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晚安,参谋长 > 【2100】差距怎么这么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琪扶着季非离靠在床头,按照医生的指示每天给他按摩腿部。

    季非离看着安琪的额头微微冒着一丝薄汗,有些心疼,“累了吧,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先休息会吧。”

    安琪急忙摇了头,而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那怎么行,医生说每天要按摩一个小时,我才给你按摩的半个小时,千万不能半途而废。”

    季非离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随即抓住了安琪的手,“每天随便按按就好了,没必要这么认真。”

    “可是你如果再不赶紧好起来,妈恐怕会怪罪于我。”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老一辈留下的话,即使是她想让我好起来,也不是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情。”

    季非离看着安琪这样,一阵心疼,可脸上却很平静,只是嘴角勾了笑的回应道。

    安琪缓缓的坐在季非离的身边,呡了下唇角,道,“我这不也是怕妈会找我的岔么。”

    季非离墨瞳微深了下,“她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再说这段时间你对我的付出他们都看在眼里,又怎么会轻易怪罪你?”

    “我照顾是应该的。”安琪轻叹一声,看向了季非离,“只是我不想让妈对我有任何的不满,我只想做她心目中的好儿媳。”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季非离拍了下自己的肩膀,嘴角扬着欠钱的笑容,“躺我怀里。”

    “我怕你会犯错误,所以我还是到沙发上躺会吧。”安琪委婉的拒绝道。

    说着,便朝沙发的方向走去。

    脱掉鞋子缓缓躺下。

    翻阅着手机,好一会,她的声音打破着安静的气氛。

    “这不是那个言希的女朋友?”

    她抱着手机爬在季非离的身边,将手机递在了他的手中。

    季非离看着眼前那熟悉的面孔,拧眉道,“你是说前几天和言希一起来老宅的那个女人?”

    “就是她!”安琪点头,随即又道,“她可是顾恩恩的闺蜜,难道你以前就没有见过?”

    季非离没有隐瞒, 坦白道,“以前也就只有几面之缘,我的心里只有你,他们又怎么会轻易入了我的眼?”

    “就你嘴甜!”

    安琪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口道,“你看他这句话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意思。”

    季非离的视线深了深,有些不解,“他们前两天不是才光明正大的公布了自己的关系,怎么?难道又想在大家的面前秀秀恩爱不成?”

    安琪嘴角轻轻抽搐了下,“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季非离被安琪勾起了好奇心,“那依你的意思,他们要做什么?”

    安琪实话实说,“那天我见他们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来找爷爷,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哦?”

    “我们拭目以待就好了,说不定明天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等着我们。”

    “都听你的。”季非离立马点头,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眼安琪。

    “安琪……”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安琪思绪有些不在,只是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以为她没有听见,便继续传来一阵喊声,“安琪……”

    “呃?”安琪起身,顺着声音朝门口走去。

    “你是不是故意装做听不见?”季母看着安琪出现在她的面前,挑眉问道。

    安琪尴尬的挠了挠头,耸了下肩膀说道,“我在想一些问题,所以没听到。”

    “什么事情?”

    安琪将手机递在季母的面前,手指指着那条点击率最高的消息,“您说童雪将这消息放出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季母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问道,“她是谁?”

    安琪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的笑容,“她就是言希前几天公布的女友,这不才几天的功夫她就发出了这样的一条消息,难道还想着当着所有人的面再秀一次恩爱?”

    季母突然想到什么,声音有些不悦的问道,“她就是两天前和言希一起来的女人?那个贱人的闺蜜?”

    安琪点点头,“就是她!”

    “果然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朋友。”季母的视线落在了安琪的身上,提醒道,“你可别给我交一些这样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回来,我们季家可经不起你们这样折腾。”

    安琪的含笑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是不会像她一样丢尽季家的脸面。”

    她的心里自然有些气不过,故意嘟囔着,“我就不知道爷爷究竟喜欢她什么?”

    季母环视了下四周,口无遮拦的说着,“谁知道那个贱人使了什么狐媚之术来迷惑他们,说不定她天生就是一个卖的。”

    “妈……”

    安琪看着不远处的身影,轻轻的摇晃着季母的胳膊,眼睛不停的眨巴着。

    季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不耐烦的说着,“你眼睛不舒服的话就先回房。”

    “爸好像生气了。”安琪暗自捏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现在这个时间他在上班,你拿我开什么玩笑。”

    “你以后说话给我注意点分寸,万一让外人听到岂不是耽误公司的名誉?”季父双手背在身后,面色沉重的说道。

    季母顺着那熟悉的声音回眸,惊愕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季父坐在沙发上,很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你是不是把我对你的警告都当做耳边风了?”

    季母考虑到自己的未来,退了一步,语气也渐渐的柔和了几分,“那个顾恩恩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她的朋友跟她一样,我看我们季家迟早的被她拖垮。”

    “事情没走到那一步就不要妄自下定论,说不定是你听信了旁人的话而胡言乱语。”

    季父说完,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安琪。

    安琪委屈的看着季父,嘟着红唇说道,“我知道您打心底里就喜欢顾恩恩比我多一点,但是你是没瞧见,她前几天来是有多嚣张,甚至三番五次的来陷害我们,如今非离还躺在床上,难道您还要继续维护她吗?”

    她看着所有都对她有所好感,心里自然有些不满。

    她非常希望自己终有一天能够代替她在大家心目中的位置。

    甚至让所有的人都臣服于她!

    “同样身为季家的媳妇,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季父本来对安琪渐渐地有了些好感,但是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

    “我已经念在你细心照顾非离的份上给你留了很多情面,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分点。”季父幽幽开口,“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本本分分的继续做季家的媳妇,二老是马上给我离开。”

    他观察着安琪脸上的表情,又道,“如果你还想继续做季家的媳妇,那就请你管好自己的嘴,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他的视线缓缓的落在了言希的身上,“还有你,既然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就应该有一副主母的样子。”

    安琪和季母同时愣在原地,没有说话。

    气氛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安琪实在待不下去,只好找了个借口选择离开,“我忘记非离还没有吃药,我就先上去了。”

    话落,便匆匆忙忙的离开。

    一进卧室,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沙发上。

    季非离看着安琪那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心的问道,“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妈说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就是被爸说了几句,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安琪的唇角挂着洽签的笑容。

    “妈找你什么事?”

    “光顾着说言希的事情了,竟然忘记妈找我还有事情。”安琪这时才想起自己下楼的真正目的,“那我现在就下楼找她。”

    刚起身,正要迈出步伐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算了,我还是多陪陪你吧。”

    “爸还在下面?”

    “我还是不给她增添烦恼了。”

    安琪的脑海里依旧有些不安,“你有没有叶家老宅的电话?”

    季非离自然知道安琪想要做什么,坦白道,“你是想从叶爷爷口中探出什么吧,我记得在以前的那部手机上好像有,不如你去找找?”

    安琪笑着,“在哪里?”

    季非离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梳妆台,“好像在你那梳妆台的抽屉里。”

    安琪按照季非离的指示寻找着手机。

    几分钟后,她拿着一部崭新的手机问道,“是这个吗?”

    “密码是你的生日。”

    安琪打开手机,泛着通讯录,看着那熟悉的备注,直接拨通电话递在季非离的面前,娇憨的说道,“不帮我问。”

    季非离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勾了下安琪的鼻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喂……”

    电话里传来叶老爷子的声音。

    “叶爷爷,是我,季非离。”季非离一脸歉意,“很抱歉打扰您休息了。”

    叶老爷子的声音有些不耐烦,“找我什么事?如果是来劝我接受言希和那个女人,最好一个字都别跟我说。”

    季非离闻言,安慰道,“我知道您心情不好,所以特意打电话慰问您一声,还希望您不要因为一些烦心琐事而伤了身体才是。”

    叶老爷子不喜欢卖关子,直接问道,“我看你给我打电话不光是为了此事吧,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好了。”

    “我听说童雪明天在中都广场不知道有什么大作为,所以我就想着来通知您一声。”季非离平静的继续说道,“我知道言希对您来说很重要,只是现在被人迷惑所以才会做出一些让您伤心的事情,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才是。”

    “竟有此事?”叶老爷子皱眉,声音渐渐的变得生硬起来。

    “难道我还会骗您不成?”季非离看着安琪的意思,又道,“我这边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

    不等叶老爷子说话,他便挂断了电话。

    “叶爷爷怎么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