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刁氏兄弟无地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刁氏兄弟目瞪口呆,本来这与谢家交易之事,就是当年的绝密,也就是刁弘在人群中煽风点火,给刘裕抓了出来,一时恼羞成怒,才干脆把当年的事情给抖出来的,这会儿给谢玄当众反击,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厉害,要么承认刚才的话是胡言乱语,要么在指责谢家之前,自己就得先掉脑袋,刁弘的脸吓得比他抹的那些白粉还要惨白,求助似地看向了王忱。

    王忱勾了勾嘴角,心中一边暗骂这两个草包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上层世家间的潜规则就是斗而不破,没到能一击毙命的地步,绝不可以撕破脸,不过现在二人毕竟是自己的属下,直接弃掉,只怕以后也没人肯跟随自己了,就是当着这么多世家的面,也得咬牙撑着。

    王忱哈哈一笑,向着刁逵说道:“刁兄,你今天是不是记错了呀,当初你跟我说的,是有盗贼趁夜突袭刺史府,最后还靠着谢镇军的护卫,才打退了这些贼人,那盗贼自称是刘裕,可你并没有看清样貌,怎么今天说的,跟那时候和我说的不一样呢?!”

    刁弘咬了咬牙,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是我没好好调查,听信了谗言,刘裕在京口的名气很大,又在之前在我们刁家开的赌场里输了钱,扬言报复,想必那晚是秦军的奸细想要刺杀我们兄弟,所以故意假借了刘裕之名,我刚才因为被刘裕指认,一时有气,就把当时的传言拿来说事了。”

    谢玄的眼中冷芒一闪:“刁弘,这么说来,你当时并没有看到刘裕来攻击你,更没有什么我指使刘裕来攻击你的证据,当初我明明是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说是我指使刺客来攻击你,是不是这样?”

    刁弘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又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另一边的脸高高地肿起:“都是以前刁某的一个护卫,叫刁球的,从那个晚上起就不停地说是谢镇军收买了刘裕等江洋大盗,来攻击我们,也怪我兄弟大意,初到京口,也没啥仇人,只有刘裕在我们的赌场闹过事,有点过节,这才认定了刘裕就是攻击刺史府之人,甚至,甚至因为谢镇军你出手太及时,还误以为是你的指使。”

    谢玄冷笑道:“刁弘,你当我谢玄是什么人?你哥哥不过一个南徐州刺史,你当时连个官身也没有,却拿了刺史节杖在京口招摇过市,本来只凭这点,我就可以把你拿下。作为刺史,不去察觉治下有胡人奸细和杀手在活动,却一心想要捞钱,在京口这个重镇要地作威作福,若是大晋官员个个如你们这般,只怕不用秦军南下,也要亡了!”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什么?秦国奸细?”

    “怎么回事?秦军奸细居然到了京口?怎么我从来没听过?”

    “太可怕了吧,京口离建康这么近,这秦国奸细怎么过的江?!”

    刘裕沉声道:“各位有所不知,秦军为了南侵,早就派了各路奸细混入大晋,刺探军情,就连寿春这座重镇要地,也被其早就派人渗透,要不然,怎么可能一天之间,就沦陷于胡人之手呢?”

    谢玄点了点头,沉声道:“刘军主在洛涧之战前就亲自去了寿春,严防死守,但就是因为内奸的原因,而被秦军趁夜攻下的,这点,当时的寿春守将,徐元喜徐将军可以证明。徐将军,我说的对吗?”

    人群之中,站出了身着布衣,一脸惭愧之色的徐元喜,他低着头,说道:“谢镇军说的一点不错,当时秦军奸细,连我的长史都收买了,夜间开城,导致寿春陷落,我死不足惜,就是差一点害了刘军主啊。”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凉之色:“就是因为有刁刺史这样的人,做官不想着为国为民,只图自己捞钱,却不知外敌早已经潜入,当时要不是谢镇军正好身在京口,识破了胡人奸细,只怕他兄弟二人的首级,早就给人取了去。刁逵,刁弘,你们当时被谢镇军所救,不思感激救命之恩,还在这里血口喷人,还要不要脸!”

    所有人都向着刁家兄弟投来鄙夷的目光,让这二人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王忱的眉头一皱:“好了好了,现在事情已经挺明朗的了,刁刺史,你说,此事就是因为你的那个叫刁球的属下进谗言所致,此人现在何处?”

    刁逵连忙说道:“这个刁球,前几天在阅兵前,去巡查北府军大营时,又跟刘裕起了冲突,被当场斩杀了!”

    刘裕哈哈一笑:“不是什么起了冲突,而是这个刁球到我北府军大营中,拿着鸡毛当令箭,寻衅滋事,甚至诬我北府军将士谋反,对此等挑拨是非,动摇军心之人,以军令斩之,有何不可?”

    说到这里,刘裕重重地“哼”了一声:“刁刺史,你们兄弟二人应该庆幸,今天这里不是北府军营,不然的话,光凭你们兄弟刚才在这里胡言乱语,诬我们玄帅清白这点,就足以先斩后奏了!”

    刁逵恨得牙痒痒,却是说不出半句话。王忱冷冷地说道:“刘裕,差不多就行了,这事确实是刁刺史兄弟一时失言,但他们再怎么也是高门世家子弟,也这次为国作了贡献,我们世家间的事,再怎么争,也轮不到你一个小卒来说三道四,谢幼度,你若还讲世家间的起码规矩,最好就让此人先退下,免得闹得不可收拾。”

    王恭突然开口道:“王元达,刚才谢幼度已经说得明白,咱们今天可以在这里安享太平,就是靠了刘裕这样的将士的浴血苦战。今天这里,不过是一个拍卖秦军战俘的集市,并不是什么世家间的交游之会,凡是我大晋子民,无论身份高低,都可以来这里,你能来得,他也可以来得。凭什么这样出口伤人,要人退下?”

    王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王孝伯,你这个所谓的名士,也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吗?这么喜欢刘裕,跟他一起去当兵打仗,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