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一术镇天 > 第1611章 这真的只是一只宠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浊流老祖,正是当初随着玄刺老祖一块杀向神州世界的祖仙之一,是个货真价实的一品巅峰祖仙。

    听到断山的惊呼声,浊流老祖身形一闪,落到了苏夜二人面前。

    浊流老祖看向苏夜,啧啧说道:“苏夜啊苏夜,本祖是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一个人追到惊涛门,你说本祖是该高兴呢,还是喜悦呢?”

    苏夜咧嘴一笑,摇身一变,化成了本来面目:“碰到我,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你应该觉得你倒霉才对。”

    浊流老祖脸上露出一片厉色,厉喝道:“苏夜,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这里还有你神州世界的大阵吗,你以为这里还有你的祖仙帮手吗?敢在本祖面前虚张声势,你痴心妄想。本祖告诉你,今天你会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浊流老祖一转头,目光落在断山身上。

    “还有你,本祖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得到一颗元古灵晶。清越那个混账东西居然还想独吞,还瞒着本祖偷偷来杀你,着实可恨。现在你是自己把元古灵晶交给本祖呢,还是让本祖先杀了你,再由从你尸体上搜呢?”

    断山脸色难看无比。

    他这才知道清越其实是瞒着那些祖仙私底下来杀他,妄图独占元古灵晶。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该死的浊流老祖居然悄悄的跟来了。

    若说仅仅只是一个清越,他自忖打不过还有逃跑的机会。可现在浊流老祖亲自现身了,他便连逃跑的机会都不可能有了。

    心中一时有些绝望。

    然而,就算死他也绝不可能把元古灵晶交给浊流老祖,便宜这些该死的外宇宙余孽。

    断山眼角余光扫了苏夜一眼。

    猛的向前一步,不经意间掠过苏夜身侧,那颗元古灵晶已经被他塞到了苏夜手中。

    “浊流老祖,你想让我乖乖交出元古灵晶那是绝不可能,想要元古灵晶除非你杀了我。正好,我也想知道你这个一品祖仙究竟比我强在哪里。”

    断山将气息爆发出来,便待杀向浊流老祖。

    这一瞬间,他已经想得非常透彻,反正他是死定了。浊流老祖是绝不可能放过他,既然要死,那他就绝不让元古灵晶落在浊流老祖手中。

    眼下他们两个人,苏夜明显比他强,而且潜力深厚。将元古灵晶送给苏夜,他拼掉性命缠住浊流老祖一会儿,苏夜就有可能逃走。苏夜逃走后完全可以借着元古灵晶修炼,迅速修成祖仙,以苏夜的潜力成为祖仙以后肯定不是一般的祖仙,到时候再杀回惊涛门必能将这些外宇宙余孽斩尽杀绝。

    可是断山忘了,站在他面前的是浊流老祖,是一个已经达到了一品巅峰的祖仙。想在他眼皮底下搞这种小动作根本就是笑话。浊流老祖在他一动之间就已经把他所有的小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浊流老祖一挥大袖,顿时就有一股大力将断山死死的压住,使得断山如万锁加身难动分毫。

    浊流老祖不屑的道:“断山,你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在本祖面前搞小动作,你当本祖这双眼睛是瞎的吗,竟然把元古灵晶交给苏夜,你莫非还想牺牲自己给苏夜创造逃走的机会吗,你也配,真是卑微蝼蚁不知天高地厚!”

    断山骇然,眼中彻底露出了绝望。

    连小动作都瞒不过浊流老祖,他引以为傲的半步祖仙修为在浊流老祖面前更是个笑话,难道那元古灵晶真要便宜了浊流老祖吗?

    “呵呵,说别人是卑微蝼蚁,你自己又什么东西?你可还记得在神州世界你跪下来磕头求饶的时候比之野狗摇尾乞怜也好不到哪去的模样?”

    就这时候,苏夜一声轻笑,一步踱出,又一次站在了断山的身旁。

    “苏夜,你…你该死!”

    浊流老祖满脸震怒,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狰狞扭曲。他当然无法忘记自己在神州世界被迫跪下时的场景,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抹掉的屈辱记忆,他恨不得将苏夜千刀万剐剁碎了喂狗,这该死的苏夜竟然还拿这事出来羞辱他。

    苏夜理都不理浊流老祖。

    直接把那颗元古灵晶拿出来,对断山道:“断山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根本没必要如此,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至于,你面前这条老狗,说句大不屑的话,当天在神州世界我能宰掉一条老狗,今天再杀掉这条老狗,同样如吃饭喝水那么简单,他根本威胁不到你的性命。”

    说着,苏夜不顾断山的震惊,直接把元古灵晶塞回断山的口袋里。

    讲真,元古灵晶虽然是好东西,连祖仙都为之着迷疯狂。可对他来说,这东西除了能帮他确认外宇宙余孽的身份外,根本没什么意义。有元古天门,有神秘墓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传承,没有元古灵晶他照样能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相比起元古灵晶,他反而更希望多获得一些祖脉。

    随着他修为的提高,他所拥有的天材地宝已经越来越难以支撑他的修炼。他预估等到他修为正式达到九品先天天仙时,单靠那些天材地宝便很难满足他的修炼所需了,他极有可能要提前利用祖脉进行修炼。

    但祖脉这东西太难得了,现在他手里也仅仅只是捏着一条一品祖脉而已。等他晋升祖仙时,绝对无法满足他修行的。

    他必须提前多搜刮一些祖脉。

    此次主动前来灭惊涛门,除了想灭掉道古神殿的爪牙,顺便挑起九曲血河与道古神殿厮杀之外,其实也是想从惊涛门中夺取一些祖脉的。

    浊流老祖不知苏夜的心思,见苏夜当着他面一口一个老狗,气得肺都快要炸了,要不是怕自己的行迹被惊涛门中其他祖仙察觉,他恐怕已经压制不住怒气,爆发出祖仙的滔天气势了。

    即便如此。

    浊流老祖还是将一股杀意对着苏夜倾泻而下。

    “苏夜,你这个该死的孽障,本祖要将你镇压起来千刀万剐!”

    “你配吗?老狗!”

    苏夜对着浊流老祖龇了龇牙,大手一挥,就把邙兽从自身世界里放了出来。

    浊流老祖愣了一下,他认得苏夜的宠兽。然而,他并不知道邙兽的厉害。当初在神州世界,邙兽大发凶威吞掉古扇门一位祖仙时,他们还未对神州世界发起冲击,等到他们栽在神州世界后,邙兽并未再出手。知道邙兽的厉害的古扇门高手绝魂老祖也被吓破了胆子,仓惶逃走,根本就没可能对他们解释邙兽的厉害。

    眼看这种时候,苏夜不是拿出讯符召集祖仙帮忙,反而是掏出了一只宠兽,浊流老祖不由轻蔑的笑了。

    “苏夜,你不会是想用你怀中这头小畜生来虚张声势吧?真是笑话,你以为本祖可能被你这种拙劣的手段所吓吗?”

    断山同样也是大惑不解,都这时候了,苏夜怎么还把这可爱的小宠兽放出来,这除了让这可爱的小宠兽一起陪死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呵呵…”

    苏夜轻笑,那笑容中分明包含了浓浓的轻蔑。

    “你竟然觉得我这可爱的小宠兽是个小畜生,你可真是不知死活。我见过胆子大的,却没见过像你胆子这大的,怎么说呢,你简直就是傻大胆。”

    “傻大胆?”

    浊流老祖脸皮一抽,厉声道:“苏夜,你除了卖弄嘴皮虚张声势,你还能做什么?可惜,本祖今天没时间陪你一起玩闹。本祖现在就杀了断山夺下元古灵晶,然后再镇压你,将你千刀万剐,再拿你的人头去天道宫换取好处。”

    呼!

    浊流老祖大袖挥动,又是一股大力如万重波涛层叠撞出,果然就是要一举将断山碾杀。

    断山一脸绝望,怒吼道:“苏夜,你快走…”

    苏夜轻笑着摇摇头,骤然松开了手。

    邙兽怪叫一声,一蹿而出,就到了浊流老祖面前,对着浊流老祖张开了嘴。

    嘎!

    直到这时候,浊流老祖才感觉到了恐怖。他发现这小宠兽张嘴之后竟然有一股恐怖的力量锁定了他,无穷的威压渗透他的一切,他竟然有一种被天地伟力镇压的感觉,竟然再无法调动一丝一毫的力量。

    他整个人就像被人强行从天地宇宙中抠出来了似的,身体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被小宠兽吸向了嘴中。

    “不…”

    浊流老祖凄厉的惨叫。

    余音未绝,他已经被邙兽吞进了腹中。

    又一尊祖仙入肚,邙兽气息明显提升了一些,显然又得到了一些成长。

    随即,邙兽这才跳回苏夜的怀中,冲着苏夜怪叫了两声,好像再说,还有没有,再让我吞一个呗,一脸的意犹未尽,十足人性化的表情。

    浊流老祖死去,断山恢复了自由。

    然而,他恍若未觉。

    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一身的僵硬,还有阵阵寒意从背脊往上蹿。

    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种念头,那就是恐惧。

    张嘴就吃掉一尊祖仙,尼玛的,这真的是一只宠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