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意乱情迷梦醒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裕的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左臂,月光照耀之下,发达的肌肉线条分明,上面横着一道鲜红的印记,那正是续命缕的位置,可是那条红色的缕线,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不见。

    神秘的声音冷笑着“你连什么时候失了你爱人的信物都不知道,还说心里有她吗就在你抱着慕容兰的时候,你对王妙音的爱,连同这条续命缕,一起随风而去了。刘裕,接受现实吧,慕容兰才是适合你的那个女人,你跟王妙音,永远是有缘无份。”

    刘裕忍不住怒吼了起来“混蛋,出来,你是谁快给我出来我不信你的话,你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神秘的声音突然笑了起来,在这迷茫的夜色之中,一片黑雾迷团,而那个神秘的声音就在这团迷雾之中,似近实远,渐渐离去“刘裕,这是你的命运,在你的王者之路上,爱情,友情,亲情,永远会一样样地失去,只有承担了人所不能承受之苦,你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放手吧,那个鲜卑女人,能帮到你,成为王,王,王,王,王”

    这个王字余音在耳,却是随风而远,刘裕在心中大叫道“不,你骗人,你胡说,我的心里,只有妙音,没有别人”

    他很想冲出这去,在这深深的迷雾之中,让他无法呼吸,胸口欲裂,可是当他的脚刚刚迈出夹壁墙时,突然远处一道火光闪过,又是一阵脚步声踏地而来,刘裕立马缩回了墙壁之中,他这才意识到,因为刚才自己的这个冲动,被那神秘而奇怪的声音所干扰,甚至让自己错过了一个轮转巡逻的时间,甚至也差点暴露,他在心里不停地骂着该死,却是举头四顾,想要寻找那个怪声的来处。

    黑色的迷雾仿佛一下子就散了个干净,秦军巡逻时的脚步声沉稳有力,自远而来,又渐渐地向着另一个方向延展,最后终于消失不见,刘裕在这一段时间里,也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活人的存在,那团迷雾,还有那个神秘的声音,看起来更象是自己一时意乱情迷后的一种心理作用,不过刘裕的内心深处,一个可怕的意识渐渐地腾现我真的对慕容兰产生男女之情了吗刚才她在我怀里的时候,那个感觉是如此地美好,一直以来,我只自认为此生只爱妙音一人不渝,是我真的动心了还是跟慕容兰相处太久,有了感觉了

    刘裕的心中顿时一惊,他对自己说道“不,不能这样,绝对不可以。且不说妙音一直在等你,不说她对你的深情厚爱。就慕容兰本人来说,也是绝无可能。她是鲜卑公主,你是一心要北伐的汉人豪杰,本身就是汉胡不两立,现在暂时合作,也随时会跟前两次一样会被她出卖,甚至,甚至这次她的投怀送抱,是刻意为之,还是一时意外,真的说得清楚吗”

    刘裕的神色变得黯然,回想起与这个精灵般的鲜卑女子的初遇,还是在银勾赌坊的时候,那个戴着面纱,裸着胳膊,肩膀上尽是刺青的北方女赌神,似乎就有一种魔力,把自己的目光牢牢地吸引在她的身上,说不出的一种感觉,绝不是爱,但又是一种让自己不忍转视他人的感觉,可以说,当时屋中数百人,不乏天师道的教主和三大弟子,不乏刘毅,何无忌这种英雄豪杰,可偏偏是这个精灵般,连脸都看不见的女子,才吸引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

    刘裕喃喃地自语道“慕容兰,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你是真的想拿我当成兄弟,还是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棋子,为你哥哥复兴燕国的野心来服务。你是真的象你说的那样厌倦做一个杀手,想要靠我来争取一个自由的生活,还是从一开始就在勾引我,利用我的感情和善良,来达到你自己的目的。就象刚才的那一次亲密接触,你是真的一时权宜,还是早就计划好了想要勾结我刘裕啊刘裕,你什么时候才能有本事看透一个人,一个女人的内心呢”

    一道淡淡的莹绿色光芒闪亮而过,如同鬼火,转瞬即没,刘裕的心中一动,那是他与慕容兰商量好紧急联系时的一个标记,他这才意识到,慕容兰大约是在殿角那里等急了,怕自己出事,这才冒险发光联系自己,念及于此,刘裕咬了咬牙,身形露出了夹壁墙,目光一下子投向了几百步外,那个莹光发生的地方。

    夜色之中,刘裕的目光如同星光一样,即使是一片漆黑的几百步外,那个精灵般,全身包裹在黑色之中的倩影,仍然是尽入眼眶,甚至,黑色的蒙面巾上,那双如水般的星眸里,那份焦虑与期盼,溢于眼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那份焦虑与不安,顿时烟消云散,转而化成由衷的欣慰,甚至,隔着那面巾,刘裕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慕容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慕容兰同样看着刘裕,眼中闪过一丝温暖的情意,是那种真正的亲人,甚至爱人平安无事后,那种大石头落了地的感情,似乎是她也觉得这一下感觉太过热切,这欣慰之光一闪而没,转而迅速地向着刘裕打起了手势出什么事了这半天也不来

    刘裕的心中暗叹,刚才慕容兰乍见自己一下时,那份眼中的感觉,似是极难作伪,要是能把刚才的这种感觉也随时转换,那只能说此女的演技,达于九天之上,非人类所能堪,刘裕的心中腾起一阵温暖,转而有力地回道没事,有些走神,我这就来。

    慕容兰的秀眉一蹙,继续比划道要来就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刘裕点了点头,身形撤入了夹壁墙中,三下五除二地套上了全套夜行衣,最后把脸也没入了厚厚的黑布之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脑子里所有的杂念都长长吐出,心中念道玉玺,妙音,我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