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229章 要不要跟我复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风心里有一丝丝微妙的不适,不过稍纵即逝,揉揉绵绵的小脸:“只是个梦而已,绵绵别怕,你看妈妈不是好好的?”

    “嗯。”虽然是应了,但绵绵还是有点闷闷不乐。

    不过好在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没来过巴黎,丽莎带她出去玩一圈,回来就把那个梦忘得七七八八。

    蓝兰翻翻桌子上还没签的续约合同,奇怪道:“怎么还没签好?”昨晚两人通电话时还在说今天上午就能签好约,现在都快中午了。

    南风起身泡了杯红茶给她,说:“乔森应该是不想和as续约了。”

    蓝兰讶异:“为什么?”

    “陆城遇也在巴黎,他怕我像对付伊生一样对付乔森,所以从中阻拦。”南风好像不是很担心,还有心情开玩笑,“当初是他撮合as和乔森的合作,现在破坏as和乔森的合作的人也是他,这大概就是一报还一报。”

    蓝兰不客气地赏了她一个白眼,想了想,把她知道的也说出来:“当初听人说过,迈克尔对陆少有过救命之恩,所以你想动迈克尔,陆少会不同意也是意料之中。”

    又是救命之恩?南风无声一笑:“就算不从迈克尔身上下手,我也有别的办法拿下这份合同。”

    “什么办法?说说。”蓝兰感兴趣。

    南风倚着桌角半坐着:“你认识迈克尔的侄子丹尼吗?”

    蓝兰脑海里有这号人物:“认识,他随迈克尔来过一次黄金台,我跟他说过几句话。”

    “那天我在电梯里遇到他,他一听我是来跟迈克尔谈合作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后来丽莎告诉我,丹尼虽然是总裁,但乔森的决断权还是握在迈克尔手里,他基本上就是个摆设,所以这对叔侄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嘛……”

    南风都说到这个份上,蓝兰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通:“实际上是面和心不合。你想从丹尼身上下手?”

    南风笑眯眯的:“知我者,兰姐也。”

    蓝兰拨拨头发:“行吧,姐姐既然来了,这点小事就交给我,给我几天时间,我帮你策反他。”

    南风也是这个意思,她现在被迈克尔和陆城遇盯着,不好直接去找丹尼。莉萨虽然能干,但身份还不够,丹尼恐怕不会轻易相信她。

    蓝兰就不一样,丹尼认识她,可以加印象分,她又有手段又是她的助理,成功率比较高。

    南风原本还想不出最佳人选,没想到蓝兰就来了,简直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心情一好,不吝啬地狗腿:“咱兰姐是谁?你亲自出马,肯定什么事都妥妥的。”

    “小嘴真甜,成,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去找他。”蓝兰说走就走,直接去了乔森集团。

    好巧不巧,丹尼正好单独走出大门,看样子应该是想独自去解决午餐,蓝兰掐算着时间,在他走下最后一个台阶时,快速跑出去,一个‘没注意’就和他‘不小心’撞个满怀。

    蓝兰连忙弯腰帮他捡起文件,诚恳致歉:“抱歉抱歉,我没注意看路。”

    “没关系,你没事吧?”丹尼绅士地扶了蓝兰一把,不经意间看向她脸,微微一愣,有点意外,“你是……蓝小姐?”

    蓝兰一脸惊喜:“丹尼先生!”

    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丹尼也不例外,当年在黄金台看到这个女人时他就有心思了,只可惜她当时不仅是头牌,还是陆城遇的人,不是随便碰,他还因此遗憾了好久。

    今天在这里巧遇,丹尼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扶她的肩膀的手就势往下移扶住她的腰:“蓝小姐怎么会在巴黎?”

    “我是来玩的,刚才不好意思啊,我赶着去吃饭,那家餐厅一到中午就人满为患……唉,不过现在也来不及了,一定没位了。”蓝兰故作懊恼地皱皱鼻子,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小女人的娇嗔。

    丹尼当然不会错过送上门机会:“说到底都是我害蓝小姐没位置,不如让我请蓝小姐吃个饭,也算赔礼道歉?”

    蓝兰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假意推辞两句,最终碍于盛情难顺势答应。

    按照计划,这顿饭她主要是挑起丹尼对她的兴趣,至于怎么挑起男人的兴趣……这是蓝兰的强项,她甚至不需要身体上的挑逗,三两句话就够了。

    可她没想到,这餐厅里竟然有她一个熟人。

    这个熟人从她进门起就一直盯着她,表情似笑非笑,像是在看好戏,又像是在看要从哪里下刀才能将那一男一女凌迟处死,直到瞧见蓝兰歪头一笑,花枝招展的样子,他终于忍不住坐不住,倏地站起来,直接走过去。

    蓝兰正拿出手机,打算留一个丹尼的手机号码,还没解锁屏幕,手机便被人抽走,她愕然回头,一下就对上那双颠倒众生的桃花眼,又是一愣。

    傅逸生?

    他怎么也在巴黎?

    ……啊,想起来了,三四天前他跟她说过要来法国出差,原来是来巴黎啊……这世界真小。

    傅逸生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背着我勾搭男人呢?蓝兰,什么品味啊,看得上这种能当你爸的?”

    蓝兰抽抽嘴角,也学着他的阴阳怪气:“小爷,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吧,最近新闻总是报导忘年恋,我这是赶潮流呢。”

    “我这几天都在巴黎,国内新闻没怎么关注,但我知道巴黎最近出了不少街头斗殴事件,你信不信只要你继续跟他忘年恋,我能马上让你看到一出现场斗殴?”

    蓝兰:“……”

    好吧他是小爷他说什么都对,蓝兰没敢再怼他,唯恐他是真的当场把丹尼给揍了,只能哭笑不得地解释:“别闹,我是在跟他谈工作。”

    他们说的是中文,丹尼听不懂,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蓝兰哄走傅逸生后才回头向他解释说:“是我一个朋友。”

    丹尼不认识傅逸生,以为真知道朋友,也就没放在心上,和蓝兰愉快地吃完了午餐,约好下次再见,就先离去。

    蓝兰起身走向傅逸生那一桌,跟他一起吃饭的是个法国美女,有点眼熟,好像也是个明星,她语气感慨:“没想着小爷现在都好这一口。”国内一个明星,国外还找明星。

    “我好的一直是你那一口。”傅逸生拍拍身边的位置,但蓝兰没理:“小爷你慢慢吃,我还要回去汇报工作,不奉陪了。”

    蓝兰转身要走,傅逸生一下就把她拽回来,而且直接把人拉到自己身上,圈着她的腰低声笑语:“蓝兰,承认吃醋有那么难吗?”

    “是是是,我吃醋,小爷快放开我。”

    没什么诚意地敷衍,蓝兰拍掉他的手,但是傅逸生非但不放开,还把手圈得很紧,蓝兰用了力都挣不开,不禁微恼地瞪了他一眼,却看到他笑得荡漾。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和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

    那天跟他一起去飚车后,他就开始有事没事约她吃饭约她去玩,毕竟跟过他那么多年,蓝兰不用想特知道他是又对她感兴趣了,起初她是拒绝的,但后来他就连约都省了,直接开车到公司守株待兔。

    大概是心里还对他残留什么不切实际的念头,他主动的次数多了,她就开始有点招架不住。

    他被人暗算那天,他们原本是约好去飚车的,她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他半天,他没来,还以为是被放鸽子了,结果一转头,就看到那个眼睛上蒙着纱布,穿着病号服的男人站在那儿。

    他手里拿了把雨伞当拐杖,走出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我知道你在等我,他们都不让我出院,我偷跑出来的。”

    我知道你在等我,所以我一定会来。

    那一刻,她心里突然间塌了一个角落。

    再后来,什么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蓝兰总说南风和陆城遇是剪不断理还乱,其实她和傅逸生又何尝不是?

    ……

    傅逸生点点她的鼻子,好笑道:“她是陆氏一个品牌在欧美区的代言人,当初是我签下的,碰巧遇见就一起吃个饭。”

    “噢,原来是这样,那必须要吃顿饭,怎么说都是小爷你当初用肉体换来的代言人,楼上就有客间,吃完了饭重温旧梦也不是不可以——小爷你看我这样醋可以吗?”蓝兰笑吟吟地看着他。

    傅逸生被她气笑,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

    蓝兰直接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跺了一下他的脚板以示回敬。

    傅小爷吃疼地倒吸口冷气:“你这女人,这几年别的地方没长,脾气长了不少。”

    “你别的地方也没长。”蓝兰别有意味地加重后面那个字,目光还着重落在了某个位儿。

    明星很识趣离开,傅逸生眯起眼睛凝着这个女人,二话不说,拉起她上楼:“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让你看看我‘长’没‘长’。”

    电梯直达十八楼,电梯门叮铃一声打开,傅逸生当即吻住怀里的女人。

    跌跌撞撞间,他们来到房门口,蓝兰的后背抵上门板,他也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进去,先进去……”蓝兰呼吸微急。

    傅逸生弯唇,没有理:“不会有人来。”说完他挺身埋入,蓝兰倒吸了口冷气,偏头咬住了他的耳朵。

    走廊里灯光迷离,沉静而安谧。

    过了会儿,傅逸生忽然停下来,一双动人的桃花眼此时更显撩人:“其实当初跟你分手后,我挺后悔的。”

    “再也找不到像你这样对我胃口的女人……”他吻着她的脖子和肩膀,“蓝兰,我们复合吧。”

    蓝兰的眼神微微迷茫,低喃:“复合……”旋即笑了,“继续当你的情..人?”

    傅逸生一手搂着她,一手开了房门,拥着她一起进去,双双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泛着迷人的色泽,凝视着身下的女人,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回答这种问题。

    “蓝兰,我从没想过要结婚,所以我不会对任何女人许诺婚姻,但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如果你愿意,以后我身边,就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蓝兰心里微微一震:“只有我一个?”

    “对,不会有别人。”

    不会有别人。

    这种话,竟然是向来花心风流的傅逸生说出来的。

    傅逸生向来不会拿感情当手段,他也有那个资本直来直往,说玩就是玩,说分开就是分开,现在说只要她一个人……

    蓝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问,也没有回答,纵容自己在今夜完全放纵。

    事后,傅逸生又问她:“蓝兰,要不要复合?”

    蓝兰眼睛已经睁不开,拉着被子蒙住脑袋,含糊不清地说:“给我一个星期考虑考虑。”

    ……

    第二天中午,丹尼又约蓝兰一起吃饭,蓝兰欣然赴约,她有意无意地流露出风情,撩得丹尼欲罢不能,后来几乎每天都约她,蓝兰看时机差不多,便开始有意无意地提起迈克尔。

    丹尼是迈克尔唯一的亲侄子,迈克尔退休后,乔森集团理所应当是由他继承,但是迈克尔至今还不肯放权,似乎是想等他的小女儿长大后,把集团交给他的小女儿,可想而知,丹尼心里对迈克尔有多怨恨。

    所以当蓝兰说南风能帮他彻底掌握乔森集团时,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合作。

    蓝兰圆满完成任务,回去向南风交差。

    酒店里,南风不在,丽莎说她是受陆董事长邀请出门的。

    蓝兰‘哦’了声,她潜意识里觉得陆城遇不会伤害南风,约见面估计是想一边吃饭一边和谈,所以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回到房间,蓝兰拿出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是傅逸生发来的。

    他今天原本约了她去骑马,但是他信息里说,他临时有事,要和陆城遇去一趟第3区办事,骑马改在明天,结尾还提醒她,明天就是一周的最后一天,让她准备好答案。

    信息是早上九点钟发的,那个时候她在跟丹尼吃早餐没看到。

    ……不对,等等。

    蓝兰眉心一抽,立即将电话打给傅逸生,开口就问:“陆少现在还和你在一起?”

    傅逸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过这不是他现在想关注的重点,重点是,“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到考虑了吧?一周了,你考虑好了吗?”

    蓝兰此时想的却是,陆城遇还在第3区,那南风中午是跟谁吃饭?

    或者说……谁用了陆城遇的名义把南风单独约出去?

    “问你话呢。”傅逸生又追问了一句。

    蓝兰匆匆说一句:“我现在没空和你谈这个,你告诉陆少,有人用他的名义把南风约出去,不知道想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她一不小心手滑,把电话挂断了,她懊恼地看着手机,没时间重拨回去,干脆丢开手机,跑出房间。

    傅逸生看着手机,又皱了皱眉,将电话打回去,那边已经没有人接听。

    “这女人怎么咋咋呼呼的,我都没听清楚她说什么。”傅逸生嘟囔一声,这时候他怎么都没想到,这通中断的电话,会是他和她最后一次联系。

    ……

    南风中午收到一条陆城遇发来的信息,约她单独见面,称有事想和她聊。

    她没想出来他在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想和她说,总不会是还想和她聊迈克尔或者账本的事吧?

    带着疑惑她前去赴约,开车去了那家餐厅。

    一推开包厢的门,里面的人,却不是她来见的那个男人。

    看到他,她才明白,为什么要把见面地点约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