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114章 长得好说啥都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上午,南风收拾了行李,带着一个四人小团队出发北城。

    从榕城到北城需要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南风又算上在路上消耗的时间,和下飞机后预留的两个小时,最终定了晚上七点半和伊生集团负责人见面。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延误了两个多小时,他们下了飞机时,已经七点多,南风等人也来不及回酒店做什么休整,拦了出租车直奔伊生。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五分钟。

    北城如其名,位于中国北方,和榕城的温差明显。

    深秋的天气,在榕城很凉爽,但在这里已经能感觉到一丝寒冷,再加上今天还下了暴雨,南风一从出租车下来,就觉得寒气入骨,也顾不得撑伞,直接跑进伊生大厦。

    “你好,我和贵公司的夏总监约好了见面。”南风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一看,神色了然:“哦,原来是AS的南经理,我们夏总监有吩咐过我招待您。”

    南风不动神色地松气,提起微笑道:“是我,请问夏总监现在在哪里?”

    前台小姐遗憾道:“你们迟到了十五分钟,我们夏总监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南风愣了愣,没想到对方这么说一不二,连十五分钟都不能等就走了。

    这件事的原因虽然是航班延误,但是他们迟到是事实,南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道歉:“不好意思,因为北城暴雨的原因,我们的航班延误了两个小时,所以才会迟到。你说夏总监已经离开,意思是她今天不能和我们见面了,对吗?”

    “我们夏总监很有时间观念,从不浪费一分一秒,刚才等不到你们,她就带人去赶下一个工作了,今天恐怕不能和你们见面了。”前台小姐也是歉然。

    “那明天可以吗?”

    “我问问看。”前台小姐将电话打给了夏总监的秘书,询问过后,才对南风道,“明天也不行,接下来三天我们夏总监都不在北城,我可以帮你预约三天后的见面。”

    三天?!

    身后的小倩忍不住了,往前一步就要开口,南风连忙拉住她,自己冲着前台小姐微笑:“好,麻烦你了。”

    “不客气。”

    南风带着小倩等人折返出伊生大厦,暴雨还没有停,整片北城的天空都乌沉沉的,好似随时可能塌陷下来。

    南风让一个同事叫车,回过头就看到小倩鼓着腮帮子,她不由得笑道:“你虎着一张脸给谁看啊你?”

    “这个伊生集团好大一个下马威,他们夏总监的时间是时间,我们的时间就不是时间吗?我们大老远从榕城赶过来,还要白等她三天?她以为她是谁啊!”小倩不满至极。

    另一个女同事也是撇嘴:“AS和伊生都签好合同了,是铁板钉钉的合作伙伴,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敢要求他们处处以礼相待,但是我们大老远的从榕城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们没有派车去接我们就算了,没有派车送我们回酒店也就算了,我们都特意上门了,竟然还把我们拒之门外!”

    南风无奈一笑:“咱们自己迟到,还不准人家有时间观念啦?”

    女同事又说:“就算是我们迟到,但是他们有别的工作不想等我们,不能提前打个电话告知一声吗?非要等我们到了再请我们吃闭门羹!这什么意思啊?”

    小倩咬唇:“我们真要等她三天啊?”

    “当然……”南风故意拉长了音,让小倩他们都睁大了眼睛,吊足了胃口,她才果断补充后半句,“不可能啦,她以为她是谁啊?”

    小倩:“……”

    行吧,您长得好看,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

    南风先带着先小团队去吃饭,完了再回酒店休息,她让他们都不要多想,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而她回了房间,则是登了QQ,找到一个聊天群,在里面打听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小倩和她住一间房,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问出号码后,南风仰面躺在床上,把电话打了出去,开门就自称自己是‘俞笙’,再然后就和那边的人聊得不亦乐乎,最后还不尽兴,定好明天中午一起吃饭继续聊。

    挂了电话,南风一脸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表情,小倩惊讶不已:“原来南经理您认识伊生的副总裁啊。”她打电话没有避着她,她也光明正大地听,就捕捉到这个重要的信息。

    南风淡定微笑:“他是我学长,我们都是海大毕业的。”

    小倩倒吸了口气,这层关系了不得,她竖起大拇指道:“南经理,您真是五湖四海皆朋友。”

    南风不谦虚地接受了她的夸奖,然后就把电话打给了陆城遇,小倩这回主动撤退,进了浴室洗澡——唔,夫妻之间的电话不能听,会被喂狗粮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南风声音软软的:“城遇,想我吗?”

    陆城遇特有的低磁笑声顺着电流爬进她的耳朵里,南风不禁缩了缩脖子,产生了一种他好像就在她耳边呼气的错觉。

    “你别笑了。”

    他果然不笑了,不过说了一个字,那撩人程度不亚于他的笑声。

    “想。”

    南风在床上滚了两下,满是笑意的脸埋进了被子里,闷声说:“我也想你。”

    他温声问:“现在在酒店?”

    “你怎么知道?”南风没等他回答,就忍不住郁闷地说,“如果不是飞机晚点,错过了和对方负责人见面的机会,否则我现在肯定还在外面工作。”

    陆城遇没有多问细节,只道:“刚下飞机,也不合适马上工作,既然对方不见你,那你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嗯。”南风隐约听见他那边有车辆鸣笛声,她问,“你现在外面?”

    “陪人吃饭。”

    哦。南风又翻了个身:“男的女的?”

    陆城遇道:“女的。”

    “年轻的还是长辈?”

    “年轻的。”

    “不是亲人?”

    “不能算是。”

    “不是合作伙伴?”

    “不是合作伙伴。”

    “没有利益牵连?”

    “算是没有利益牵连。”

    她越问越细节,他竟也有问必答,南风起初只是一时兴起,没真想查他的岗,可说到这里,她觉得不对劲了——既不是亲人也不是合作伙伴,甚至没有利益牵连,那陆城遇一个有妇之夫,陪哪个年轻女人吃饭?

    南风眯起了眼睛,像一只洞悉的狐狸:“漂亮不漂亮啊?”

    他在那边又笑了一下,气定神闲道:“漂亮。”

    还是个漂亮的年轻女人!

    陆城遇什么时候这样直白夸过一个女人!

    南风深吸了口气,再开口时已然是咬牙切齿:“是吗!我漂亮还是她漂亮啊!”

    那边的男人好像忍不住了,噗嗤一声,跟着那笑声就一阵阵地传过来,惯有的清冷语调配上难以抑制的欢愉笑声,十分悦耳,南风本来还有点小生气,这下子有什么气都在他的笑声里销声匿迹了。

    南风被他笑得浑身不自在,正要打断他,却就听到他的笑声降下来:“谁能有你漂亮?”

    总算听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南风嘴角一弯,可还没高兴多久,男人就用低低的嗓音补充下一句:“尤其是你什么都没穿的时候。”

    南风:“……”天知道她现在的耳根有多红,一半是被他的笑声撩的,一半是被他的话撩的。

    陆城遇静了一两秒钟,忽的沉下声说:“南风,我现在真挺想你。”

    “……”南风抓紧了床单,不敢再听她的声音,“不跟你说了!挂了!流氓!”

    挂了电话,南风拉着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盖住,雪白的床上就这样凸起了一个大包,但是没多久,大包里就伸出一只手,把被她丢在一边的手机抓住,咻的一下又缩了回去。

    南风在被窝里噼里啪啦地打字,旋即就把信息发了出去。

    ——不准看那个长得没我漂亮的女人太久!吃完饭就回家,十二点我打陆公馆的座机检查!

    那边回了个好。

    南风觉得这警告可能不太有威慑力,想起他刚才的话,眼睛亮闪闪的有了笑意,又快速发出另一条信息。

    ——你要没回来,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我没穿衣服的样子!

    发完,她又把手机丢出被窝,一心一意装成大包。

    榕城那边,陆城遇轻扬起了嘴角。

    他等的那个女人刚下车,就注意到他脸上的笑意,她忍不住加快脚步跑到他身边来,一下挽住他的胳膊,倾身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城遇,你在看什么啊?”

    陆城遇按了锁屏,屏幕在被她看见之间就黑了。

    “没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