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雁行弩手迎骑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一阵阵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刘敬宣走到了刘裕的身边,微微一笑:“寄奴,真有你的,本来大家伙儿都又怕又绝望,给你这样一说,个个跟小老虎一样,嗷嗷叫呢,全都回来啦!”

    刘裕平静地说道:“调动战士们的情绪,本就是作为指挥将校应该做的,我们要的是带着他们胜利,活下来,而不是让他们死的没有意义。”

    刘敬宣看着对面的军阵,说道:“看起来,只有这三千左右的燕军会发起攻击,慕容垂在想什么呢,猫捉老鼠玩吗?”

    刘裕摇了摇头:“在我看来,不是慕容垂想打,而是那个慕容宝想要建立自己作为世子的权威,要打这一战罢了。我刚才就说过,这是我们的机会,如果痛击慕容宝,打出我们的军威和士气,就会让慕容垂意识到我们的价值,出于制约那个内奸的需要也会留下我们,所以这一战不是为了胜负,也不是为了生死,而是要表现出我们的实力,这些年我们一直在练如何对付骑兵,现在,就是最好的检验我们战法的时候了。”

    向靖也差了过来,这会儿的他,已经抄起了一杆长槊,哈哈大笑起来:“寄奴哥,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大家伙儿全听你的。”

    刘裕微微一笑,看着对面的军阵,说道:“慕容宝虽然骄狂,但不至于傻到直接出动骑兵冲阵,传令,后撤至后方的焦土之中,以拒马和鹿角护住两翼,防止敌军侧面冲击,我要逼慕容宝正面上来与我军对射!”

    燕军前军,慕容宝一身金甲,闪闪发光,看着对面高唱战歌,秩序井然的北府军,冷笑道:“看起来他们的士气不错嘛,刘裕还真有点本事,能让这些人高高兴兴地送死而不自知,看来小姑以前说的,还真不是吹牛。”

    一边的慕容凤的眉头深锁:“世子殿下,对方人数虽少,但也不可轻敌,现在他们退入了焦土之中,又开始在两翼摆下拒马,我军想要从侧面包抄,怕是难了,刘裕看起来是想逼我们正面对抗。”

    慕容宝笑着一指身后的密集军阵:“光我们这里,就有三千步骑,六个打一个,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宜都王,你说要是现在我下令甲骑俱装全面冲击,结果会如何?”

    慕容凤断然道:“万万不可,这些北府兵军容严整,而且列下了防止正面冲击的军阵,你看他们槊手在前,人着重甲,这就是等着我们的骑兵硬冲呢,他们如果在两翼都能布下拒马,正面一定会有防止冲击的办法,我们的甲骑是最厉害的杀手锏,决胜时才用的,不能在现在就白白地消耗和损失,毕竟吴王组建这支部队,用了几年时间,不容易啊。”

    慕容宝勾了勾嘴角:“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用甲骑就不用吧,传令,轻骑上前,驰射敌军,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坚不可摧!”

    高岗之上,慕容垂的眉头紧锁,看着前方的军阵在号角与旗号的指挥下,开始调动,原本列在前方的重装甲骑开始向着两侧退开,而三百余骑轻骑兵,手持大弓,身着皮甲,骑着个头较矮,四蹄有力的奔马,开始在大阵之前的一线编成一字的横队。

    慕容德这时候也站到了慕容垂的身边,作为全军副帅,前面的两万多弓箭手就是他指挥的,他微微一笑:“看来世子很有长进啊,要是换了以前,我觉得他多半直接是用甲骑突击,一下吃掉对手了。”

    桓玄笑道:“其实我觉得如果直接用甲骑解决会更好一点,让刘裕又是煽动士气,又是退后列阵,已经有点失去时机了。”

    慕容德沉声道:“桓世子,这一战胜负没有任何的悬念,我们大燕将士也希望有一场堂堂正正的厮杀,免得晋人会说我们只会用诈术,给他们列阵,又能如何?要知道我们大燕不仅是甲骑横行,骑射之术也是独步天下。”

    慕容兰平静地摇了摇头:“九哥(慕容德是幼弟,排行第九),只怕没你想的这么容易,我跟北府军在一起多年,知道他们有非常精良的对付骑兵的训练,只靠骑射,怕是难以吃掉他们。”

    慕容德的脸色一变,前方响起了一阵沉重的鼓角之声,伴随着大量胡骑冲击前的高声呼喝,轻骑兵们开始渐渐地向前,慢走,快步,小跑,加速,冲刺,等到离着对面的北府军一里左右的时候,已经把速度加到了最大,骑士们的盔缨或者是那一头狂野的辫发,在风中飞舞,一如那烈马奔腾时的马鬃与尾巴一样,气势十足!

    刘裕仍然是平静地立于阵前,在他的身后,里余宽的正面,十个铁甲方阵,大盾在前,长槊从盾牌的上面及侧边伸展而出,直指前方,整个大阵,纹丝不动,任由对面的数百匹奔马,席卷着尘土而来,而那胡骑狂野的嚎叫之声,如同野狼啸月,震人心魄,却是难动北府将士们分毫。

    北府军各队的队正与旗头们大声吼着:“稳住,稳住!”

    终于,燕军轻骑,冲到了离北府军方阵前不到一里之处,二百多步的距离,马上的骑士们全部站了起来,这些娴术的骑手们,自幼就在马鞍上生活,即使是奔腾的骏马,对他们而言也如同家中的坐椅一样,他们就这样站在马镫之上,抄起了大弓,一手抓起六七枝以上的弓箭,只这么一挥之间,就搭了一枝食指所扣的弓箭上弦,对着百余步外的北府军方阵,甚至不用瞄准,就准备发射。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一下子举起了手:“弩手,雁行!”

    随着这一声令下,盾后飞奔而出五十余名身着铁甲的弩手,迅速地在盾牌前斜向展开,他们的手中拿着四石强弩,三杆弩臂被一个轮转机簧所控制,而最上的一杆弩臂,已经架矢上弦,就在一瞬之间,瞄准了那些站在马镫之上,御风而来的鲜卑骑手。

    刘裕的手有力地往下一挥:“五矢一骑,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