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300章 求你们还不行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吗?我竟然能带给你这么多精神慰藉。”南风挑着嘴角笑,笑里隐着一抹冷意,“但是我怎么觉得你根本没法跟我比呢?”

    “……”俞筱的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一句话都说不出,捧着自己被折断的手指连连倒吸气。

    除了偶尔跟陆城遇斗嘴,南风已经很多年没逞过口舌之快,但是她现在觉得,不回这戏精两句,有点对不起她这一个晚上滔滔不绝的自编自演。

    况且她还有一肚子的情绪无处发泄,既然她自告奋勇来当出气筒,她要是不成全她,不就对不起她的舍生取义?

    “我惨?”南风笑了。

    “我是as集团的副总裁,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走在市中心最值钱的商业大厦里,人人见了我都要称一声‘副总’,而你呢?嗯?你有什么?你有的只是一颗见不得光,肮脏又禽兽不如的心,没了俞家谁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顿了顿,南风自我纠正道:“哦,不对,就算有俞家,也没人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俞筱这辈子最恨被人看轻,南风偏偏还来戳她的痛点,她当即就炸了,也不管手指的疼,直接朝南风扑了上去:“你闭嘴!”

    南风轻松地避开她毫无杀伤力的攻击,俞筱一个重心不稳,扑在了沙发上。

    “怪你父母一直把你当成俞瑶的绿叶?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什么只能当绿叶?你那张脸也没差俞瑶多少,怎么别人只能注意到她不能注意到你呢?这么多年你找到答案了吗?”南风笑眯眯的,“你要是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啊。”

    “因为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俞瑶是坏,但她敢说敢做不怕别人说她坏,而你,白莲花又绿茶婊,一肚子坏水还故作纯善,全身上下写满了虚伪和做作,谁看得上你?”

    不就是嘲讽,谁不会?

    俞筱完全被激怒,抓起小几上的台灯朝她冲过去:“我让你闭嘴!”

    南风站着不动,眼看着她冲过来,在她快要靠近的时候,抬起脚一下将人踹飞。俞筱摔到了地上,台灯碎了,扎得她的手掌血肉模糊。

    “别急,我还没说完。你说我被陆家三兄弟玩弄于股掌?那也总比你在陆城遇和厉南衍面前自荐枕席,他们都看不上你来得强。”

    俞筱捂住自己的耳朵:“你闭嘴!你闭嘴!闭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

    南风收了所有表情,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这世上有不少像俞筱这样的人,他们可以没有任何原因,反正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一有机会疯狂地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仿佛这样做能得到快感。

    她只是把她对她做的事情还给她,她就受不了崩溃,反问她凭什么,她怎么不想想,她又凭什么?

    “俞筱,没有任何人害你,你所谓的痛苦都是你自艾自怨造成,你明明有那么多的办法可以改变,可你偏偏不去做,就光在心里想着怎么杀死你父母和兄弟,怎么杀死比你好的人,丧心病狂,说你禽兽不如都是给你面子。”

    俞筱眼睛里都是恨:“你这种生来得天独厚的人……”

    南风挑眉:“我哪里生来得天独厚?你刚才不是还把我的人生说得比窦娥还惨吗?”

    “……”

    南风懒得跟她再讲道理。

    原本是想拿她当出气筒,可是一番话说完,她发现自己还是不痛快,心口像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她长呼出口气,转身,想打电话报警。

    门外却在这时冲进来两个男人。

    一个是她刚才还在找的男人。

    一个是她现在不想见的男人。

    两个男人看到房间里的景象都是一愣,尤其是厉南衍,眉心飞快一抽:“cynthia。”

    南风没有应。

    她原本只是想自己默默消化这些突然得知的真相,可老天却不如她的意,直接将一切都推上台面。

    “你跟着我来的?”陆城遇猜到了。

    南风避开两个男人的眼神,直接看向门外:“宋琦,帮我把俞筱送去警察局。”

    宋琦说:“是。”

    交代完,南风目不斜视地从两个男人中间走过,神情看起来平淡,但就是太平淡了,反而让厉南衍隐隐感觉到不妙,在她和他擦肩时,他抓住她的手腕:“cynthia。”

    他抓着她的手不是很紧,但是南风没有去挣开,就势停下脚步,一笑抬头:“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呢?南衍?希尔伯爵?还是——陆先生?”

    最后一次称呼,听得厉南衍脸色一白。

    而他的反应,也让南风心里那点侥幸彻底灰飞烟灭,她低头莞尔:“果然。”

    她知道他的身份了。

    厉南衍一眼看向俞筱,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女人告诉她!

    无暇去管俞筱是怎么知道他的秘密,厉南衍心里紧张的是南风还知道什么,他扣住她的双肩,有些急切地说:“cynthia,你听我解释。”

    俞筱被宋琦抓着,她看着这一幕也觉得特别可笑,悠悠道:“伯爵,你还是别拉着她了,她已经知道蓝兰是怎么死的,现在都要恨死你了。”

    蓝兰是怎么死?

    她是死在巴黎那场暗杀里。

    那场暗杀有谁的份?

    他啊!

    厉南衍手猛地一颤:“cynthia……”

    南风拿开他的手,往后退一步,神情仍然是很平静:“好,我听听你的解释。”

    她愿意听他的解释,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说那场暗杀并非他故意安排?是萧晨自作主张?不,他最终默许了,他参与了。

    说不是故意要杀蓝兰,蓝兰是死在迈克尔手里?不,没有他的人加入搅局,场面不会那么混乱,蓝兰或许不会死。

    他根本没有可以辩解的地方。

    南风看着他的眼睛,这双丹凤眼漂亮得不可思议,这么多年,她竟然没有发现,他的眼睛和陆城遇的眼睛如此相似。

    “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吗?”南风笑,“不然这样,我问,你回答。”

    厉南衍无声抿紧了唇。

    “你和陆城遇是不是亲兄弟?你当初救我是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女人?帮助我筹谋复仇是不是想借我的手铲除陆城遇的势力?在巴黎追杀我们的那些人里是不是有你的人?”

    厉南衍一个都没有回答,只是琥珀色的瞳孔由浅转浓,幽幽的,如同无尽的深渊和翻滚的海啸。

    南风又是一笑:“你不说话是默认的意思吗?那你还要解释什么?”

    想了想,她又笑着说:“解释你最初救我虽然是为了利用我,但是这些年朝夕相处你也对我付出了真感情?还是解释你最初救我不全是为了利用我,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你早就喜欢我?可是南衍,有差别吗?说到底,不就是利用。”

    “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你有用,你还会救我吗?我知道答案——你不会。”

    “所以你在瑞士之后喜欢上我,却没有来到我面前,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对你没有用,不值得你冒暴露自己的风险;所以你直到我被陆城遇逼到崩溃的临界点你才出现,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对陆城遇充满仇恨,我对你有用。”

    南风觉得自己不笨啊,怎么在陆城遇和厉南衍这两个男人身上,她总是脑子不清楚呢?

    明明有那么多的破绽,她却一直没有发现,非要等到有人将真相在她面前狠狠一把撕开,她才能看清楚,才能知道原来如此。

    南风低头一笑,毫无征兆的,眼眶里突然掉出一串泪水。

    厉南衍和陆城遇都看到了那眼泪,齐齐伸出手,不过还没碰到南风的肩膀,就被她避开。

    她往门外退步,双手比了一个‘x’:“别紧张,我就是喜极而泣。谢谢你们用实际行动让我知道,原来我这个人有这么大的作用,不管是在哪方面,当诱饵也好,当工具也好,总之怎么利用功效都很显著,嗯,我谢谢你们啊。”

    厉南衍双眉锁得紧紧:“cynthia,对不起……”

    南风连连摇头,连连摆手:“不不不,你不用跟我对不起,我没怪你。”她说着就对他鞠了一个45度的躬,“我谢谢你,真的,我谢谢你。”

    陆城遇还没说什么,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南风就转了个身,也对他鞠躬:“我也谢谢你,我谢谢你们两兄弟,我谢谢你们陆家全家对我的抬举。顺便求你们高抬贵手,看在我曾经对你们的尔虞我诈做出卓越贡献的份上,饶了我吧,别玩我了,我求你们还不行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