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80章 我就在这里等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杉矶机场。

    厉南衍去取登机牌时,南风去了一趟洗手间,刚才进门,她就看到洗手台边站着一个女人,她虽然微低着头,但那小半张脸也足以让她认出来是谁,脚步不禁停下。

    女人恰好抬起头,镜子里倒映出南风的面容,她瞧见了也是愣怔,旋即马上扭过头:“你……”

    南风将鬓边的头发别到耳后,抬眸时扬起嘴角,如从前那样打招呼:“嗨,夏总监,好久不见~”

    谁曾想到,在异国他乡遇到的第一个故人,竟然是夏桑榆。

    夏桑榆反应了一会儿,才道:“好久不见。”

    南风笑笑,神态自若地走过去,看到她放在一旁的登机牌,随口问:“你要回国?”

    “嗯……”夏桑榆心情有点复杂,自从在野山里分开后,她们到现在将近一年没见过,这一年里她们的变化都不小,尤其是她,她是知道的,她被陆城遇囚禁,后来生下了死胎,现在还是个失踪人口……

    相较于她,南风倒是很淡定,挤了一点洗手液在手上搓弄,寒暄似的:“我记得你现在是在美国工作,这次回国是出差?”

    “不是。”夏桑榆定定地看着她,“之前我们负责的冰岛项目出了问题,你不知道吗?这几个月我经常往返中美接受调查。”

    “噢。”这件事她还真不知道,不过她也没必要知道了。洗完手,南风在烘手机下烘干手。

    “……”她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好说,如果是以前,偶遇就随便打声招呼,可这次夏桑榆却绞尽脑汁想找出点什么和她聊聊,纠结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城遇一直在找你。”

    嘴角嘲弄地提起,南风轻幽道:“他当然要找我。”

    夏桑榆张了张嘴,又一阵哑口无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现在的南风像换了个人似的,陌生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

    “我差不多要登机了,下次有缘碰到再一起吃饭吧。”南风随心一笑,直接从她面前走过。

    夏桑榆愣在原地数秒,忽然追了出去,对着南风的背影喊道:“我不知道你和城遇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不会多嘴,今天碰见你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她咬了咬唇,低下声,“好自为之。”

    南风头也没回,只抬起手,摆了摆。

    走到转角处,那里有个男人在等她,她扬起嘴角,主动将手挽进他的臂弯,相携离去。

    那对乍一看起来格外般配的背影已经走远,但夏桑榆仍是没有迈动脚步,神色变换复杂。

    助理适才也旁观了她们的偶遇,忍不住说:“夏总监,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南经理,你之前帮过她的事儿?”

    是,她帮过她。

    她人在国外,但一直留意着陆公馆的情况,南风见红被陆城遇送去医院抢救时,她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她想,三更半夜又事发突然,陆城遇一定没有来得及布防,这或许是救她离开的唯一机会,所以她就将消息传给了盛于琛,这才有了后面盛于琛带领车队去抢人的一幕。

    夏桑榆吁出口气,怅然若失地摇摇头:“没什么好说……也不是我帮她,我只是还她一个人情。”

    当初在野山她救过她一命,就当是她把那个人情还给她。

    至此,她们两不相欠。

    “走吧,我们也该登机了。”

    夏桑榆脚步一转,走了和南风完全相反的方向。

    ……

    从洛杉矶飞往俄罗斯要十二小时,厉南衍拿了毯子盖在南风的身上,南风没有拒绝他的服务,托着腮看着他,等他忙完了才悠悠道:“我都要跟你走了,你还不打算告诉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帮我?”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他之前编造的那个所谓她的身世自然不攻自破,所以她现在非常好奇,这个从天而降,将她从榕城带走的男人到底是谁?

    厉南衍早就知道她会问,神色不动地回了她的话:“我是你哥的朋友。”

    南风瞬间坐直了身体,眸光闪了闪:“我哥的朋友?我听陆城遇他们说过,我哥这些年能在国外躲过他们的追杀是有人保护了他,难道那个人是你?”

    “算是。”

    南风眉心叠起:“那你和我哥又是什么关系?”无亲无故,为什么要保护他?

    厉南衍道:“你现在也应该知道吧,总有那么一些人想要我的命,我遇到你哥也是因为一场刺杀,如果不是他出手帮我,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原来又是一个关于施恩和报恩的故事。

    南风眼底稍纵即逝过一抹讽刺,他们兄妹还真是爱做这种事。

    不过,她哥和她还是不一样的,她救的那个不是人,而是一条蛇,东郭先生那条蛇。

    提起这件事,厉南衍还是有愧疚的:“抱歉,我晚了一步,没能救出你哥。”

    “如果不是你,可能都不止死一次了,所以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至于我哥那条命,”南风看向窗外,飞机已经上升到云层,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像极了她眼中霜雪的颜色,“我自然会去跟该负全责的人算清楚。”

    此去万里之外,但别急,她早晚会回去。

    ……

    冬天快要来临的时候,夏桑榆又回了一趟中国,这次她是代表她现在所在的公司去和陆氏洽谈合作,所以理所当然的,她见到了陆城遇。

    男人在她看来并没有任何变化,整齐而熨帖的黑色西装穿在他的身上,笔挺而优雅,外加一件浅淡亚麻色的毛呢外套,站在阳光下,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她却无端想起几个月前在洛杉矶机场碰见南风时,和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他的头发也是这种比阳光还淡的亚麻色。

    陆城遇抬眸朝她投去视线,夏桑榆才动身走过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陆城遇打开后座车门。双方刚签完合同,再加上他们本身有私人交情,她回国一趟也不容易,所以他就做东请她一起吃饭。

    车子在榕城最有名的餐厅聚春居停下,这一顿饭只有他们两个人吃,所以也没太多拘束,只是夏桑榆有心事,席上有些走神,陆城遇问了几句她的近况她都没有回答。

    “在想什么?”

    夏桑榆一下回神:“没,在想工作上的事……你问我的情况吗?我很好啊,对我来说,只要不是留在榕城,去哪里都没有区别。”她望着他问,“那你呢?你好吗?”

    陆城遇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运用蟹八件,将醉蟹的肉悉数从壳里挖出来,抽空看了她一眼:“我好不好,你现在不是看见了?”

    夏桑榆干笑了笑,拿起柠檬水的杯子在两手间轻搓,忽然想起之前听到的传闻,试探着问:“城遇,我听说最近大半年,陆公馆里都住着一个女人,她是谁啊?”

    怕问得太刻意,她还特意笑开,揶揄道:“该不会是你的新情人吧?可我记得你的规矩不一向是情人养在外面,绝不会带回陆公馆么?什么时候改啦?”

    她边说话边观察他的表情,想看看他有什么变化,可没有,他像是一个失去的颜色的人,脸上始终是寡淡的温漠,将蟹肉剔完,他抽了张湿巾擦手,也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夏桑榆以为他不会回答,低头喝了口柠檬水,这时候却听到男人说:“这条规矩,早就没有了。”

    夏桑榆猛然抬起头:“你……”

    她是知道的,当初南风还是他的情人的时候就住进陆公馆,所以,他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此后他的所有情人都能住在陆公馆,还是现在住在陆公馆的那个女人和当初的南风一样特殊?

    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陆城遇慢条斯理地吃完他的蟹,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说了无关紧要的事情:“桑榆,我是你二哥,以后喊我二哥,不要总是没大没小地直呼我的名字。”

    然后起身:“有时间就去老宅看看母亲,她很想你。我下午还有个会,先回公司。”

    服务生撩起隔断空间的珠帘,陆城遇走了出去,将要走下楼梯的时候,夏桑榆实在忍无可忍,对着他喊:“我见过南风!”

    陆城遇的步伐微滞。

    夏桑榆屏了口气,她答应南风不说,可是她要违背承诺了,大不了将来见到她再跟她道歉,她疾步追上去,开口就说:“我见过她,大概是四个月前,在洛……”

    “桑榆,我不想知道。”陆城遇打断她。

    夏桑榆睁大了眼睛。

    她一个旁观者都憋不住想一吐为快,他怎么能不想知道?

    “你说什么?你不想知道?她不是你的妻子吗?她不是你不顾祖母和母亲反对都要娶的妻子吗?你不是很在意她很喜欢她吗?我虽然不知道她具体在哪里,但是我见过她,我和她说过话,我看到她和谁在一起,我可以告诉你,你可以去找啊!你去把她找回来啊!”

    陆城遇眼波不动地等着她将话语全部倾倒完,才温温漠漠地回道:“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