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239章 永远听不到回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城遇没有还手,只是表情转瞬变冷:“所以你想说什么?我不配当你的兄弟?”

    傅逸生的瞳孔剧颤,脸上闪过明显的受伤。

    他们是二十几年的兄弟,从刚学会走路就认识,这些年在一起多少次出生入死,多少次风里来雨里去,早就血浓于水,现在说‘不配当兄弟’,刺的是谁的心?

    陆城遇的眼眸沉静得像什刹海的水,窗外的夕阳倏地一下隐入楼宇之间,万籁寂静里,傅逸生手忽然无力地松开他的领子,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插进头发里撑住头。

    那么颓唐,那么消极,那么憔悴。

    “我找不到她……连尸体都好找不到……”

    “我把那些烧焦的尸体、支离破碎的尸体,一具具找出来仔细辨认,但是都不是她,全都不是……警察说爆炸的点在二楼的走廊,我去找了南小姐那个秘书,她说蓝兰就是死在二楼……”

    “那么靠近爆炸源,她被炸成碎末了……她连个全尸都没有留给我……”

    最锥心的疼是什么?是他们曾经离幸福那么近,她答应他,明天就给他答案,回答他下半辈子要不要跟他过,可是这个‘明天’,竟然是永远不会到来。

    傅逸生不敢去回想曾经和蓝兰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插科打诨、互相斗嘴、他吵不过她干脆将她就地扑倒,用另一种办法教她做人、她看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可是他又舍不得不去回想,妩媚的她、骄矜的她、含笑的她、愠怒的她……他已经完全失去她,如果不靠回忆,他该怎么熬过来?

    不敢想,又舍不得不去想,傅逸生第一次知道,原来他也会为一个女人这样难过。

    “城遇,你告诉我吧,蓝兰是死在追杀你那波人手里,还是死在迈克尔手里?”好久之后傅逸生再开口,声音哑得像失去声带的残缺病人。

    陆城遇静默不语,呼吸从弄浓转淡,傅逸生抬起头:“是迈克尔吧?”

    他同样沉默,不过沉默就是默认。傅逸生突然一笑,这一笑带着些邪佞:“行。”然后晃晃悠悠地起身,和他擦肩而过。

    陆城遇眉心一皱,抓住他的手:“你要去哪里?”

    傅逸生直接拂开,语气冷漠:“你别管我。”

    ……

    南风跟厉南衍回了酒店,一进门绵绵就扑上来,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不松开。绵绵从出生至今,都没有和南风分开这么久过,她想她想得不得了,这会儿怎么都不肯离开她的怀抱。

    南风也纵着她,帮她洗了个澡,用柔软的浴巾抱着她的小身体,一边帮她穿衣服一边跟她说笑,好不容易才把这小孩子安抚好。

    绵绵手里拿着小黄鸭,漫不经心地问:“妈妈,干妈呢?”

    南风的动作一顿,旋即笑笑说:“干妈去旅游了。”

    “哦,”绵绵嘟着嘴,有点不太高兴,“干妈怎么没有跟绵绵说一声呢?绵绵都不知道干妈去旅游了,绵绵还折了千纸鹤想送给干妈呢。”

    两三岁的孩子,这会儿也体会到突然被人抛下的滋味不好受。

    南风心尖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层层叠叠,压得她不堪重负,她连忙低下头帮她穿小袜子,不敢让她看到她眼睛里泛起的红润。

    “干妈是临时做出的决定,来不及和绵绵说了,不过她托付我跟绵绵道别了呢,还说会给你买礼物。”

    绵绵这才开心了一点,勉勉强强的语气:“好吧,那她什么时候回来呢?”

    “旅游不用那么久吧,以前绵绵跟妈妈去旅游,只去五天,”绵绵从南风怀里跳下来,跑去房间拿台历,数着上面的日期,“二十号,二十号干妈就会回来,对吧妈妈?”

    南风刹不住眼泪地滚出来,她慌忙将脸别到一边,晶莹的泪水滴了两滴在台历上。

    厉南衍刚才一直在门边站着,听到了她们母女的对话,走进去将绵绵抱起来,不让她看到南风失控的样子,微笑着问:“绵绵很想干妈吗?”

    绵绵毫不犹豫承认:“当然啦,干妈和妈妈一样,都是绵绵最爱的人。”

    厉南衍故意问:“那daddy呢?绵绵不喜欢daddy吗?”

    绵绵咯咯笑着抱住他的脑袋,豆点大的孩子也知道照顾别人的情绪,用小脸蹭他,“喜欢~绵绵喜欢daddy和喜欢干妈一样多~”

    孩子童稚的声音渐渐远去,但那本台历却遗留在地上,南风看着那个‘二十号’,沉痛地合上眼睛。……哪来的‘二十号就回来’,那是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回来的人了……

    倏然,南风站起身,走到柜子边拉开抽屉,拿出一把黑色的手枪,眼睛乌蒙蒙,荡漾起暗沉平缓的波涛。

    随后她转身出门。

    ……

    巴黎的夜晚比白天还要璀璨,像一颗遗落在黑暗中的夜明珠,从入夜一直亮到黎明,近郊的别墅群座位这个城市的富人聚居地,更是亮如白昼熠熠生辉。

    车子从地面飞快驶过,压过地面的枯叶发过簌簌的声音,栖息在树梢的鸟儿一下子展翅高飞,除此之外,四下完全是静谧无声的。

    车子最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住一栋别墅门前,驾驶座下来一个女人,她抬起头望着这座别墅,就像十几年前第一次到海城大学报道,抬头看学校的匾额一样。那时候,她身边也有一个女孩和她做着同样的动作,她还听到她感慨:“这就是海大啊?真气派,难怪那什么主任一开口就要我十万块‘建设费’。”

    她忍俊不禁,笑着回过头,日光下少女的侧脸明媚动人。

    “我叫蓝兰。”

    “我叫俞筱。”

    “你是我在大学认识的一个人,我宣布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蓝兰笑着伸出手,此刻南风也伸出手,将面前的铁门推开,别墅里的人们好像都睡着了,她不请自来也没有人阻止。

    南风从口袋里拿出手枪,上膛,走进客厅。

    客厅里同样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水晶灯折射出绚烂的光芒,有些像大一的新生欢迎会上,那台因为后勤没有安装严实,突然砸下来的舞台大灯。那时候,灯就在她的头顶,她吓傻了呆站着,蓝兰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速度,从台下冲上来将她扑倒,那台大灯掉下来就砸在她们两个人的腿上。

    过后,她们都当了一个月的‘铁拐李’。

    “人家是破产姐妹,我们是瘸腿姐妹。”

    “闭嘴吧你难听死了。”她当时的眼神嫌弃得要命,完了建议,“要不叫瘸腿双骄吧,听起来比较像两个美女?”

    蓝兰抬起手作势要打她,此刻南风也抬起手,将手枪对准虚无的一点,扣动扳机‘砰——’,一声枪响,好像是在告诉谁她来了。

    枪声过后,二楼窸窸窣窣跑下来五六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个个手里拿着军刺,原本静谧的客厅突然涌动起杀气。

    南风就知道,迈克尔一定知道她已经回来,也一定知道她会来找他报仇,所以别墅里一定有他准备来抵御她的人手。

    只是,她不怕。

    男人握着军刺冲下来,南风不躲不闪地迎上去,一手举枪一手从长靴里抽出另一把军刺,和他们还有三五米距离时,她快速连开两枪击中两个人,另一只手用军刺挡住侧方袭来的黑西男。

    刀来剑往,冰冷的铁器碰撞出的声音,也像大二那年她们走夜路遇到几个社会青年非礼,为了自卫,她们从地上捡起两根铁质水管跟混混们打起来发出的动静,那时候,有一个人压着蓝兰不放,她急红了眼,下手没轻没重地用水管抽打着那人的后背,活生生把人打晕过去。

    混混伤的很重,要不是盛于琛去保她们,没准她们俩还要蹲几天号子。

    “以后别人问我们什么交情,你就说,一起进出过警察局的交情。”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都吓死了。”南风怂哒哒的,蓝兰哈哈大笑,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说这有什么天塌下来大不了一起被压死,她破涕为笑,也揽住她的肩膀,现在她则揽住黑西男的肩膀,将军刺捅进他的腹部。

    转眼间,五个黑西男都倒在地上,她下手有分寸,没有要他们的命,只是让他们站不起来。

    南风站在客厅中央,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肃杀和阴沉,像一个浴血而来的恶魔。

    安静了三五秒,二楼又有脚步声走下来,南风抬起头,隔着满地的狼藉和红色楼梯阶上的男人对视。

    忽而想起今天他在酒庄里说的话——出了酒庄,你又要站在我的对立面。

    果不其然,他们又这么快对立了。

    “陆城遇,迈克尔在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