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某人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辉从窗户看见刘沐阳和玄妙儿说了不少话,所以玄妙儿进来他随口问了一句:“妙儿,你跟你表哥说什么呢,那么高兴?”

    玄妙儿笑着道:“表哥的好事,不过我答应帮他保密了。”

    “这孩子,一天神神秘秘的。”刘辉看着孩子闹腾也笑了。

    玄妙儿跟大舅说了几句话,就去后院了。

    吴氏这时候睡觉呢,玄妙儿把李巧莲叫出来,两人去了小屋里坐着说话。

    李巧莲的笑容有点牵强:“妙儿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决定了,我嫁,现在我还没弄清楚这药到底是谁下的,并且我也要看清楚三郎的真心到底有多少,反正自己现在也是有卖身契,又流过孩子,也不差婚礼这么一遭了。”

    玄妙儿想到李巧莲会这么说了,要是她不想成亲,她就去找自己了:“这个是你的决定,我知道你还留有一点希望,希望我四叔四婶跟这个事情没有关系,不过你也要最好最坏的打算,还是那句话,就算是成亲了,你想走,我也可以帮你离开。”

    “谢谢你妙儿姐,有你在我边上我心里踏实多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李巧莲说的很坦然。

    玄妙儿点点头:“其实你现在的身份倒是帮了你家,就算是你以后真的离开这,你也是有卖身契的,不会牵连你的家人。”

    “我知道妙儿姐是为了我好,总是希望我能安远离这些是非,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离开,毕竟我对三郎是真心的。”李巧莲自己笑了:“我知道我这样会伤了自己,可是我控制不住。”

    玄妙儿也理解,爱情就是这样,要是能控制就不是爱情了:“如果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记得找我,也许我不能给你最好的意见,但是我还能聆听。”

    这时候大舅母李秀兰走进来:“这小姐两说啥呢?”

    玄妙儿笑着道:“大舅母,没说啥,就问问巧莲准备的咋样,还缺啥?”

    “不缺少了,这两天你表姐她们都能回来,到时候你来玩,热闹。”李秀兰心里高兴,以前自己家穷,闺女嫁的也不好,加上以前林小草的霸道,自己闺女很少回娘家,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家过得好了,没事就去把闺女外孙接来,自己也能接济一下闺女们,让他们也都过得好点。

    玄妙儿赶紧应下:“表姐她们回来,我可要来凑热闹,我家里别的不多,料子多,改明我拿过来两匹,给我表姐她们一人做两套衣服。”

    “那我可不跟你客气,你表姐她们针线活还行,你要是想做啥,到时候一起拿过来,让他们给你做。”李秀兰现在跟玄妙儿也是一点不说虚的客气的。

    玄妙儿笑着道:“那我可是不少呢,到时候都拿来折腾我表姐。”

    这时候吴氏也醒了,叫了玄妙儿过去,玄妙儿又跟吴氏说了会才回家。

    这两天花继业就在国公府陪着外祖母,晚上偷着去外祖父书房说些关于三王爷府的事。

    住了两宿,花继业心里是真的想玄妙儿,这边方士初兄妹回来还算是顺利的,所以说什么第三天花继业都跟外祖父外祖母道别回永安镇了。

    他是下午到的镇上,就忍不住去了画馆。

    玄妙儿没在画馆里,因为以为某人会晚上回来呢,所以在后院侍弄花草呢。

    前边伙计过来道:“小姐,花公子来了,说是在京城得了一幅前朝的画,让你帮着看看是不是真迹。”

    玄妙儿笑了,这厮回来的还真早,并且找这么个理由,也是够了。

    她笑着道:“我洗洗手,这就去。”

    花继业回去了。

    千落风速给玄妙儿打了水,拿了布巾,伺候玄妙儿洗手。

    玄妙儿洗了手,就去前边画馆了。

    上了二楼看见某人,自己忍不住笑:“花公子回来了?”

    花继业也笑了,看着玄妙儿:“人今天回来的,心压根就没走。”

    玄妙儿在花继业面前落了坐:“听说花公子有画让我品鉴?”

    花继业用扇子敲了一下玄妙儿的头:“你还跟我装起来没完了?”

    玄妙儿笑着问:“那边如何?”

    说起正事,花继业也收了笑脸:“都挺好的,跟想的一样很顺利,并且方士初之前给大家的印象不好,现在倒也是个好的伪装。”

    “也是,这算是因祸得福了,他这样比从小就受关注要容易掌控大局,毕竟都不把他当回事,那你外祖母呢?”玄妙儿其实想问的还有她对自己的看法。

    说到这个花继业还是很高兴的:“我出马还有什么不好办的?外祖母现在心情不错,并且也说了你的好,你家里的好。”

    玄妙儿听的也高兴,自己是可以不用管那边,以后来往也不会多,但是毕竟那是花继业的至亲,自己还是愿意让他们接受自己的:“都说我啥了?”

    “说了好多,从你帮方士初他们,还有你帮我,你家里帮我的,还有你们家修桥补路,反正都是好的。”

    “那过几天等三郎婚礼结束,我就去京城看看他们去,到时候下次你再去,再说咱们的事。”

    “嗯,我听你的,反正拖来拖去,还是被你这丫头从年初拖到现在,再拖下去也是入秋了,跟你原来计划的没什么区别,我还是被你套路了。”

    “花继业说话平良心,这两个月是真的有事,你承认不?”玄妙儿年初时候是拖着了,后来也确实是事情一个接着一个的,当然吧,自己好像还是有点拖……

    “承认承认,你说啥都对。”花继业这两天不见,两天没跟玄妙儿吵闹,心里真的想她。

    玄妙儿也笑了:“你这样退让,我可没斗志了。对了你说的画可是真的?”对于画玄妙儿还是兴趣十足的。

    花继业把画打开放在玄妙儿面前:“你看看如何?我觉得是真迹不是临摹的,但是我外祖父得到的比较容易,所以也没当回事了,以为是临摹版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