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346章 不期而遇的旧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产后抑郁症?

    南风下意识想说不可能,兰姐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会得抑郁症?

    可自从生下绵绵后,蓝兰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除了这个原因也找不出第二个解释。

    最初的一个月,她还只是烦躁易怒,最近甚至开始有些精神恍惚。

    别人跟她说话,她要么是提不起兴趣敷衍应对,要么是反应迟钝好一会儿才回答,和以前伶牙俐齿的兰姐大相庭径。

    这几个晚上南风陪她睡,发现她的睡眠状况也很不好,她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就睡不着,绵绵一有动静,她马上跑去看,整夜整夜反反复复地折腾。

    “有些抑郁症患者,他们不像一般患者那样郁闷压抑、痛苦悲观,相反,他们表面看起来非常乐观外向,甚至很合群。但其实,那都只是他们为自己戴上的面具,拿下面具后的他们,内心是很消极伤感的。”

    温沐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递给南风,封面上写着‘抑郁症的临床表现’。

    南风翻开看,抑郁症的具体表现是心情低落、思维迟缓、失眠疲倦、焦躁易怒……都是蓝兰现在有的。

    温沐继而道:“我之前观察过蓝兰,她在很多细节上都有抑郁症的表现,应该是生产后心情更加压抑,导致病情加重,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南风捏紧了手里的书,心里有些自责。

    她把蓝兰留在身边,本来是想照顾她,可却一直在忙于自己的事情,忽略了她,竟然连她有抑郁症都没有发现。

    抑郁症……

    她是从榕城就患上的吧?

    那段时间,她被陆城遇囚禁在陆公馆,以她的性格,一定自责过自己当初没有把真相告诉她,害她被陆城遇利用,出事了还没有办法救她。

    再有后来,她也被驱逐出黄金台、失去傅逸生、意外怀孕……发生这么多事情,身边一个倾诉的人没有,就算心理素质再强大的人,也扛不住接二连三的心理攻击。

    她嘴上说得轻松,什么‘怀了就生下来,又不是没有钱养’,可怀胎十个月,其中有多辛苦,如果不是一直在坚持,哪能撑得住?

    南风心情变得很沉重:“我听说抑郁症是没办法靠医学的手段治愈的,对吗?”

    “对,所以我建议,让她到一个比较舒适轻松的环境调养,同时接受专业心理医生的引导。”温沐双手落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深深道,“抑郁症对人的伤害不比一般的病小,她现在还好,等到她开始有自杀的倾向,那就危险了。”

    她们正说着,门口忽然响起一个男声:“要不,让我带她出去散散心吧。”

    南风和温沐齐齐转身,就看到李泽旭站在那里。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我路过门口,听到你们在说蓝兰,就……”李泽旭走了进来,抿抿唇道,“我知道她一直想去罗马,古罗马的斗兽场是她从大学时期就一直想去的地方,我带她去那里散散心,也许她的心情能好一点。”

    温沐赞同:“这个主意不错,换个轻松的环境,她可能更容易走出困境。”

    李泽旭又有些犹豫:“但是绵绵怎么办?她还那么小,蓝兰现在的情况照顾不好孩子,我也不会照顾小孩。”

    南风立即说:“绵绵可以交给我。”

    三个人都觉得这个计划最可行,但是蓝兰听了却毫不犹豫拒绝:“我不要,绵绵还怎么小,我不能离开她。”

    “我没有什么抑郁症,我只是第一次当妈妈,很多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我学一学就好。”

    她不肯走,他们也不能强行要求她去,只能暂时把这件事放下。

    然而后来,蓝兰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有一次她给绵绵喂奶,绵绵怎么都不肯张嘴不肯吸,哄都哄不好,她也不知怎的突然很暴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将奶嘴用力塞进绵绵的嘴里。

    在那一瞬间,她甚至后悔生下这个孩子,要是没有这个孩子她一定很轻松……其实孩子还怎么小,让她消失很容易啊……

    蓝兰把手伸向了绵绵的脖子,那么小的孩子,脖子那么细,像只要出一点点力气,就能折断她……

    绵绵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哭声瞬间把蓝兰的理智唤回来,她看到自己停在绵绵脖子上的手,震惊得灵魂出窍,她怎么……怎么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有那么可怕的念头……

    南风闻声从隔壁房间跑过来,把绵绵抱了过去,绵绵身上湿哒哒的全是奶水,她很不可思议地看着蓝兰,她到底对孩子做了什么?

    女儿的哭声,南风的眼神,让蓝兰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她连连后退,慌忙间,夺门而出。

    李泽旭立即追上去:“蓝兰!”

    蓝兰一路跑到广场上,异国他乡到处都是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种,她茫然四顾,连一张熟悉的面孔都看不到,那一刻,她的心里全都是形容不出的痛苦。

    “蓝兰!”李泽旭抓住她的手,蓝兰想都没想直接甩开他:“你别靠近我,我现在就是个疯子,你别靠近我……”

    李泽旭强行抱住她,心疼至极:“蓝兰,你别这样,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绵绵也不会怪你的,真的。”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蓝兰难受地抱住自己的脑袋:“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我明明不是想那样做的,我……”

    “蓝兰,你听我说,”李泽旭握住她的肩膀,弯下腰平视她的眼睛,认真道,“我们知道你控制不住情绪,因为你生病了,蓝兰,你生病了,你要接受治疗,那样才能好起来。”

    蓝兰知道,他说的是抑郁症。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她的心态早就崩了,一直在强撑而已。

    但她真没想到,她会伤害绵绵,甚至对绵绵有那么可怕的想法……

    李泽旭劝说着她:“你的情况不能再拖了,你总不想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吧?”

    “能治好吗……”

    “当然能。”

    蓝兰无力地蹲下,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膝盖里,终是缓慢地点头。

    她想通了,在没有把病彻底医治好之前,她绝对不能再靠近绵绵,万一她再失控,再做出更加严重伤害绵绵的事情,那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

    后来蓝兰就把绵绵托付给了南风,自己则和李泽旭去了罗马。

    大概是因为远离了能让她强撑住精神的人,到了罗马后,蓝兰的病情一再加重。

    抑郁症是一种没有具体病症的病。

    它能诱发一个人所有的负面情绪和悲观想法,患者会没有具体理由地厌恶这个世界厌恶自己,最严重的,甚至会让人产生自杀的冲动。

    蓝兰有时候很努力地配合治疗,但是负面情绪一上来,她又变得自暴自弃,用最消极的态度面对所有人。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整整一年。

    直到那天,李泽旭带她去古罗马斗兽场。

    他本是想用这个她曾经最向往的地方刺激她的积极情绪,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继续接受治疗,可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带着新情人出游的傅逸生。

    李泽旭立即挡在蓝兰面前,笑道:“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我都看到了,你不用挡。”蓝兰淡淡一笑,“这又没什么,你至于吗?”

    蓝兰推开他,直接看向傅逸生的方向。

    恰好,傅逸生也看向了他们的方向,两个分开了两年的人,就在另一个国度,不期而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