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81章 先帮你回国探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年冬天,俄罗斯才刚刚走到一月份,但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八度,铺天盖地的风雪吹得人看不见十米之外的任何景物,整片天地,除了雪白外几乎看不见第二个颜色。

    这里是圣彼得堡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因为天气寒冷,住客大多数不愿意外出,都选择在酒店里消遣时间,恰好三楼配有各种娱乐项目,包括保龄球、桌球、飞镖和射击等等,是以,不少人都聚到了那里。

    此时射击室内,就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正在瞄准十米之外的靶子,她手上拿的手枪和墙上的电子屏之间连着一条电线,每次打出子弹,屏幕就会自动显示出那一枪的分数。

    她已经接连开了十枪,但不是脱靶就是勉强上靶,分数惨不忍睹。她眉心烦躁地拧起来,看都不看就连续开了三枪,可见已经是没了耐心。

    刚想把手枪丢回桌上,她的后背就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同时双手被人握住,重新举起。

    “抢不是这样拿的。”

    厉南衍胸膛贴紧她的后背,控制着她握着枪的手,对准那个白底红纹的靶子。

    “左脚往前半步,脚尖对着你的目标。”

    “右脚和目标形成九十度角。”

    “双腿微曲,上身挺直。”

    南风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教她怎么拿枪。

    他的声音清冽而轻缓,在她耳畔接连响起,像一个极有耐心的老师:“持枪的右手向前完全伸直,左手肘关节稍微弯曲,托着右手,帮助右手保持平衡。”

    “用右眼瞄准目标,记住,从眼睛到手臂到瞄准镜到目标,四点要形成一条直线。”

    他摆弄着她的身体,摆出一个接近标准的持枪射击姿势,然后勾起唇角:“不错,就这样,开一枪试试。”

    南风在瞄准镜里看到了靶子,嘴唇一抿,扣动扳机。

    电子屏随后就显示7分。

    还没来得及高兴,厉南衍就摇摇头,不太满意似的:“如果目标是活体,你连击中的可能性都没有。”

    哪有那么差?南风不服气,好歹她现在都打中7分了。

    她从他怀里挣开,身体快速后退两米,按照他刚才所教的姿势摆出,枪口瞄准了他。

    厉南衍挑起眉,没等她摆好姿势就闪电出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动作迅猛地去夺她的枪。南风的反应也很快,立即用膝盖顶开他的身体。

    厉南衍侧身躲开,同时提醒:“这个时候你应该想办法摆脱我的控制。”

    南风立马改用踢。

    但还是被他轻而易举地避开,同时她的手被厉南衍抓住,他将她的双手往后一扭,令她被迫弯下腰。

    身体一时间被压制住,她咬咬牙,心思一转,抬脚就去跺他的脚板。

    厉南衍早有防备,避开她脚的同时握着她的腰将她一兜,南风的身体就像陀螺似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和他面对面,双手则被他一只手抓住桎梏在身后。

    他在她耳边说话,呼吸落在她的颈侧:“我扣住你手腕的时候,你应该想办法迅速和我拉开距离,要挑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下手。知道人体最脆弱的部位在哪里吗?”

    现在是教她防身术?南风皱眉:“眼睛?喉咙?心脏?下身?”

    厉南衍低头,望进她的眼睛里:“是眼睛、耳朵、太阳穴、鼻梁、咽喉、后颈、心脏、肋骨、裆部和肾脏。”

    话音落,南风毫不犹豫屈起膝盖去顶他的下身。

    她觉得她速度够快,攻击也很突然,可厉南衍的反应仍然比她快一步,迅速松开她的手往后避开。

    膝盖落了空,不过身体重获自由。

    她回身主动发起攻击,厉南衍见招拆招,没三两下就再次抓住她的手腕,故技重施拧到她的身后。

    “忘了我说的?挑人体脆弱的地方攻击。”

    南风想都没想就用后手肘去撞他的腰,他避开后顺势猛进几步,将她压在墙上。

    同时他的人也压上她的后背。

    “继续,想办法挣开我。”

    一番折腾,南风已经筋疲力竭,接二连三的挫败让她觉得他是逗她玩,恼怒至极,自暴自弃,不再反抗。

    “以后每天我都陪你练两个小时射击和防身术。”厉南衍叹息,“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国?”

    南风心尖一软,火气彻底熄灭,乖乖地应:“嗯。”

    厉南衍这才放开她,亲昵地将她的鬓边的碎发别到耳后,道:“上次和你提的人已经来了,换身衣服再去见他。”

    南风顿了顿:“就是你说的那个和我目的一致,能和我成为合作伙伴的人?”

    前段时间他对她说,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太单薄,最好找几个合作伙伴,她觉得有道理,毕竟她这次要对付的不是一般人物,那个人有多厉害,她太清楚了。

    “嗯,你自己去看看,合不合适由你决定。如果决定合作,他能先帮你回国探探路。”厉南衍答应会帮她,但不会太过干涉她,只在某些方面提出建议,接不接受都看她自己的打算。

    南风很好奇,究竟是谁和她的目标相同。

    她先回房间换了一条裙子,又上了淡妆,右脸颊上那条疤痕遮不住,她看着,习惯性地抚摸,指腹下凹凸不平的触感提醒着她永远不要忘记那个雨天发生的事情。

    眼底飞快掠过冷峭,随后她垂下眼皮盖住。

    出了套房,她直接去往约定见面的咖啡厅。

    咖啡厅里也有不少人,南风扫了一圈,很快就锁定住一个身影,他面对着她坐着,和她目光对上时,脸上就绽放开笑容。

    南风愣了愣,说不诧异是假的,竟然是那个给过她一条手帕,告诉她俞温被关押地方的年轻男人!(165)

    事后她不止一次去猜测他的身份,但都因为毫无头绪而不了了之,本以为不会再见面,没想到,他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厉南衍介绍给她的合作伙伴。

    带着满腹的疑问,南风走了过去,在他对面落座:“居然是你。”

    男人托着下巴,笑眯眯的:“难得,都过去这么久,你还记得我。”

    南风无语:“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被夸和鬼一样漂亮,都会对那个人难以忘怀吧。”

    “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对你说这句话,否则你现在也不会记得我。”

    油嘴滑舌。

    南风蹙眉:“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

    “萧晨。”

    萧晨。

    南风在心里仔细搜索这个名字,没有一点印象。

    但就单凭他能在陆公馆如入无人之境这一点,就可以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她身体后倾靠在椅背上,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再次相见她对他的第一印象仍是年轻,而且这两年他也没什么变化,看起来还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可就是因为太年轻了,所以她对他实在无法信任,沉思了少顷,她开门见山地问:“我想知道,你和陆家是什么关系?”

    萧晨不意外她会这样问,摊摊手:“可以说有关系,也可以说没关系。”

    南风眯眸,随后就听见他笑说:“桑榆那丫头得喊我一声‘大哥’。”

    什么?!

    南风刹那间眼神变化,夏桑榆要喊他大哥,所以他是陆家的……

    她没有忘记当年江岩对她说的话——陆家不止陆城遇一个继承人,还有三个私生子女,在那场‘夺嫡’失败后,老大和老四就被陆城遇驱逐出境,至今数年没有回国……

    怪不得他说‘可以有关系,也可以没关系’,一个在族谱上没有名字,又不被冠以陆姓,可偏偏身上流着陆家的血的人,的确可有可无。

    南风难以置信,眼前这个男人怎么看都和传闻中的完全不相符,可厉南衍一定是事先确认过,否则不会让她来和他见这一面。

    所以,他说的是真的。

    萧晨微笑着对她伸出手:“Cynthia小姐,不知道我这个身份,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合作伙伴?”

    南风目光落在了他的掌心,眼中闪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