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夜间结伴蹲茅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裕微微一笑:“那就让我们一起走到最后吧,一起并肩杀敌,功成名就!”11

    刘敬宣突然笑了起来:“明天开始,就要进行格斗训练了,寄奴,你可得好好表现,我还是那句话,队长之职,我要定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好,我就等你来取,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正说话间,从营帐之中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之声,二人停止了说话,看向了帐内,只见门幔一掀,魏咏之捂着肚子,就要往外走。

    刘裕的眉头一皱:“兔子,怎么了?”

    魏咏之的脸上一副给闷得通红的样子,急道:“奶奶的,晚上大概吃了个馊馒头,这会儿肚子有点不舒服,寄奴,我要拉屎。”

    刘裕摇了摇头:“军中有规矩,夜间出恭,必须至少二人同去才可以,要不然,给值守巡逻军士碰到,以奸细论处。连我也救不了你啊。”

    军中有严格的夜间准则,以防奸细混入,刺探军情,首先就是各营的巡逻,值守,都要有口令,这个口令每天一变,很多时候就是各营主将的名字,这是平时的训练营,还算好的,如果是战时,几乎每天各军都要移营换位,所以每天各个营地的主将名字都会更换,即使是前一天侥幸得到口令的敌军奸细,第二天再来也往往会答错口令,从而落网现形。

    除此之外,夜间行动,不管是喝水还是拉屎,必须二人同去,古代的军中虽然没有后世的卫生防疫知识,但也知道人群混居,粪便是最大的传染源,因此对于厕所有严格的要求。

    每到一地,行军扎营,每十人为一伙,五十人为一队,五口锅吃饭,也要在营帐周围五十步内,挖五个厕坑,出恭之时,就在这五个坑里拉屎撒尿,每隔一天,必须填平这五个坑,插上一根松枝为标记,另寻他处再挖五个丈余见方的厕坑,以此保证不至于在营帐周围滋生蚊蝇,传播疫病。

    魏咏之的三片兔唇翻了翻:“哎呀,忘了这一岔了,得,我回去叫顺之陪我去吧。”他说着,转身就要回帐。

    刘裕叹了口气,说道:“罢了,顺之睡得正香,这些天大家练得都辛苦,能多睡会儿是一会儿,这样吧,我陪你去一趟,军法也没说两人同去出恭的话,当值的军士不能去啊。”

    魏咏之的双眼一亮:“对啊,我怎么忘了这点,要是你们也内急的话,不也得进帐找一个人一起去,总不可能两个值守的家伙同时去拉屎吧。”

    刘敬宣勾了勾嘴角:“那早去早回吧,万一孙将军也来巡夜,看到有人不在,可能会有麻烦。”

    刘裕点了点砂,把手中的长矛往地上一插,跟魏咏之就奔向了帐后的草丛之内,三转两转,就摸到了他们队所挖的那个厕坑。

    一股子混合了馊面味道的恶臭味,扑鼻而来,刘裕的眉头一皱,捏着鼻子走了出来,对着拉下了裤子,已经蹲到坑边的魏咏之说道:“兔子,动作利索点。这阵子军粮是怎么回事,这么不新鲜,大家拉肚子的可不少。”

    一泡屎巴巴落地的声音传来,魏咏之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的声音从草丛中也传了过来:“肯定是刘穆之这死胖子在捣鬼,把好东西全偷吃了,留下些陈芝麻烂谷子给咱吃。不过,我们还算好,这些天总是有面食和馒头吃到,倒是你们这些南方土生土长的人,那叫一个难以下咽啊。”

    刘裕勾了勾嘴角,这些天的伙食确实让他很不习惯,他摇了摇头:“这还没北伐呢,为什么每天要吃这些馒头?总不至于大军中没有米粮了吧。”

    魏咏之笑道:“大概是为了以后打仗准备吧,你是有所不知啊,到了两淮之地后,一过了彭城,那就是以吃面食为主了,我们原来在北方,一年到头也难得吃几顿稻米的,刚到京口的时候,还很不适应呢,也就是这回投军,才又吃到了家乡的馒头。”

    刘裕心下黯然,南北之隔,绝不仅是一道大江的阻碍,两边的民情,习俗,饮食,都可谓天差地别。自己虽有从军建功,北伐中原,收复河山之志,但连北方的这些馒头面食都难以下咽,还谈什么北伐之事呢?一想到这里,他的一股英雄豪气,不免为之一沮。

    魏咏之的声音突然变得低了下来:“对了,寄奴,这个刘敬宣,你怎么看?他好像存着一股劲,想跟你争个高低呢。”

    刘裕摇了摇头:“他应该是个高门子弟,起码也是个将门虎子,我不明白他为啥要跟我这个平头百姓争。就算争赢了,也不过是一个管五十个兵的队正罢了,他不会只有这点眼光吧。”

    魏咏之摇了摇头:“不,寄奴,你不知道,你是三届京口的武魁首,不是普通的平头百姓,这些天来,不止咱们飞豹营,就是别的各军,各营,都在传说你的厉害呢。那些各地流民帅带来的队伍里,也不乏健者,听说有些人都在暗中注视着你,想跟你比个高下呢?这刘敬宣,只不过是比他们更进一步,干脆直接调来飞豹营罢了。”

    刘裕笑道:“阿寿也是条光明磊落的好汉,他要跟我公开竞争,并不是什么坏事,有这么一个对手,也能激起我的斗志呢。”

    魏咏之叹了口气:“可是这小子不太会做人,来的时候就牛逼哄哄的,这些天还是用鼻孔看着咱们,就是再有本事,我们也不会服他的。还是你刘大哥好,把我们真的当自家兄弟。你放心,明天开始格斗训练了,我们会帮你教训一下刘敬宣的。”

    刘裕的脸色一变,看了一眼百步之外,还站在帐外值守的刘敬宣,低声道:“不要乱来,阿寿只是狂了一点,傲了一点,还是自家兄弟。不要伤了和气。”

    魏咏之提着裤子从草丛中走了出来,一边用几片草叶擦着自己的手,一如刚才用这几片草叶擦自己的屁股一样这个时代没有草纸,拉完屎后往往是用草叶子擦,一边笑道:“我们出手自会有分寸的,除了队长之位是非你莫属外,不是还有一个队副吗?阿寿想要当队长,得先问问我们让不让他当队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