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仙途遗祸 > 1751 破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天罚出现。

    不过,慕氏带过来的这批灵体,到底是怎样的灵体还不好说。晴渊自己心里也是有点数的。并未因此忘形——何况,要是天罚延迟呢?

    而且,要是继续吞噬那些特殊灵体,抵抗一剑心一妖丹的实力就不够了。

    晴渊依然是不想要自己出手的。

    别说他已经入魔。哪怕就依然是鬼仙,在现在这个轮回消失的世界也一样得不到补充。好歹魔还能通过血肉吞噬恢复,鬼仙需要的轮回阴气去哪里找?

    可以说这也是他入魔的重要原因。

    入魔了至少还有个恢复渠道……虽然在如今的天道环境可能有些危险。尤其是兵魂是吃不得的。他们的神魂和身体联系太紧密。要不是那女剑心只是剑心,僵尸之身也不是长久之计,晴渊是真的会让人另外去找合适的躯壳。

    魔种的控制下,两个接连吞噬了两个灵体,短时间内再吞噬绝对要“营养不良”的家伙,连带着那只和小白长相相似却被压着打的灵体,以及另外的两具尸身,悍然冲向了站在边上,不愿意卷入战场的那两个东来仙坊的金丹!

    虽然还有一个同样不想插手的单绪盛,但是,以晴渊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单绪盛神完气足,没有经历过大战。那两个东来仙坊的金丹,却已经是疲惫之师!精气的损耗,法宝的磨损,都不是能用丹药轻易弥补的。而且他们两个都已经是在走下坡路的金丹,恢复起来只会更慢,也没什么爆发的指望。

    晴渊不知道的是,在那些被控制的尸体开始“迂回作战”的时候,水馨却在心中松了口气。

    假设晴渊知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她保不定还真的只能请苏倾出场。但是还好,这位晴渊仙尊应该是生于修仙盛世,战斗经验不够丰富。陨落多半是在“灭剑修”的时间段。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缘故,他显然不知道那个重要的道理。

    当然也有可能,他虽然实力跌落,却也依然是一界巅峰。保持着高眼界。区区的剑心、金丹,他根本就看不上眼,不会去考虑,这样的人,居然还要使用战术,要使用自己并不容易恢复的法力。

    不管是哪一种,猜对了就是好事。

    水馨这会儿都没有使用天眷的概率之力。毕竟对方曾是仙尊,也怕用多了被看出来。既然晴渊仙尊不轻易动手,水馨自然也就不会急着突破。

    魔的力量是真正的归于己身。正常的魔,身体素质和自愈能力甚至超过同阶剑修。

    突破过去,也伤不了人,何必着急。

    水馨暂且将之当做了一场历练,在灵体群中纵横游走。那些剩下的尸体,也已经在一边敲边鼓了。能够结成战阵的他们,也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并不显得水馨划水。

    ——其实,若不考虑水馨暗搓搓的计较,和沉得住气的大儒,晴渊的做法没什么问题。

    东来仙坊两个想要站墙头的金丹,看着一个气势达到了金丹后期的尸体,带着帮手冲他们两个冲过来,都是大惊失色。

    危险近在眼前的情况下,较为年轻的那个金丹立刻就喊了起来,“仙尊,仙尊,晚辈愿意臣服!”

    “那就杀了你身边之人!”晴渊冷嗤一声。仙尊没那个心思和人纠结“到底怎么才算臣服”的问题。

    墙头草的立场也不用关注,不用担心。

    果然,在晴渊的话出口之后,较为年轻的那位虽然没有立刻动手,没能来得及第一时间表示臣服的年老的那位,也是瞬间就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不敢冒险!

    如此一来,从一开始,这两位就已经被分开了。下场可想而知。

    毕竟其他人,就连秋霁,都没有要援助的意思。

    毕竟少了苏羽卿一半的战斗力,他支应慕氏的攻击也挺艰难。

    要不是他注意到水馨的战斗缺乏爆发力,和她直冲罪魁祸首的行为有些违和。猜测她另有谋算,这会儿都要扛不住向苏羽卿求援了!

    而且,沈氏也一样不待见墙头草。

    在之前影对慕氏的时候,倘若那两个金丹能全力相助,秋霁认为,也不至于被晴渊抢走东西。所以对于救援什么的,本来也就提不起兴趣。

    倒是单绪盛,看到这个场面大吃一惊!

    就他自己是孤身一人了,看起来岂不是很好对付?别人都有可以相互救援的对象,就他没有!眼看着那个年老的金丹已经在远处被包围,单绪盛就取出了一柄飞剑,想要加入慕氏的战团,对苏羽卿和秋霁发动攻击。

    不过,就在动手的前一刻,他又想起了之前林水馨之前主动踏入陷阱,并且将自己布下的战阵当做了历练场的事情。现在虽然看起来他们这一批人肯定要被收拾,但不知为何,单绪盛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可是清楚得很,自己的“金丹”是个什么玩意。

    现在从他的身体里面剖出来,也是可以用的。

    投靠了慕氏倒是没什么,那晴渊鬼仙连“从外面另找躯壳”都不愿意,对他身上的绝品灵材会怎么看?

    单绪盛也是个冲动的家伙,也没有思量得太仔细,水馨没有动他而他“怀璧其罪”的两个事实在他脑袋里面交战了一会儿,前者就稳稳胜出。他根本不再多想,将自己的法宝收了起来,跑到了距离秋霁和苏羽卿比较接近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投诚的笑容。

    “我本来有六个体修金丹,是同门。但他们背叛了我!路上看到一具他们的尸体,气血都被吸空了的感觉!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意思!”

    秋霁和苏羽卿这会儿哪里敢去多想单绪盛的话?

    要是因为分心而被偷袭该怎么办?

    单绪盛这么跑过来,再怎么都会让人警惕。

    不过,因为他的消息,苏羽卿和秋霁都好歹没有攻击。秋霁只是问了苏羽卿一句,“你行不行?”

    说是让他唤醒那些特殊灵体的七情六欲,苏羽卿吹奏的曲子都已经换了七八个调子了。但半点效果都没有看到。

    苏羽卿也挺无奈——所以他确实是不擅长意境渲染啊!而且那些灵体也明显不是正常的神魂好吧?

    他已经将自己能展现的七情六欲都渲染了一遍,大概对于那些灵体来说,这种程度根本不够?

    不过……单绪盛的话还是给了他一个灵感。

    为什么不让那些特殊灵体去占据金丹体修的尸体?这些灵体单独放出来,在领域的加持之下,明明也有金丹的实力,控制了筑基期的尸体,实力反而是下降了。

    是控制了金丹的尸体之后,晴渊会变得难以控制?

    总不是说那些灵体在吸收了体修金丹的气血之后才有的金丹级别实力?

    所以这其实还涉及到了另一个问题。

    虽说这些灵体,并不是完整的金丹实力,数量也实在是太多了!慕氏是怎么弄出这么多这种特殊灵体来的?

    苏羽卿的脑海之中,又浮现起了尸体去吸收灵体的时候,那些特殊灵体的反抗。

    他无法确认这和他的唤醒有没有关系,但那一幕明确表明,至少在灵体的状态,晴渊无法彻底控制它们!

    甚至慕氏也在之前没有彻底控制它们。否则它们也就不会被晴渊抢走了。

    苏羽卿想到这儿,玉箫的曲调不变,变得如泣如诉,哀怨自怜,又很快转为对生命的渴望,对生命的愤恨!

    认真讲,苏羽卿的意境渲染能力绝对对不起他雷劫金丹的级别。

    换个专门走七情之道的玲珑心金丹来,在场的金丹级别修士多多少少都得受点影响。非得分神去守住本心不可。

    但苏羽卿么……

    就是单绪盛这种萌新,都能将他的箫声视作无谓的背景音。秋霁慕鹤然这类就更别说了。

    倒是那个被包围的老金丹,和那个不知道该怎么办,在“救援”和“杀人”之间纠结的年轻一点的金丹,一个因为陷入绝境,另一个因为自身心态已经不稳,明显受到了苏羽卿箫声的影响!

    而这箫声一影响下来,那年老金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法宝了。

    久战之身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破绽。

    实力已经暴涨到金丹级别的尸体和那狼形的灵体,直接扑了上去。狼影一过,金丹就更是恍惚,直接被尸体锁定!

    剩下那个本来在打酱油的,说不得和老金丹还有些关系的筑基修士的尸体,猛然扑了上去,嘴角长出尖牙,冲着老金丹的脖子咬了下去!

    老金丹几乎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音还戛然而止。

    哪怕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场景,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本能的察觉到了这一点——那筑基期的尸体所吞噬的,还包含了部分神魂!至少是部分神魂!

    那一咬,就直接是某种针对了神魂的攻击!

    然而,天罚依然没有来。

    至少现在没有来。

    在那年老的金丹,变成了一件空荡荡的衣服的时候,都没有来——那一咬,真的是血肉骨骼神魂,什么都没放过。

    从出生起,就已经适应了“不伤神魂”的天道法则的众人,都是心中一颤。

    连战斗都难免放缓了几分。

    唯二的例外是水馨和苏羽卿。水馨总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不少见,没什么好惊奇的——她好像很早就已经受到过教育,与“妖魔”战斗,一定要随时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同归于尽,至少神魂还有希望。

    没有这份觉悟,就不要抱怨死得太惨。

    而苏羽卿呢?这时候是无暇他顾。

    已经徒劳的换了许多种曲调,却是直到这一次,他才真正的感应到了意境的共鸣!

    然而,他依然很苦逼。

    因为他没死过,对生命的渴望总少了几分执着,对生命更不存在真正的憎恨。玲珑心的意境渲染强大,首先得建立在“真情实感”上。模拟表演的始终差了几分。

    苏羽卿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共鸣有了,但没法深入。

    叹了口气,苏羽卿决定放弃,放下玉箫,苏羽卿喊道,“水馨,是器灵!”

    在阵法保护中的慕鹤然脸色一变。

    他当然是一开始就知道情况的,但是,从一开始,慕鹤然就没想过要透露这个消息,哪怕是身边的人,也不会透露。

    如果真的能引来一个魔尊相助,那点儿亏有什么吃不得?

    没想到,苏羽卿居然认了出来!

    ——但认了出来又怎么样?

    慕鹤然才这么想,就见林水馨的身边,不知道何时,不知道何处的,飞出了一个山形的印章,这印章一出现,就有一道无形但能感觉到的特殊波纹扩散。

    从晴渊的袖子里,随之传出了一声尖啸!

    如果有人始终注意那山形印章的话,大概会注意到,这一声尖啸,让那山形的印章在半空中明显的呆了一下。

    又摇晃了两下,仿佛有什么不情愿的,然后才消失。

    但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因为,随着那声尖啸,模仿了小白成形的那只黑狼的狼影率先仰天发出了一声狼啸!

    接下来,那些没有附身的特殊灵体,那本来就不是完整人形的黑影都是迅速变幻,变成了一只又一只的黑狼。

    那些黑狼也不管水馨和小白了。

    一半往晴渊的方向冲去!

    另一半,往慕鹤然的方向冲击!

    “大胆!”晴渊扬眉怒喝一声,袍袖一挥,除了那些被附体的尸体,不管是黑狼还是水馨小白,都被巨力撞击,倒飞而出!

    但这一次,水馨的脸上,带起了笑容。

    ——从战斗方式来说,“妖魔”都是玩近战的,顶多能有“魔种”,没有领域的妖魔,论范围攻击和远战能力还不如用剑元的兵魂。

    他们的战斗方式,本来就和剑修类似!

    不管是再高的等级,都是一样!

    若是晴渊的这一击力量集中起来,哪怕只是集中三分之一呢?她林水馨也好,空间里的苏倾也罢,多半都扛不住。可是果然,刚刚堕魔的原灵络仙尊,根本就还没有适应!

    水馨顺势飞出,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薄弱点,翻身立稳了身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