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241章 全都是一个笑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城遇与她对视,隽黑的眼睛一眨不眨,仿若深渊般寂静迫人:“迈克尔是肺癌晚期,医生说至多只能再活半年,就算你现在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南风和傅逸生的眉心都是一皱。

    “小洋房的爆炸总要有人去承担罪责,你去?我去?不如迈克尔去,一举两得。”陆城遇说完便松开按在南风手臂上的手,好像已经笃定南风会听从他的建议,不会再开枪一般。

    南风动也不动,不过原本凛着的眉目倒是渐渐氲去戾气,多少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的确,小洋房的爆炸闹得很大,不只是巴黎警方,国内国外,社会各界,都在关注着进展,虽然现在警方还没有查到她和陆城遇身上,但再继续深入调查下去,难保不会被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以他们的身份,牵扯上这种事情,怎么都会惹一身腥。

    厉南衍的手微微搂紧她的腰,有所暗示地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的应该和她想的一样。

    半响,南风没有笑意地笑了笑,垂下手:“也好,与其让他死得那么痛快,倒不如让他带着一身病痛在监狱里度过人生的最后日子。”眼角斜飞含着一丝嘲讽,对着陆城遇说,“我还以为你会怎么保护他呢,原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恩将仇报。论狠,在陆董事长面前,我甘拜下风。”

    比起一死一了百了,让年迈病危的迈克尔去自首,承担所有罪行,暴露在阳光底下接受法律的审判和世人的唾骂,这样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折磨。

    陆城遇脸色淡漠,不在乎她说什么。

    南风冷冷一笑,侧头对厉南衍说了声‘我们走’,两人便相携往外走,迈克尔急急追了上来:“那我的女儿……”

    南风将挡路的人推开:“你什么时候进监狱,我就什么时候放了你的……”

    话还没说完,背后突兀地响起一道枪声,将好不容易谈判成功的局面彻底毁坏。

    ‘砰——’

    迈克尔眉心中枪,一枪毙命,眼睛刹那间睁到最大,直挺挺地往后倒下去。

    所有人倏地看向开枪的方向——傅逸生。

    “你们的决定,我没有同意。”他漫不经心地放下手,“这个才是我要的结果。”

    是,从进门开始,他就说他是来要迈克尔的命。

    刚才一直沉默,并不代表他的想法和南风一样。

    他要的就是血债血偿,一命还一命,什么审判什么坐牢,他都看不上。

    也是这一枪,才叫人想起来这个人的身份——他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出身黑道世家,更因为行事作风肖像他那位狠辣决绝的父亲,所以有了‘小爷’这个名号。他的狠在骨子里,杀人对他来说,不过扣动一下扳机而已,所以他怎么可能看着害死蓝兰的罪魁祸首再活半年?

    傅逸生将手枪随手搁在柜子上,背对着陆城遇,淡淡道:“城遇,我爸年纪年纪大了,我那些兄弟姐妹又没在他身边,我总要尽尽当儿子的本分,以后,我就不回陆氏了。”

    是以后不回陆氏,还是以后当没他这个兄弟,在场众人此刻都心知肚明。

    傅逸生说完就走,只是比起来时,他开门的动作有些急,没那么冷静。

    南风不知出于什么,回头看了一眼陆城遇,见他的目光落在柜子上那把枪上,墨黑深湛的眼睛涌动着深山老林里的瘴气,浓郁而繁复。

    这把枪是傅逸生自己带来的,她虽然不太懂枪支,但赫赫有名的‘沙漠之鹰’还是认得出来的,他把这么一把枪留下,再看陆城遇的脸色……或许,这把枪是以前他送给傅逸生的?

    将视线转回,南风改去看地上的尸体上,迈克尔的眼睛还睁着,眉心的血窟窿往外冒出血,模糊了他整张脸。

    ……无论如何,迈克尔都死了,他去给兰姐偿命了……

    南风喉咙轻轻滚动两下,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整栋别墅都弥漫着血腥味,太容易让人联想起某些画面,南风不想再待下去,看了厉南衍一眼,后者心领神会,拥着她离开。

    出了别墅,厉南衍低头去看南风的脸,她嘴唇抿得很紧,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她的眼睛有些雾蒙蒙。

    不放心她自己开车回酒,厉南衍让她坐进副驾驶座,正弯着腰帮她系安全带,手背上忽然落下一滴滚烫的水滴,他顿了顿,抬起了头。

    南风眼睛蓄满了泪水,牙齿咬着自己的手指忍着不哭出声,可是不太成功,低低的,像小兽一样的呜咽,还是从她喉咙里溢了出来。

    ……在酒庄那半个月,她刻意不去想,刻意不去了解,假装忘记蓝兰已经死了的事情,懦弱地逃避所有事实,直到被厉南衍带回酒店,见到绵绵,那些自欺欺人的想法彻底破碎,她能想到唯一为兰姐做的事情,就是替她报仇……可现在呢?迈克尔也死了,她没有了能做的事情,茫然如荒芜笼罩着她,她无所适从。

    厉南衍看了她一会儿,轻叹了口气,将她整个人按进自己怀里,手在她后背轻抚:“别忍着,想哭就哭。”

    泪水彻底蔓出眼眶,是来自心底最深沉的悲痛,南风咬住他的肩膀,哀恸地喊着:“兰姐……兰姐……”

    兰姐没了……

    她的兰姐没了……

    *

    第二天,迈克尔身亡的消息被媒体报道了出来。

    虽然他人死了,但小洋房爆炸案的元凶还是归咎到他身上,据媒体称,迈克尔和巴黎本土一个黑帮因为某件事产生了矛盾,所以双方才会在小洋房开火,而迈克尔之所以会死在自己的别墅里,也是源于黑帮寻仇。

    这样的‘真相’不用想也知道是出自陆城遇之手,他到最后还是用迈克尔把小洋房爆炸的真相掩盖过去,警方‘证据确凿,水落石出’,不久后就宣布结案。

    但牵扯进黑帮私仇的乔森集团,却因此动荡不安,受到外界质疑是一回事,另外还因为乔森一直以来都是迈克尔主持,现在迈克尔死了,乔森还能不能继续像以前一样引领行业,谁都说不准。

    就在这时候,陆氏和as却齐齐向乔森抛出橄榄枝,陆氏表示愿意和乔森建立新合作,而as表示愿意和乔森再创佳绩。国内两大企业同时争夺乔森在亚洲区的唯一代理权,某种程度上,挽回了乔森一些负面影响。

    外界为此纷纷猜测乔森到底会花落谁家,当事人之一的南风却很淡淡——乔森的总裁是丹尼,兰姐早就把丹尼搞定,乔森怎么可能不选as?

    然而三天后,南风在陪绵绵玩积木时,厉南衍却带来一个消息:“乔森选了陆氏合作。”

    南风略显意外地抬起头,厉南衍让丽莎先将绵绵抱走,自己坐到她身边说:“丹尼落了不少把柄在迈克尔手里,陆城遇用这些把柄继续威胁丹尼,丹尼别无选择。”

    原来如此。南风也不是特别在意:“不合作就不合作吧,现在的乔森也没有以前那么有合作价值。”

    厉南衍微笑,将她从地上拉到怀里,手臂圈着她的细腰,俯头过去和她鼻尖碰触,语调温软:“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回国,还是跟我去莫斯科?”

    南风皱皱鼻子:“当然是回国,去莫斯科……呃?”对了,现在是四月十七号了……

    厉南衍眼睛里含着笑:“我的准未婚妻,你把要和我订婚的事情抛到哪里去?”

    南风捶捶额头,有些懊恼:“对不起,我给忘了。”

    “没关系,我记得就行。”厉南衍弯唇,“还有半个月,你还有适应的时间。”顿了顿,稍稍松开她的腰,“如果你还放不下蓝小姐的事情,我可以把订婚仪式延期。”

    南风眼神一暗,垂下眸却是摇头:“不用延期,兰姐一直很希望我能幸福,她如果能看到我嫁给你,应该会很放心。”

    兰姐不止一次对她说,要找一个爱她的,被爱比爱人轻松,她也很满意厉南衍,当初知道他们要订婚,还说要当他们的伴娘。

    她现在还没有走远,一定能看到她风光出嫁。

    厉南衍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我不会让她失望。”

    南风弯弯嘴角笑笑,但眉眼却没有多少笑意。

    厉南衍以为她是因为蓝兰的事,便只安静地抱着她,让她依靠在他怀里,过了阵,怀里的人却发出声音:“南衍,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嗯?”

    南风在他怀里抬起头:“以前我问过你,你和萧晨是什么关系?你告诉我,萧晨知道陆城遇在找我哥,继而通过某些渠道得知我哥是受你庇护,所以主动找上你,开给你很优渥的条件,希望你把我哥交给他,他想利用我哥去对付陆城遇?”这是厉南衍的原话,完全像萧晨会做的事,所以南风不曾怀疑过。

    厉南衍应:“是。”

    “你拒绝了他?”

    “是。”

    手指微微攥紧,南风嘴唇抿紧,再开口:“那后来呢?我哥被陆城遇抓住后,你和萧晨有没有什么合作?”

    厉南衍的眉心明显一皱。

    南风屏住呼吸,盯紧了他的眼睛,不错过他任何表情变化,缓慢的,一字一字地说:

    “比如,萧晨引我去地下室见我哥,给我哥告诉我账本下落的机会,再由你把我带走,我哥于你有恩,你于我哥也有恩,这样的身份加持下,我很容易相信上你,等我彻底对你放下戒备,我就会告诉你账本的下落,萧晨就会用账本,甚至用我,去对付陆城遇。”

    陆城遇说,萧晨故意引她去地下室,是想激化她和他的矛盾。

    这些天南风深思熟虑,却想出了另一个可能性——故意引她去地下室,也可能是为了给她哥机会,让她哥告诉她账本的下落。

    陆城遇能想到她哥会最后关头把账本交给她,那萧晨会不会也想到了?所以他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

    如果只是萧晨,她就算知道账本下落,也会和她哥一样抵死不交出来,但如果是厉南衍就不一定,感情是最好的腐蚀剂,她无条件相信厉南衍后,他问什么,她都会告诉他。

    那么,他们两人有没有可能,达成了这样合作?

    南风认真地看着厉南衍,清晰地看到,他在听听到她的问句后,瞳孔有明显的放大,那是错愕,是讶异,是难以置信,是觉得荒唐的可笑。

    “你的意思是,这三年,我都是在你面前演戏?用最卑劣的感情伎俩,骗取你的信任?为的是得到那本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什么作用都没有的破账本?”厉南衍的手一下从她腰上放开,在她面前一贯温和的男人,这一刻失去所有表情,冷得像块冰。

    “cynthia,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

    南风被他的反问问得愣住,突然间意识到她那句话有多过分,完全是不加掩饰,没有任何迂回地质疑他的感情,质疑他的人品。

    厉南衍倏地站起身,不等她回答,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往外走。

    他是生气了。

    南风连忙追上去,拉住他的袖子,另一只手扶住脑袋,歉意道:“对不起,我最近……可能太累了,总是胡思乱想。”

    “不是你胡思乱想,这些话是陆城遇告诉你的吧?你相信他的话,所以来质问我?”厉南衍冷笑,“cynthia,既然在你心里我是这么卑鄙的人,那你何必答应嫁给我?”

    说完他打开门就要走,不顾南风还拦着他,南风也只是自己那样问的确太过,连忙追出去:“南衍!”

    她从背后抱住他,将脸埋在他的背脊:“对不起,我只是有些地方想不明白,我……”

    “你有想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便问我,但是你不该是听信陆城遇的话才来质问我,cynthia,你不能这么过分,他曾把你伤得那么深,让你变成行尸走肉,是我让你重新活过来,但是你现在因为他来质疑我,你会让我觉得我之前做的事情,都是个笑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