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69章 那天也下了大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术后南风还在昏迷,她已经怀孕满28周,属于晚期妊娠引产,再加上大出血,此刻的身体非常虚弱,随时可能有其他并发症,所以必须住院观察。

    安顿好南风后,陆城遇走出病房,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风也刮得厉害,好像在酝酿一场磅礴大雨。他神思一晃,记起了一年多前,他第一次见到她,也是这样一个阴雨天。

    黄金台的3021号房,虽然是他在黄金台的专属房间,但他很少在里面过夜,那天会进房间,也只是打算换身衣服。

    蓝兰亲自送他到房门口,笑得有些别有深意:“陆少,您身边很久没有女伴了吧?”

    他微微挑眉。

    他对情事并不热衷,没有遇到感兴趣的之前,女人于他其实无可无不可,而蓝兰突然这么问,他也猜得出她在房间里安排了什么,倒是没有拂她的面子,携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进入。

    而她当时就倚着窗站着。

    手里拿着一支红玫瑰,不过不是在欣赏,而是在将花瓣一片一片地撕下来。

    她身上只穿着他的白衬衫,露出两条雪白细长的腿,内里的风光也是若隐若现。

    听见他走进来的声音,她回过头,玫瑰的色泽晕染上她的眼角,一片绯红说不出的娇媚。

    她没有刻意的矫揉造作,嘴角轻轻一提,无端的,就让人联想到了一个词——拈花一笑。

    他想——或许,她就是他感兴趣的女人。

    当天晚上他在黄金台过夜。

    翌日清晨,他醒来时,她还躺在他的怀里熟睡,被子微微下滑,露出她脖颈和肩膀上的点点红印。

    他静静看了片刻,将被子往上掖了掖,自己则无声走下床。

    离开黄金台时,天空乌云密布,有狂风过境,仿佛随时要降下一场倾盆大雨。

    他看着风卷着地上的落叶旋转,忽然低喃:“南风。”

    宋琦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去看被风绞得支离破碎的枯叶,没懂他的意思:“陆先生……?”

    他垂眸却是笑:“南风还在睡,等她醒了问她今晚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喜欢吃西餐还是中餐,然后你去定位子。”

    宋琦先是愣了愣,总算明白‘南风’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到底是从小跟着他的人,宋琦很快就参透他言下之意,旋即应道:“是。”

    当天晚上,她如约来了,穿着大红色的无袖连衣裙,荷叶瓣的裙摆摇曳生姿,远远看着,就如一朵盛放的烈焰玫瑰。

    天际忽传来一声闷雷,陆城遇的思绪从飘远的记忆中拉回,瞳眸重新聚起焦距。

    “徐飒。”他低声唤。

    身后悄无声息走近一个人。

    “把公馆的家庭医生都丢到黄金台,让傅小爷处置。”

    徐飒微微一凛——直接处置……?不用审问?

    难道陆先生已经知道少夫人是被谁所害?

    他唇一抿:“是。”

    宋琦带来干净的衣服,陆城遇在病房内的洗手间更换,手指一颗颗扣上衬衫纽扣,磨砂镜子将他的侧脸照得菱角分明。

    离开洗手间之前,他温漠的目光从垃圾桶里那件染血衬衫一扫而过,随后打开门出去,下了第二个命令:“宋琦,让夏管家把公馆里外清理一遍。”

    “是。”

    略一顿,陆城遇又加一句:“把梅婶单独关起来。”

    宋琦没有多问,谨遵指令:“我马上去办。”

    病房内重新恢复安静,静得只能听见病床边心电监护仪偶尔发出的细微声响。

    陆城遇维持着宋琦离开前的姿势,站定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开始下雨,起初淅淅沥沥,到后来雨势凶猛,哗啦啦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肉跳。

    他这才迈动脚步,将窗户关上,又拉上窗帘,将这场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彻底阻隔在外。

    目光一侧,便是看见南风躺在雪白的被褥上,她紧闭着双眼,睫毛温顺地搭在眼睑上,脸色比刚送到医院时好了一点,但还是属于苍白的。

    他的眸子漆黑,看不出太具体的情绪,好像蕴了千万种无法言说的复杂和晦涩,一如此刻窗外压抑的天气。

    少顷,他转身,冒着大雨离开医院。

    神色冷然。

    ……

    陆公馆,地下室。

    俞温数不清尝试了多少次,才终于从地上站起来。

    他双手扶着墙,挪动着原本就无力的双腿往外走。

    没有人来告诉他南风现在的情况,他等不下去,他要自己去医院看看。

    地下室的走廊很长,地面很滑,他必须要走得很缓慢才不至于摔倒,可饶是如此小心,他稍不留神没注意到脚下的高低台阶,被绊了一下,还是摔在了地上。

    他忍着疼痛,再次尝试站立,如同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在无数次跌倒后仍不放弃地重新直立。

    只是这次没等他站起来,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棕色的皮鞋。

    他顿了顿,慢慢地抬起头。

    走廊的灯光很暗,来人背着光,五官模糊。

    俞温一眼就认出他,眉心一陡:“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像是觉得这个问题没那么重要,他又改问,“笙笙怎么样了?她的孩子还好吗?”

    可是来人的回答,是将黑乎乎的枪口抵上他的额头。

    ……

    ‘砰——’

    南风双手一下抓紧了被褥。

    她的双眼仍是紧闭着,眉心却拧成了死结,呼吸急促起来,极度的不安,极度的慌乱——她陷入了梦靥。

    梦中,她回到了北城的野山。

    蛇……

    好多蛇……

    缠住了她的脚踝,爬上了她的小腿,如同桎梏的锁链,将她困在原地无法挣脱动弹不得……

    人……

    好多人……

    一个个手持刀枪棍棒,来势汹汹,围攻着负伤的盛于琛和一心两用的俞温,有人引领全局找到他们的破绽,指挥着手下对准他们的要害……

    血……

    好多血……

    有盛家的保镖的、有叶秘书的、有盛于琛的、还有俞温的……

    对,有她哥哥的。

    那四声枪响后他全身都是血,甚至染红了身下的雪地。

    他在地上挣扎,他站不起来了,他曾经拥有那样矫健利落的身手,以一敌十,被追杀多年仍然安然无恙,可是现在,他却只能像蝼蚁一样在地上匍匐。

    有人在笑。

    在嘲笑他。

    嘲笑当初睥睨他们的人现在只能在他们脚下爬行,笑声像魔音一样刺耳至极,她想捂住耳朵,更想替哥哥捂住耳朵。

    不要听,不要听。

    他们没有资格羞辱你,没有资格践踏你。

    可是不行,她做不到。

    她身在其中却又像个局外人。

    哥哥喊着她的名字想到她的身边,她看着他身后爬出一条血路,触目惊心。

    她的心脏一阵扩张一阵剧缩,好疼好痛,眼前如有烈焰燃烧,将一切焚毁。

    火光之中她看到一个男人举起手枪,对准了她哥哥。

    她撕心裂肺地大喊:“不要——”

    慌乱。

    嘈杂。

    扭曲。

    狰狞。

    她的思绪和意识已然不受自己控制。

    她想救她哥哥,又想摆脱这个梦境,她的灵魂在现实和虚幻中撕扯,耳畔还有人像念经似的对她说着话,说着谁利用了她,说着谁算计了她,说着谁杀了她哥哥,说着谁囚禁了她,说着谁毁掉了她的一生……不断地重复重复再重复,她的脑袋几乎要炸开,心脏也被拧成了一团,极致的痛苦莫过于此。

    忽然有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病人的情况不对!危急!快送抢救室!”

    谁是病人?谁的情况不对?她都来不及想,因为她被另一个声音拉走了。

    似有谁俯贴在她的耳畔,轻轻对她吐出三个字:“陆城遇。”

    ‘陆城遇’三个字钻进耳朵的瞬间,她立即感觉到眼睛一阵涩疼,眼泪不受控制地滚出眼眶。

    那些或模糊或朦胧的画面终于彻底显现出庐山真面目。

    是,是陆城遇。

    陆城遇用她设局引出她哥哥……

    陆城遇对她哥哥开枪……

    陆城遇把她关在不见天日的牢笼里长达七个月……

    陆城遇对她哥哥严刑逼供……

    陆城遇,都是陆城遇,都是陆城遇。

    她曾经爱他刻骨铭心,可是最后将她推入地狱的人,也是他。

    隐隐约约混混沌沌间,有声音在她左耳轻轻地说:“你哥哥死了。”

    恍恍惚惚虚虚实实里,有声音在她右耳缓缓地说:“你的孩子也死了。”

    死了……?

    谁死了……?

    “你哥哥。”

    “你的孩子。”

    不可能。

    不可能!

    南风猛地睁眼,视野里天旋地转,可那些画面和话语却真实而清晰地烙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心头剧痛犹如刀割,眼泪不断地涌出,没多久就湿透了枕头。

    朦胧褪去后,入眼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南风的反应很迟钝,半响才发现自己现在是在医院,这里是病房。

    对,她记得她肚子好痛,所以被陆城遇送到医院。

    她下意识去摸腹部。

    平坦。

    梦魇里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你的孩子死了。

    不可能!

    一定是早产了!

    七个月也可以生产!

    她要去看她的孩子!

    南风立即翻身而起,冷不防动作太大,身下蓦然一痛,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五指倏地扣紧床头柜的边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