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64章 你早就应该去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风颤抖着手捡起地上的一张照片……血……鞭痕……低垂着好似没了呼吸的脑袋……她喉咙处像有什么死死梗着,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她上次看到哥哥的照片,哥哥还躺在床上养伤的……怎么现在……

    她捏紧了手指抬起头,脑子里的空白一阵接着一阵,她动了动唇,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出没出声,又说出了什么话,但是她看到陆城遇在她面前蹲下来,一张脸那么冷漠:“我也说过,我没那么好的脾气,这就是你再次惹怒我的代价。”

    对……

    他始终耿耿于怀她逃走的事情……

    所以他也终于做了之前每次用来威胁她的事情,真的让她哥生不如死……

    他警告过她的,她到底还对他抱着什么期待,竟然会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

    “好好吃饭,乖乖喝药,把身体养好,把孩子生下来,否则你会看到更多这样的照片。”

    绝情的话语的钻进她的耳朵里,像一双手撕扯她的脑袋和她的神经。

    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滚出来,从眼角到嘴角不停地流淌,很咸很涩很苦。

    她抬手捂住眼睛,企图捂住那些液体,可是总有那么一两缕余光瞥到地上的照片,一张张触目惊心,无数重刺激之下她被逼得几乎疯魔,抓住手边一切东西通通往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身上砸,枕头、鞋子、水杯、小凳子……

    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她就扑上去捶打他咒骂他:“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变态!你这样是犯法!你是在犯罪!”

    陆城遇没有躲,让她打个够:“我就是在犯罪,但你奈我何?”

    南风瞬间停了手。

    是啊……是啊……她奈他何,她连走出这座笼子都没办法,她能奈他何啊……

    陆城遇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小几边:“吃饭。”

    南风的视线模糊不清,被他拽着踉跄跌倒在地,打翻了那个托盘,什么米粥什么小菜都洒了一地,她的手被滚烫的米粥淋到,可是她却感觉不到疼痛,一颗心那么乱,完全冷静不下来。

    陆城遇皱眉抓起她的手,抽了几张面巾纸捂住被烫红的地方,对外喊着谁进来。

    南风失声尖叫:“不要碰我!”

    她不要被他碰。

    她不要被他碰。

    她坐在地上不断往后退,躲避着他,慌不择路,手忽然碰到了尖锐的瓷片,那是盛米粥的瓷碗打碎后的瓷片,南风低头看着,那块瓷片锋利的如刀,一个角尖尖的,就这么直勾勾地刺进入她眼底,她几乎没有任何考虑,一把抓住站起!

    “少夫人!”被喊进来的梅婶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

    “陆城遇——!你根本没有心!你根本没有心!”南风声嘶力竭失去理智,握紧着瓷片直接朝陆城遇刺过去!

    “少爷!小心!”

    宋琦从外面窜进来的身影非常矫健迅猛,双手紧紧抱住南风,制住了她疯狂的行为!

    可是南风握着瓷片不肯放手,眼睛死死盯着陆城遇,眼中的恨意灭顶:“放开我!放开我!”

    陆城遇背脊一僵,第一眼就看到她手上的瓷片,那块瓷片四面尖锐,她握得那么用力,手掌的皮肉都被割破了,血染红了她整只手可她自己偏偏不自知!

    他厉喝:“南风!把东西放下!!”

    置若罔闻,她疯狂地挣扎,非要挣脱宋琦将这块瓷片刺进陆城遇的身体里不可:“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痛苦又仇恨地大喊,整个阁楼都是她尖锐的诅咒声。

    “我当初为什么要救你?我应该让你去死!我当初就应该让你去死!!”

    她神智都混乱了,时而低喃时而暴起:“我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你早就应该去死了,你死了就没有人能伤害我和我哥了……陆城遇!你该死!!你该死!!”

    陆城遇,你该死。

    他终究是把她逼到恨不得要他死的地步了。

    陆城遇攥紧了手又松开,眼底很平静,忽然启唇:“放开她。”

    宋琦惊愕:“少爷!”南风的疯狂和恨意饶是他们这些旁人看了细思恐极,要是放了她……

    陆城遇再次命令:“放开她。”

    宋琦没办法,只好松开手。

    脑袋里嗡嗡作响,南风迷失了方向,跌跌撞撞站都站不稳。

    陆城遇看着她,低低道:“不是要杀我吗?”

    “过来。”

    他敞开怀抱,用手指着胸口的位置:“心脏就在这里,不是要看我有没有心吗?你刺下去就知道了。”

    南风握着瓷片的手在颤抖,眼前纷乱地闪过雪地里的血迹,闪过十字架下的乌红,闪过那些枪伤,闪过那些鞭痕,她脑袋都要炸了!!

    “来啊!”他声音加重一喝。

    南风猛地一下闭上眼睛同时朝他冲过去!

    瓷片近了,近了,又近了……最后三五厘米就要刺进陆城遇的胸膛,可这最后一刻,有两个人扑上去一人一边抓住南风的双手,将她一下紧紧控制住,正是宋琦和徐飒!

    陆城遇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泼向南风的脸,冰凉的水迎面砸来,冻得错乱的神经瞬间冷却,南风忽然停下了挣扎,疯狂散去,理智回归,她脸色煞白地抬起头,隔着挂着水珠的睫毛看着他。

    陆城遇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将被她握得紧紧的瓷片夺过去,声音轻轻慢慢:“你杀不了我,我给了你机会你都杀不了我,南风,这就是现实。”

    南风哆嗦着嘴唇:“我一定会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我就在这里等你,你有本事就来。”陆城遇凝着眸子看她血肉模糊的掌心,沉冷沉冷的说,“你给我提了个醒,只是限制你的自由还不够,你这双手也不能活动得太容易。”

    起初南风还不懂他是什么意思,直到他让宋琦亲手往她手腕上扣上两条铁链,她才终于明白。

    原来,笼子让他觉得还不妥当,所以,他又往她的双手加上一副手铐。

    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呆坐在床上,任由他们摆弄个够,到最后笼子里没有任何一样可以当成武器的东西,连她吃饭用的瓷碗都被换成塑料的。

    她一动,手腕上的铁链就发出声音,时刻提醒她被那个男人害成什么样子,她喃喃着恨入骨髓的名字:“陆城遇……”

    “陆城遇……”

    可是到最后,却是一声泣人的呜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方管家不忍再听着这个哭泣的声音,连忙将房门关上,却无端的想起南风第一次住进陆公馆的早上,她穿着一条米白色的裙子,赤着脚,在二楼走廊的地板上蹦蹦跳跳,像一只随时可能翩飞的蝴蝶,当时他还在想,这个女孩真美好。(29)

    这才过了一年怎么就……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下楼,走到楼梯转角,意外地看见那里站着一个人,他挺着背一动不动,第一眼看去没什么异样,可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像是什么液体落在木质的楼梯上的回音。

    方管家怔了怔,下意识低头去找,才发现他的手握得很紧很紧,掌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将他的皮肉个割破,血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他错愕:“少爷……”

    ……

    南风彻底安静了。

    不哭不闹,不再绝食,每天梅婶送去的食物和药她都吃了,一滴不剩,她像是放弃了反抗,也不再喊着要出去,每天拖着两条铁链走来走去,一声不吭,那么听话那么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