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一术镇天 > 第1605章 祖仙记名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断山的眼神,苏夜视而不见,但神情却很紧张。这种紧张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就纯粹是装的了。

    毕竟一个先天天仙再孤傲,面对一个随时可能爆发山海之怒的祖仙说不紧张那实在太假了。

    神火剑祖深深的看着苏夜,轻哼道:“本祖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过敢对本祖讲条件的人,你很好,很有趣,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晚辈曾得凛冬剑圣传承,立志要成为剑祖。因此,晚辈行走四方寻找一切可以晋升剑祖的机缘。晚辈若有幸成为祖仙大人的几名弟子,别的不敢奢求,只希望能避免一切勾心斗角的行为,晚辈希望祖仙大人能给我一个专心修行的环境。”

    苏夜沉声道。

    “就这个?”神火剑祖愕然。

    他原以为这个剑修是想利用他的爱才之心,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

    他再度深深的看了苏夜一眼,“如果你不是在和本祖耍心计,本祖还真有点欣赏你了。一心向道,剑修还真需要如你这般的纯粹。行,本祖答应你的条件。另外,本祖还可以再允诺你,若你能在三年之内,晋升七品先天天仙,本祖收你为亲传弟子,且全力助你晋升祖仙!”

    什么?

    若说苏夜提出来的条件让闻者感到意外的话,神火剑祖主动提出来的允诺就让听者一片哗然了。

    先天天仙晋升祖仙何其艰难,这就不用说了。一个先天天仙,能不能有一个祖仙全力帮助,那更是天差地别。

    可以说,神火剑祖这个当众允诺,简直不亚于是一股大势笼罩。只要苏夜真能顺顺利利修炼到可以晋升祖仙的地步,加上这个允诺,那就基本等于半个身躯跨入了祖仙境界。

    这简直让人眼红加嫉妒了。

    “妈的,这个家伙到底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命名是他羞辱了神火剑祖的亲传弟子,怎么神火剑祖不教训他,反倒收他为记名弟子,还给了如此珍贵的陨落?”

    “神火剑祖到底是看中了这个家伙哪点啊,貌似他对火英都没有这样的允诺吧…”

    “想当年老子也是一路击败了不知多少对手,可老子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得祖仙青睐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不同人不同命?”

    断山也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久久说不出话来,他不得不承认,在神火剑祖对苏夜作出这番允诺时,连他心里都翻腾不已,产生了不小的嫉妒。

    不过,他很快平复了这种心思。

    毕竟也是他主动想要招揽苏夜的,等于跟苏夜结下了善缘。未来苏夜若是在惊涛门中晋升了祖仙,那必然会念及这段善缘,于他而言也会有不小的好处。

    为此,他看苏夜的眼神不由也多出了一分热切。刚刚若只是单纯的抱着为惊涛门吸收一个潜力不小的高手的心思,现在便多出了一些对未来的谋划了。

    “谢谢祖仙大人。”苏夜自然满脸热切,恭恭敬敬的给神火剑祖鞠了一躬。

    神火剑祖嗯了一声,扭头交代断山安排好苏夜,便闪身离开了。

    断山本身就有交好苏夜的心思,见神火剑祖交给他安排,连忙带着苏夜返回惊涛门,一路上开始为苏夜讲解一些惊涛门的基本情况。

    这些情况跟崖祖打探到的相差不多,都是一些只要有心就能打听到的东西,属于很表面的那种。并没有苏夜需要的更深层的情况。不过苏夜也不着急,毕竟他才刚刚加入惊涛门,断山自然不可能一股脑的就把惊涛门的秘密掏出来对他讲。

    他装作认真的听着断山讲述着惊涛门的状况,一边慢慢飞驰。不多时,浪环岛已然在望。

    那是一块巨大的浮岛,面积之广阔丝毫不亚于神州世界。远远望去,就能感觉得到那辽阔的浪环岛中存在着一道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巍峨如山,万古不朽,那是一尊尊隐藏的祖仙。

    苏夜自然不会傻到自己去刺探这些隐藏的祖仙的情况,他全当没感觉到祖仙的存在,准备随着断山进入浪环岛。

    这时,浪环岛中忽然飞出了一群人。

    苏夜眼皮一跳,这群人都是精英的先天天仙,看着就知道战力不俗,非不周世界的先天天仙可比。为首的一个身穿蓝色长衫,一身气息更是恢弘壮阔,身上那种祖仙特有的味道比起断山还要浓厚,但又绝非祖仙。

    以苏夜超乎寻常的感知力,依然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天地宇宙对此人依旧有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排斥力。

    一个正常的祖仙应该是完全与天地宇宙交融,成为宇宙的一部分,既然天地宇宙对此人还有排斥力,就意味着此人不是祖仙。

    不是祖仙又有祖仙的味道,那就只能是与断山一样的半步祖仙。

    若仅仅只是半步祖仙还无法引起苏夜的注意,关键是,苏夜还感觉到看到这群人出来,身边断山竟在一刹那间产生了一种凌厉的敌意,但很快就他自己压制了下去。

    便在这时候,苏夜耳中忽然传来断山的传音:“剑绝,此人是半步祖仙清越,你要小心防备。”

    小心防备?

    什么意思?

    苏夜明显感觉断山话里有话,刚想借机试探一下,那边被称作清越的半步祖仙已经发现了他们,并且带着人主动飞了过来。

    “断山,听说你出去为火英找场子去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怎么样,那个胆大包天胆敢挑衅我惊涛门的家伙镇杀了没有?”

    清越主动问道,他笑吟吟的,脸上笑容很灿然,但仔细品味起来却会觉得很假,不仅假,眼神里还透着一种十分隐晦的凶光。

    苏夜心头不由一动。

    若说这断山与清越之间有什么矛盾的话,同门之间相互有敌意那也在情理之中。可苏夜却隐隐感觉这个清越对断山的态度,并不仅仅是有矛盾的那种敌意,更像是对待不同类,如同妖兽针对了猎物的那种杀机。

    想到这,他不由产生了另外一种想法。不过这种想法是不是真的,还有待于查证。

    眼下,苏夜故作不知,依旧冷淡着面孔,扮演着一个冷酷剑修的角色。

    断山同样也笑呵呵的,“解决了,不过跟你想的有些不太一样,那是个误会。神火剑祖已经亲自出面,将那人收为记名弟子。喏,就是身边这位,他叫剑绝。”

    说着,断山也扭头看向苏夜,专门为苏夜介绍了一下清越。

    “被神火剑祖收为记名弟子了?”清越有点惊讶,看向苏夜,笑容同样灿烂无比,却让苏夜瞬间感觉到了一种格外浓郁的杀机。

    “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连我都有些嫉妒了。”清越对苏夜说道。

    “不敢!”苏夜拱了拱手,显得冷酷。

    清越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满。

    断山连忙解释道:“剑绝是个纯粹的剑修,并不善于与人接触,清越勿怪。”

    “噢…原来是这样,无妨。”清越笑了笑,似乎真的不在意了。

    断山道:“你呢,你不是在安排新招收的弟子吗,怎么突然有空出来了?”

    清越道:“唉,我也纳闷呢,你说我正忙着呢,连修炼都顾不上了。门主却突然通知我,说什么天林岛有一支队伍来访,并且人都已经到了三百万里外了,让我带着人去迎接一下。”

    “天林岛?不是吧,我不记得天林岛跟我们惊涛门有什么瓜葛啊,怎么突然来访?”断山一脸错愕。

    “鬼才知道。算了,不多说了,门主吩咐的大事我可不敢怠慢,我还是先去把客人迎接过来为妙,耽误了,我吃罪不起。”清越耸了耸肩,随即领着人掉头离开。

    飞了一段,又见清越突然回头,“噢对了,剑绝,既然你成了神火剑祖的记名弟子,回头可得跟我好好亲近亲近。”

    说完,带着人迅速飞走,眨眼间消失不见。

    苏夜注意到,断山的脸色已经阴沉得滴水了。不过,苏夜还是没主动问。

    倒是断山好像有些憋不住恼意了,主动道:“剑绝,这个清越你记住了,一定要千小心万小心,以后尽量不要与他接触,尤其不能跟他单独待在一块。”

    “为什么,这个人似乎挺热情。”苏夜不解的问道。

    “热情?哼…算了,有些事情我不能多说,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为你好,而且这事关身家性命就对了。”

    断山犹豫了一下,又道:“还有那天林岛,突然之间来访肯定也不是善茬,虽然我不认为这事会跟你扯上关系,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尽量不要牵扯进去。”

    苏夜愣了一下,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断山兄,与你接触不久,但我能感觉得出来你是个真诚的人。我想问你一句,希望你坦诚的告诉我,这惊涛门的情况是不是特别复杂。若是特别复杂的话,我想我还是就此离开吧,我觉得我并没有多余的精力,也没有能力去应付这些与修炼无关的事情。”

    断山闻言,脸色大变,脱口道:“那怎么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