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025章 今晚我跟你睡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近在一家小餐馆用了晚餐,在南风的极力邀请下,陆城遇又陪她去坐了渔船观光。

    一条小江围绕着寨子,沿岸有渔火,照着江水悠悠。

    绕了一圈回到起点,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在城市这个时间还算早,但在村寨里,大半的村民都已经熄火休息,陆城遇也送南风回了民宿,分开前,南风忽然说:“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偷窥我们?”

    陆城遇挑眉:“比如?”

    她目光往四下瞥了瞥:“豺狼虎豹!”

    “你也会怕这些?”

    “当然会了,我只是个女人,他们可都是禽兽。”

    “那你要怎么样?”这里虽然偏僻,但又不是野外,怎么可能有这些野兽?陆城遇笃定她又是想耍赖。

    果不其然,她语出惊人道:“不如今晚我跟你睡吧。”

    “我那边没有安排你的房间,不方便。”他装傻不接招,“如果真的怕,就让宋琦留下陪你,明早我再接你一起吃早餐。”

    “那好吧,晚安。”

    “晚安。”

    回到房间,南风洗了个澡,然后就把自己丢在床上,呈大字型躺着。

    脑中忽然闪过河边无风自动的芦苇,她心头一动,迅速翻身起来,走到窗边,挑开窗帘看了看。

    宋琦从外面回来,轻声询问:“南小姐,是否需要一杯热牛奶?”

    窗外漆黑寂静,南风回头一笑:“谢谢,不用。”

    次日清晨,南风站在民宿前伸懒腰,随着她拉伸的动作,上衣盖不住地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肢。

    陆城遇走了过来,她笑眯眯道:“早啊。”

    “早,昨晚睡得好吗?”

    南风抱怨:“不好,一晚上都在担心会不会有禽兽来偷袭我,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陆城遇道:“有宋琦在,什么禽兽都靠近不了你。”

    一旁候着的宋琦戴着黑框眼镜,整个人从头到尾透着一股子书卷气,南风看着,心里对陆先生的话表示怀疑。

    “今天我们去哪里玩?”她主动上前挽住他的手。

    “你想去哪里玩,就让宋琦陪你去,我要去村长家询问些情况,中午再跟你一起吃饭。”他已经安排好行程,“午后下山。”

    要下山了?南风耸耸肩,没有意见:“听你的。”

    吃过早餐,陆城遇就去了村长家,南风已经走了两天的路,今天也是兴致缺缺,找了晒不到太阳又凉爽的地方坐下,看一群小孩在江边放风筝,倒是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境。

    可惜这意境很快被打破。

    “南经理,已经这么多天了,陆氏那边你到底搞定了没有?肯定没好吧,这几天连你的人影都没见着。”王经理刻薄地说,“没那个金刚钻就别别揽瓷器活,直接向宋副总请罪,让有本事的人来做,省得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南风握着手机,态度诚恳,语气客气:“王经理说的是,我没本事,这点小事到现在还搞定,宋副总那边回头我一定会去认错。”

    王经理以为她是怕了,正要得意,哪知道她又紧跟着说,“但我要没记错的话,宋副总是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们两人负责吧,不知道王经理那边进展怎么样?一定是签好约了吧?快说出来,让我羞愧羞愧。”

    王经理脸色一阵发青,沉声道:“南风,你别给我阴阳怪气,你是公关部的,牵线搭桥这种事本来就应该你负责!”

    “哦,这么说,王经理到现在都没能见到陆氏的负责人?”

    轻描淡写的反问,却是在暗讽他连人都没见到,还好意思说她。

    王经理怒道:“你在我面前牙尖嘴利有什么用?南风,别说我没提醒你,下周五盛总就回国,如果到时候项目还没拿下,你就好好想想该去跟他解释吧!”

    顿了顿,他忽然怪异一笑,“也许是我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以南经理和盛总的私人关系,就算盛总再不高兴,肯定也不舍得拿你怎么样,你又是那么‘伶牙俐齿’,总是能把盛总哄得对你网开一面。”

    南风眸光一闪,默默挂了电话。

    十一点多的时候,陆城遇从村长家里走出来,就看到南风手里拿着一扇芭蕉叶,站在树下朝他挥手:“这边这边!你们总算是聊完了,我都快饿死了!”

    “饿了怎么不自己先找点东西垫胃?”陆城遇牵起她的手,“喜欢吃酸菜鱼吗?村长介绍了我一个地方,说那里的酸菜鱼很好吃。”

    “好啊,这里的鱼肯定都是纯天然无污染,一定比城市里的好吃。”

    南风说的没错,这里的鱼都是村民自家的鱼塘养殖的,肉质鲜美,非常爽口。

    “够吗?要不要再点一盘?”陆城遇看她吃的津津有味,询问了一声。

    南风笑着抬起头,正要说话,却见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男人走到他们餐桌前。

    “你就是承包我们寨子的开发商吧。”男人问陆城遇。

    陆城遇站起来,道:“我是。”

    男人立即呵道:“抓住他!”

    随着他一声令下,路两边的草丛里立即窜出来七八个同样高大结实的汉子,不由分说就要动手抓人!

    宋琦迅速挡在他们面前。

    南风不明情况,但来者不善,不禁握紧陆城遇的手:“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男人粗声粗气地喊道:“我们只抓他,不关你们的事情,让开!”

    “难道你们不知道,无缘无故动手抓人是犯法的?”南风试图警告他们,然而这些人根本没有理:“让不让开?不让开一起抓!”

    说完,全部蜂拥而上!

    南风果断端起桌子上的剩汤朝他们泼过去,碗筷碟子也都成了她的工具,陆城遇眼底掠过讶异,她却趁着男人们滞步,拉起他的手拔腿就跑!

    边跑她边问:“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村民。”

    这个寨子的村民?那抓他干什么?

    南风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听到后面追上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害怕,脑子却灵光一闪,喊道:“我就说肯定有人在偷窥我们,你还不信!”

    “嗯,下次一定信你。”

    此刻陆城遇的声音竟然还有笑意,南风愕然地回头,就看到他脸上没有一丝紧张。

    再一看,村民都追上来了,可也都被挡住了。

    挡住他们的,是四个黑西装男人!

    毫无疑问,这是他的人。

    双方很快交上手,村民那边虽然人多,但他的人都是练家子,就连宋琦也能以一敌二,身手好得不得了,很快就占了上风。

    南风瞠目,总算相信陆城遇那句‘有宋琦在,什么禽兽都靠近不了她’的话。

    看到场面他们这边有利,南风也不紧张了,松了口气:“原来你早就有准备。”

    这些人她之前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藏在哪里?

    陆城遇微微一笑,眼中却是冷然。

    闹事的村民很快都被控制起来,村长听到动静带人赶过来,一看这场面,脸都白了,忙上前赔罪。

    “陆先生,这个……”

    “无良开发商!我死也不会让你动我们家祖坟!!”

    漏网之鱼!

    草丛里忽然扑出来一个男人,手里握着一根木棍,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朝陆城遇挥舞过来!

    他的位置离得近,动作又那么迅猛,棍子带着劲风飞过来时,南风想也没想就挡到了陆城遇面前:“小心!”

    一声‘小心’后,木棍就狠狠砸在她抬起来挡的手臂上!

    那一棍子下来,南风顿时觉得自己的手是废了。

    “南风!”陆城遇立即揽住她,素来云淡风轻的脸上有了惊愕。

    疼。

    南风冷汗直冒,捂着手臂直发抖,陆城遇立即横抱起南风:“宋琦,通知山下备车!”

    “是!”宋琦立即应话。

    人已经从她面前奔过去。

    脚步快速而稳健地往山下奔跑,陆城遇的脸色即为难看,低喝道:“不要命了?”

    那么粗的一根棍子,她一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冲上来挡的?!

    南风脸上渐渐没了血色,眼睛却还是带着笑:“诶?我哪里给陆少这种误解?我可是比谁都惜命。”

    “那你还冲上来!”

    “可我总得保护你啊。”

    “男人保护女人才是应该!”

    她很听话:“那我下次躲在你身后。”

    他们奔到山脚下,安排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宋琦打开车门,他就着抱她的姿势,弯腰坐了进去。

    “去医院!开快点!”

    车子飞驰在山道,半个小时后抵达医院,南风立即被送进手术间。

    陆城遇站在门外,想起她扑上来的一幕,眉心狠狠一皱。

    将近一个小时后,南风躺在病床上被护士推回病房,她的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手背也扎了吊针。

    医生说:“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是伤势也不轻,这只手最近一段时间要好好照顾,不能提重物,药记得每天换一次,半个月后回来复诊。”

    陆城遇拧眉询问:“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说不准,这个要看恢复的情况。”

    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医生便带着护士先离开了。

    南方靠坐在床上,神情却是不以为意:“医生就爱危言耸听,骨头没折,筋脉没断,能有什么后遗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