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068章 代表嫌恶与偏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挂了陆先生的电话,南风转而将电话打给了秘书小倩,让她帮她跟人事部请假一周,小倩急了:“南经理,您怎么又不来上班啊?”

    南风随口甩了个理由给她,然后就潇洒挂断电话,徒留小倩在电话这边瞠目结舌,连盛于琛走到她身后都没有察觉。

    “她为什么没有来上班?”

    小倩后背一僵,猛然转身:“……南经理说她要去替人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

    明明就是闹脾气不肯来上班!

    盛于琛一张俊脸沉得可怕,一句话都不说,甩手就进了办公室。

    叶秘书将一杯刚刚泡好的咖啡放在他面前,忖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盛总,需要我去查南经理……”

    不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盛于琛便低喝道:“不需要!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管她!”

    ——不用管她。

    在叶秘书的印象里,这样的话,盛总已经说过三次了,可是有哪次他是真的不管?

    第二天,盛于琛视察公司各部门,走到公关部时,他看见经理的位置仍是空无一人,脸色霎时间又难看了:“她又没来上班?”

    叶秘书回禀道:“南经理请假一周。”

    一周!

    她竟然敢请假一周!

    “她当公司是她的家吗?三天两头请假,要是不想干了就直接辞职!”盛于琛掉头就回了总裁办,脸色冰封千里,好似下一秒就会下达开除南风的命令。

    可是,到最后,他却只是唤来叶秘书:“去查,我要知道她又去做什么了!”

    “是。”

    叶秘书在心里悄然叹气——果然还是会管的。

    ……

    与此同时,已经去到千里之外的港城的南风,正带着徐之柔站在郑家别墅门前,她想直接进去,徐之柔却胆怯了,拉住她的胳膊:“南风,我们就这么进去吗?”

    “不然呢?”

    还没有真正面对郑新河,徐之柔就先慌起来:“南风,他要是不听我们说话怎么办?要是不同意把儿子还给我怎么办?我……”

    “Stop!我们先进去,再随机应变。”

    徐之柔还犹豫着,南风干脆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拽了进去。

    别墅里,郑新河在客厅看电视,佣人跑进来说:“先生,太太回来了。”

    郑新河一下扭过头,果然看见徐之柔的身影,他表情立即变得厌恶:“你还敢回来!”

    徐之柔咬牙道:“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郑新河皮相还不错,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若是不说,谁能想到他竟然会家暴自己的妻子。

    他脸色阴郁地站起身,已然注意到南风:“原来是找了帮手,徐之柔,要找也不找个男人,找个女人有用吗?”

    南风不慌不忙道:“我们又不是来打架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有区别吗?”

    “那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想和你谈谈,”

    郑新河重新在沙发上坐下:“谈什么?”

    南风率先开口:“我们先来谈谈,家暴妻子按律应该怎么判!”

    郑新河哈哈一笑:“我什么时候家暴妻子?”

    “难道你想说柔柔脸上这些伤,是她自己打自己造成的?郑先生,睁眼说瞎话也不能这样吧,而且你觉得这种话法官会相信吗?”南风冷声说。

    郑新河显然早就做好应对她们的准备,此刻也很从容:“当然不会相信,但是他一定会相信,这是一起蓄意报复的伤人案件。”

    南风眯起眼:“什么蓄意报复?”

    “她以前可是个公关,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招惹过,会在某些时候得罪人,招人打击报复也不是不可能。”

    徐之柔难以忍受地站了起来:“郑新河!你胡说八道!我身上这些伤明明都是被你打的!我今天就是要问你一句话,你要不要把阳阳还给我!”

    郑新河像听见了个大笑话般笑起来:“阳阳是我的儿子,凭什么给你?”

    “我要跟你离婚,我要他的抚养权!”

    “一个工作朝不保夕朝九晚五的的公关,你凭什么抚养阳阳?你能给阳阳什么教育?”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在针对徐之柔曾经公关的身份!

    南风冷了声:“你那么在意柔柔曾是公关的身份,当初为什么还要娶她?”

    “当初是我瞎了眼,娶个破鞋回家,现在我回头是岸了!”他指着徐之柔的鼻子,凶态毕露,“我告诉你,离婚可以,想要孩子——做梦!”

    每个母亲在面对这种情况都会疯狂,徐之柔也不例外,她扑上去抓住郑新河的领子:“儿子也有我的份,你凭什么独占他!”

    “我没独占啊,离婚后你依旧有探视权。”

    徐之柔彻底崩溃了:“郑新河,你还可以有很多女人,她们都愿意为你生孩子,而我只有阳阳,他是我唯一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把他给我?”

    郑新河将她丢开,残忍道:“我说了,你做梦!”

    ……

    离开郑家别墅,徐之柔哭了整整一路,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和慌乱中:“南风,南风,我该怎么办?他不肯把儿子给我,可是我争不过他,他说得对,我是一个做过公关的女人,我接触的人太复杂,现在又没有稳定的收入,就算将来上了法庭法官也不会判我赢的。”

    南风也没有想到郑新河准备这么充足,此刻也是束手无策,听她提起‘法庭’,便道:“我们先找个律师咨询一下吧。”

    她们直接上了律师所,向接待她们的律师详细地说明了情况,律师边听边皱眉,显然也觉得棘手,他也坦白说,她们的胜诉很小,就算用尽全力争取,也只能争取到孩子两年的抚养权——这还是因为法律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孩子归母亲抚养。

    但如果郑新河再使些小手段,她们则可能连这两年都争取不到。

    最后,律师遗憾地说:“毕竟法律也是要权衡出一个对孩子最有利的成长环境,你曾经的身份的确很容易让人诟病。”

    ……

    徐之柔失魂落魄地离开律所,脚一软,直接在路旁坐下。

    南风连忙扶住她,神情也是凝重:“柔柔,不要那么快放弃希望,一定还会别的办法,我们再好好想想。”

    徐之柔脸色苍白,眼神却乌黑空洞,她忽的说:“南风,我只是做过公关,又不是做过小姐,为什么就那么十恶不赦?”

    南风微微一滞,望向了她。

    徐之柔就像是找到症结一样,她回头一把抓住南风的手腕:“南风,你还记得小娟吗?她也是因为曾是公关,在夫家始终低人一等……你说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做公关?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她竟然将一切罪责都归结在她曾是一名女公关上!

    南风双手按住她的肩头,和她四目相对,凝声道:“你自己也说,做公关又不是做小姐,公关只是一个职业,和教师警察没有任何区别,你不要这样贬低自己!”

    徐之柔心如死灰地摇头,她已经看清了现实:“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南风,真正的好人家是不会要一个做过公关的女人妻子的,就算真的嫁进去了,以后也会有很多磨难,就像我和小娟,你看我们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就算我们心里坦坦荡荡,可是在旁人眼里,公关和小姐就是一样!我们的交际手腕在他们眼里就是陪男人上床!”

    南风身体一定,有好一阵没有动弹。

    她忽然想起,江岩也曾对她说——笙笙,你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做这一行?

    ‘这一行’三个字,代表的不就是嫌恶和偏见?

    南风抿了抿唇,扶着徐之柔起来:“行了行了,有你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吗?我们先回去,等我们先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到手,再来讨论公关不公关的问题,行不行?”

    唐溪说:网站是这样的,我更新后,要排队等审核,只有审核过了你们才能看到章节。 审核的时间不是固定的,有时候两三分钟就过,有时候两三个小时。 就像是早上的章节,我七点更新,九点才审核出来。 零点后会有第三更,我估计要到明天早上九点后才能审核出来,所以看完这章大家就睡吧,明早起来再看第三更。 晚安,顺便求推荐哦。 —— 话说不要觉得徐之柔这条线是多余的,其实这条线是在酝酿后面一件大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