它的成本,那还不是别人标什么价格你都得买吗有几个人记得这个比原来的价格还要贵呢除非家里有小账本。”

    “倒也是,”

    李建国点点头,他确实无法比较哪些商品更便宜,因为大家的价格都差不多贵。

    走出校门,般咸道。

    “我们现在这一路走过去看下。”

    “那边是皇后大道西”李建国看了看路牌,“有地铁站,你要不要坐地铁”

    “不用,我们去那边看看。这走回去没多少路,多看点东西。”

    地铁李一鸣打算换个时间去乘。

    “嗯别忘记你还要看工厂。”李建国提醒儿子。

    “没忘,我让金利他们安排工厂了,回去直接就坐工厂的车子去看厂,反正我就是看一眼就好。”李一鸣说道。

    “坐工厂的车”

    “嗯,正好跟这些人也聊一下,不用特意花时间。”

    李建国看着手表,惦记着那六个律师“别忘记还有那专利,那六个人是一伙的。”

    “放心吧我知道他们一伙的,我还要让他们再多拉点人入伙呢”李一鸣毫不在意地说道,突然眼前一亮,看到花旗银行了。

    同样在at机上取钱,李建国已经变得淡定许多,李一鸣在这台机器上取出了十六万块钱。

    “这些人真有钱。”李建国暗自嘀咕。

    “这里头其实是美元,不过因为港元和美元是自由兑换而且是固定汇率,所以在机器上只给港币了。”李一鸣跟父亲说道。

    “一样的吗”

    “嗯,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