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网游之匠艺人生 > 第六十一章 他们的口风把的可真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只小小的草蚂蚱,编织手法不见得有多么复杂,所需材料亦随处可见,可就是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很多人却学不会,即便是学会了,却很难做好,倘若能够下一番苦功把它做的很好,但要做到极致还是很难。

  世上有太多太多的事莫不如此。

  学习如此,工作如此,生活亦如此。

  是以极致的东西总是那么稀有,也正是因为它们稀有,它们的价值才会被无限放大。

  王小天倒是从没有想过编织出极致的草蚂蚱能够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他现在就是在自己跟自己较劲,这恐怕也是许多完美主义者的通病。

  追求完美和极致本身是没有错的,谁不喜欢完美呢。

  而且如果都能把一件小事做到极致,那么做其它任何事情也绝不会差。

  不过,事情都是具有两面性的,追求极致固然很好,但倘若这种追求缺乏自知和理性,是极有可能会诱发偏执的。

  好在王小天的意志力和自制力还比较高,况且他又从匠神那里学到了净心诀,那些负面的消极的状态压根儿就影响不到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编草蚂蚱只需要一片叶子即可,其它的辅助工具则可有可无。

  所以这片叶子就成为了编草蚂蚱最重要的“器”。

  离开这个“器”,你就编不成草蚂蚱,不懂这个“器”,你就编不好草蚂蚱。

  其实茅草叶并不是编草蚂蚱的最佳材料,最适合的乃是棕榈叶。

  可惜棕榈树虽然属于比较耐寒的植物,却仍旧无法适应雷震州冬季的严寒,因而在雷震州基本上是看不到棕榈树的。

  没有棕榈叶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在这里比较容易获得的茅草叶了。

  茅草叶的叶子与棕榈叶相似,都是属于那种窄而长且柔韧度足够的,这种类型的叶子不仅能够用来编织草蚂蚱,还可以编织出很多不同种类不同样式的手工艺品。

  草编工艺,在蓝星算是一门历史悠久、广泛流传于民间的手工技艺,有据可查的草编记录更是数不胜数,很有可能从蓝星上开始有人类活动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

  可无论过去它多么繁盛,多么受人喜爱,在如今的华夏国都已成过眼云烟。

  优质高效的现代化智能生活带给华夏国民舒适生活的同时,也在逐渐压缩着诸如草编一类手工技艺的生存空间。

  倘若事态的发展一直这么持续下去,或许用不了多少年,连最简单的草蚂蚱都没人会编了。

  这可绝不是危言耸听。

  机器解放了人们的双手,智能便捷了人们的生活,人们本该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传承那些古老的手工技艺,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又有几人能够沉下心、耐得住寂寞呢。

  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套住了太多太多的人。

  ……

  清晨的盛世豪庭888号沐浴在一片霞光之中。

  别墅周围草地上的露水还依稀可见,两只早起觅食的小鸟落在不远处湖畔一棵树的枝杈上,叽叽喳喳的。

  别墅里,“雷老虎”和雷枫华刚刚用过早餐,难得的雷枫华吃过饭并没有急着离开,“雷老虎”便和她坐在客厅里唠唠家常。

  自从雷枫华醉心于修炼后,像这样父女两人坐在一起唠家常的情景就变得屈指可数了。

  “雷老虎”一共有五个子女,四个儿子一个女儿,雷枫华的那些哥哥们早已成家自立门户,一年到头忙碌着各自的事业,偶尔回家一趟,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且他们几个大老爷们也唠不到一块儿去。

  明明是关心人的话,从他们嘴里冒出来总会夹带着一股子火药味,呛得人心里不舒服。

  雷枫华倒是有自己的房子,那是“雷老虎”为她这个宝贝女儿准备的婚房,谁知前前后后装修了三次,换了三种不同的风格,结果却一次都没有入住,白白闲置了许多年。

  人一旦上了岁数,很多事情便会看得很开,什么名啊、利啊,似乎都不再重要,年轻时候那股子冲劲儿也泯灭在了无情的岁月中,唯有亲情变得越来越重。

  “雷老虎”的妻子在雷枫华满周岁的时候不幸离世,那时候一众子女都在身边,整日嘻嘻闹闹的,也没心思考虑续弦的事情。

  等到孩子们一个个成家立业走出家门,这个家开始变的空落落的,身处其间的“雷老虎”也不免会感到空虚寂寞冷。

  如果不是雷枫华的婚姻出现诸多变故,“雷老虎”可能已经迎来了他的第二春。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雷枫华,“雷老虎”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枫华,前两天拍卖会答应给你的那个淬体液,你还记得吧?”家常唠到一半的时候,从“雷老虎”的嘴里猛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雷枫华稍微愣了一下,有些没跟上“雷老虎”的思路,“哦,记得。”

  “你用了么?”

  “我用了一次,不过没什么感觉,可能它对练气期的修士不起作用。”

  “也就是说它只对普通人和锻体期的修士有用,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限制。”

  “你可以问问它的委托人啊。”

  “问过了,他就告诉我说这淬体液可以令毫无根基的普通人踏上修真之路,多余的他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说?奇怪,哪有委托拍卖不介绍清楚拍品的,还是说他自己对淬体液也不甚了解?”

  “不排除这种可能,那小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从其言谈举止来看,就是个普通人,看样子他只是个中间人,其背后必定有高人坐镇。”

  “没听说过咱们这儿哪位高人擅长炼丹哪,而且这么逆天的淬体液可是从未出现过的,能够研究出这样丹方的高人其炼丹造诣得有多高。”

  “据雷仞说,那小子住的地方就在苍莽山脚下,莫非是苍莽山里的前辈?”

  “苍莽山中住着神仙的说法在咱们这儿倒是流传了很久,但是谁都没有见过那所谓的‘神仙’。”

  “不管那小子背后的高人是谁,既然他不愿现身,我们也不必深查,免得惹人不快。”

  “嗯,如此一来,他那个代言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对,阿忠……”“雷老虎”回头看向站在一侧的雷忠。

  “老爷。”

  “雷仞已经走了么?”

  “一早拿上货就走了,估摸着现在已经快到地方了。”

  “这孩子办事还是让人放心的,这两天有没有人打听淬体液?”

  “呃……除了上次拍卖会竞拍到淬体液那三家时常与我们联系时会有所提及外,并无其他人问及。”

  “这样啊,看来他们倒是行动一致,口风把得很严,打的一手好算盘。”

  “那我们……”

  “他们想要捡便宜,这便宜哪儿能那么好捡,得让他们出点血,接下来咱们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