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260章 今天她要订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风在酒吧里一杯接着一杯喝酒,等厉南衍找到她的时候,她面前的吧台上已经放满了空的酒杯,粗略一扫,起码八九杯,红的白的都有,但是她的人好像还很清醒,正和调酒师说着什么玩笑话,低头莞尔一笑间,丝丝媚态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

    “cynthia。”厉南衍眉头一下拧起来,快步走过去,拿走她又要送到唇边的酒杯,“怎么喝那么多?”

    南风的酒量是在当公关的时候练出来的,这几杯酒还不至于让她失去意识,她定晴看了一会儿,就咧嘴笑起来:“南衍啊。”

    “喝那么多,胃疼怎么办?”厉南衍扶着她从椅子上下来。

    南风的双脚一着地,身体就往他怀里一崴,厉南衍连忙揽住她的腰,那夹带着葡萄酒甜腻气味的温香软玉撞入怀里,有那么一瞬间熏得他神思一晃。

    厉南衍薄唇一抿,声音低下来:“我们回去吧,我让温沐给你配点解酒药。”

    南风低笑:“对,不能喝了,我明天还要跟你订婚,不能醉。”可说着却又拿起吧台上的酒,“但是我高兴啊,南衍,我一想到马上就要成为你的未婚妻,就高兴得不得了,你再陪我喝一杯呗~”

    厉南衍无奈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好端端的怎么跑来酗酒,但是看她的样子,这杯酒没喝完是不肯走的,干脆将酒杯拿了过来,一口喝完:“现在能跟我回去了吗?”

    南风倾身凑过去,半眯着眼睛盯着那酒杯,确定杯子里真的一滴酒都没有了,才慢吞吞地答应:“好吧。”

    “……”厉南衍都分不清她这个样子,到底是醉还是没醉?

    南风终于没有再闹,乖乖地被厉南衍扶着出酒吧,坐上车,车子开往伊万诺夫庄园。

    路上,厉南衍说着明天需要她特别注意的事项,南风额角靠着车窗玻璃,眼睫垂下半遮着眼眸,时不时‘嗯’一声,好像在听,又好像只是随便答应,路边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忽暗忽明。

    伯爵订婚礼的前一天,庄园里里外外灯火通明,佣人们还在确认现场有没有什么纰漏,南风和厉南衍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喊的都是‘伯爵,夫人’……

    厉南衍将南风送到她的房间门口,南风说了声晚安就要进去,他却突然问:“cynthia,丽莎说你们今天下午在游乐园遇到江总一家,江总还和你单独聊了会儿,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心情不好?”

    他深深地望着她,琥珀色的眸子深处。隐隐约约藏着一抹不安。

    “没有啊,江岩和我是老朋友,我们很久没见,随便聊聊而已。”南风故作轻松地笑说,“你别想太多啦,我只是恰好路过酒吧,突发奇想进去庆祝一下我即将告别单身而已。”

    厉南衍像是放下心,微微一笑:“一个人庆祝有什么意思?你早说,我陪你。”

    “我们明天就是准夫妻,要天天在一起了,最后一个单身晚上还要腻在一起,你就不烦吗?”

    “当然不会,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不会烦。”

    一辈子……心头洋溢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南风低下头掩饰地一笑:“伯爵大人的情话越来越俗套了。”

    厉南衍也笑了笑,但是笑过之后,却很认真地喊了她的名字:“cynthia。”

    南风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她随手将鬓边的头发别到耳后,侧头斜眼看他:“嗯?”

    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平时说话时尾音也总是习惯性上扬,更不要说是现在,她半醉半醒,鼻音带出的‘嗯?’,撩人得很。

    南风偏偏浑然不觉,微仰起头,迷离着眼睛看着他,嫣红的唇微启:“怎么啦?”

    厉南衍喉咙轻滚,忽然低下头凑近她的唇。

    脑海里突然掠过几帧画面,南风的身体反应极快,倏地一下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他落下的吻。

    “……”

    “……”

    夜风从他们中间吹过,气氛在微妙间变得尴尬。

    厉南衍抬起了眼皮,刚才那些旖旎的心思瞬间烟消云散。

    南风僵在原地。

    ……

    漫长的寂静后,是厉南衍先故作无事地直起身,轻声说:“我是想说,明天我要忙着招待客人,可能顾及不到你,你有什么事让丽莎来找我。”

    “……好,我知道了。”

    厉南衍‘嗯’了下,说了声晚安,随后走回自己的房间。

    南风看着他身影远去,然后才心思沉重关上房门。

    背脊贴上门板,她闭上了眼睛。

    刚才是怎么了?

    在厉南衍凑近的时候,她怎么会想起那天在公寓楼下和陆城遇的那个吻?

    还有,在厉南衍说‘一辈子’的时候,她怎么也想起了陆城遇?

    难不成,就因为夏桑榆、宋琦他们那些话,她就真的对陆城遇……

    抬起手臂盖住眼睛,唇边的笑格外苍白……南风啊……你清醒一点吧。

    和他认识那么多年,还不知道吗?

    那个男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先不动声色地给一分温柔,等到你彻底沦陷,就加倍给你十分残忍,你信了他一次被骗得那么惨,难道还要再惨一次?

    傻一时尚算是天作孽,傻一世就是你俞南风自作孽。

    ……

    六个小时后,天亮了。

    订婚礼是全西式的,从场地布置到订婚服,都是圣洁的白色色调,五颜六色的鲜花和气球作为装点,微风一起彩带飞扬,如梦如幻。

    南风的订婚服很像婚纱,裙摆蓬松拖地,一字肩设计露出肩膀和颈子,像精雕细琢的羊脂玉。头发也全盘起来,只留耳边一缕曲发,戴着鲜花编制而成的花环,再加上粉钻的首饰点缀,整个人看起来娇嫩欲滴。

    南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脑飞快闪过几年前对谁说过的玩笑话——我的婚礼要中式的,三书六礼,凤冠霞帔,八抬大轿!

    像一阵电流击过心间,南风猛地转身背对着镜子,不敢再看里面那个自己。

    “cynthia小姐?”丽莎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南风闭上眼睛,沉吐出一口气,低声问:“时间到了吗?”

    丽莎愣了愣,才明白她问的是吉时,连忙道:“差不多了。”

    “那就走吧。”南风说完自己先走出去,背影看起来好像很迫不及待,只是……是迫不及待想嫁给厉南衍,还是迫不及待想给自己冠上一个无法改变的身份,以逃避心里某些想法和冲动,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订婚礼和婚礼很相似,也要由父亲牵着新娘的手走向台上的新郎,南风没有长辈,只能由唯一算得上她哥哥的盛于琛牵着,走上红毯,南风忽然低声问了句:“盛总,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话?”

    盛于琛抿唇:“说什么?”

    南风晃了下神,旋即摇头:“没什么,只是这几天总有人来跟我说话……”所以下意识以为,他也会有话对她说……原来没有了。

    红毯只有九点九米长,走了两分钟就到,盛于琛将南风的手交给厉南衍时,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没有什么能跟你说,不止我,其他人也没有,谁都没有权利在现在对你说什么,只有你自己有资格,你心里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

    南风屏住了气,跟着厉南衍走上了台。

    接下来就是走流程——准新人宣告和祷告,观礼的宾客唱起婚礼歌,然后牧师劝勉,为准新人定下誓约……

    西方和订婚礼和婚礼一样,流程的最后还有一个交换订婚戒指的仪式,牧师宣布他们可以交换戒指时,绵绵扮演的花童立即捧着两枚戒指上台,笑吟吟地看着妈妈和daddy。

    厉南衍弯腰取了戒指,望向南风的目光温柔似水。

    南风看着他手里的戒指,眼睛闪了闪,本应该配合他抬起来的手,却垂在身侧,迟迟举不起来,

    戒指……戒指……

    这是伊万诺夫家族象征主母身份的戒指,她戴上了,这辈子就都是伊万诺夫家族的人。

    她犹豫了。

    莫名的犹豫。

    “cynthia?”厉南衍轻声喊,南风还是抬不起手来。

    台下的宾客有些开始议论,牧师也低声提醒:“准新娘,这个时候你应该把手递给你的未婚夫。”

    南风手指一颤,微仰起头看着厉南衍。

    厉南衍……

    希尔……

    这个在她最危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的男人,这个在她孤单无助时默默守护了她三年的男人,他很好,是良配,她喜欢他,也亲口答应嫁给他,可是现在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手就是抬不起来?

    这样的僵持大概过了三分钟,台下的宾客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厉南衍眼底沉淀出一抹暗色:“cynthia。”

    这次喊她的名字的音调,明显沉了几度。

    只是抬起手这一个动作,南风却需要用尽全身力气,非常缓慢的,从一百八十度的地方,慢慢抬到了105度。

    ——这么多年,你终于回来了。(185)

    ——南风,不如,我们从头来过。(209)

    ——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不至于山穷水尽。南风,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你扪心自问,你这辈子放得下我吗?(235)

    三句话从心里飞窜而过,是他的庆幸,是他的请求,是他的深情。

    南风好不容易抬起的手,又一下垂了下去,并且躲到了身后。

    厉南衍愕然地看着她。

    南风心里乱成一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

    “南风!”突然之间,有人闯入婚礼现场,站在台下喊一个人的名字。

    所有人一下子都扭头,看向那个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