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南风也曾入我怀 > 211章 恭喜我恢复单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照片拿在手里捏了捏,想到了什么,南风找来一把美工刀,沿着塑封边缘,一点点切开。

    前段时间她从俞家庄里找到这两本相册,里面的每一张照片她都仔细看过,但照片放在插袋里,不单独拿出来看,根本无法发现厚度有问题。

    拆开塑封,照片中间果然夹了一张薄薄的纸,南风眉心轻轻一抽,心里忽然有某种预感,她更加小心地将纸片摊开。

    上面有字。

    文字,数字,都有。

    ……

    看到最后,南风的表情微微凝固,紧接着,她将两本相册里的全部照片都拿出来,一张张拆开,大部分相片的夹层里都有纸片,那些纸片凑起来,可以拼成完整的十三页。

    不知道南风在这些纸片上看到了什么,只见她维持着半跪在地的姿势很久,好半天后终于动了,却是靠着床坐在地毯上,目光极为复杂地看着纸上的一个名字,那是一个让她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流畅写出来的名字。

    也是看到这个名字,她才将之前想不明白的地方想通,惊觉事情原来如此,竟是如此。

    “笙笙,你收拾好了吗?”门外传来兰姐的声音。

    南风没有应,兰姐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地上魂不守舍的南风,奇怪了:“怎么了你?”

    纸片都已经被南风收起来,她抬了下头问:“兰姐,你有带烟吗?”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南风此刻的情绪不对劲,兰姐还注意到地上一堆被拆开的照片,这些照片南风平时都跟宝贝似的收着,都不怎么肯让绵绵碰,唯恐被绵绵弄坏,现在却被拆成这样,她更觉得奇怪。

    但她没有多问,很干脆地从包里拿出烟给她。

    南风没有烟瘾,当公关那会儿也极少抽烟,这几年有绵绵在身边更是一根没碰,但是她现在需要一个方式释放心里的沉闷,烟是最好的选择。

    兰姐蹲在地上,将照片都捡起来,塑封被拆开,但照片没有损坏,还能修复。

    照片上的兄妹,五官有五分相似,笑起来的样子更像,她见过俞温几次,对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的印象也很好。

    “是不是想你哥了?”兰姐知道她对她哥的感情多深,自然而然地以为她是触景生情了。

    但是南风却怪异地笑了一下:“我找到账本了。”

    兰姐登时一愣:“找到了?”

    南风拿起一张照片,在手上玩味地摇了摇:“就藏在这些照片里,难怪我哥会特意提醒我去找这两本相册。”

    说起来还是陆城遇懂人心,她都没想过她哥会把账本交给她,反倒是他,从一开始就笃定账本一定在她手上。

    “而且我终于知道账本为什么会在我哥手里。”南风低下头笑了笑,“他居然连我都骗。”

    当初俞温说他是‘偶然’得到账本,但她始终没想明白这个‘偶然’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么隐秘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偶然’被他得到,她一度怀疑会不会是有人想害他,故意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

    直到现在,看到传说中的账本的庐山真面目,她才终于找到答案。

    原来她哥骗她,这个账本,根本不是他偶然得到。

    兰姐知道的事情不多,只知道账本在俞温手里,但账本是怎么到俞温手里的,她并不知情,闻言下意识问:“为什么?”

    南风往后倾了倾身体,靠在床沿,笑得懒散且意味不明:“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哥也是陆城遇的合作伙伴。”

    兰姐怔住。

    陆城遇是黄金台幕后的老板。

    邢焕东、迈克尔、宋是大股东。

    这是她一直以为的,直到看到账本上的名字,南风才知道,原来黄金台有四个大股东,最后一个,就是她哥哥俞温。

    她想这个故事应该是这样——他们五人原本是利益共同的联盟,但因为发生了某件事,导致她哥和联盟的关系瓦解,所以才有她哥带着账本出逃的后续。

    一切都说得通了,只有她哥原本就是黄金台的人,才能拿到那么至关重要的账本。

    她哥对她隐瞒账本的来源,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他和黄金台的关系。

    毕竟黄金台是个什么地方,她心知肚明。

    她没有怪她哥参与黄金台,她爸妈去世得早,偌大的俞家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肩上,如果没有一些特殊的办法,别说是坐稳家主的位置,就说他们兄妹能不能平安活这么多年都成问题。

    但她怪他什么都瞒着她。

    她知道他是想保护她,舍不得她的世界里有一点黑暗和污秽,也知道他当初逃亡不告诉她真相,是怕她冲动做傻事,但换个角度想,如果早让她知道他和黄金台和陆城遇的关系,早让她知道他失踪是因为黄金台因为陆城遇,也许……

    算了,哪有什么也许?南风想到最后自暴自弃地一笑,老天就是故意要玩他们,就算过程不一样,结局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兰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以为洛杉矶是南风和陆城遇孽缘的开始,现在才知道,他们的孽缘从俞温开始就注定好了,她心情复杂,犹豫着问:“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账本?”

    南风沉默地将烟头在地板上摁灭,不置一词。

    站起身,将行李箱拉好:“我收拾好了,走吧。”

    ……

    搬新家的第三天,乔稚楚带着一个文件袋来找南风,道:“刚才陆先生的律师联系我,托我将这个东西转交给你。”

    南风打开文件袋,里面是几份文书和一本证件。

    证件是鲜艳的大红色,三个烫金字一下子刺入她的眼睛——离婚证。

    “虽然不知道陆先生是怎么做到当事人不在现场,却能拿到离婚证,但我去民政局查证过,证件是真的。”乔稚楚道,“陆先生的律师还说,财产分割他们是按照律法要求,你可以先看看,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他们。”

    南风定定地看着那三个字,起初的惊讶过后,她终于还是笑了起来。

    离婚证的内容很简单,一张她的照片,她的名字,几行字,一个民政局的印章,但却代表她和陆城遇仅剩的最后一点关系也彻底断掉。

    “我知道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乔律师。”南风真心实意道谢,这段时间她忙着对付伊生,都没什么时间去跟进离婚案的事情,全靠她盯着。

    “不客气,分内之事。”乔稚楚微笑,“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慢走。”

    乔稚楚走后,南风躺在沙发上将那本离婚证左看右看,对那份财产分割没什么兴趣,陆城遇的东西她不稀罕,但他主动给了,她也没那么傻白甜再退回去,捐给慈善机构都行。

    她只是有点意外,陆城遇这次居然这么爽快,没等法院判决就把离婚证办了,前几天不还在说什么从头来过吗?她还以为他会继续纠缠不清呢。

    厉南衍楼上走下来——公寓是两层的,南风带着绵绵和兰姐住楼下,厉南衍住楼上,两层楼有一条楼梯可以直接上下,也有各自单独的门可以出去。

    南风听到动静,转身趴着,朝他挥了挥本子:“look!”

    厉南衍看到了,脸上闪过意外,然后也笑了:“刚才乔律师找你,就是来送这个?”

    “是啊,不过你就不恭喜一下我恢复单身吗?”

    厉南衍嘴角勾着,坦然走到她身边,南风还躺着,他直接一只手撑在沙发上,低头凑近她。

    南风眨眨眼,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干什么,他已经在她唇上碰了一下,同时轻声笑说:“不恭喜,因为你很快又要已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