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49章 是她的刻骨铭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枝头有鸟儿鸣叫,不知不觉间,东方天空翻出了鱼肚白。

    南风如同木柱立在原地,动也不动地听俞温说起他逃亡六年的秘密。

    那些曾经她无比想知道的事情,如今终于要揭开答案了,她却萌生了逃避的念头。

    她在怕什么?

    怕出现更多的证据证明陆城遇真的不爱她?

    还是怕所有真相揭开后她无地自容情何以堪?

    她不知道。

    俞温的话语已经开始。

    那轻缓的声音曾在她童年时无数个黑夜讲着童话故事哄她入睡,她一直认为哥哥的声音是这世上最好听的音调,能在她恐惧不安的时候抚平她的情绪,却不曾想过,有一天,这个声音也能说出刺穿她心脏的话。

    “‘黑市’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可以买卖到市面上各种不允许流通的物品、情报,甚至还可以雇佣打手和杀手,总之一切非法交易里面应有尽有。”

    “黑市几乎哪里都有,随便一个地下钱庄或者毒品窝点都能被成为黑市,但事实上,在国内,真正能称之为‘市’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黄金台。”

    “如果说散落在各地的各种黑市是一盘沙,那么黄金台就是凝聚它们的大海。”

    匪夷所思,饶是南风早就对黄金台的性质有过定位,但也没想到竟是这么庞大的势力。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个灯红酒绿的高级会所,婀娜多姿的窈窕小姐,还有不经意间擦身而过的神秘客人……以及兰姐,她和她认识近十年,受她照顾颇多,她曾经惊讶过她无所不能的人脉,但因为相信她的人品,所以她没有说她就没有问,更没有多想。

    原来,竟是因为这个吗?

    “黄金台的真正底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并且都以为幕后是傅家,根本没有人知道,其实真正的操纵者是明面上身份就极为显赫的陆家大少。”

    南风唇一动:“不……”

    可是这个字之后,嘴里却吐不出第二个字。

    她好像……好像已经找不到任何辩解和反驳的话了……

    俞温凝着清黑的眸子看着她,平缓的语调,一字一句敲碎她筑起的防御。

    “一次偶然,我得到了一本账册。”

    “账册上详细地记录了和黄金台有过关系的黑白两道、军政商三界那些达官显贵的名字以及交易内容。”

    南风震惊地睁大眼睛,这样一本如同定时炸弹的账册,在他手里……?

    俞温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沉沉地点了点头:“账册在我手上,所以记录在册的所有人,以及账册的所有者陆城遇,都要置我于死地。”

    原来如此。

    竟是如此。

    一本账册,记着多少人的名字就等于扼住了多少人的要害,多少人会因此担惊受怕寝食难安,难怪他要逃,如果不逃,他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

    南风不死心地想要在死局里找到一个双全之法:“……把账册,还给他们,不行吗?”

    俞温笑了:“账册落到我手中的那一刻起,我在他们眼中就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下场?

    只有死人才会永远保守秘密。

    只有死人才让人没有后顾之忧。

    南风眼眶发涩,像有什么正在绞着她的心脏。

    俞温不是没有看才她的痛苦和挣扎,沉了一口气,并没有停下来:“从我回国起,他就利用你给我设了一个圈套——先把你丢在这荒山野岭,再让人在道上散布消息引我前来,最后放进一队人追逐你将你一次次驱赶上绝路,逼我现身。”

    “笙笙,陆城遇娶你,一是为了我,二是为了账册。”

    俞温的话窜入南风的耳螺,像被录音机录下来,反复播放,一遍遍重复。

    一是为了他。

    二是为了账册。

    唯独不是因为她。

    从来不是因为她。

    和她结婚,只是为了把她套牢在身边,好随时随地掌握到她哥哥的下落,在关键的时候将她当成诱饵抛出去。

    一步步攻略她的心,只是不想在还没有引出她哥的时候就被她发现他的凉薄和利用。

    这样的真相疯狂地碾压她,活了二十五年,她第一次知道痛彻心扉是什么感觉。

    盛于琛冷冷道:“现在,整座野山都是他的人,我们想突围出去没那么容易,也许再过不久,你就能亲眼看见他带人来抓你们的画面。”

    终是承受不住负荷,南风捂着耳朵喊出来:“够了!”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不要再说了。

    她都知道了。

    她都明白了。

    言之凿凿。

    证据确凿。

    她没有反驳的余地,她除了承认没有别的办法。

    是她错了。

    是她太傻太天真。

    是她太蠢太盲目。

    相信了他的喜欢,相信了他的温柔,成了他的俘虏和工具,害得哥哥不得不自投罗网,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身体像是被人劈成两半,五脏六腑被一把刀插入后旋转,好疼,好痛。

    南风缓缓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蜷着身体,可还是抵挡不住疼痛的入侵,苍白无力地喊:“别说了……”

    她的脸白得可怕,肩膀不停地颤抖,泪水如开了阀门的水龙头不断涌出。

    俞温蹲下去将她收入怀中,刚才一鼓作气将所有事情全盘托出,是为了让她看清楚事实不要再被人蒙骗,可现在看她这么痛苦,他更加心疼。

    “对不起,是哥不好,哥以为什么不告诉你才是保护你的最好办法,如果早知道你会遇见他,我一定从一开始就带你走。”

    我一定不会给他伤害你的机会,可是现在怎么办?你心上已经造成的伤口,要用什么来缝补?

    俞温将她抱得更紧,不多时他感觉到脖子湿润,他轻叹一声,抬头去看盛于琛,没有错过他紧蹙的眉头和眼中翻涌的情绪。

    南风哭累了就在俞温怀里睡过去,盛于琛拿来外套披在她身上。

    她这两天睡了很多次,但都没一会儿就醒,俞温怕又惊醒她,这次没敢动,就着抱她的姿势坐着,拧起眉头低声说:“我们,刚才是不是一次性告诉她太多事情了?”

    “早说晚说都要说,与其断断续续,不如一次性让她看透彻。”盛于琛漠漠地说。

    俞温就没有再说。

    约莫一个小时后。

    叶秘书等人终于找了过来,盛于琛问:“外面大概有多少人?”

    “百余人。”叶秘书凝声道,“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打开一个突破口,但应该撑不了多久。”

    盛于琛回头和俞温对视了一眼,想法达成一致——马上走!

    南风也醒了,俞温将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轻声问:“能走吗?要不要哥背你?”

    她摇摇头,一言不发地跟他们的步伐。

    只是跑了一段路,她忽然感觉肚子很不舒服。

    起初她忍着没出声,可越跑下去,那种痛楚越明显,双腿一软,她忍不住捂着肚子蹲到地上。

    俞温立即发现她的异样:“笙笙,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南风说不出话来,她本能地紧咬下唇,额角隐隐出现了冷汗。

    “笙笙?”

    “南风?”

    盛于琛也蹲到她面前,先用手去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他猜测可能是食物中毒:“这两天你有没有乱吃什么东西?”

    南风还是回答不出来。

    所幸这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她缓过气来就不疼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抿抿唇正要说话,忽然四下响起嘈乱的脚步声,周围的草丛里窸窸窣窣,好像是有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俞温扶着她站起身,他同样有所察觉,手里已经握住了枪。

    不过是转眼间,他们竟然被人包围了!

    外围一整圈,数十个男人。

    盛于琛和俞温将南风保护在中间,叶秘书带着人围在他们身边。

    对峙了两三秒,外围一圈男人忽然分开一个小口,像是为谁让路。

    南风紧紧盯着那个缺口,昏暗的夜色下,她看到两个黑影出现在地面上,旋即,两道身影也显现出来。

    一个是陌生的混血男人。

    而另一个,是她的刻骨铭心。

    那个男人也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间的她,目光还是那么温和清淡,四目相对时他好像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还对她伸出手:“南风,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